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跨國聘僱沒正義,政府責任在哪裡?」政府責任總體檢記者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3/12/04
資料來源: 

MENT台灣移工聯盟將於2023/12/10舉辦兩年一度的移工遊行,今年遊行訴求為:「跨國聘僱沒正義,政府責任在哪裡?」訴求政府承擔起跨國聘僱的責任,廢除私人仲介制度。[1]多年來,勞動部總是以「有直聘中心」、「有多元就業管道」作為現實上「私人仲介制度壟斷移工就業市場三十年」的遮羞布。因此,今年遊行我們選擇「勞動部直接聘僱聯合服務中心」作為遊行的起點,以「政府承擔、仲介滾蛋」為口號,一路遊行至終點勞動部。遊行前一週,12/4,我們也於「勞動部直接聘僱聯合服務中心」舉辦記者會。針對政府各級機關,應提供給移工之「公共服務」,全面的一一檢視,做一個「政府責任總體檢」。

「廢除私人仲介制度」一直是MENT多年堅定的訴求,特別是這幾年猖獗的「買工費」,完全顯現私人仲介無底線追逐利益的本質,更凸顯了政府對於私人仲介管控無力。

MENT在今年9/4舉辦「繳錢給仲介 不如燒給好兄弟」勞動部記者會[2]、10/29舉辦「沒有甜頭,只有苦頭!NO TREAT ONLY TRICK!台北車站遊街行動[3]、11/13舉辦「仲介奧步出新招! 勞雇受害沒保障! 直聘淪為遮羞布!」勞動部記者會[4]。這三場行動,我們透過移工及雇主控訴的「仲介鬼故事」,試圖讓社會大眾理解「私人仲介制度惡化」已經到了「政府失去管控、勞雇都受害」的地步。同時,我們也將向移工募集「仲介鬼故事」,逐步放上網路,目前已經累積了將近三十支影片[5]。

今年遊行,我們將焦點特別著重在「跨國聘僱就是政府必須負起的責任」。而所謂的「政府責任」當然包括從2016年開始,我們便不斷高呼的「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就服站雙語人員」、「直聘中心應整合各機關所需文件」、「文件流程簡化」、「函式法規的多語資訊」等等;同時,「政府責任」當然也包括移民署、勞保局、健保局、國稅局、疾管署等各級政府機關的公立服務,是否足以讓一名跨海來台的移工,能在不需要依賴仲介的情況下,便捷的獲得資訊,友善的得到服務,獨自完成各種工作上、生活上的辦件手續。這些都只是身為一個「人」最基本最基本的權益,同時也是我們用以檢視政府是否有負起責任最低最低的標準。

公立服務匱乏,政府責任在哪裡?

政府責任總體檢

機關名稱 與移工相關之業務 體檢結果
就服站 轉換雇主程序 1.各地作業不一致 2.語言不友善,資訊不透明 3.無實質媒合功能
直聘中心 協助直接聘僱程序 1.直聘中心只代收文件,直聘中心未整合直聘所需流程(含移民署、健保、通報等程序)造成直聘的障礙 2.全台僅一間,不便民 3.勞動部聲稱勞工可自行下載聘雇相關文件,技術門檻太高(如需讀卡機、電腦、印表機)
移民署 申請居留證、重入國許可 1.所有規範及表格皆無多語,資訊不透明 2.無正式聘僱雙語人員 3.無電話雙語諮詢 4.無法跨區服務 5.線上申辦服務排除藍領移工
健保局 健保加退保、製卡 1.健保局之表格、電話、網站、臨櫃皆無多語 2.健保被雇主退保,無主動通知移工本人 3.失業移工未主動轉入第六類加保
疾管署 定期體檢 1.健檢醫院及流程無多語,移工難以自行辦理 2.定期體檢無主動通知移工本人,易致移工權利遭重大損害(遣返)
國稅局 報稅、申請退稅 1.各區國稅局資訊、稅務資訊及報退稅流程,無簡明多 2.所有表格、電話、臨櫃、線上申辦系統皆無多語 3.移工之退稅無法直接匯至母國帳戶,易致返鄉移工之退稅常遭仲介侵佔
勞保局 勞保加退保、各項給付申請 1.勞保及災保之各項給付資訊與表格皆無多語,移工只能依賴仲介或黃牛,易致權益受損。 2.勞保局無電話、臨櫃、線上多語諮詢服務

