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俄戰爭:平行時空之必要

2022/03/26
苦勞網記者
苦勞網特約編輯

苦勞網昨日一篇義大利反戰左翼份子拒絕運送武器到烏克蘭的報導譯文引起了一些波瀾。有些網友把這些反戰份子的主張諷為「平行時空」,因為現在全世界似乎都主張無條件支持烏克蘭,畢竟烏克蘭是遭到侵略的一方,而支持被侵略者才符合正義與道德原則。

為什麼說是「平行時空」?因為當我們發現有一群人抱持著跟我們截然不同的想法與世界觀,他們是那樣不可理喻,且全然不具有可理解性時,其荒謬程度就彷彿這些人是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

在我們看來,這個「平行時空」的比喻並不只是一種諷刺,它事實上是認識國際政治現實的一項重要前提。從中美貿易戰的升高到近日的烏俄戰爭,冷戰態勢重新回歸,而冷戰本身就造就了一種「平行時空」的狀態:是兩種相互對立的世界觀與截然不同的現代性想像,將整個世界一分為二。換言之,正視「平行時空」的存在反而是一個正確且必要的事情,要求我們認識到西方國家從來不直接等同於「國際社會」,更不是全世界。

(圖片來源:MintPress News)

在烏俄戰爭中,把美國與北約當成正義之師,真的是這個世界的普遍情感嗎?半島電視台最近才刊出一篇報導,標題就寫著「為什麼印尼人在社交媒體上這麼支持俄羅斯?」儘管印尼官方在聯合國投票贊成了譴責俄羅斯侵略的決議,但這並不妨礙許多一般平民表達他們對這場戰爭的感覺,以及從反恐戰爭以來對於美國的深惡痛絕。當年美國前國務卿鮑爾曾在聯合國拿出聲稱裝有炭疸病毒的玻璃瓶,指控伊拉克正製造「大規模毀滅性武器」。離開政壇後鮑爾承認自己的說法「不精確」,但戰爭已經奪走 10 萬名伊拉克人民與 4 千名美國士兵的生命。萬隆 Jenderal Achmad Yani 大學國際關係講師蘇萊曼(Yohanes Sulaiman)說,很多印尼人都從根本上質疑新聞來源——尤其是美國大媒體的可信度。

事實上,全球南方國家這次並沒有隨著西方世界起舞,非洲、拉丁美洲、亞洲的多數國家都沒有加入經濟制裁俄羅斯的行列。阿根廷外交部長卡菲羅認為制裁無法促進和平,出身塞內加爾的前國際特赦秘書長薩內(Pierre Sané)基於西方國家在非洲殖民掠奪的歷史,批評烏克蘭在非洲國家招募傭兵參戰的行為。第三世界亞非拉的「不結盟運動」同樣也伴隨著冷戰一同回歸,拒絕在美、俄強權之間被迫選邊。台灣官方長期推動「新南向」,聲稱要追求國際觀,但眼裡事實上一直只有西方先進國家,對於發展中國家的情感、想法、利益,可說是完全沒有一絲理解與共情。

為什麼美國的托派《左翼之聲》反對制裁俄羅斯?戰爭講求精準打擊,只打軍事目標,但經濟制裁卻剛好相反,它是專門對付平民,懲罰根本沒有決策權的人。有人主張俄羅斯平民也沒那麼無辜,他們放任自己的統治者侵略他國(事實是:俄羅斯各地都出現民眾反戰示威,至今已有超過 5 千名抗議者被捕)。這正是「恐怖攻擊」的錯誤邏輯,在這個邏輯下,九一一事件喪生的美國人並不無辜,他們選出了美國總統,支持了美國官方的對外政策。「經濟制裁」四個字聽來很和平,沒有開飛機撞大樓那樣直觀暴力,可美國的經濟制裁過去在伊拉克導致數十萬兒童活活餓死,在阿富汗即將造成比過去二十年戰爭期間更高的死亡人數。經濟制裁就是國家恐怖主義。

就效果論,西方國家期待經濟制裁能迫使俄羅斯人反對普丁,但當國家陷入經濟動盪,卻也可能催化民族主義與國內「反西方」意識的團結,導致俄國國內的反戰示威者,更加面臨愛國的忠誠威脅。從左翼的國際主義角度,如果俄羅斯平民、工人階級是團結的對象而非敵人,那麼當然不該去懲罰他們。

為什麼義大利工人反對繼續把軍武運送到烏克蘭?美國過去在阿富汗培養反蘇聯的聖戰士,結果養出了賓拉登;入侵伊拉克、支援敘利亞叛軍打內戰,結果生出伊斯蘭國(ISIS),每一次都是為了打擊敵人,而去培養「敵人的敵人」最終失控反噬自身。現在西方世界對於烏克蘭政府軍當中,確實存在著亞速營這樣的納粹集團普遍輕描淡寫,對於納粹份子第一時間就在網路上秀出剛拿到手的西方武器也視而不見,甚至斥之為「俄國大外宣」。戰爭總有結束的一天,試問:屆時西方世界要拿這群訓練有素、持有武器的納粹民兵軍團怎麼辦?

