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邊境鎖國無止境?外籍配偶、跨國伴侶、外籍工作者盼以高檢疫標準入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1/08/24
資料來源: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維持「邊境嚴管」措施,僅開放緊急人道及專案事由入境,形成外國配偶、外籍伴侶、外籍工作者、華語生等來台受阻情形。根據「你不知道邊境政策有多可笑」粉絲專頁於8月21日起做的問卷調查,截至8月23日下午七時,已收到超過217則回應,整理目前現有回應如下:

一、            邊境政策把誰檔在外?誰有資格入境?病毒感染會看有沒有居留證?

收到的狀況多為「外籍伴侶(143/65.9%)/ #外籍配偶(40/18.4%)」,「外籍工作者(19/8.8%)」次之,而儘管上週「境外生(學位生/獎學金生)」已專案允許入境,仍不乏有「一般華語生(11/5%)」、「沒有足夠經費支付隔離旅館費用的境外生」,也在表單中表達困境。在疫情之前這些人大多透過「免簽」、「觀光簽證」來臺,甚至部分人至今尚未有機會入境來臺。

目前的邊境政策僅允許「有居留證」者入境,然而具資格申請居留證者,如外籍配偶、外籍工作者等,卻因簽證暫停發放,而無法入境親至移民署申請,形成弔詭的行政程序混亂。

而外籍伴侶入境的議題也未曾被政府正視討論。在歐洲開放邊境之前,也曾推動「伴侶簽證」讓未婚伴侶有機會探視見面。去年七月起,丹麥、挪威、捷克、冰島、荷蘭、德國、西班牙等國,皆實施伴侶簽證制度,透過提供交往證明(含通訊記錄、合照、往返機票等),讓外籍伴侶能夠入境探訪他們的伴侶。去年10月臺灣「loveisNottourism_tw」社群也曾發起「愛不是觀光」爭取跨國情侶入境重聚,並有近3000人參與連署,遺憾縱有媒體新聞討論,卻未有結果。

此外,8月20日教育部申請專案通過境外生入境,卻僅考慮境外學位生、獎學金生,同樣學習語言的一般華語生始終不被納入討論,讓欲前往臺灣學習的華語生,只能放棄入境臺灣或轉往中國學習,仍在抱有希望等候入境者,也都不知道能等到何時。

二、            不只隔離16天和PCR檢測,超過八成願意入境前接種完疫苗!

問卷中高達84.3%的人「願意在入境前即接種疫苗」,而其中46.5%的人勾選「願意接種疫苗、在防疫旅館隔離16天並接受PCR檢測」的檢疫條件,是依臺灣目前的檢疫措施中再加上「已接種疫苗」之條件,甚至有人表達:「已接種疫苗,願意接受檢測,居家或防疫旅館隔離『一個月』,如有任何違規,三年內不得入境台灣。」顯示在安全的前提下入境臺灣的強烈決心,只希望能取得入境的機會。

縱然尚未/無接種疫苗者(12.4%),也都願意接受隔離~16天並接受PCR檢測(此即目前臺灣的隔離防疫措施)。選擇少於16天隔離天數或居家檢疫者,原因大多是受限於工作及高昂的隔離費用。

去年針對不同風險國家有不同的檢疫制度,是否能夠針對染疫風險(出境國別)、有無接種疫苗、隔離天數、檢測次數等,制訂相對應的檢疫措施?疫情延燒至今已超過一年,對病毒我們擁有更多的認識和了解,但對於邊境管制政策卻沒什麼太大的改變,甚至更為僵化。我們完全理解為了安全考量限制入境數量,但在安全的前提下,能否共同討論出在滿足檢疫條件及入境需求二條件的方案?

三、            專案標準不統一,實際申請卻求助無門!

自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宣布降級以來,針對邊境政策僅以「嚴格控管」的籠統說法回應,其他緊急、人道者,皆以「專案申請」一句帶過。據8月23日自由時報新聞指出:「陳宗彥指出,截至目前為止,只要是有基於人道考量提案入境的個案,相關單位都會視實務需要協調處理,很多都是在媒體報導前就給予協助,並不是在民眾訴諸媒體、民意機關人士後才解決,也沒有歐美日與東南亞外配存在差異的情形,強調『不是因為輿論而做,這些本來就都是應該做的事情,做完也沒有什麼好講,就沒有特別再說』。」然而,經問卷調查顯示,多數外籍配偶實際申請人道需求專案,皆被阻擋在外,求助無門。既然只要有人道考量需求,相關單位皆願意協調處理,為什麼不能將專案申請的標準統一說明?為何各駐外館處的說法回應不一?

願意遵守規定,只希望給予一個入境機會!

如果願意配合最嚴格的檢疫措施,何以不讓有強烈需求的人入境,繼續職涯和求學規劃、和家人愛人見上一面?如果政府願意同理探視重病家屬、奔喪、陪產的人道需求,何以外籍配偶/伴侶被迫永隔,苦苦等候?

如果政府願意讓高科技人才、大學教授入境臺灣工作,甚至考量到外籍人才的眷屬來臺,何以其他獲得合法工作證的外籍工作者被阻擋在外、本國人的眷屬卻不得入境?如果政府願意讓境外學位生、獎學金生來臺繼續求學規劃,為何同樣學習語言的華語生卻被阻隔在外,受教權何以被分差等?

疫情肆虐以來,病毒持續變異,全人類至今仍看不到盡頭,籠統的邊境政策,不只阻撓國人和外籍配偶/伴侶再相聚,也損害國際工作者、境外生對臺灣的形象。

許多人的狀況並非一般大眾所想:「難道不能繼續等嗎?」有人表示,在臺灣五月封鎖邊境前,他們已在臺灣找好新工作、辭去原來工作、退掉現有公寓,即將前往臺灣開啟新生活時,卻被臨時喊卡;有人僑外資將資金投入臺灣新建公司,縱有勞動部發放的工作證,也無法申請工作簽證入境臺灣,資金卡在臺灣進退兩難;也有人從2020年3月時就開始等候,等著和自己論及婚嫁的伴侶再次聚首,共組家庭,但始終看不到等待的終點。我們試問,若不學習與病毒共存,邊境鎖國能鎖到什麼時候?我們能夠等到什麼時候?

若非有強烈的入境需求,沒有人願意在知道這些困難的狀況下,仍舊花費大把時間和金錢鋌而走險。我們希望邊境政策可以有更多空間予以討論:

1.「在安全的前提下有限度開放」:目前允許有居留證者入境,以條件限制入境人數,然而病毒不會看你有沒有居留證,相較於全面限縮入境標準,我們建議以「疫苗 / 隔離 / 檢測」的防疫方式有限度開放入境。

2.「擬定專案開放標準」:儘管公告指出如緊急或人道需求,可依專案申請入境。申請專案的標準為何?人道的標準認定為何?申請方式撲朔迷離。我們建議指揮中心擬定邊境入境開放的標準及期程,並且說明專案申請的流程及窗口。

最後,謹代表現正被邊境政策堵在國門之外的人發聲:「我們願意遵守規定,接種疫苗、隔離、PCR檢測都可以,只希望給予一個入境的機會!」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