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台灣大選:無國界記者敦促候選人強化國內媒體部門以對抗不實資訊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3/12/15
資料來源: 

無國界記者(RSF)呼籲2024年1月13日總統大選候選人和同日競選國會席次的所有政黨承諾進行改革,以提高公眾對媒體的信任並協助對抗不實資訊。

 

 

在總統和國會大選前一個月,無國界記者呼籲所有候選人和政黨支持並推動政治議程以支持獨立新聞,包括用以加強新聞編輯獨立性的改革措施;建立對抗不實資訊的正當程序;大幅增加公共媒體的資源;支持符合倫理規範的新聞;以及擴展媒體識讀範圍(詳細建議請見下文)。

 

因此,無國界記者向競選總統的三大政黨候選人提出呼籲:民進黨候選人賴清德和蕭美琴、國民黨候選人侯友宜和趙少康,以及台灣民眾黨候選人柯文哲和吳欣盈。

 

「台灣媒體的結構性弱點使其特別容易受到不實資訊攻擊,而不實資訊構成對民主的真正威脅,在選舉期間尤其如此。未來的政府和立法者亟需採取必要措施,以恢復民眾對媒體的信任並保護國家民主制度正常運作」。

無國界記者亞太區辦事處代表艾瑋昂(Cédric Alviani)

台灣(正式國名為中華民國)這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為全球第21大經濟體,該國一般而言遵守媒體自由原則,但記者深受高度兩極化的媒體環境所苦,其中的主導因素為煽腥色和追求利潤,新聞報導品質則淪為犧牲品。此外,台灣還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日漸增長的媒體干預,中國更咄咄逼人地宣稱擁有該島主權。

需進行改革以恢復公眾對媒體的信任

無國界記者於2023年11月發出呼籲,鼓勵台灣媒體在報導即將到來的選舉時加倍重視新聞倫理。台灣為對媒體信任度最低的民主國家之一(28%),且媒體界常因漠視新聞倫理而遭受批評,此倡議便以重建公眾與記者之間的信任為目標,目前已有六家媒體加入。

無國界記者重申其建議:

● 制定可有效保護編輯部獨立性的法規,使其不受雇主和董事會影響;加強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獨立性、增加其資源,並將其管轄範圍擴展至所有媒體。

● 依循言論自由的國際標準制定對抗不實資訊法規;建立相關程序,其中包含在政府部門或網路平台認為需封鎖或刪除內容時進行的司法審查。

● 增加撥給公共媒體的財政資源;加強對其編輯獨立性的保障,使此類媒體沒有存在政治偏見的疑慮。

● 透過經濟和財政激勵措施協助維護新聞倫理的新媒體興起;支持獨立的事實查核計畫;鼓勵媒體加入新聞信任計畫(JTI)等獨立認證計畫。

● 在學校課程和公共教育活動中重視批判性思考與媒體識讀;確保學童從小學習如何區分事實與虛構。

在2023年無國界記者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所評估的180國中,台灣排名第35。中國為全球關押記者與新聞自由捍衛人士最多的國家,至少已有121人遭中方監禁,其指數排名為179名。 ---