不要忘記,美國在發動伊拉克戰爭時國內曾有高達八成的民意支持,開戰與復仇就是當年不容質疑的政治正確,如今再多檢討反省也只是後見之明。西方軍援烏克蘭是此刻不容質疑的政治正確,為了區域長期和平,請多想想軍武輸出可能產生的非預期後果,莫讓歷史一再重演。

苦勞網南方國際編譯,初衷就是希望能為台灣讀者提供不同於西方主流的視角,在擺放自身立場之前,起碼必須先知道這些來自「平行時空」的論述確實存在。從媒體的角度看,但凡是能引發話題、促進辯論,就算是好事。無論正反意見批評肯定,謝謝每一位留言的網友。

責任主編: 

回應

借鑑俄烏 呂秀蓮:別以為抗中就可保台
2022-03-13 中國時報 黃婉婷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雙方交火逾2周,傷亡不斷;許多國際學者點名,大陸恐循此例執行武力犯台。前副總統呂秀蓮12日主張,台灣應該重新檢討兩岸關係,必須掙脫統獨的爭議,別以為抗中就可以保台,更預言「台灣如果不和平,很可能變第二個戰場」。
呂秀蓮昨在「新女性 Her-Story 50周年巡迴展」致詞說,烏克蘭是一面鏡子,戰火下全民皆兵,全國女性和男性一樣勇敢;俄國以為自己可以獨霸,卻付出意想不到的代價。想想自己,台灣當然不是烏克蘭,但也拒絕變成戰爭的犧牲品。若烏克蘭最後變成中立國,那為何犧牲的是烏克蘭國民?
呂秀蓮認為,以後的戰爭是科技戰、全球戰,而非大國打小國。出兵打他國將遭全世界譴責,所以全世界都支持烏克蘭,對俄國打經濟戰、金融戰及人道戰等。台灣雖然很幸運,但看到烏克蘭的現況,應該要想想台灣的優勢在哪,那就是柔性力量、民主、科技及愛,要展現台灣價值。
「統就反獨、獨就反統!」呂秀蓮直言,現在應該要重新檢討兩岸關係,掙脫統獨爭議;這項議題糾纏了30、40年,相當內耗。她意有所指地說,有些人以為抗中就可以保台,但事實上愈抗中台灣愈陷入危機;現在大陸有14億的人口,愈刺激就累積愈多的敵意,用來對付台灣。
呂秀蓮說,「烏克蘭和俄國是遠親近鄰的關係,台灣和中國也是這關係。」她強調,人民和人民不該有仇恨,台灣應珍惜自由民主,不要揮霍,不然兩岸關係怎麼辦?她表示,自己有信心,只要大家一起努力超越黨派、族群,就能建構和平和愛的台灣。
觀察國際現況,呂指出,現在很多國際媒體等著聽台灣人民的聲音,台灣要和平的人應站出來,相信所有事情可以解決;就現況看來,烏克蘭最終仍要靠談判,結果可能會接受中立國的安排,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呂秀蓮說,台灣在中美兩強之間的角色不是別人的棋子,中美爭強的局面中「美國看上台灣,是因為台灣離中國近」。她強調,台灣最近如果不和平,就可能成第二個戰場,但台灣頭到台灣尾就這麼短,是不能有戰爭。

