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綁架26年:中國立即釋放班禪喇嘛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1/05/17

因應台灣疫情升級,在台西藏/圖博團體及人權團體,在11世班禪喇嘛被中國失蹤的26週年,將原訂於中共在台灣的官方機構-中國銀行台北分行前舉行的晚會及夜行活動,改為線上記者會方式舉行,嚴謹遵守台灣防疫規定。

2021年 5月17日是11世班禪喇嘛被中國綁架的第26年,由西藏台灣人權連線、在台藏人福利協會、西藏青年會台灣分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自由圖博學聯、永社、華人民主書院及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共同舉辦記者會,呼籲中共釋放班禪喇嘛,並希望全世界持續關注。

線上記者會由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Tashi Tsering)及藏台連線理事林欣怡主持。記者會一開始由札西慈仁代表獻唱西藏國歌,隨後他表示,隨著台灣疫情的升溫,今天的活動也做了多次的修正。我們希望遵守台灣防疫規定,但同時也要持續對中共政權發聲。第11世班禪喇嘛已經被中國綁架26年了,中共想要用另外一個班禪喇嘛來替代被達賴喇嘛認證的班禪喇嘛,那是不可能的事情。26年過去了,境內外的藏人沒有忘記尋找他,即便在最困難的狀況下,我們也不可能忘記今天,所以採用線上記者會的方式表達我們的訴求。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Bawa Kelsang Gyaltsen)表示,尊者達賴喇嘛認定的班禪喇嘛轉世靈童是唯一合法持有這一稱號的宗教領袖,現在他已經32歲了,根據國際和中國政府的相關規定,他早就不需要「中國政府的保護性監護權」,他和他家人的基本生活權需要得到實現和尊重。中國人和西藏人,廣大的藏傳佛教信徒,國際人士有權知道他的現況。如果中國政府還堅持僵硬的舊觀念,一再以所謂「無權干涉其內政」等強硬措詞進行推託而對外界的關切不做出認真正式的回應,那麼,尋找和拯救小班禪靈童的國際活動就不會停止。藏人行政中央今年又提出呼籲,呼籲全球支持藏人的政要及團體,在五月十七日當天自己的推特帳號上貼出第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曲吉尼瑪的頭像,並關切他的現況,敦促中國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他。(發言完整全文請見這裡: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uHvIJwh2e6InTijEL2DkV-BdbTsSQaoSEMAL...)

在台藏人福利協會會長丹增南達(Tenzin Namdak)發言表示從1960年以來,上一世班禪喇嘛做為境內藏人的最高領袖,他為了保存並發展西藏宗教、文化、語言與文學,歷經許多殘酷與艱辛的遭遇。班禪喇嘛是西藏佛教與文化最重要的守護者。今天,我們在這裡回顧他的仁慈,並對他的種種貢獻表達深刻的感激。關於班禪喇嘛的下落,由於理解到共產中國與其領導者的惡霸性格,我們完全無法信任他們的宣傳。我們希望在中共極權體制之下,可以看到希望與改變的可能——當這一天來臨,中國人民受到禁錮的心靈才會解開,他們也才能找回人性。(發言完整全文請見這裡: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wvFTucSjwLsKoxPBLAIDMwFG1Wb8pqcWQiN1...

西藏青年會台灣分會會長貢卻拉巴(Kunchok Lhakpa)無法到現場,但他以新聞稿表示:班禪喇嘛是世界上年紀最小的政治犯,而我們至今仍不知道他身處何處。在年僅六歲時,他與他的家人就遭到中國政府綁架而下落不明。如果他還在世,今年已經32歲了。他是西藏地位第二高的喇嘛。 我代表西藏青年會台灣分會,在此要呼籲中國政府立即、並不帶任何條件釋放班禪喇嘛與他的家人。我也要感謝台灣的人民、非政府組織與媒體朋友,一直以來不間斷對藏人與西藏議題的支持。西藏自由!釋放班禪喇嘛!(英文發言稿請見這裏: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QBwckUer9rG42r2uVSnWb1nU6-9VGviC/view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施逸翔表示,根據根據聯合國被強迫或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WGEID在2020年12月8日提交給人權理事會的報告,工作組在2020年6月2日與其他的特別程序機制有聯合對中國政府遞交一封指控函,要求中國政府說明「班禪喇嘛依然被強配失蹤,對藏傳活佛轉世的規定違背藏傳佛教少數群體的宗教傳統和習俗。」大約一個多月後,中國政府在7月13日雖有回覆,但仍然無法明確證實班禪喇嘛的命運與下落。雖然全球疫情緊張,但各項未解決的人權侵害事件同樣重要,我們呼籲台灣與全球的公民社會,仍應在26年前班禪喇嘛被中國強迫失蹤的這一天以及往後,強力地關注這個重要的人權事件,並嚴正地呼籲中國政府應立即釋放更登確吉尼瑪班禪喇嘛,以及立即向聯合國相關人權機制報告完整的資訊。(發言完整全文請見這裡: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orsqyVyIZe6Q4Bnv51PugQqs-axs0RV86R08...