臉書討論

回應

NCC新委員 別吃了新聞自由
2024-04-28 聯合報 游梓翔/世新大學傳播博士學程教授

四位NCC委員任期將屆,傳出執政黨的內定人選引發爭議。除了未與在野黨協商,其中一位學者被發現數年前曾發表題為〈新聞自由是什麼,能吃嗎〉的評論。而原本傳出內定為主委的另一位學者,竟被綠媒爆料,他因民進黨「黨內杯葛」還沒提名就遭撤換,罪名是過去的發言在「黨政軍條款」上出現「鬆動」。
NCC影響台灣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甚鉅,委員提名必須慎重。從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角度,對於像〈新聞自由是什麼,能吃嗎〉這樣的文章,或是民進黨用「黨政軍條款鬆動」拉下內定學者,不該只當成是單純的政治攻防或內鬥,需要嚴肅討論。
首先,〈新聞自由是什麼,能吃嗎〉出自傳播學者,聳動標題很難不給人「貶低新聞自由」的印象,但其實文裡寫的是「如果沒有真正的新聞自由,你確定電視上所報導的美食真的能吃嗎」?能下出〈新聞自由是什麼,能吃嗎〉標題,是標準的「標題誤導」。下標的媒體,或是學者事後並未阻止,讓該文流傳,都有違反新聞倫理的責任。
標題雖然誤導,但該文立場鮮明,批評中天「為韓國瑜造勢」,說中天政論節目主持人「像極了特定陣營的啦啦隊」,還指控旺中老闆介入新聞,甚至直接引用未經證實的西方媒體報導送出紅帽子,邏輯就是因為你「親中」,所以你的新聞自由就要受限。過去最愛宣傳「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的,不就是民進黨?怎麼遇到了中天,因為言論是民進黨不愛聽的兩岸融合、友善大陸,民進黨就要把中天的新聞自由給「吃掉」?
更可惡的是「雙重標準」。主張新聞客觀專業平衡的傳播學者,都難以認同台灣新聞台各個立場鮮明。不過,若你指控中天有立場、受資方影響,怎能對台灣有線電視新聞區塊綠油油一片視而不見?評論者難道看不到,在選戰期間或是圍毆政敵時,偏綠電視台的不公有多嚴重?如果只有綠的能有「新聞自由」,豈不成了「只有綠的百分之四十能擁有百分之百的新聞自由」?我們能接受這樣的NCC嗎?
相比起來,美國FCC有個前主席叫裴伊,可比NCC主委要強太多。他是川普任命的FCC主席。面對川普因為NBC的報導對他不利,威脅要撤NBC的照。在川普的壓力下,裴伊直言,FCC不能因為電視台的「言論內容」而撤照,他說「我相信第一修正案」,意思是他會捍衛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如果真要用不能當候選人「啦啦隊」的台灣標準,美國福斯電視台早該為之前的狂挺川普而被撤照N次。
於是,當聽到內定傳出要當主委的學者竟然被民進黨用「在黨政軍條款上鬆動」而撤換,你只能佩服民進黨的幽默了。民進黨是認為自己「黨政軍退出媒體」做得很好?民進黨派系「擁(湧)」媒體自重、甚至還發生派系爭搶媒體經營的事情,顯然「黨政軍條款」的「黨」不包括民進黨在內。所以其擔心的「鬆動」,難道是怕這位學者可能對藍白陣營鬆動,還是擔心他會擋不住壓力,讓中天回來?
我們需要能真正捍衛新聞自由,或至少是不會用「雙重標準」動輒想對電視台的言論內容做「顏色檢查」的NCC委員。新聞自由是什麼,能吃嗎?作為台灣民主的重要價值,用「能不能吃」來討論新聞自由實在不倫不類。但如果真有人想吃掉我們的新聞自由,在野黨當然應該代表多數民意挺身捍衛。

政院提名翁柏宗任NCC主委 許宇甄、張啟楷開砲齊轟
2024-05-01 匯流新聞網 李承值

行政院昨晚公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提名人選,包含現任副主委翁柏宗、台灣師範大學特聘教授陳炳宏、世新大學助理教授羅慧雯及NCC平台事業管理處處長詹懿廉等4人名單函送立法院審查,並指定翁柏宗為主任委員;對此,國民黨和民眾黨今(1)日齊轟,人選無法獲得國人信任,不符合人民期待,在野黨接下來一定審好審滿、嚴格把關。
國民黨立委許宇甄表示,政院提名的NCC委員名單,爭議人選一個不減,國民黨團已多次提醒;行政院長陳建仁執意將這些人選送來審查,是故意要將這些人當砲灰?為何不等準閣揆卓榮泰就任後再提名人選,究竟是誰在背後下指導棋,非得在政權交接前送到立法院審查?
許宇甄認為,為了讓國人對NCC恢復信任,NCC委員不該有太強的政治意識形態,這次人選完全不符合這個基本要求;若人選無法獲得國人信任,不符合人民期待,國民黨團不會同意這次人事案。
許宇甄也指出,上週媒體報導,在某位「媒體大亨」的強勢干預下,找了準總統賴清德的「鐵桿兄弟」抗議,讓原預定的NCC主委人選劉柏立慘遭民進黨內部否決;如今名單中,果然將主委人選換成媒體大亨好朋友翁柏宗。她批評,要管媒體的單位竟由媒體大亨決定主委人選,若讓這樣的名單通過,下屆的NCC還能有什麼樣的表現?怎麼維持應有的獨立性?又怎麼能做好通訊傳播監理業務?
民眾黨立委張啓楷則質疑,民進黨政府橫柴入灶,事先都沒有就人選與在野黨進行溝通,完全不尊重國會,只想「橫柴入灶」;在野黨接下來一定審好審滿、嚴格把關。他說,自己過去是資深媒體人出身,對NCC這些年沒有扮演好中立專業的獨立機關角色,反而淪為民進黨的打手,被外界譏諷為「髒兮兮」,特別感到深惡痛絕。
張啓楷指出,NCC主委陳耀祥固然難辭其咎,副手翁柏宗難道不是共犯結構的一員?如今翁柏宗不但沒有負起相關的責任,反而有機會扶正,真是讓人難以苟同。他也指出,羅慧雯雖具有學者背景,竟大言不慚的寫下「新聞自由是什麼,能吃嗎?」這樣的評論字句,不但有辱斯文,更令人毛骨悚然。
張啓楷也提到,即便民進黨政府想要把這份名單「橫柴入灶」在立法院強渡關山,但在野黨也不是吃素的。他指出,過去NCC委員等人事案審查,國民黨時期審查僅21天、民進黨時期22天,總是審得非常倉促。
張啓楷主張,未來至少需多審查兩週,也就是22天再加14天以上,務必嚴格把關、審好審滿。他希望,藉此讓NCC未來不要再偏離中立和專業本位,善盡獨立機關應有的本分。

