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范雲捐出陳雪生賠款 邀你一起接住受害人記者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3/10/27
資料來源: 

今  (27)  日上午九點,立委范雲召開記者會,履行三年前的承諾,捐出陳雪生性騷擾案民事賠償金八萬元,期待拋磚引玉,邀請社會各界一起捐款,支持婦援會的  #MeToo  受害人服務,接住每一個受傷的人,終結性騷擾文化。

一開始,記者會現場有一位「被害人」坐在場地中央,身上貼滿性騷擾被害人時常被社會汙名所貼上的標籤,例如:「不要就是要」、「幹嘛不跑」、狐狸精、蹭熱度、「先勾引的」、誣告、陷害、「為何不拒絕」、「同性戀好噁心」、「死gay活該」等尖銳歧視言論。

立委范雲與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杜瑛秋,此時撐著一把名為「  #MeToo  受害人服務」的傘,走入會場,替被害人撐傘,同時撕下被害人身上的標籤,象徵提供支持,並且一起對抗污名。范雲同時邀請  5  位她團隊服務過的  #MeToo  當事人,一同上台,撕下被害人身上的標籤。最後,被害人起立,自己撐起雨傘,象徵著重生。

面對輿論法庭的代價,需要支持系統接住被害人

范雲指出,臺灣的  #MeToo  運動,並沒有隨修法完成就結束。這段期間,范雲團隊短短2個月內,就接到超過50個  #MeToo  求助案件,除了努力接住被害人,也連結資源,讓更多社工、心理、法律等專業資源加入,成為被害人的保護傘。

范雲說明,這一場行動劇,只是每一位  #MeToo  當事人經歷的縮影。當被害人無法從制度中尋得正義,只能透過「輿論法庭」勇敢指控。然而,公開發聲,就是被迫將自己的傷痛暴露於陽光下,受害人經常面臨二度、三度的傷害。

范雲分析,被害人一旦決定要公開自己的案件,就得做好長期輿論抗戰的準備。加害人的攻擊、醜化、汙衊、造謠,社會輿論對個人容貌、道德與性的羞辱,都是受害人被迫承擔的代價。然而,范雲強調「這些代價,都不該由受害人一個人來承擔」。看見  #MeToo受害人的勇敢與創傷,范雲呼籲,臺灣社會必須一起接住被害人,建構支持體系。

記者會上,立委范雲捐出印有「法院認證第一位國會性騷犯」陳雪生立委及面額八萬元的支票給婦女救援基金會。范雲除了將民事賠償全數捐出,也期待拋磚引玉,邀請大家一起捐款,目標於年底之前募集到200萬,接住更多被害人。

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杜瑛秋表示感謝范委員的捐款及協助婦援會募款,婦援會每年都有提供遭受到性騷擾、性暴力被害人及親友的諮詢和協助。由於性平三法一直沒有把性騷擾、性猥褻被害人接受專業人員協助納入法律,當被害人遭到性騷擾或性猥褻時不知道找誰詢問討論?不知道程序?身心遭受創傷也不知道有哪些資源?需要法律諮詢時經濟又不好時,不知道哪裡找免費法律諮詢資源?等。即使他們詢問公部門資源,也常因為未納入法律適用內,無法提供協助。

杜瑛秋表示當這些被害人透過范委員轉資訊、親友告知、媒體曝光來電詢問時,他們可以獲得社工師服務,包括有社工支持輔導、法律諮詢、陪同參加性平會、陪同出庭、心理諮商轉介、經濟困難的法律訴訟補助、等協助。有些被害人只要諮詢就解決問題,有些被害人很需要後續陪伴和相關資源引入。

杜瑛秋說明例如我們有接到被害人遭到職場上性騷擾,她形容她被性猥褻地方感覺髒掉了、空了,而當她遭到周遭異樣眼光或騷擾者否認時,她開始檢討自己,她說她只希望得到對方「承認自己行為不對而對她道歉」。她透過與社工師討論對話,她了解整個申訴程序,減少對自己責難,知道如何因應周遭親友詢問與相處,對於自己申訴與感受是沒有錯的,因為她不是第一個受害者,她的發聲也因此減少下一個受害者增加。