從上述的「政府責任總體檢」表,我們可以清楚地看見以下幾點問題:

一、移民署、健保局、疾管署、國稅局、勞保局,「通通沒有聘僱雙語人員」。無論是表格、線上系統、臨櫃諮詢、電話諮詢「通通都沒有移工母語」。這些政府機關所負責之業務都與移工密切相關,輕則導致移工喪失權益,如:退稅、勞保及災保各項給付;重則導致移工被罰款、甚至強制遣返離境,如居留證、定期體檢。對於移工權益影響如此重大,竟然連最基本的「移工母語」都沒有?移工連「知」的權利都完全被漠視?在政府完全沒有提供充足的資訊及服務的情況下,移工如何有可能不依賴仲介,靠自己完成這些辦件手續?

二、回顧直聘中心的歷史,在移工團體的倡議下,勞動部在2008年設置了「直聘中心」,直聘制度15年來,比例最高的年度僅11.9%,且2018年降至1.13%。監察院2019年的調查報告指出[6]:「因為手續文件仍不夠簡便,透過直聘引進外勞的比例始終未超過1成」。甚至在2012年建立的「直接聘僱跨國選工管理服務網」,歷年來只有當年度引進家庭看護工2名,之後全部都掛零。直聘中心也從原本的數十個據點,一路縮編到至今只剩台北一個據點。

勞動部面對私人仲介制度壟斷就業市場的質疑,總是以「有直聘中心」「有多元就業管道」作為多年不變的官方回應。實際上,目前的「直接聘僱中心」完全無法協助移工從母國到台灣的「任何程序」,因為目前的「直聘中心」只能協助「國內直聘」,並無法解決私人仲介壟斷的問題。就算只以「國內聘僱」來說,直聘中心並未整合直聘所需之各機關申辦文件及程序,導致直聘雇主仍必須自己去完成移民署、健保局、勞工局通報等程序。私人仲介讓雇主能以低成本引進移工,而直聘中心流程的繁瑣,導致雇主使用直聘的意願低落。

雖然,直聘中心是少數表格、臨櫃、電話諮詢都有雙語服務,且有聘僱雙語人員的公立機關,但私人仲介制度的存在及壟斷,最終導致直聘中心的功能只剩下「代收勞發署文件」,更成為勞動部「假多元、真卸責」的遮羞布。

三、引進移工三十年來,承擔在台移工求職、轉換雇主重任的全台各地「公立就業服務站」,每周四舉辦「移工就業媒合會」。而所謂的媒合,竟是每週由電腦隨機挑選一批移工強制必須到場「簽到」,若沒有「簽到」視同放棄轉換工作的權利,移工會被強制遣返。先不論規定上的不合理,當這些被電腦挑選到的移工詢問就服站工作人員「今天要面試我的雇主在哪裡?」就服站工作人員回答:「不一定有雇主來,你們要自己找仲介。」而且移工能聽到的語言只有「簡單的英文」,因為全台就服站迄今沒有任何雙語人員,無法答覆移工找工作的疑問,無法替移工介紹工作,三十年來至今,「服務變管束」,完全沒有發揮任何實質「媒合功能」。

今年112年2月及9月,勞動部在彰化、桃園分別成立「雇主聘僱移工轉換服務中心」。以桃園來說,其地點與原本的「桃園就服站」相同,形式上也同樣每週舉辦「電腦挑選」的媒合會,同樣要求移工必須到場「簽到」,甚至連「媒合現場都是移工,根本沒有出現過雇主」這點也是一模一樣。看起來勞動部似乎打算以此中心取代原有公立就服站的功能。

先不論其名稱為何不是「移工轉換雇主服務中心」?唯一值得鼓勵的改變是「終於聘了四國雙語人員」。然而,等了三十年,終於等到在公立就服站可以用自己母語溝通的移工們,每週四卻仍然在媒合會中空等,即便填寫了雙語工作人員提供的履歷,也等不到工作機會;因為連服務站工作人員自己都知道:移工想找工作還是要找仲介,因為他們手上根本沒有工作能介紹給移工媒合。即便連工作人員都知道,仲介都違法收買工費,但也無可奈何,由此更可見,私人仲介對於移工就業市場的壟斷有多嚴重。

