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隊伍重返三鶯部落 籲延續社運反壓迫傳統

2021/12/10
王顥中

經歷了一個月的秋鬥行腳,按時程計劃抵達北台灣,今天(12/10)下午隊伍行至位於新北市三峽的三鶯部落。秋鬥總指揮林子文感性表示,秋鬥在 2009 年「再起」的契機,就是三鶯部落的抗爭,今天彷彿回到當年起點,再度與部落結盟,希望延續反抗壓迫、對抗強權的社運傳統。

三鶯部落頭目在迎接秋鬥的晚會上帶領禱告。(攝影:王顥中)

位於新北市三峽區的三鶯部落,居民多為從花蓮、台東等原鄉北上工作的阿美族。缺乏物質條件的原住民,在都市現代化發展過程中,負擔起最粗重高風險的工作,從煤礦工到營造業板模工,並駐紮在與自己原鄉環境相似的大漢溪旁,從八〇年代開始就逐漸形成了多個河岸部落。其中三鶯部落在人數最多的時候曾高達 140 戶。然而,由於部落位於大漢溪行水區內,從 1994 年起便面臨政府的數次強拆,居民又組織自救會集結重建部落,抗爭時長橫跨了從台北縣府改制到新北市府,包含蘇貞昌、周錫瑋、朱立倫等多位地方首長任期,直到 2011 年,終於與新北市府達成「異地重建」共識,並於 2019 年才正式啟用新居。

在三鶯部落抗爭全盛時期,都市原住民的處境開始受到各界矚目,導演侯孝賢更曾在台北賓館「落髮」力挺聲援。在包含秋鬥在內的各大抗爭場合中,部落居民紫色的反迫遷旗幟與紫衣隊伍,儼然成為一股堅實的社運力量,也是近年來「反迫遷」與「土地正義」運動的濫觴。

林子文表示,2009 年秋鬥再起的契機,正是因為在某次聲援三鶯部落的抗爭行動後,當時他與黃德北、何東洪、陳信行、陳政亮等人討論,覺得社會氣氛實在「很悶」,受壓迫者沒有表達的管道、彷彿被剝奪了聲音,所以決定要重辦秋鬥至今,「三鶯部落可以說就是秋鬥再起的原點。」林子文感性表示,今天秋鬥行腳隊伍回到三鶯部落,彷彿就是回到起點,與最初的夥伴再度結盟。

晚間,三鶯部落居民齊聚在社區活動中心歡迎秋鬥隊伍,三鶯部落協會秘書長阿里表示,三鶯部落能夠有今日的抗爭成果,也是靠過去多年來社運圈的相挺,雖然三鶯的問題暫時解決了,但社會上仍不時發生迫遷、仍有壓迫,但此刻的社會氛圍與公共輿論,似乎更少人關注這些問題了。承諾未來三鶯部落可成為秋鬥與社運抗爭的據點,為更多受壓迫者發聲。

秋鬥發言人李建誠表示,今年秋鬥的立場,就是要呼籲民眾在「反萊豬」、「護藻礁」兩項公投案中投下同意票,至於其他的公投案,則交由選民自己決定。李建誠批評,民進黨以「台灣隊」為號招,綁架台灣人必須認同其政治路線,但今天不管公投投出的結果為何,都是台灣人共同做出的決定,強調「人人都是台灣隊,不是支持民進黨的才叫台灣隊。」

秋鬥總指揮林子文(左)表示,秋鬥行腳隊伍回到三鶯部落,彷彿就是回到起點,與最初的夥伴再度結盟。(攝影:王顥中)

三鶯部落協會秘書長阿里表示,未來三鶯部落可成為秋鬥與社運抗爭的據點,為更多受壓迫者發聲。(攝影:王顥中)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 

