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剩一人

慰安婦剩一人

2020年11月,又一位台籍慰安婦過世。台灣已知的58名慰安婦此後只剩下最後一人。現在,韓國、中國大陸和台灣尋求日本正式道歉及賠償的呼聲未歇,但正義似乎仍遙遙無期。

在慰安婦運動走過近30年之際,我們推出這份慰安婦專題報導,訪問長期拍攝台籍慰安婦的攝影師黃子明、台籍慰安婦對日訴訟義務律師團團長莊國明,以及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杜瑛秋等人,請他們從不同角度談談慰安婦議題面臨的挑戰,以及還有哪些未竟之路。

2020年11月,又一位台籍慰安婦過世。台灣已知的58名慰安婦此後只剩下最後一人。現在,韓國、中國大陸和台灣尋求日本正式道歉及賠償的呼聲未歇,但正義似乎仍遙遙無期。

在慰安婦運動走過近30年之際,我們推出這份慰安婦專題報導,訪問長期拍攝台籍慰安婦的攝影師黃子明、台籍慰安婦對日訴訟義務律師團團長莊國明,以及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杜瑛秋等人,請他們從不同角度談談慰安婦議題面臨的挑戰,以及還有哪些未竟之路。

婦女救援基金會2016年在台北大稻埕迪化街開設的「阿嬤家」,是台灣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慰安婦紀念館,開館後接待的人次超過12萬人,其中也包含許多來自日、韓的外國遊客,前來認識慰安婦這段歷史,...
儘管阿嬤家的新聞稿很簡短也很低調,並未透露逝世的慰安婦的相關訊息,但根據了解,剛逝世的慰安婦和最後一名慰安婦,都是「原住民慰安婦」,也是過去人們談論慰安婦議題時,比較少注意到的一種受害類型。...
2000年,各國慰安婦支援團體在東京舉辦了「女性國際戰犯法庭」(又稱「2000年東京大審」),目的是要追究日本政府在二戰期間設立慰安婦制度、殘害亞洲各國女性的法律責任,彌補194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