NCC不認16連敗!王鴻薇嗆陳耀祥:輸到脫褲不怕學生笑?
2024-03-21 中時新聞網 陳政嘉

中天新聞台因報導「三市長合體 天空出現鳳凰展翅雲朵」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開罰,中天提起行政訴訟,台北地院更一審判中天勝訴。NCC提上訴、聲請再審接連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全案確定,中天拿下第16勝。但NCC今日發新聞稿澄清,「中天新聞台對NCC相關訴訟已16勝,與事實不符」。對此,國民黨立委王鴻薇奉勸NCC主委陳耀祥,給自己留點顏面:難道不怕輸到脫褲,回學校教書被學生恥笑嗎?且NCC對中天有很多政治性算計,國民黨團會成立調閱委員會,幫中天討回公道。
NCC今日在臉書發布澄清稿:報導稱「中天新聞台對本會訴訟勝多敗少」並非事實,「NCC連敗」、「中天新聞台對NCC相關訴訟已16勝」與事實不符,在NCC對中天新聞台26件裁處中,14件NCC勝訴確定及處分確定、2件NCC敗訴、其餘10件仍在訴訟當中。
對此,國民黨立委王鴻薇今下午也向中天政論節目《大新聞大爆卦》表示,現在NCC就是死皮賴臉、繼續困獸猶鬥。因為NCC跟中天的訴訟已經輸了16場,面子掛不住,就想繼續上訴,但結果應該都在意料之內。奉勸NCC主委陳耀祥,7月卸任後要回到學校教書,希望陳可以給自己留一點顏面,「堅持輸到脫褲子,難道不怕回學校會被學生恥笑嗎?」
對於國民黨團提出成立中天調閱小組,王鴻薇表示,在蔡總統任內創下所有總統都沒有的紀錄,就是直接關掉中天新聞台,但這個其中有很多政治性算計。國民黨團一直希望能幫中天爭回公道,讓過去的事情能夠真相大白。所以才會有中天事件調閱委員會,希望能知道NCC委員對中天的裁罰、處分,背後有沒有不為人知的政治勢力干預。
王鴻薇指出,從52台的後續安排、鏡電視上架,處處都充滿政治性考量。所以當時關中天到底是基於NCC的專業、還是有幕後黑手指導,這些都是未來中天調閱委員會要去追查清楚的地方。
對於下周能否順利召開中天事件調閱委員會,是否擔心民進黨立委杯葛?王鴻薇說,民進黨立委一向都很厚臉皮,連虐兒致死的專案報告都有吳思瑤等黨團幹部出手阻擋。更何況NCC這種會讓民進黨傷筋動骨的事情,相信民進黨一定也會全力阻擋。