回應

回挺英好友的一封信
2019-10-21 民報 陳銘堯

尊敬的XX兄:您的想法和一些挺英朋友的說法差不多。這些朋友包括吾兄,都是我特別尊敬,而且在台灣價值上一向理念一致的好朋友。但是很遺憾的,這次因為蔡英文這個人,讓我們的意見相左。平常意見不一樣,是常有的事。而且往往在討論之後,很容易取得共識。但是不知為什麼獨獨這一次,在幾個事理至為明確、邏輯非常簡單可以判斷的常識問題,卻糾纏不清,無法溝通。
其實,如果吾兄看過我一些相關文章,如〈你吃芒果乾嗎?〉、〈如何含笑票投蔡英文〉、〈台灣人選總統應有的國際視野〉、〈蠻橫粗暴〉、〈枷鎖重重的台灣人〉、〈作為台灣人的痛苦〉等等,對台灣價值理念等大義的主張,除非您有反對的意見,否則我們的討論,就可以集中在吾兄所提到的幾個以務實為由的論點上。首先,您說的務實,是說沒有一個政治人物可以完全符合理想的。就算我勉強同意您在邏輯上以偏概全的命題,以利討論的進行。蔡英文並不是一點點不理想而已。對她種種劣跡的批評,已經到了罄竹難書的地步。您希望我在選舉前不要再批評蔡英文,等選後再來監督她,並說四年後可以讓更好的人上台。這是蔡英文的宣傳花招,企圖用這種似是而非的說詞,來替她作避重就輕的辯解。我也聽到一些朋友相同的辯解,顯然是從中央廚房傳播出來的。
再說,批評蔡英文的人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而如果我的批評沒道理,蔡英文就會得到更多的支持,不是嗎?批評她、質疑她的,有很多都是比我高明很多、望重士林的學者,和很有份量的名家。他們在評論界已經有4、50年以上的資歷,而且人格信用卓著,不會作輕率的批評。如果不是錯得太離譜,相信他們是沒有必要嚴厲批評蔡英文的。得罪當道,有甚麼好處?道理是天下人的道理。政治前輩如四大老者,難道他們會那麼幼稚、或跟蔡英文有仇?狂熱一點的英粉,甚至不承認蔡英文的種種劣跡,還說批評她的都是抹黑造謠,這就沒甚麼好說的了。所有綠媒都被蔡英文用粗暴的手段閹割收編了,有不同意見的聲音都被打壓了,還怕少數幾個自生自滅、靠網路自媒體發出微弱的批評。這和國民黨專制時代有甚麼不同?蔡英文所作所為,早已背離我們的理念太多了。這一次如果讓她利用撲天蓋地的宣傳,鼓動非理性的英粉狂囂造勢,讓她當選,只會讓她更加一意孤行、更加傾中。勝選就會讓她更有背叛我們的理由和膽量。已經有很多事證證明,她要走中華民國的路,去和中國牽扯不清。
根據朱孟庠在自由時報的文章提到,蔡英文已經成功將「中華民國」植入民進黨,這已經違背民進黨台獨黨綱了。蔡英文在偽國慶日且大聲說出「中華民國台灣」,自我矮化的國慶演講。前不久,還想藉著重新換發中華民國身分證,來坐實本土政權接受中華民國身分證。國民黨流亡政權用暗渡陳倉的手段發「中華民國」身份證給台灣人,就曾遭二戰盟軍英國反對。為什麼現在她要做這個多此一舉的動作,而且排除大多數人票選的「台灣」身份證?就不提她的國民黨惡勢力背景,光她的初選作弊和學位論文作弊的疑慮,這些都已經足以讓我們對她的誠信產生質疑。如果不講是非,黑白不分,那我就不知道要怎麼評斷一個總統候選人了。
只為了怕「國民黨當選,這四年就會亡國」這樣簡單的想法,而喪失台灣人更為永恆的價值和品德,是明智的嗎?如果沒有這個堅持,民進黨和國民黨有甚麼差別嗎?黨外運動和民進黨憑甚麼得到人民的支持?以前為甚麼我們不吃國民黨的芒果乾,現在就非得吃民進黨的芒果乾不可?我文章也分析過,這個芒果乾只是選舉的特效藥類固醇。就算國民黨當選,台灣也不可能亡國的。韓國瑜的外省人身分更沒有資格代表台灣人去出賣台灣給中國,反而蔡英文才更有正當性和代表性。我們的差別,最主要在相不相信蔡英文落選就會亡國。我不相信她落選就會亡國的原因,請看〈你吃芒果乾嗎?〉和〈台灣人選總統應有的國際視野〉,有詳細的論述。她的論文學位作弊的問題,現在童文薰、楊憲宏和歐崇敬都加以披露。她是國民黨黨國惡勢力用不正當手段培植出來的人。
不知吾兄願不願先放下亡國感的焦慮,冷靜去聽一聽人家所說的有沒有道理、是不是事實?起碼追求一下真相,再來討論。免得所選非人,追悔莫及。我在拙文〈神聖的一票〉說過,我只有一票,但是我要投的是有光榮感的神聖的一票。我這一票絕對不會投給她。但如果她能當選,那我也只有祝福她。如果她成為台灣歷史罪人,或淪為台奸罵名,那也是她的事。如果因此台灣有甚麼不幸的命運,那我也和你們共同承擔。我不相信小英有真正的台灣心,更遑論有台獨信念。我寧願堅持台灣人良善誠實的道德、和台獨價值,也不願讓她綁架、含淚投票。我們台灣人流的淚已經夠多了。因為尊敬吾兄,不敢對兄虛與委蛇。悃悃此誠,望吾兄體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