美國是戴著民主自由面具的經濟掠奪者
2022-04-21 風傳媒 汪志雄/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美國是全世界最大的武器製造商與軍火輸出國。從最簡單的商業利益考量,能夠讓這個國家獲取最大利潤的,就是製造戰爭。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全世界有超過150個地區發生了超過250次的武裝衝突。其中,美國以「執行聯合國決議、捍衛民主自由、實施人道主義援助、維護世界和平、保護美國公民生命財產安全」等作為藉口,發動了其中超過80%以上的戰爭,導致約3億人死亡,超過二戰死亡總人數的四倍。
這些戰爭美其名是因為民主與自由,其實都是為了金錢與利益。
美國透過聳動的「民主自由」價值,不斷對外發動戰爭以達成「經濟掠奪」的殖民式民主,因此鮮少為當地國帶來安定與繁榮,反而帶來更多動盪與災難。
從越南、利比亞、葉門、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到最近的烏克蘭,歷史一而再的證明了,跟美國在政治上走得太近,至終都只會帶來災難,從繁華走向荒蕪。
美國為了維護自身的國際霸權,奉行單邊主義,肆意踐踏他國人權,踐踏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核心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動輒退群毀約,推卸國際責任,動搖全球互信合作基礎。頻頻制裁動武,導致世界多地陷入動盪混亂,引發嚴重人道主義災難。
美國習慣指責他國的人權問題,卻無視自己國內「少數族裔飽受歧視、婦女面臨嚴重暴力、弱勢群體處境艱難、移民遭受非人道對待」。這種「自以為天」的美式雙標,恰恰呼應了美國用「自由人權的狹隘理解」為框架」,以「稱霸全球的核心利益」為標尺,每年利用捕風捉影、道聽途說的材料,拼湊出世界各國的人權報告,對不符合其戰略利益的國家和地區的人權狀況,肆意歪曲貶低。卻對自身持續性、系統化、大規模侵犯人權的斑斑劣跡,視若無睹。
所以說穿了,美國從來不是什麼「正義使者」,而是以強欺弱、投機現實的「國際流氓」。美國一直在全球各地製造恐怖平衡與區域動亂,因為不這樣做,它的武器要賣給誰呢?
在過去近半世紀的國際動盪中,美國軍火商是最大的獲利者。眾所皆知,對美國媒體、智庫、政府遊說團體最大的挹助者,也是美國軍火商。所以那些相信美國的民主自由資本主義會為世界帶來和平的人,不是頭殼壞掉、就是嗑了迷幻藥。
蔡英文一味親美,已經讓台灣近年來成為美國武器的最大買主。蔡英文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陣營言聽計從,並將台灣塑造成站在第一線對抗共產中國的民主尖兵。殊不知現今美國與中國的對抗從來不是為了民主價值與自由人權,而是為了世界霸權與經濟殖民。蔡英文與她的支持者自詡為辣台派,卻不知自己只是別人牽繩下一條需要自備狗糧的看門鬥犬,最終只會讓台灣陷入險境。
中美對抗,爭的是世界霸權。而台灣對美國的唯一功能,就是扯住中國的後腿,阻止中國超越美國。
美國既不敢主動挑起戰端,便只會拼命把台灣往火線推,冀望兩岸擦槍走火,好讓美國有機可乘。而最愚蠢的就是小英政府以及那些天天對中共喊話嗆聲的政客、名嘴、覺青、網紅們,你有看過把炸彈綁在自己身上、還死命往自己身上潑汽油的傻子嗎?美國在後面拿著打火機,只怕是要笑到噎氣了!
所以現在的台灣真的沒有好棒棒。蔡英文政府充其量只是一個幫美國消化武器庫存的盤仔,是一個隨時等著被犧牲的傀儡政權。人民在「抗中保台」的民粹大旗下胡亂跟風支持這樣的政黨,這只能說是台灣人自己的悲哀。

美式雙標
2021-12-15 東方日報 評論員陳競立

英國高等法院日前裁定「維基解密」始創人阿桑奇須引渡美國受審,意味著他可能面對175年的刑期。究竟阿桑奇犯了甚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他的「罪行」其實很簡單,就是曝光了美國的罪行,包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罪行、在關塔那摩灣監獄虐待囚犯、非法監視聯合國秘書長及其他外交官、在洪都拉斯策劃軍事政變、在也門發動秘密戰爭令成千上萬人遇害……大家說說看,到底是阿桑奇有罪、還是美國有罪?
正如俄羅斯媒體指出,如果阿桑奇是中國記者,揭露的是中國的罪行、而非美國的罪行,其命運將大大不同。他應該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成為人權日的主角,其照片甚至會被放在拜登炮製的「民主峰會」頂端。此外,他還會成為西方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的旗手,西方每條新聞都會以他的命運開頭,西方每家媒體都會為這隻車輪上的蝴蝶被輾碎而憤怒。可憐的阿桑奇,如果他生為中國人就好了!
阿桑奇的不幸,不光在於他不是中國人,更在於他講真話,將美國種種見不得人的罪惡勾當暴露在全世界面前。正如「走佬特工」斯諾登,如果揭露的是其他國家的醜行,早就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可惜他們碰上「強權即公理」的美霸,只能被迫亡命天涯。斯諾登比較幸運獲得俄羅斯庇護,阿桑奇則終究難逃一劫。
在阿桑奇事件中,美英狼狽為奸的醜態固然暴露無遺,西方媒體的虛偽更令人嘆為觀止。他們平時將自由人權喊得震天價響,關於中國的話題更是經常小題大做、甚至無中生有。如今眼見同行被美國打壓、迫害和追殺,他們竟噤若寒蟬,沒有一個人出來說句公道話。莫非他們擔心同樣的厄運將來降臨自己身上?俄媒形容,美國的巨輪再次近乎悄無聲息地輾碎正義,沒人能聽到它的尖叫。其實被輾碎的不只是正義,還有西方自由神話。
最匪夷所思的是,身為澳洲公民的阿桑奇被美國追殺而走投無路,澳洲政府竟聲稱尊重司法程序,不牽涉於本案之中。不妨想像一下,如果阿桑奇是被中國追緝,澳洲政府和西方傳媒會有甚麼反應?其實不用想像也知道答案,他們必定大張撻伐,嚴厲譴責中國打壓自由人權。總而言之,任何人都可以享有新聞和言論自由,唯獨不能有批評和揭露美國罪行的自由,這就是美式「馳名雙標」。

