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呼籲政府儘速通過各類照顧假之薪資津貼
紓困預算應加強援助疫情衝擊就業之弱勢女性及非典型就業者
減緩因疫情而停課、休假、減班、失業者之經濟損失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2/04/28
資料來源: 

立法院即將審議紓困條例、紓困預算的施行期間是否延長至明年六月底,然而行政院的紓困提案卻仍未處理兩項老問題,令我們相當失望:

(一)育兒家長為了配合防疫停課而請假在家照顧小孩,但雇主不給薪,政府也不提供薪資補貼,育兒家長被迫自行吸收經濟損失。

(二)去年相關統計已經證實了我們的憂慮,服務業人員以女性居多,女性就業受到疫情衝擊的程度果然更加嚴重,但紓困條例、紓困預算仍未增加協助女性就業或非典型就業者的相關措施。去年頒布的紓困措施大多限於有加入就業保險的資格,許多女性因考量照顧家人需求而從事非典型就業、或沒有加保,政府明知如此,卻仍未有政策上的積極作為。

近日疫情升溫,多所學校及幼兒園停課,育兒家長不得不請休「防疫照顧假」,或依《性別工作平等法》來請休「家庭照顧假」。但對勞工來說兩者都是無薪假,都是要育兒家長自行承受經濟損失。

日前(4/25)立委質詢,勞動部長許銘春部長答覆,勞工請「防疫照顧假」,因為不可歸責於雇主,所以不能強制雇主要給薪。此言一出,實在令人憤怒,家長因為配合防疫停課而不得不請假在家照顧小孩,勞動部認為不可歸責於雇主,那是要歸責於勞工嗎?是勞工活該自己傻到要養育小孩嗎?還是政府要扛起責任來給予休假期間的薪資補貼?

政府坐視不管,疫情蔓延兩年多了,「防疫照顧假」仍然要扣薪。《性別工作平等法》上路20年了,受僱者看似每年享有七天「家庭照顧假」,但20年來勞工看得到、用不到,委屈自己吞,若非家人急迫需要照顧,誰想請休無薪假呢?

 

婦女新知基金會長期關切育兒家長的休假權益並提出政策建議,疫情停課更加突顯了政府長期漠視照顧假的無薪問題。我們重申下列各項有薪照顧假的訴求,期盼政府莫再消極不作為:

一、政府應按日提供「防疫照顧假」期間之薪資補貼,津貼金額以前一年度全體就業保險被保險人之平均投保薪資來計算,每日津貼約為1138元;自營作業者若有家庭照顧需求,政府應提供與受僱者一視同仁的補償效果。(此為本會結合27個團體聯合聲明的部份訴求,去年5/25提出)

二、應儘速修正《性別工作平等法》,使所有受僱者不分軍公教、勞工,都可享有每年14天給薪的「家庭照顧假」來照顧一家老小,請假事由放寬為家人若有照顧需求時皆可請假,以因應青壯世代夾在高齡化、少子女化之間的沈重照顧需求。(此為本會聯合57個團體的共同訴求,今年3/7提出)

三、子女0到8歲的家長應享有彈性的「親職假」,可用「小時」或「日」為單位來依需求請假。(此為本會參加的托育政策催生聯盟之共同訴求,今年3/8提出)

四、政府應儘速規劃財源方案,將上述各項照顧假的休假期間薪資予以公共化,避免繼續讓勞工家庭自行承受經濟損失,變相懲罰育兒家長。(此為本會去年母親節記者會的訴求之一,去年5/5提出)

防疫停課何時了,快給家長有薪的照顧假!

先來回顧「防疫照顧假」的無薪問題。去年五月疫情進入三級警戒之後,眾多育兒家長面臨各校停課而被迫請休「防疫照顧假」卻必須扣薪,導致育兒家長減少收入。當時本會結合共27個團體在去年5月25日發表聯合聲明,要求政府應以紓困預算來提供受僱者「防疫照顧假」期間之津貼。

當時立法院三個在野黨皆呼應民意提出相關法案,但行政院及執政黨不予採納,最後僅有通過一次性的現金給付--國小以下孩童及國高中(含五專前三年)身心障礙學生,每人發放一萬元之孩童家庭防疫補貼。亦即,如果家長請休「防疫照顧假」超過9天的話,其薪資損失平均就會超過政府發放的一萬元補貼。然而,當時各校停課天數遠超過9天,政府無疑是坐視育兒家長自行吸收其配合防疫而產生的經濟損失。