對中天連15敗還上訴 藍嗆砍預算
陳耀祥稱沒有真正百分之百言論自由 挨轟失言
2024-03-12 中國時報 黃琮淵

錯誤決策,全民埋單!NCC在2020年不許中天新聞台換照,雙方對簿公堂,NCC法律訴訟預算因此飆破千萬。立法委員陳雪生11日直指NCC:「訴訟的錢很多,是不是?」「哪有這樣搞的!」呼籲NCC放棄上訴。若NCC執意興訟,明年審預算時就砍掉訴訟費,由NCC自己出。
立法院交通委員會昨邀NCC主委陳耀祥就廣電事業申設換照專案報告,中天換照案再度成為焦點。NCC是在2020年以中天遭檢舉與裁罰過多,不許換照。隨即中天提告,陸續在「大家麥離開」案、鳳凰雲案、到最近的中天新聞換照案,共10個案子取得15連勝。
不過,NCC近年擴編預算打法律戰。根據NCC預算報告,編列的訴訟與法律諮詢費總預算,從中天關台前的2018年僅150萬元,到2023年已增至1310萬元,暴增8倍之多。
國民黨立委黃健豪表示,行政院長陳建仁認為政府不該關新聞台,既然中天新聞台關台被北高行撤銷處分,要求NCC好好檢討。強調成立NCC是希望保障言論自由,NCC卻花那麼多錢在打官司,如今已連15敗,卻還是堅持上訴。但上訴花的是國家的錢,並非陳耀祥的錢。
黃健豪表示,法院也不認同NCC,但NCC堅持上訴,立委也不能有意見。他質疑,陳耀祥所帶領的NCC能不能保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未料,陳耀祥脫口說出:「沒有真正百分之百言論自由。殺人放火是言論自由嗎?」離譜發言令黃健豪傻眼,回嗆:「你確定要這樣說?」
陳耀祥辯稱,法官對於NCC評分的標準沒有掌握得很清楚,NCC沒有15連敗。硬拗到讓召委陳雪生聽不下去,直言:「主委,國父10次失敗才成功,你們打官司輸了15次,你還繼續打?」陳耀祥企圖再辯解,陳雪生愈聽愈搖頭。
陳雪生建議NCC:「你們就投降吧。訴訟的錢很多,是不是?」陳耀祥回覆「沒有」。陳雪生對於NCC濫用訴訟費用不以為然,又說:「到時審預算,我把你們訴訟費全部砍掉。哪有這樣搞的?你搞死人家,你自己都沒事喔?」

黃國昌靈魂拷問 陳耀祥自證附隨組織?
2024-05-01 聯合新聞網 聯合報主筆室

陳耀祥到底是「民進黨的NCC主委」或「國家的NCC主委」,社會其實早有定論。立法院民眾黨團總召黃國昌今天靈魂拷問,陳耀祥回嘴時證實,他備詢之前有先赴立法院民進黨團。陳耀祥還理直氣壯說,「民進黨在行政權是執政黨」。NCC服膺行政權、忘記獨立精神,陳耀祥毫無病識感,被酸「民進黨附隨組織」也是剛好而已。
立法院鏡電視調閱小組要求NCC提供鏡電視申設資料。但NCC在4月25日回函,鏡電視申設是否涉及特定議案尚有疑義。黃國昌質疑NCC拒絕提供鏡電視資料,陳耀祥則回嗆有回函要求釐清「重大特定議案」。黃國昌追問,公文是誰下的指令?陳耀祥斷然表示,「是我自己決定的」。
黃國昌一臉驚訝說,NCC是合議制,「是你自己可以決定的嗎?」陳耀祥則稱,提供資料屬於「行政事務」。黃國昌拉高分貝痛批,「這個叫行政事務?你拿整個NCC跟立法院對幹?」陳耀祥也不甘示弱,頻頻插嘴。黃國昌語帶不滿,說「今天讓大家看到,我們的NCC...」;陳耀祥不滿,反質詢「看到什麼啦?」瞬間激怒立委謝龍介、林國成,譴責陳耀祥破壞憲政體制,要求移送監察院。
陳耀祥彷彿「戰狼」附身舌戰在野黨立委,但他今天備詢前先赴民進黨團「溝通法案」,難怪被黃國昌大酸「聽命行事」、網友調侃「NCC變髒兮兮」。陳耀祥動輒搬出行政權,強調民進黨是執政黨,自降獨立機關的高度,完全遺忘NCC組織法開宗明義指出「為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謹守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精神」。
事實上,黨政軍表面退出媒體,實則透過NCC箝制新聞媒體;NCC大開言論自由倒車、關閉中天新聞台,百般呵護鏡電視。國民黨立委賴士葆痛斥,NCC已是現代「東廠」,專門修理非綠言論,陳耀祥就是破壞新聞自由的最大劊子手。
2020年總統府駭客密件曾透露NCC可以配合「處理中天」,後來事件發展果然「照劇本演出」。雖然總統府當時駁斥,相關密件內容是經過偽變造、臆測拼貼,並向檢警報案。但檢察官最後查無入侵來源,北檢2021年底低調簽結,留下一堆謎團。
NCC不僅被政治力「外力介入」,甚至是「怪力介入」。外傳媒體大亨介入NCC人事,準總統賴清德左右手潘孟安扮演臨門一腳,內定NCC主委急轉彎變成翁柏宗;陳耀祥表示,他也是看媒體報導才知道,無從評論與反駁。一遇到高層辦案,NCC主委立刻化身「路人甲」退避三舍、明哲保身,足見「NCC之亂」早已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