阿桑奇:美国曾支持乌克兰新纳粹 弗吉尼亚暴乱是自作自受
2017-08-15 观察者网 周远方

美国弗吉尼亚暴力冲突已致3死35伤,“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却指责美国政府自作自受:多年来资助并培训乌克兰、叙利亚等地的极端分子,鼓吹身份政治,自然而然就会导致美国国内社会的撕裂。
网络新闻媒体TheDuran报道称,阿桑奇8月14日发布多条推特指责,美国政府在乌克兰之乱中就曾支持新纳粹分子闹事,却从未有人出来批评当时的奥巴马。
在下面这条推特中,阿桑奇指出,在弗吉尼亚夏洛茨维尔举行的极右翼火炬游行,与之前在乌克兰法西斯主义者在基辅举行的火炬游行十分相似。当然,基辅的游行者穿戴防弹装备和面罩,更为暴力。但2014年时,西方主流媒体并不关注乌克兰新纳粹分子的暴行,反而赞叹这是“一朵新的民主之花”。
《纽约时报》在2014年3月1日的报道中写道:美国和欧盟已经拥抱了这里(乌克兰)的革命,这是一朵新的民主之花,也是在前苏联土地上对独裁统治和暴政的一记重拳。(题:《在最初的胜利后,乌克兰领袖面临限时挑战》)
而当时联合国已经注意到,新纳粹主义者们试图推翻一个合法政府,建立一个法西斯政权并资助在顿巴斯的战斗。在这些战斗中,甚至有人使用化学武器。然而,西方媒体并不关注这些事实。
一名网友在报道下的评论中,晒出了乌克兰新纳粹党领袖Oleh Tyahnybok与众多西方重量级政治人物会面的照片,包括美国参议员麦凯恩、国务卿克里、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欧盟贸易委员凯瑟琳·阿什顿等(闪电背景的照片系此人在连任新纳粹党党首时行纳粹礼)。
报道称,在叙利亚,也没有什么土生土长的“温和反对派”,只有外国势力资助的各种瓦哈比极端恐怖分子。
阿桑奇说,你们认为“有一个抗议者在政治暴力中被杀死”已经很糟糕了吗?还早呢。他说,当前美国的极右翼并没有形成成熟的政治诉求,也没有要求推翻政府。但是想象一下,如果美国国内的新纳粹分子被外国势力资助价值数十亿的武器、资金和培训,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他说,美国国内两党都不愿承认的一个事实就是,愈演愈烈的身份政治冲突正在取代美国两党政治,已经自然而然地成为撕裂社会的利器。
报道最后建议,如果美国真的想解决内部撕裂,就应当停止武装国外的极端主义者,把注意力转到国内。