台灣自由圖博學聯常務理事李芃萱發言表示,中國對班禪喇嘛的綁架與控制,不僅是對於兒童權利的侵害,就算他有順利長大成人,他做為一個藏人,能否實踐自己的文化、語言、宗教、生活方式,都不得而知。而且不信宗教的中國政府,卻要插手轉世制度,要脅仁波切來對人民進行控制,這是藏人與支持者所不能接受的。我們也要呼籲大家繼續關注,中國政府可能透過這樣的實踐,進一步要控制未來其他高僧,甚至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都要控制,也會對藏人的存續造成非常重大的影響。(發言完整全文請見這裏: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1tfJvmZS6P0971XDqbNyPbFlqe6rlIZVVVTi...

永社副秘書長洪崇晏表示,從狹義的、個人層次的人權侵害,到群體、族群層次的限制與操控,甚至撼動各個民主國家的主權與民主制度,中共政權的危害已經遍及全球,擴及各個層面。我們必須團結起來抵抗,我們也要呼籲全世界的人,正視中共威權擴張產生的種種問題,否則你我都可能是下一個被中國失蹤的異議人士、下一個被中國認罪的李明哲、下一個被中國綁架的班禪喇嘛。(發言完整全文請見這裏: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ivzryKx6j6_IIneswAkUuEt2j0juewUmqgfU...

最後,我們也呼籲所有關心班禪喇嘛的朋友們,在被中國政府綁架與被強迫失蹤的這一天,可以在所有social media上分享轉發班禪喇嘛的照片。

臉書討論

回應

達賴喇嘛與中情局 報導之二 德國、奧地利媒體報導摘錄
2012-09-01 正覺教育基金會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

2012年6月,德國第一電視台(ARD)與《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陸續引發歐洲媒體揭露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與美國中情局的關係,各大媒體以頭條報導達賴喇嘛收受金援、游擊武裝叛亂的歷史真相,質疑他外現和平、內懷暴力。歐洲媒體的批判潮綿延不斷,延燒了一星期之久。摘錄德語區各大媒體報導如下:

2012年6月8日《德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Deutschland)網路版:

終身污點─達賴喇嘛親近美國中情局((Flecken auf den Lebenslauf: Der Dalai Lama und die Nähe zur CIA))

「達賴喇嘛是智慧與溫和的化身,然而他所知道的美國中情局支持西藏武力抗爭的內情,遠遠超過他所對外承認的。他本人甚至也接受中情局的金援。

幾十年來,達賴喇嘛─藏人的精神領袖─精心照料他在世人面前的道德形象;但這個和平形象如今有著崩毀的危險。因為美國一部新紀錄片『中情局在西藏』(CIA in Tibet)顯示:這位位高望重的藏人顯然對於中情局支持西藏武力抗爭的內情,所知遠比所對外承認的還要多。

這部紀錄片的製作人麗莎•凱西(Lisa Cathey)訪問了一名中情局退休幹員,他說明了1964年與達賴喇嘛會面的情形。這部紀錄片一共訪談了30名中情局人員,將在幾個月之後問世;但已有部分內容刊登在Kefiblog.com。根據《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以及電視『全景』節目(Panaroma)的報導,美國政府的檔案資料在在證實了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與中情局的關係,比他所對外承認的還更親密。

中國政府對於此次達賴喇嘛與中情局關係所掀起的批判熱潮,理應甚感適意。全球對這位位高望重藏人的崇拜熱情,早令北京感到如坐針氈。

各路新聞記者投入幾年前解密的美國政府檔案,那些資料還沒有任何媒體使用過。1951–1965年達賴喇嘛與美國政府合議執行西藏計畫;一開始是由達賴喇嘛的代表透過美國駐印度大使館、美國加爾各達領事館投石問路,達賴喇嘛的一個兄弟也直接走訪過美國政府,而這些接洽都明確提出軍事援助的要求。根據《南德日報》報導,達賴喇嘛最晚在1958年時,就已經獲知中情局訓練藏人游擊隊的軍事計畫。這是這位宗教領導者在十年前接受訪問時,向女記者說的。