目前這個新成立的「雇主聘僱移工轉換服務中心」仍舊沒有實質媒合的功能,與勞動部新聞稿[7]聲稱:「該中心透過「提供媒合」、「資訊提供」及「資訊交流」等3大功能,以一案到底、就業資訊、深度諮詢、預約媒合等服務,加速轉換雇主或工作作業」實在是差異甚遠。我們呼籲勞動部,認真面對私人仲介壟斷的問題,不要讓它成為另一個只能「代收勞發署文件的直聘中心」,因為再多的遮羞布,也蓋不住勞動部卸責三十年,放任私人仲介壟斷移工就業市場的真相。

勞動部開門放鬼三十年,放任私人仲介壟斷就業市場

台灣自1992年,政府制定《就業服務法》制度化移工引進,便確立了由「私立就業服務機構」(亦即「仲介公司」)引進、管理移工的制度。然而,仲介公司的營利本質、利潤導向的經營,使其橫亙於勞雇雙方間,掌握資訊落差,並利用移工亟欲改善生計的動力來獲利。勞動部開門放鬼至今三十年,目前在台超過七十萬移工,本地仲介公司超過上千家,其中很多甚至到移工母國跨國營運,母國仲介費、國內仲介費,兩筆費用同時賺。台灣政府三十年來放任仲介這個行業「私有化」的結果,不只造成了「私人仲介壟斷整個移工就業市場」,更是用移工的血汗在圖利私人仲介。

私人仲介層層剝削,巧立名目變本加厲

每個移工「來台」之前,得先支付一筆從八到二十萬不等的巨額仲介費給母國仲介公司,而這筆錢有一大部分將流入台灣仲介口袋。此外,移工在台期間,台灣仲介還能每個月向移工「合法地」收取「服務費」。一個契約三年累積下來的「服務費」高達六萬元,但這段期間仲介卻未必有提供實質的「服務」。

2016年「三年出國一日條款」被廢除後,仲介業者失去了「每三年再收一次仲介費」的金雞母,他們為了收復利益失地,開始向「在台轉換工作」的移工收取勞動部已明定不得收取的「買工費」,一份工作從兩萬到九萬都有,而且過程中不留痕跡、難以蒐證。移工可以選擇不付錢,但代價是找不到工作,最後只能逃跑或被遣返回國。

特別是去年十月疫情結束後,國境解封重新開放引進移工。仲介業者為了彌補疫情期間少賺的仲介費,從移工身上剝皮賺錢的手法推陳出新、變本加厲,買工費、辦件費、面試費、轉換費、訂金、尾款,各種違法收費巧立名目。如今,移工的就業市場違法收費氾濫,尤其是製造業移工幾乎到了「每個工作都要買工費」的地步。

政府持續失能,仲介永遠壟斷,移工處境每況愈下

只要政府的就業服務持續失能,私人仲介就能永遠壟斷移工就業市場。當移工的就業機會這條命脈被仲介緊緊掐住,仲介對移工的掌控就永遠牢固。這種掌控的結構,不會只停留在「違法收費」這個階段,還會讓移工的整體勞動處境持續每況愈下。

勞動部從2016年開始,對於仲介違法收買工費,始終只空泛地回應「會管控」、「有證據就開罰」,實際上卻完全束手無策;七年後的今天,違法收費從單純的買工費,逐步衍生出辦件費、面試費、轉換費、訂金、尾款,收費項目越分越細;整個收費體系擴展到介紹人、傳話人、車手、人頭帳戶,分工也越來越綿密;一個在勞動部口中被嚴格禁止的行為,到今天幾乎演變成「違法收費成為移工就業市場的常態」。勞動部公權力威信掃地還算事小,連帶影響的是仲介對於移工各種合法/不合法的掌控,也更肆無忌憚、更目無法紀。

當移工面對雇主、仲介的各種不合理對待時,即便移工手上已經握有十足的僱主、仲介違法證據,對於是否要申訴?是否要爭取自己的權利?許多移工陷入左右為難。因為無論是自願轉換或被迫失業,「找新工作就要付買工費」,「有錢付買工費,還不一定有工作,因為工作機會都掌握在仲介手上」,如果因為申訴而被仲介業者列入黑名單,未來找工作就會被「封殺」。當移工受制於仲介的掌控被迫選擇忍耐;當移工越來越不敢爭取自己的權利,仲介就越發有恃無恐,各種光怪陸離的「仲介鬼故事」也就越來越多。9/4、11/13兩場記者會中,移工與雇主雙雙出面控訴仲介—勞雇都受害,就是這整體結構惡化的縮影。