美式雙標
2021-12-15 東方日報 陳競立/東方日報評論員

英國高等法院日前裁定「維基解密」始創人阿桑奇須引渡美國受審,意味著他可能面對175年的刑期。究竟阿桑奇犯了甚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他的「罪行」其實很簡單,就是曝光了美國的罪行,包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罪行、在關塔那摩灣監獄虐待囚犯、非法監視聯合國秘書長及其他外交官、在洪都拉斯策劃軍事政變、在也門發動秘密戰爭令成千上萬人遇害……大家說說看,到底是阿桑奇有罪、還是美國有罪?
正如俄羅斯媒體指出,如果阿桑奇是中國記者,揭露的是中國的罪行、而非美國的罪行,其命運將大大不同。他應該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成為人權日的主角,其照片甚至會被放在拜登炮製的「民主峰會」頂端。此外,他還會成為西方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的旗手,西方每條新聞都會以他的命運開頭,西方每家媒體都會為這隻車輪上的蝴蝶被輾碎而憤怒。可憐的阿桑奇,如果他生為中國人就好了!
阿桑奇的不幸,不光在於他不是中國人,更在於他講真話,將美國種種見不得人的罪惡勾當暴露在全世界面前。正如「走佬特工」斯諾登,如果揭露的是其他國家的醜行,早就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可惜他們碰上「強權即公理」的美霸,只能被迫亡命天涯。斯諾登比較幸運獲得俄羅斯庇護,阿桑奇則終究難逃一劫。
在阿桑奇事件中,美英狼狽為奸的醜態固然暴露無遺,西方媒體的虛偽更令人嘆為觀止。他們平時將自由人權喊得震天價響,關於中國的話題更是經常小題大做、甚至無中生有。如今眼見同行被美國打壓、迫害和追殺,他們竟噤若寒蟬,沒有一個人出來說句公道話。莫非他們擔心同樣的厄運將來降臨自己身上?俄媒形容,美國的巨輪再次近乎悄無聲息地輾碎正義,沒人能聽到它的尖叫。其實被輾碎的不只是正義,還有西方自由神話。
最匪夷所思的是,身為澳洲公民的阿桑奇被美國追殺而走投無路,澳洲政府竟聲稱尊重司法程序,不牽涉於本案之中。不妨想像一下,如果阿桑奇是被中國追緝,澳洲政府和西方傳媒會有甚麼反應?其實不用想像也知道答案,他們必定大張撻伐,嚴厲譴責中國打壓自由人權。總而言之,任何人都可以享有新聞和言論自由,唯獨不能有批評和揭露美國罪行的自由,這就是美式「馳名雙標」。

美專家稱 不管作何選擇 台灣是美國最危險困境
2022-06-18 中評社華盛頓6月17日電 記者余東暉

美國專家指出,不管美國對於台灣作何戰略選擇,台灣都是美國面臨的最棘手、最危險的困境。華盛頓在此幾乎沒有好的選項,卻有很多可能引發災難的壞選項。
即將發行的美國《外交事務》雜誌7/8月刊發表由喬治城大學副教授塔爾梅奇(Caitlin Talmadge)和辛辛那提大學副教授格林(Brendan Rittenhouse Green)合寫的專文,題為“征服的後果,為什麼印太力量取決於台灣”,提出了:台灣“巨大的軍事價值”,對於美國的大戰略構成了難以處理的問題。
中評社記者16日預覽這篇文章的當天,美國總統國安顧問沙利文在美國智庫宣稱:美國的對台政策就是要確保美國不得不決定是否出兵防衛台灣的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因為美國事先阻止了這種事情的發生。
這篇文章寫道:“台灣是美國對華政策的所有困境碰撞的地方,是世界上最棘手、最危險的問題之一”;“華盛頓在這方面幾乎沒有什麼好的選項,卻有很多可能引發災難的壞選項”。
作者分析,拿下台灣將為北京提供一種以前的大國都認為非常有用的軍事選擇。台灣巨大的軍事價值,強化了美國人“不讓中國控制台灣”的主張。然而,這個理由的說服力取決於幾個因素,包括:中國大陸拿下台灣後,會否利用台灣島尋求進一步的領土擴張和做進一步的軍事和技術投資。
作者指出:“無論美國採取什麼措施,無論美國是否想把台灣從中國手中奪走,都將在與中國的對峙中承擔風險和代價。”文章從美國的三種策略,分析美國將面臨的危險困境:
第一,如果美國繼續保持目前遏制中國的戰略,保持其在亞洲的聯盟網絡和軍事存在,保衛台灣將是極其昂貴的。
作者指出,台灣的軍事價值給了中國尋求統一的強大動機,而不是最常被引用的民族主義衝動。遏制北京,可能需要放棄美國長期以來關於華盛頓是否會保護台灣的戰略模糊政策,而需要明確的軍事支持承諾。但他們警告,結束戰略模糊性,可能會引發該政策旨在防止的危機。這種轉變幾乎肯定會加大中美之間因預期衝突而展開軍備競賽的壓力,加劇這兩個大國之間本已危險的競爭。
第二,美國可能尋求一個更靈活的安全邊界,減少對台灣的承諾,同時仍然保留美國條約盟友和在亞洲部署的一些前沿軍事力量。
作者分析,雖然這樣可以減少因台灣問題發生衝突的可能性,但也會因為台灣的軍事價值而增加其他軍事費用。美軍將不得不在台灣東海岸更加危險的區域執行任務,也不得不準備如何切斷戰爭爆發時中國大陸的通訊聯絡方式。
如果美國採取這種做法,安撫美國的條約盟友將成為一項艱巨得多的任務。正是因為控制台灣將使北京獲得重大的軍事優勢,日本、菲律賓和韓國可能會要求美國展示其持續的承諾、包括核保護,甚至尋求他們自己的核計劃。
第三,美國可能採取策略,結束對台灣的承諾,同時減少其在亞洲的軍事存在、以及在該地區的其他聯盟承諾。
作者認為,如果美國這樣做,將打破目前微妙的平衡,更有可能引發戰爭。日本會擔心自己的一些島嶼成為下一個目標,可能自己出來為保衛台灣而戰,即使美國不會這樣做。結果可能是一場大國在亞洲的戰爭,美國可能被迫捲入其中。這樣的戰爭將是毀滅性的。
塔爾梅奇和格林認為,無論美國是鞏固其對台灣及其亞洲盟友的承諾,還是完全或部分地收回承諾,台灣島改變該地區軍事平衡的潛力將迫使華盛頓做出艱難的權衡,放棄該地區的軍事機動能力,或面臨與中國展開軍備競賽甚至公開衝突的風險。不管美國採取什麼樣的大戰略,位於美中關係、地緣政治和亞洲軍事平衡的樞紐的台灣,都會給美國帶來危險或讓其付出代價。

