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求學心切!境外生自製逾百登機證
盼教育部簡化流程、協助儘速入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1/08/20
資料來源: 

境外生權益小組於8月20日上午10點半在教育部門前展示無法入境的境外生製作的「登機證」,並指出目前境外生入境時遭遇的困境。登機證由境外生權益小組線上徵集所得,總共約200張,表達了境外生同學對於入境求學的期待與自己所面臨的困境。境外生權益小組呼籲教育部、指揮中心等單位協助「改善境外生入境流程、簡化手續」,以便讓境外生儘快入境、進入課堂。

8月12日教育部表示已將境外生入境的專案規畫提報指揮中心核定。原則上教育部將以1萬3000名學位生、華語受獎生為優先入境對象,並將請大學開始準備,以迎接境外生入境。但根據去年6至8月、或今年2月境外生入境程序的經驗,即便是教育部即日開放境外生入境專案申請,經過漫長且複雜的申請、提報、核備等流程,境外生返回校園時恐怕也會錯過學期的前數週。而教育部提報境外生入境計畫後已經過去了超過一週的時間,指揮中心何時能批准境外生入境專案,目前也是問號。

在此現狀下,境外生權益小組希望教育部與指揮中心透過「登機證展示活動」:

1. 更明確知道境外生的處境,並藉此簡化境外生入境流程,減少境外生入境的阻礙。

2. 儘快許可境外生入境專案。

3. 檢討境外生入境以「專案」進行的方式,制定全體境外生入境的「常態化制度」。

一、入境:手續複雜,程序冗長、易出錯

在教育部專案入境程序下,境外生來台宛如過五關斬六將。根據近兩年經驗,境外生在抵達台灣之前要完成至少四道程序:①學校獲得教育部核可的境外生新生名單、②前往台灣駐外館處辦理簽證(或向移民署申領入台證)、③購買機票與預訂檢疫房間、④向教育部申請入境批文並得到核可,相當耗時。並且,此過程中牽扯境外生本人、學校、駐外館處(或移民署)以及教育部等多方的作業,一旦有一方出錯、耽擱,或由於漫長作業時間而卡關,即可造成境外生無法按時入境的窘境。相較於非疫情期間只要取得簽證即可來台,複雜的程序提高了境外生入境的不確定性與風險,同時也拉長了入境時間。這不僅讓境外生覺得痛苦,也讓學校及政府單位耗費了大量行政成本。

在小組過去所協助的境外生個案中,大部分境外生為了完成冗長的入境手續,都只能在教育部宣布開放後的一個月才能入境。而如果是來自非洲、西亞等缺乏台灣駐外館處的境外生,則有許多人都因為簽證辦理困難、難以獲得教育部批文而推遲一學期甚至一年入學。我們也曾了解到,有些同學來自馬來西亞、香港等簽證較容易辦理的國家,但遇到學校行政人員的失誤或教育部的時程延誤,也只能默默承擔延後入學的苦果。

境外生權益小組重申,目前境外生入境的複雜程序是可以合理簡化的。我們看到,目前的程序中許多步驟是基於教育部的管控以及責任需要,而非基於科學防疫的判斷。例如教育部在過程中的兩次審核,就顯得冗余。第一,教育部核可新生名單是多餘程序。學生獲得大學錄取通知書就已獲得來台申請簽證的基本資格,補齊其他文件即可向使館遞交申請,為何還需要教育部核可新生名單?教育部在此階段進行過何種審查呢?到底此手續的存在目的為何?這些問題教育部並未做出說明。第二,入境批文是多餘程序。錄取學生的是各大學,負責聯絡學生安排入境時間並協助預訂檢疫房間的也是學校。此步驟本已由各大學負責,卻因為多了教育部的管制而平白增加行政難度。

因此我們想指出,入境流程的問題是造成許多境外生無法及時進入校園的重要原因。針對目前複雜、冗長、易出錯而勞心勞力的行政流程,我們希望:教育部應將盡可能簡化境外生入境流程,相關責任回歸學生與學校,不要再讓一切過程都向教育部申請核可。

二、自主健康管理:多加限制、過於嚴格

教育部於今年2月8日發布之《因應疫情境外生來台機制流程圖》中,首次提出「7天自主健康管理期間不宜進入校園」。然而,根據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長期以來的防疫規範,自主健康管理期間須維持手部清潔、監測體溫,若無症狀可正常生活、儘量避免出入公共場所、外出時全程佩戴口罩、延後非急迫之醫療。不難看出,教育部在指揮中心針對其他身分別人群的自主健康管理政策上,層層加碼。

依照2月入境專案的流程,境外生從入境前採檢到入住防疫旅館(含檢疫時間共16天),已經要付出四到五萬元。若自主健康管理期間餘下的五天,仍被迫入住防疫旅館或付費校外宿舍,便要付出額外的5000-15000元。這筆額外的費用給境外生造成了更大的負擔。

另外,若在自主健康管理期間不宜進入校園,境外生也就無法入校上課,部分學校並無提供完善的線上授課支援,課程與無法遠程作業的實驗與實習在此期間無法保障。總之,境外生要因為教育部的額外規定,付出更多額外費用,以及學業的損失。

我們認為,教育部不應對境外生做出超出指揮中心關於自主健康管理規範的要求,不應在自身專業範圍之外,做出檢疫方式上的額外要求。依照目前指揮中心對入境人士的要求,境外生在入境前須提供72小時內SARS-CoV-2核酸檢測陰性報告,入境時留取深喉唾液以進行PCR檢測,在居家檢疫第10-12天進行快篩檢測,以及12-14天進行鼻咽拭子PCR檢測。以檢驗醫學評估診斷實驗的方法不難得知,在四種檢驗接連使用的條件下,診斷的假陽性率可以大大降低。意即完成居家檢疫,經過四輪檢驗的境外生已經有科學證據證明其幾乎不存在感染風險。

