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最低工資法不要新瓶裝舊酒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3/09/21

我們認為行政院最新提出的「最低工資法」草案,實在是新瓶裝舊酒、了無新意,也難以解決台灣勞工長年的低薪問題。桃市產總的批評與呼籲如下:

1. 行政院及各總統候選人應承諾,在接下來這一屆總統任期內,要將最低工資提高到至少3萬元:蔡英文總統曾將基本工資3萬元列為政見目標,但如今已經確定跳票。我們呼籲除了民進黨以外,各總統候選人均應在當選後努力實現這個目標,否則實在難以追上物價漲幅,也難以反應勞工最低生活所需。

2. 應明訂公式,公式是基本工資調幅底線:這份草案可以說只是將現有的勞動部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機制提升到法律位階,但還是採取共識決,而並未提出具體的公式或計算方法,以確定最低工資的調整的調幅底線。這意味著對於台灣勞工的低薪問題,行政院只是虛應故事,我們認為既然要立法,就應該要有公式計算出的最低底線,再經審議確認最後的調幅。

3. 指標的選擇不足,應納入重要民生物資漲幅,以及GDP成長等指標:理想的方式應該是在明訂公式的前提下,納入更多的指標,例如重要民生物資漲幅,以及國內生產毛額的增長率。長期以來,台灣的經濟發展並未充分反映在勞工的工資水平上。從2000年到2022年,GDP成長了兩倍多(增加119.5%),但受雇者的實質薪資卻僅有提升不到9.8%,顯見廣泛勞工並未因貢獻於經濟成長而獲得足夠的報酬。因此,應具體將GDP成長納入公式參考。

4. 未來的最低工資審議委員會應比照立法院,全程公開直播會議過程,並在會後提供逐字紀錄,以利全民瞭解最低工資審議和決策的過程與考量,在今日的民主社會,公開透明與公眾監督已經是全體國民都認可的價值,但目前的基本工資審議仍為閉門會議,自然難免黑箱之譏。若政府真正重視低薪勞工的保障,就應將審議過程公開直播,方能回應廣大勞工心聲。

5. 家務移工問題:這份草案完全未處理台灣長期存在的家務移工與基本工資脫鉤問題。家務移工在台灣的長照體系中發揮重要作用,但卻因為長期和基本工資脫鉤,導致扭曲的供需市場甚至移工逃逸的因素,甚至導致我們與印尼等東南亞友邦的外交關係緊張。我們認為最低工資的立法不能對此一重大的漏洞視而不見,政府應扮演更積極角色。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