美國槍患背後的暴力文化推崇
2022-06-16 新華社華盛頓6月15日電 記者孫丁

美國近期連續發生造成嚴重傷亡的槍擊事件。分析人士指出,美國向來推崇暴力文化,對內催生出難以解決的槍支暴力問題,對外更是肆意發動戰爭,橫行霸道,嚴重威脅世界和平。
據美國“槍支暴力檔案”網站數據,截至本月14日,美國今年已有超過1.9萬人因槍支暴力喪生、包括750名未成年人,已發生267起造成至少4人死傷的槍擊事件。僅在剛過去的周末,美國就發生至少11起此類事件,共造成至少11人死亡、45人受傷。
槍擊事件頻發給美國民眾帶來巨大傷痛,給很多孩子造成心理陰影。在5月發生的震驚美國及國際社會的得克薩斯州尤瓦爾迪市羅布小學槍擊事件中,11歲的米婭·塞里略親眼看到一名教師被射中頭部,她把遇害同學的血抹在身上裝死才逃過一劫。在一段提供給美國國會的視頻證詞中,塞里略說,她“再也不會在學校感到安全”。
近來,美國各地不斷爆發反對槍支暴力的大規模示威活動,僅11日全美就有450多場集會。民眾要求政府和政客,切實解決槍支暴力問題,加強對兒童生命安全的保護。孩子正在上小學的斯薇塔·庫馬爾對新華社記者説:“沒聽說其他國家有這樣的困擾,這簡直太荒唐了。”
在輿論壓力下,白宮最近提出一系列加強槍支監管的倡議措施,國會眾議院通過所有控槍法案草案。在參議院,民主、共和兩黨部分議員日前就如何推進槍支安全立法達成框架協議,但協議中不包括禁售攻擊性武器、將合法購買這些武器的年齡從18歲調高至21歲、以及普遍加強購槍者背景審查等重要內容,並未觸及控槍問題的關鍵。
美國槍支問題長期難以解決,且愈加嚴重,一大原因是美國對暴力文化的推崇。
美國學者亨利·吉魯日前發表的文章《大規模槍擊與美國暴力文化》指出,在美國,槍支問題關聯著政治腐敗,是超級富豪和大財團掌控權力、與美國社會個人主義價值觀泛濫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鼓吹擁槍權的團體和軍工企業以巨額資金賄賂政客,並利用大財團控制的媒體不斷向公眾灌輸“個人自由等同於不受約束的擁槍權”的觀念。
美國的影視、動畫、遊戲等許多大眾文化娛樂産品都充斥暴力、血腥元素,各種殺戮、血腥、恐怖的畫面呈現在螢幕和其他文化產品上,潛移默化地影響受眾。《紐約客》網站文章說,世界上大部分暴力娛樂産品出自美國,“美國在現實中的屠殺和電影中的屠殺方面都走在世界前面”。
美國心理學家安娜·諾加萊斯指出,“我們生活在一個美化暴力的社會”,電視、社交媒體、遊戲中滿是暴力,兒童和青少年長期接觸這些內容,或對暴力變得麻木、甚至認同並模倣,把暴力當成解決問題的手段。
正因為這種暴力文化,在美國,買槍成了消費,練槍成了消遣,隨之而來的就是愈演愈烈的槍患。羅布小學事件的槍手行兇前一周去買了兩把攻擊性步槍,以慶祝自己年滿18歲,隨後就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慘劇。
美國的暴力基因在一場場對外戰爭中更是顯露無遺。“美國的歷史是充滿戰爭和擴張的歷史”,美國歷史學家保羅·阿特伍德在《戰爭與帝國:美國的生活方式》一書中這樣寫道。
美國從以暴力為基礎的殖民制度中誕生。1776年獨立後,美國展開“西進運動”,大規模地將印第安人從他們的土地上驅逐,還直接動用軍隊屠殺印第安人。美國的種族滅絕,導致印第安人口從1492年的500萬銳減到20世紀初的25萬。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指出,美國是“在種族滅絕中誕生的”。
美國一貫通過暴力和戰爭對外擴張,其奪取霸權的歷程伴隨著戰爭和殺戮。在建國以來240多年的歷史中,美國只有10多年沒有打仗。
近幾十年來,為了維護霸權,美國對外推行以軍事力量為基礎的干涉主義,發動或挑起一系列戰爭,給國際和平與穩定造成嚴重威脅和破壞,給許多國家和地區帶去了無盡災禍和苦難。據統計,從二戰結束到2001年,世界上153個地區發生248次武裝衝突,其中201次由美國發動、佔比超過八成。自2001年以來,美國非法發動戰爭和軍事行動造成超過80萬人死亡、數千萬人流離失所。
美國反戰組織“不戰而勝”負責人埃麗卡·費恩說,包括新冠疫情、氣候變化、經濟不平等在內的重大全球性威脅,從來就沒有軍事解決方案。美國政府削減公共產品投入,繼續無節制地為軍火商提供資源,最終只會損害本國和全世界的安全。