一年過去了,「防疫照顧假」仍然沒有給薪。現在疫情持續升溫,各校停課頻傳,育兒家長再度面臨配合防疫而請假在家照顧小孩,卻被迫自行承受休假期間沒有收入的困境。

我們看到上週五4月22日立法院院會通過將行政院4月15日函請立法院同意延長紓困條例及其特別預算的施行期間至明年6月30日之報告案逕付二讀,並交由民進黨立院黨團負責召集協商。然而,民進黨立院黨團或行政院迄今仍未有任何提案來回應27個民間團體去年五月共同提出的訴求「防疫照顧假」薪資補貼,令人失望遺憾。勞動部部長在立法院的說法更讓我們憤怒,彷彿勞工家長的困境與他的職責無關似的。

與此同時,我們樂見國民黨立院黨團上週五4月22日提出紓困條例修正草案,內容重點即與民間訴求一致:要求政府提供「防疫照顧假」期間的薪資補貼,津貼金額以前一年度全體就業保險被保險人之平均投保薪資來計算。

朝野各黨立委也多有提出類似的法案,可見這早已形成跨黨派的共識,行政院為何遲遲不予處理?依照各黨立委提案時間的先後順序,提案重點分列如下:

提案日期

提案立委

提案重點

去年09/24

跨黨派立委賴香伶、張其祿、楊瓊瓔、劉建國、蔣萬安等人提案

照顧十二歲以下或國小六年級以下之兒童或少年需求,得請防疫照顧假,得向衛生福利部或其指定之機關按日請領生活津貼,津貼數額以前一年度勞工保險局統計全體就業保險被保險人平均投保薪資數額百分之六十計算。

去年09/24

時代力量黨團提案

照顧十二歲以下、在學國民小學六年級以下兒童之需求,或有其他特殊照顧需求者,得申請防疫照顧假,按日請領防疫照顧薪資補貼,數額以當年政府公告之每小時基本工資乘以八計算。

去年10/01

國民黨立委萬美玲、徐志榮等人提案

照顧十二歲以下子女者,得申請防疫照顧假,津貼數額、扶助標準與發放辦法,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定之。

去年10/08

民眾黨黨團提案

照顧十二歲以下或在學國民小學六年級以下之兒童或少年需求,得請防疫照顧假,按日請領生活津貼數額以前一年度勞工保險局統計全體就業保險被保險人平均投保薪資數額百分之六十計算。

去年12/17

民進黨立委范雲、林宜瑾等人提案

照顧未滿十二歲之兒少、身心失能者需求者,得請防疫照顧假,得按日請領防疫照顧薪資補貼,津貼數額、發給辦法由衛生福利部定之。

今年4/22

國民黨黨團提案

照顧未滿十二歲之兒少、身心失能及接受長期照顧事業單位者需求之同住家屬,不分公務人員或勞工得請防疫照顧假,且得按日請領防疫照顧薪資補貼,金額以前一年度勞工保險局統計全體就業保險被保險人平均投保薪資數額計算。

疫情衝擊女性就業,紓困預算的性別盲何時解決?

再來檢視疫情衝擊女性、造成失業或減少收入的程度究竟有多嚴重?依據羅秉成政委在去年10/15論壇「關懷Covid-19下的婦女權益與企業合作」的演說內容,疫情下失業、減少收入者與性別相關的統計如下:

l   無薪假女多於男:截至110年7月16日為止,勞雇雙方協商減少工時的勞工人數約共有3萬2千人,其中男性為1萬4千5百多人(45%),女性為1萬7千4百多人(56%),相差約為10%。

l   減班休息女多於男:勞動部的安心就業計畫,針對疫情影響勞工減班休息之薪資差額補貼,從109年3月27日到110年7月16日為止,申請人數共為5萬4千多人,其中男性為2萬2千多人(42%),女性為3萬1千多人(58%),相差約為16%。

l   失業者女多於男:109年度失業給付50多萬件,其中男性約為22萬件(44%),女性約為28萬件(56%),相差約為12%。

l   申請短期計時工作女多於男:安心即時上工計畫,為了協助受疫情影響的勞工,由政府提供計時工作並核給工作津貼,從109年4月到110年6月為止,申請人數共為3萬5千多人,其中男性為1萬1千多人(32%),女性為2萬3千多人(68%),相差約為36%。

從前面這些數據看來,政府當然是知道已有眾多女性受到疫情影響而失業或減少收入,去年政府推出的紓困政策(包括勞工紓困貸款及利息補貼、減班休息的薪資差額補貼等)僅針對一般勞工,但政府迄今仍未有檢討修正,並未針對女性、非典型就業者提出特殊的協助措施,躺在立法院的紓困條例、紓困預算內容仍未正視弱勢女性、非典型就業者處境,未能具備政策上的性別及人權之敏感度。

因此,我們呼籲朝野各黨立委應要求紓困條例、紓困預算檢討修正,納入協助弱勢女性、非典型就業者之相關措施,而非讓紓困條例之延長案草草過關了事,疫情下種種民間疾苦,要請政府及社會一起分擔才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