因而我們呼籲教育部:境外生在完成指揮中心規範的居家檢疫流程後,應被准許入住學校宿舍。並且在考量防疫措施、課堂人數的情況下,各大學應開放境外生進入課堂上課。

三、安心就學:缺乏規範、監督與資源協助

面對由於邊境管控政策而無法入境的境外生,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對於開學前無法返台的境外生,各校將比照去年的作法,啟動「安心就學」方案,提供線上學習、保障學籍等措施。但境外生權益小組在今年初即已指出,安心就學方案只是對學校的「建議」,而不是真正的「方案」。方案中大部分內容都是彈性修業的辦法,例如延後註冊、放寬修課門檻等。對於學校是否開設遠距授課,「安心就學」方案只提到一句:「學校於確保學生學習品質之前提下,請以彈性措施,如同步或非同步之遠距教學協助學生修讀課程。」,也就是說,方案中並未提到教育部對遠距教學的規範、強制和監督,更沒有提到對學校或教師的資源協助。甚至曾有境外生在今年2月表示,他所在的系所並不開設線上授課,因而被學校要求必須延後一學期入學。雖然教育部曾對此回應稱,將調減不提供遠距教學學校的境外生招生名額、對安心就學措施品質進行實地訪視,但這些措施是否真的有效仍是未知數。我們也相當好奇教育部的訪視調查結果。

面對之前遠距教學發生的種種問題,我們希望教育部在減招名額、實地訪視之外,還可以制定完整、具強制力的遠距教學保障方案,原則上非實習實作類課程皆應提供未入境境外生遠距教學。並提供遠距教學的教學助理及設備經費補助,協助各校保障遠距教學品質。

四、境外生入境的平等化、制度化、常態化

指揮中心在今年1月1日與5月19日的兩次邊境管控收緊政策中,都提到了暫緩境外生入境的措施。不過,由於居留證持有者在收緊政策後仍能入境,這也就造成了只有部分境外生被拒絕入境的現狀,也就是說,僅管全體境外生共同在校園裡學習、生活,但有些人可以入境,有些人則不能;而能否入境則只憑該學生是否持有居留證。而不具居留證的境外生,則只能等待教育部的「入境專案」。

而在台灣就讀的境外生中,並不持有居留證的包括①全體陸生、②全體新生,以及③就讀時長少於三期的華語學生。因此我們看到,只有這三類學生因邊境管控政策而無法入境。但他們與持有居留證的學生一樣,在校園中共同學習與生活,在社會中同樣流動與接觸,而這些都不會因國籍和身分證件不同而有所差異。如同COVID疫苗接種、校內外兼職等議題一樣,行政系統對非公民的忽略是結構性的,使得非公民往往被政策刻意排除,或是不在行政的視野之內。陸生因兩岸關係,被規定只具「停留」身分,而不能像其他境外生那樣具「居留」身分,因此不能申領居留證,成為被政策可以排除者。而新生與就讀時長少於三期的華語學生,則因為入境與居留制度(具體來說,是居留證的申辦流程),而同樣因非公民的邊緣性,留在行政系統的視野之外。我們認為,教育部與指揮中心區分「有居留證的境外生」和「不具居留證的境外生」,並且給予不同入境政策是徒勞的、不具科學依據的,以及對境外生群體造成傷害的。

另外,目前送審指揮中心的專案中不包含非獎學金華語學生的入境規劃。許多非獎學金華語學生也經歷了長期的等待。如同「是否具有居留證」的區分,教育部與指揮中心以有無獎學金作為區分,作為華語學生能有入境的依據,卻是同樣徒勞而不具科學依據的。我們在此指出,教育部與指揮中心應儘快做出非獎學金華語學生的入境規劃,不應以有無獎學金作為區分,以平等地保障全體境外生之受教權。

最後我們想指出,「專案入境」的方式不可取,境外生入境的「常態制度」才是出路。「專案」實為一種特定時期的臨時性政策,可以隨時變動、甚至取消,具有相當大的不確定性。但境外生的就學需求卻是持續的、既存的。我們可以看到,「專案」的特性與境外生就學的需求並不相符,而「專案」的不確定性也造成了境外生無法入境、受教權受損的困境。因此,以「專案」解決境外生無法入境的困境如同提油籃救火——既是勞而無功、也是火上澆油。相比之下,教育部應討論並制定境外生入境的「常態化制度」,讓境外生得以持續、穩定、可預期的方式順利入境,完成學業。況且,由於持有居留證的部分境外生並不受入境專案所限,因而境外生的「入境專案」實為對不具居留證的境外生施以入境限制。而目前的專案手續複雜,程序冗長、易出錯,因此我們看到,正是不平等的入境政策與「專案入境」的方式,是導致不具居留證的部分境外生無法按時入境、返回課堂的根本原因。

因此我們呼籲教育部:應該給予全體境外生以平等的入境政策,而不是以「是否持有居留證」作為劃分。並且,教育部應檢討境外生入境以「專案」進行的方式,討論並制定境外生入境的「常態化制度」,切實保障全體境外生的受教權。

最後,我們再次重申三點訴求,望教育部與疫情指揮中心:

1. 更明確知道境外生的處境,並藉此簡化境外生入境流程,減少境外生入境的阻礙。

2. 儘快許可境外生入境專案。

3. 檢討境外生入境以「專案」進行的方式,制定全體境外生入境的「常態化制度」。

【發言名單】

主持 阿草

境外生權益小組代表 楊桃

代唸華語學生心聲 安安、徐同學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