美軍事專家超悲觀預言:裴洛西訪台恐怕已決定台灣命運——封鎖、癱瘓、投降
2022-08-05 風傳媒 閻紀宇

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問台灣,引爆中國激烈反應。解放軍4日起在台灣周邊海域進行大規模軍事演習,當天下午更對台灣周邊海域發射「東風」系列彈道飛彈,徹底暴露其窮兵黷武的野蠻霸權本質。美國軍事專家派恩非常悲觀地預測,中國會以報復裴洛西為藉口先發制人,對台灣進行長期海空封鎖,美國愛莫能助,台灣將被迫與北京談判「統一」進程,接受已在香港破產幻滅的「一國兩制」。
派恩(David T. Pyne)在美國務實主義學派政論雜誌《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發表專文〈這意味著戰爭:裴洛西訪問是否已決定台灣的命運?〉(This Means War: Has Pelosi’s Visit Sealed Taiwan's Fate?)指出,中國對「和平統一台灣」的耐性已經耗竭,過去20年來大幅精進兩棲作戰能力;拜登(Joe Biden)上任迄今,解放軍戰機侵擾台灣防空識別區(ADIZ)超過1400架次;日前,中國宣稱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然後,裴洛西(Nancy Pelosi)的造訪台灣讓中國「撿到槍」。
派恩認為,有跡象顯示,中國將以報復裴洛西訪台為藉口,對台灣實施它謀畫多年的海上與空中封鎖行動,而且宜早不宜遲。五角大廈2021年版《中國軍力報告》指出,中國除了對台灣進行海空封鎖,還可能奪取台灣外島、以飛彈攻擊台灣重要軍事目標。美國如果試圖打破解放軍的封鎖,解放軍反擊美軍機艦,結果恐怕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
遂行封鎖之前,中國會先對台灣的關鍵基礎設施發動網路攻擊,癱瘓台灣的通訊系統,讓台灣與世隔絕。台灣的輸電網絡使用不少中國產製的設備,恐怕會被「開後門」。台灣軍方的指揮、管制、通訊(C3)系統與衛星定位系統(GPS)將遭破壞,無法協調防禦作戰。台灣的燃油運補系統將遭攻擊,軍民車船飛機停擺,糧食運補系統也是如此。還有自來水、緊急醫療、火警、執法系統也都是解放軍打擊破壞的目標。派恩估計,台灣可能短短幾周之內就會投降。
美國會怎麼做?派恩研判,拜登會下令第七艦隊(US Seventh Fleet)全員出動,部署到西太平洋,抗衡解放軍海軍與兩棲部隊。但是中國已經針對「為台灣與美國一戰」準備了幾十年,就戰區優勢而言,美國的傳統武力與核武恐怕都討不了便宜。如果美軍攻擊中國本土,解放軍很可能對美國本土發動核武第一擊(nuclear strike)。
派恩認為,如此一來,對美國的國家利益而言,「避免與中國爆發核武衝突」的重要性將超過「防衛台灣遭中國入侵」。在台灣這邊,一旦體認到美軍不會打破中國的海空封鎖、對台灣進行人道支援,那麼也就只能坐下來與北京談判「統一協議」,一個以鄧小平「一國兩制」為基礎的協議,美國甚至可能幫忙斡旋。美國只要其印太地區的軍事同盟體系得以維持,其實是能夠接受台灣真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

