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莫作日本排放核污染水的幫兇!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3/08/24
資料來源: 

本協會強烈譴責日本不顧全世界各國人民及漁民的反對,堅持往海洋排放核污染水!這個以鄰為壑的無恥行徑,侵害全人類的健康權、環境權與漁民的生存權。本協會正告日本政府:立刻停止排放核污染水!

本協會要求蔡政府要顧及人民福祉及漁民權益,不要甘做日本的幫兇!蔡政府的官員、日本關係協會副秘書長陳志任說:「外交部的一貫立場是尊重及配合行政院原能會與跨部會協商意見,並積極與日本就相關議題保持密切溝通與協調,…持續敦促日方,在符合國際標準下…執行排放作業。」此番言論,除了事實上是表示支持日本的「排放作業」之外,其它通通都是空話!

外交部還表示:「配合原能會的規畫及跨部會議的意見,也尊重國際原子能總署今年7月所公布的調查評估報告,將與日本保持密切的溝通與協調。」那麼,究竟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公佈的調查評估報告是什麼樣的內涵?

讓我們先探究一下「國際原子能總署」的歷史背景。該署成立於1957年,當時美、蘇、英已經擁有原子彈,美國為了扼制其他國家也開發核武,而成立此機構,主要目的是管控這些國家使用核電廠運作後產生的鈾來製造核子武器。該署另外一個目的是「加速和擴大原子能對世界和平、繁榮、健康的貢獻」,這樣的背景顯露,該署是鼓勵發展核電廠的。因此,我們擔心,該署對核污染水安全的態度有所偏頗。

再來探究該署受日本委託,對日本排放核污染水所做的「調查評估報告」。   日前國際媒體爆發了一項重要的醜聞疑慮。可能是日本政府內部有良心人士看不下去,向韓國媒體舉發了日本向該機構行賄一百萬歐元,操縱報告內容的事實。 舉發這個醜聞的事證具體而明確。而目前「國際原子能總署」不敢否認收受金錢,只欲蓋彌彰地說,該署收到捐款是常有之事。事實上這等於承認了收錢。內部舉發者指出日本方面行賄要求「國際原子能總署」事前把「報告書」草案,提供給日本政府看。日本方面看過後,提出了一些修改要求,包括要求修改某些字眼、加入某些內容。此報告的可信度,悠關世界各國人民的健康權及環境權,我們強烈要求「國際原子能總署」,回應醜聞疑惑!

另外,本協會要進一步指出,此次日本排放的核污染水,不同於一般核電廠正常運作下所排放的廢水,它是核災事故造成爐心熔毀的情形下,灌進去冷卻的水。它除了含有氚以外,還包括了數十種放射性物質,例如:碳14、銫134、銫137、鈷60、及銻125等,究竟在核污染水排放入海前有沒有清除乾淨?。就此點,令人遺憾的,日本政府及蔡政府都故意混淆視聽、避而不談。

面對世界各國對核污染水的安全顧慮,日本政府及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拍胸脯對外界保證,核污染水安全無虞,可以喝、也可以在裡面游泳!我們忍不住要問:如果日本核污染水如此安全,日本國內何不自行享用?例如可以在日本用來農田灌溉、漁業養殖、游泳池、三溫暖。

本協會也要指出,日本此次排放,一排就是三十年,也就是說,未來三十年,海洋的污染,會隨著日本核污染水一天天地排放,污染會一天比一天嚴重,長期累積,我們根本無法預知30年後,會是什麼樣子?也無法預知我們的下一代會面對什麼樣的海洋?!而未來30年期間將會由誰來監督?核污染水的排放是否仍然安全無虞? 聯合國SDGs永續發展目標中的第14項為「保護和永續利用海洋和海洋資源,促進永續發展」,而日本排放核污染水入海的作為明顯與這個目標背道而馳。

日本政府在許多國家排山倒海的抗議之下,選擇將其核污染廢水排到海洋,是因為這個做法在多種處理核污染水的方法中,是最便宜的。這就像有些台灣不肖業者,在工地或農地挖坑埋入有毒廢棄物,慢慢污染土地、地下水,是因為這個方法便宜,又可以坐收巨額利潤,然而土地卻已經萬劫不復。

綜上所述,本協會強烈譴責日本政府排放核污染水,侵害台灣及世界人民的健康權、環境權,以及漁民的生存權!

本協會要求蔡政府要顧及人民福祉及漁民權益,不要甘做日本的幫兇!