勞動部裝睡三十年,移工困境視而不見

9/4勞動部記者會、10/29台北車站遊街行動之後,勞動部分別寄來兩張公文[8],簡明扼要,而且幾乎是複製貼上的內容,簡單說就是:「有證據就開罰」。 顯然,勞動部只想處理「個案問題」,不願意處理「制度問題」,甚至勞動部根本將移工普遍的困境刻意扭曲成「個案問題」。我們要質疑的是,難道拿不出證據的移工就活該嗎?難道勞動部天真的以為仲介都很笨,違法收費還留下證據好讓移工來檢舉?即便有少數個案可以開罰,難道私人仲介壟斷就業機會的問題難道就不用處理?當仲介已經敢明目張膽地告訴移工[9]:「你要直聘?我不接受!」、「文件我不還你,就算自己找到雇主也沒用,我還可以謊報你逃跑」「我也可以讓雇主必須付出大筆違約金,你選擇申訴,我有機會就會把你遣返!」私人仲介制度已然囂張、惡化到這樣的地步,勞動部的回應竟然只是消極的「有證據就開罰」,勞動部的瀆職與卸責已昭然若揭!

今天在台灣的移工是什麼處境?當勞工部官員坐在辦公室、吹著冷氣,打出這兩張公文的同時;有多少移工為了籌措買工費,到處借錢,甚至被不肖仲介詐騙,弄得焦頭爛額?有多少移工因為付不出買工費,被迫選擇逃跑或被迫回國背一屁股債?有多少移工因為轉換雇主付不出買工費而不敢申訴,只好繼續忍耐職場上不合理甚至違法的對待?這些問題的根源,就在於政府三十年來沒有負起責任,從未提供公立的、充分的、實質的「跨國」及「在台」的求職服務,放任私人仲介制度壟斷移工就業市場!

勞動部發了扭曲問題的兩份公文還不夠,繼續在10/30[10]發佈新聞稿:「勞動部提供直接聘僱及轉換雇主服務,積極保障移工轉換雇主權益。曾至轉換中心辦理轉換業務的雇主、仲介及移工均表示,整體滿意度達95%以上」。10/31[11]再度發了第二篇新聞稿:「勞動部公告人力仲介機構評鑑結果,1,231家受評的人力仲介機構中,評鑑成績A級(90分以上)共795家,占64.58%;B級(70分至未滿90分)共372家,占30.22%;C級(未滿70分)共64家,占5.2%,6成4的人力仲介機構取得A級成績」。

「滿意度達95%」?「9成4的仲介評鑑都是A級和B級」?我們對於勞動部如此「睜眼說瞎話」的回應感到憤怒!勞動部面對移工在記者會上的沉痛控訴,回以彷彿置身於平行時空的兩封公文,兩封新聞稿,已經明示了裝睡三十年的勞動部,至今仍然選擇繼續對移工們持續惡化的勞動處境視而不見。

2023移工大遊行:「政府承擔、仲介滾蛋」

台灣移工聯盟自2003年起便提出「廢除私人仲介」、「強制政府對政府(G to G)直接聘僱」的訴求;2019/3/3 台灣移工聯盟舉辦「廢除/不廢除移工仲介制度」討論會[12],邀請泰、印、越、菲上百名移工、學者、NGO工作者與仲介從業人員同場對談;2019/5/1 於勞動部舉辦五一集會[13],上百片A3的布塊上,寫著每個移工對於仲介的控訴,拼成一幅巨大的「百納被」——私人仲介制度對於移工的壓迫,已經不是發生在少數個人身上的問題,而是在台七十萬移工的集體記憶;2019/12/8 舉辦兩年一度的移工遊行[14],在國民黨部集結,一路行經民進黨部,希望兩大黨競逐總統大位的候選人,能夠看見、理解移工身上所背負的血淚,最終近千名移工走到勞動部終點,高喊「廢除私人仲介制度、要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

2019「廢除/不廢除移工仲介制度」討論會後,各方也提出過一些反對廢仲介的看法,例如「仲介制度可以改善,不用廢除」、「資訊流通透明,移工能辨別好仲介,壞仲介自然被市場淘汰」、「移工仲介如同房屋仲介、旅遊仲介,是市場機制」、「NGO可以成立非營利就業服務機構」、「政府有多元聘僱管道讓大家自由選擇」。但五年過去,仲介制度沒有改善;壞仲介沒有被市場淘汰,反而日益壯大;市場機制讓好仲介更加難以生存;多元聘僱管道只是勞動部的遮羞布;非營利仲介更成為政府推卸責任的藉口。五年過去,不但移工的處境沒有改變;反之,我們看見的現況是:政府依然失能,仲介依然壟斷,違法收費變本加厲,仲介鬼故事亂象叢生,移工處境每況愈下。