性騷擾不只是實體性騷擾,還有網路數位性騷擾等性暴力事件,婦援會募款金額還會運用於數位性暴力被害人服務上。MeToo受害人服務勸募專案將用於下列服務:
1、社工諮詢協談,2、陪同報警、性平調查、出庭,3、律師諮詢、相關訴訟補助,4、人身安全討論與協助,5、資源資訊提供。

A小姐表示性侵事件的結束並不是惡夢的終點,本想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可一到職場環境,痛苦加劇,且康復之路非常不容易,加害人不斷抹黑、散播謠言來混淆真實事件!那段時間,強烈到想離開這個世界!用自殺證明一切;內心世界不斷的拉扯,導致失眠、自責、對身體的羞恥感,每天都經歷著極大的身心折磨。

正因性侵案件帶來的傷害太大,被害人往往選擇迴避的方式躲避傷痛,但這反而會讓受害人數持續增加,更使傷痛無限複製永遠無法彌合。期待所有人能正視此案及其他所有的性侵案件,以避免更多周遭的無辜女性遭受類似的傷害。

E先生表示我們北醫大的受害人原本十分無助,縱使有7例被害人成案,校方性平會仍因為加害人蕭姓副教授,與學校高層裙帶關係的勢力而默不做聲,選擇了最輕微的半年停聘。而在處分做出後,校方以不作為代替作為,讓加害人得以持續在校騷擾被害人。

他甚至威脅提告每一位被害人,以及報導此事的記者,目無法紀且隻手遮天。

在委員的幫助下,此事得以攤在陽光下受公眾檢視,免去黑箱處理的弊端。雖然現在北醫大仍未執行蕭姓副教授的停聘處分,其依舊在北醫大校區現蹤,但至少他沒有再開課,不能再以成績要脅學生,進行肢體觸碰與言語上的性騷擾。

每一位受害者都很感謝委員的幫助,只是正逢學校期中考,由我代表出席表示感謝。更希望藉著這個記者會,能夠號召更多人一起支持被害者,成為社會整體系統性的支持力量,謝謝大家。

B小姐表示大家好,我是曾經受范雲委員協助METOO案件的倖存者,過去我沒有想過,自己原來這段經驗的遭遇,如果說出來會被相信、甚至會有這麼多的幫助與重視。然而,范雲委員在第一時間,就相信了我。

是先有了這份相信,我的經驗才會有機會能夠告訴大家,也讓我體會到,原來我真的不是自己一個人,也有其他人願意重視我曾發生過的事,而且這也不只是我一個人的事而已。

因為有民代、有團隊、有專業的社工陪伴我,讓我現在對社會、對性別平權、對人與人之間,仍然感到有希望;我也和跟過去的自己和解,感覺某部分的自己被接納與被認同,不再否定與責怪自己,更能好好在生活中打拼。

在我說出來之後,很多人都說我很勇敢、謝謝我說出來,但如果一開始沒有范雲委員辦公室的相信與努力,後續沒有專業工作者、沒有團隊、沒有機構,沒有陪伴的人,那僅僅只是說出來,傷口是不會復原的。

所以我想告訴大家,願意做那個第一個相信他人的人,願意去為了她站出來捍衛的人,願意去在往後的日子,耐心陪伴她、理解她的人,這些人是非常勇敢的,也非常值得我們實際去做支持。下雨的時候,我們可以自己顧好自己、獨善其身;可以選擇,將另外一半分給素昧平生的人,但是也可以選擇,買好幾把傘,放在那個路口,一定會有人需要的。

我很幸運的被接住了,我也希望有更多人也可以被接住。

最後,范雲強調,修法只能盡可能的完善制度。然而,性騷擾事件的終結,必須改變的是文化。除了關注性平三法修正後的子法及細則,她也呼籲政府,投注更多資源在性騷擾被害人服務,及性別平等與情感教育,從根本上終結性騷擾的文化。唯有如此,受害人才不必為了爭取正義,被迫站在輿論的法庭受公審;也不必再用血淚生命,換來改革機會。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