臉書討論

回應

可悲的日本─距離正常化愈來愈遠
2023-08-29 風傳媒 公孫策

為了日本排放福島核廢水,中國全面禁止日本水產進口。這一記不算重拳,因為日本的水產大部分日本人自己吃了;受傷最重的是水產出口商,他們一下子失去了四成客戶。但是,這一招卻凌厲無比,因為北京出手前毫無徵兆——用武俠小說的比喻,雖然只劃傷皮肉,卻嚇出一身冷汗,因為不曉得對手何時會再出招、下一招會指向何處。
這一招同時有全面性殺雞儆猴的效果:日本的漁民這次全面蒙受損失,即使價格僅跌落不多,但收入減少肯定造成民怨,尤其淡水和養殖漁業事實上受到池魚之殃。而漁民的遭遇必將驚醒更多範疇的生產者和外銷通路業者,往後再有類似事件發生,他們支持的國會議員就會承受民意壓力。
易言之,日本將承受來自北京的更多壓力,而它只有兩個選擇:對中國態度軟化(將令美國起疑),或更倒向美國而對中國強硬。如此處境讓我想到春秋時期的鄭國。
春秋初期的鄭國曾經稱霸諸侯:周平王東遷雒邑靠鄭國維穩,齊國受北戎侵犯靠鄭國出兵救援,鄭國太子甚至拒絕齊僖公把女兒嫁給他。可是鄭莊公一味憑恃武力,缺乏國際外交手腕,沒能成為霸主。正因如此,齊桓公初稱霸時,鄭國是不太服氣的。齊桓公召集諸侯舉行首止之會,目的是要諸侯表態支持周王室的太子姬鄭,可是周惠王寵愛另一個兒子姬帶;為此周王太宰姬孔寫信給鄭文公,鄭文公於是從盟會現場不告而別,還私下跟楚成王聯絡討論結盟。
齊桓公當然不高興,率領諸侯聯軍伐鄭;楚成王則出兵攻打齊國的盟國許國,齊桓公為了許國而罷兵。但隔年齊桓公又召集諸侯會盟,並率領諸侯聯軍伐鄭;鄭國大夫請鄭文公跟齊國講和,鄭文公說:「且等一等。」等什麼?等楚國的救援,可是楚成王這次沒動作。鄭文公最後只得殺聯楚派的大夫申侯,向齊國謝罪求和。
這裡講到一個人:申侯。齊桓公率諸侯聯軍伐楚,雙方議和後班師;陳國大夫陳轅濤擔心大軍經過陳國,跟申侯商量勸齊桓公改道東海。申侯答應了,卻去跟齊桓公說:「繞道東海,將使齊軍容易遭到夷人襲擊。」齊桓公為此扣押陳轅濤,並將虎牢賞賜給申侯。後來齊桓公討伐鄭國時,陳轅濤建議申侯在虎牢築城,等城築好了,陳轅濤去跟鄭文公說「申侯有異心」;鄭文公因此懷疑申侯,才會拿他的腦袋去求和。
殺了申侯議和的盟會,鄭文公自己不去,派太子姬華代表。姬華對齊桓公說:「鄭國有三個大夫氏族跟齊國作對,您幫我除掉三氏。等我當了國君,將率鄭國效忠您,如同齊國的內臣。」管仲勸齊桓公不要接受。而鄭文公知道此事後,就殺了姬華,另立太子。
鄭文公的搖擺與決策錯誤,加上申侯、姬華為自己的權力利益討好霸主,卻開了強權干預自己國家內政的門。從此鄭國永無寧日——統計《春秋》記載大小戰爭,鄭國參戰72次;而春秋中後期晉楚兩強爭霸對峙,雙方大軍交戰才不到10次——「楚以鄭伐晉/晉以鄭伐楚」的記載史不絕書。
從某個角度看,日本還真像鄭國:日軍一度所向無敵、二戰後曾經「日本第一」,可是被美國用匯率武器擊潰日圓。經過「失落20年」之後,日本雖然一直喊「恢復正常國家」,事實上距離完全自主卻愈來愈遠,原因當然很多,但不能忽略的一項正是「政客討好大國,謀自己權力」。
看最近的報導就明白:當權派向美國愈貼近,親中派的動作也相對增加。但美國、中國對日本,在節骨眼上絲毫不會手軟。因為美中都沒把握日本下一次會不會改變立場,正如春秋晉楚沒把握鄭國下一次會靠哪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