馬祖,博弈中

馬祖,博弈中

2009年,《離島建設條例》通過「博弈條款」,離島地區如果通過公民投票,可以設置賭場,同年9月,澎湖舉辦公投,正式否決賭場的設立(相關報導);繼澎湖之後,基礎建設缺乏的馬祖,也將在7月7號舉行「博弈公投」;將地方發展的希望,寄託在賭場(大型觀光度假村)開發上,馬祖人的困境是什麼?而這個結合了「博弈」的所謂「國際觀光度假區」計劃,又會給馬祖人帶來什麼?在公投前夕,苦勞網實地走訪這個經常容易被遺忘的離島,釐清問題,希望喚醒社會對離島的記憶;離島的困境,由大家一起來面對。

2009年,《離島建設條例》通過「博弈條款」,離島地區如果通過公民投票,可以設置賭場,同年9月,澎湖舉辦公投,正式否決賭場的設立(相關報導);繼澎湖之後,基礎建設缺乏的馬祖,也將在7月7號舉行「博弈公投」;將地方發展的希望,寄託在賭場(大型觀光度假村)開發上,馬祖人的困境是什麼?而這個結合了「博弈」的所謂「國際觀光度假區」計劃,又會給馬祖人帶來什麼?在公投前夕,苦勞網實地走訪這個經常容易被遺忘的離島,釐清問題,希望喚醒社會對離島的記憶;離島的困境,由大家一起來面對。

當中央政府失能,無法滿足地方最基本的民生及生存需要,地方人只得被迫轉向好似帶來契機的外來財團;然而,「承諾能否兌現」是其一問題,「地方無法自行掌握發展方向」是其二問題,另外,公部門順理成章地卸責以及連動影響更為全面的私有化,恐怕還會是更深一層的問題。

從懷德的例子看起來,賭場這個行業的經營方式,跟它經營的事業─「賭」的邏輯一致,也跟許許多多高風險的投機性事業是一樣的:透過可能的高獲利創造出來的財務槓桿,換取高額的貸款,話一定要說得滿、夢一定要做得大。不過弔詭的是,對馬祖人未來如此重要的這些基礎建設,竟然是建立在這麼不確定的基礎上,國家不能、也不願把資源投注在基礎建設上,放任公共建設私有化。現在,公共建設不僅私有化了,而且還「賭局化」了。從這個角度看,不用等到公投通過,馬祖現在就已經是一個大賭場了,在這個賭局下,馬祖人有「贏」的條件嗎?

「我不喜歡大家把這裡叫作『地中海』、『愛琴海』」,陳惠娟說,「芹壁就是芹壁」,地方特色的經營,需要的就是時間,談到賭場,陳惠娟和陳開心都明確表達反對,「這不是賺不賺錢的問題,而是過度的開發,馬祖就不是馬祖了」,陳開心更是激動地說「不要只把注意力集中到錢上,只要這裡有生活的藝術、美學、味道,來到這邊的客人,會覺得他每年都想要來」、「這裡是島嶼,就要用島嶼的方式生存,這裡的慢步調,就是人家羨慕的日子」;如果馬祖要發展出有特色的觀光,慢,才會快。

現在由於成本與客源的因素,雙馬之間的航線,只有一天一班對開,早上9點鐘,馬尾港出發,下午兩點,再從南竿福澳港開回去。經營南、北竿之間交通船往來的南北航運公司董事長陳開壽說,「因為成本和航行穩定度的考量,只能用100噸以上的大船開,如果是到黃岐,可以用像我公司開南北竿的『吉順號』這種一百噸以下的小船開,航班增加,可以一天來回,這樣子就可以弄成一個『一日生活圈』,旅客數將會大幅增加」

公共建設以「大」而「快」的發展為前提,每一次巨額的投資,都是一場豪賭,不用說「圖利財團」,這個邏輯本身就已經和財團是一致的了。其實,並不是馬祖在博弈中,而是台灣在博弈中;博弈,是追求「極快」與「極大」發展的離島版方案,在這個方案下,馬祖被鑲嵌進福建沿海1千3百多個島嶼裡,上場競爭;其結果只有「被吸入」或「邊緣化」的反覆宿命;在台灣,馬祖博弈公投18天後,立法院也通過了含瘦肉精美國牛肉進口的法案,擁抱自由貿易協定,要把台灣的經濟更進一步送到全球化競爭的賭桌上。

在中央政府缺乏(或沒意願撥出)預算、地方缺乏有效政策規劃方向,而使馬祖地方的轉型久未見起色的情況下,驅使民眾(及政治人物)支持,或者不支持賭場的動力,恐怕早已不在賭場本身,更不在於「博弈」行為的道德與否;無論是公投的結論,或者每一張個別票單上「同意」或「不同意」的圈選,恐怕都需要被放在離島長時間資源匱乏,基礎建設短缺且改進窒礙難行的脈絡下,進行更複雜地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