今年2023年底,又到了兩年一度的移工遊行。廢除仲介的漫漫長路,台灣移工聯盟與所有移工們一路苦行至今,依然沒有看見其他可行的出路。所以,我們仍會堅持過去幾年的訴求:「廢除私人仲介制度,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

移工的跨國勞動,不只改善其母國的經濟,更是撐起了台灣無數的產業,使得台灣社會得以運轉,因此我們主張:跨國聘僱的正義,絕對是政府責任!而所謂的「政府責任」當然包括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就服站聘僱正職雙語人員、由政府提供充分實質的跨國及在台的謀職服務、文件流程簡化、函釋法規的多語資訊等等;也包括勞保局、健保局、監理所等各級政府機關,如何讓一名跨海來台的移工,能不需要依賴仲介,便捷地獲得資訊,友善地得到服務,獨自完成各種工作、生活的辦件手續;同時,也絕對必須包含「廢除私人仲介制度」。「廢除私人仲介」和「強化公立服務」兩者都是「政府責任」,只有當這兩者都被落實,每一名來台灣工作的移工,才能真正像個「人」,跨國聘僱的正義才能有被實現的那一天。

主辦單位:

台灣移工聯盟MENT
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移民及移工服務中心 Hsinchu Diocese Migrants and Immigrants Service Center(HMISC)
天主教明愛會(Caritas)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勞工關懷中心 THE PRESBYTERIAN CHURCH IN TAIWAN LABOUR CONCERN CENTER(Lcc)
海星國際服務中心 STELLA MARIS INTERNATIONAL SERVICE CENTER(Stella)
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 HOPE WORKER’ CENTER(HWC)
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Domestic Caretaker Union (DCU)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 (TIWA)

移工遊行聲援單位:(持續增加中)

台灣人權促進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Khuôn viên văn hoá Việt Nam 越在嘉文化棧
婦女新知基金會 Awakening Foundation
地球公民基金會 Citizen of the Earth,Taiwan
新事社會服務中心 Rerum Novarum Center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Judicial Reform Foundation
勞動人權協會 Labor Rights Association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Covenants Watch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
台灣非營利組織產業工會(NGO工會)Taiwan Not-for-profit Organization Industrial Union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 Serve the People Association
華碩電腦股份有限公司關係企業工會 Asus Group Labor Union (AGLU)
亞旭電腦股份有限公司企業工會 Askey Labor Union (ALU)
新二代留聲機:移民青年倡議陣線 The Newbies Alliance

[1] 2013/12/10移工大遊行資訊,詳見FB https://www.facebook.com/MigrantWorkersRally

[2] 09月04日,「繳錢給仲介,不如燒給好兄弟 」(新聞稿 https://ppt.cc/fUJ6Ux

[3] 10月29日,「沒有甜頭,只有苦頭」(新聞稿 https://ppt.cc/fuzBHx

[4] 11月13日,「仲介奧步出新招! 勞雇受害沒保障! 直聘淪為遮羞布!」(新聞稿 https://ppt.cc/fnY7xx

[5] 眾多移工拍攝的「仲介鬼故事」https://www.tiktok.com/@migrantworkersrally

[6]  監察院調查報告:https://tinyurl.com/vwftx56

[7] 勞動部新聞稿:https://pse.is/5cpua7

[8] 勞動部兩份公文:https://pse.is/5ecj2r

[9] 詳見記者會發言稿:https://pse.is/5dxs64

[10] 10/30勞動部新聞稿:https://pse.is/5cpua7

[11] 10/31勞動部新聞稿:https://pse.is/5f2s2d

[12]  2019/3/3 「廢除/不廢除移工仲介制度」討論會 會後新聞稿 https://pse.is/5ed5tr

[13]  2019/5/1 於勞動部舉辦五一集會「百納被」行動 https://pse.is/5e6unq

[14] 2019/12/8 https://pse.is/5ewg7u 「廢除私人仲介制度、要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移工大遊行新聞稿 ,遊行後新聞稿 https://pse.is/5ducx4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