新南向已死?外交特考東南亞語種喊停
2022-08-21 中國時報 楊孟立

蔡政府推行「新南向政策」,因應政策需要,上任隔年即大肆宣傳要在外交特考增設東南亞語種組別,包括印尼文、越南文、馬來文、泰文。然而去年、今年的外交特考已經悄悄下架東南亞語種的名額,短期內也未有招納東南亞語種人才的相關規畫。
外交特考自2017年加開印尼文組與越南文組,隔年再加開馬來文組與泰文組。一直到2020年為止,4屆的外交特考總共錄取印尼文與越南文專才各4人,馬來文與泰文專才各1人。不過,這10名東南亞語種專長的外交官已經有3人請辭,陣亡率遠高於平均值。
外交特考去年起停開東南亞語種組,卻新增以全英文命題及作答的「英文組二」,考試科目除了「國文」及「綜合法政知識」兩科維持以中文出題及作答外,其他專業科目都將以英文出題及應答。當時曾遭質疑是為了海外國人的第二、三代「因人設事」,不過外交部澄清,是為了進用具高階英文能力的外交人才,進而提升整體涉外事務人員的語言能力。
一名資深外交官向本報表示,以台灣跟東南亞國家的密切關係,僅剩的7名東南亞語種專才絕對不夠。但是外交特考斷然關掉東南亞語種的大門,反而加開英文組名額,多少也反映出高層認清「新南向已死」、以及緊抱美國的心態。
對於外交特考不再招考東南亞語種組別,外交部表示,為推動新南向及因應我國駐東南亞地區館處工作需要,自2017年起至2020年於外交特考招考印尼文、越南文、馬來文及泰文等語組,另派遣同仁實地赴東南亞國家語訓,強化東南亞語文能力。
外交部指出,會持續透過外交及國際事務學院辦理特殊語文課程,鼓勵駐東南亞地區館處同仁於駐地學習語言等方式培養東南亞語系人才;也將配合人力規畫,提報外交特考各語組需用名額。惟據了解,外交學院所開設課程,實際時數並不足以應用東南亞業務所需,且人員派駐當地才開始學習東南亞語恐緩不濟急。

俄烏之戰讓台灣人民得到一個啟示:
當「戰場是在台灣」時,那怕是全球所有國家全部支持你、提供你武器,死的仍然是台灣人。

郭岱君:台海若開戰 必定玉石俱焚
2022-11-29 聯合報 程嘉文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郭岱君表示,一九三七年侵華的日本,自信滿滿程度,頗類似今年對烏克蘭出兵的俄國;日本最終被迫無條件投降,全國三百萬人因戰爭橫死。俄國侵烏的結局勝敗難料,但就政治面,無論民族尊嚴、國際形象及民生經濟,都已遭受重挫;對烏克蘭來說,半壁江山淪為戰場,同樣是難以磨滅的傷害。
郭岱君與香港科技大學榮休教授齊錫生對談「策略廟算與國際權衡:揭秘抗戰時期秘密和議的面紗」論壇,本周六下午登場,將剖析抗戰期間中日雙方的和談嘗試,以及相關努力全部失敗的原因。
郭岱君說,以今日兩岸局勢來看,外國擔心中國崛起,自然想利用台灣作為反制的槓桿;北京卻仍隨之起舞,一旦掉入國際圍堵陷阱,就會如今日俄羅斯局面。同樣道理,台灣也要避免成為圍堵中國的誘餌;倘若不能維持和平競合,一旦走上戰爭,必是玉石俱焚。
這項論壇由聯合報系主辦,李國鼎科技發展基金會、長風基金會、台灣玉山科技協會、和碩聯合科技、聯經出版公司協辦。十二月三日(本周六)下午兩點半到五點在集思台大會議中心B1國際會議廳舉行,當天也是郭岱君「重探抗戰史(三)」新書發表會。
郭岱君指出,中日戰爭及國共內戰,原本自認優勢的一方,最後都是輸家;勝利有時隱伏失敗,失敗有時會轉為勝利。創造民生樂利與國際和平,才是國家民族的真正勝利。
由郭岱君召集兩岸與日本、美國學者,依據蔣介石日記等新史料共同編寫的「重探抗戰史」,近日出版第三部「抗戰與中國之命運」,為系列畫下句號。

郭女士對抗戰議題的研究,精湛深刻,引人入勝。謂日於1937侵華有如俄之對烏,將中華民國因此比擬為烏克蘭,則語焉不詳。先不言鶴見俊輔早倡導日之侵華始於1931
年,所謂15年戰爭之說法被諸多日本學者採用,單就烏東受俄數世紀影響,許多人有能力說俄語,其親俄自不待言,1991年之後多次選舉所支持之候選人或意向與烏西等地不同,以上,中華民國何曾有類似傾向?即便將克里米亞半島之2014年公投入俄與1932年藉軍事衝突而成立的滿洲國相比較,不類同處亦多,僅舉一例而言,日本藉以掠取資源,俄則顧慮黑海艦隊之駐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