這些都不是新題材。而眾所周知的還有:尼克森政府與中國建交之後,中情局就在70年代初期中止了對藏人的軍事援助。另外,1990年代已有不少書籍、影片披露達賴喇嘛與中情局的合作關係。達賴喇嘛1991年出版的自傳述及他的幾個兄弟與中情局接觸的事,他說:『我的兄弟們認為不讓我知道那些資訊,是明智之舉。』

1998年,西藏流亡政府的發言人向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坦承,他們在60年代,每年從中情局取得170萬美金,用來訓練游擊隊、從事軍事活動;但是有關達賴喇嘛本人每年獲得18萬美金資助的報導,他則予以駁斥。然而《南德日報》從中情局的檔案中發現,那些匯款是作為『達賴喇嘛的現金資助』。」

2012年6月8日《南德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刊印版:

神聖的假象─和平主義的最高代表達賴喇嘛,對於中情局在西藏推動的事,所知的遠大於所承認的;這位神王現在身陷武裝暴力的陰影中(Heiliger Schein – Der Dalai Lama, höchster Repräsentant des reinen Pazifismus, wusste wohl doch mehr vom Treiben der CIA in Tibet, als er bisher zugegeben hat. Nun fallen gewaltige Schatten auf den Gottkönig)

「達賴喇嘛這位可望不可及的道德最高權威,面對與中情局的關係,如今也難以自我辯駁。……他一面接受無恥中情局(dreckige CIA)的金錢援助、進行游擊戰,一面使用軟性形象的達賴大使館進行無暴力抗爭,這在過去及現在都是極大的矛盾衝突。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西藏游擊隊、美國中情局──這三者聽起來就好像教宗、他的女人、他的保時捷一樣怪。但有時候這個世界就是這麼怪。」

「雖然沒有證據顯示達賴喇嘛說謊,但他也從來沒有說出全部實情。他的角色是不透明的,他處理這個議題的態度似乎是不坦率的。真相在開悟者身上不應該是複數。」

「信徒尊他為『神君』、『大悲之佛』、『智慧的海洋』、『白蓮之主』、『至高無上的上師』、『滿他願的珍寶』……雖然達賴說過,願意『為了任何一個人,成為他所希望的其他眾生(譯註:指投胎轉世為昆蟲、畜生等)』,但除了北京之外,世上大概沒有人想要他成為冷戰時期美國中情局的一顆棋子。他跟中情局的直接關係,與他的高道德威望一點也不相稱。」

2012年6月10日德國《法蘭克福廣訊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網路版:

達賴–藍波─美國前中情局人員在紀錄片中透露,和平聖像達賴喇嘛是武力對抗中國的推手(Dalai – Rambo─Der Dalai Lama, Ikone des Pazifismus, habe durchaus, so plaudern pensionierte CIA-Leute in einem Dokumentarfilm, auf bewaffneten Widerstand gegen Chinesen gesetzt.)

「雙劍理論不僅存在於基督教,也存在佛教(譯註:藏傳佛教)傳統中。世俗的劍與心靈的劍必須同時作用,才能讓世界回到井然有序的狀態:也就是從共產主義解脫出來。……早年的達賴喇嘛,也要求美國中情局給予援助,……在『中情局在西藏』(CIA in Tibet)這部紀錄片中,中情局的退休官員或在高爾夫球場上、或倚在沙發中,敘述著往事……。今天可以確定的是:和平聖像達賴喇嘛─或許有某種程度的不願意─接受美國援助,進行武力抗爭。1971年,印度軍中的西藏特種部隊獲得這位宗教領袖的首肯,在接近今日孟加拉國的地方進行武裝抗爭;一年後,達賴喇嘛以貴賓身分出席印度的軍事慶典,參與抗爭的藏人在典禮中獲頒英勇勳章。…他的兩個兄弟是接洽中情局的人員,對西藏游擊隊的細節知之甚詳。達賴喇嘛在自傳中說:『我的兄弟們認為不讓我知道那些資訊,是明智之舉。』這又是一個針對想要循著暴力蛛絲馬跡追問他雙劍年代政策的一個既聰明又不失祥和的自我回答。」

2012年6月9日德國雜誌《明鏡週刊》網路版(Spiegel Online):

西藏的中情局教官─世界屋脊的窘境(CIA-Ausbilder in Tibet – Dilemma auf dem Dach der Welt)

「這幾乎是為人所淡忘的一章藏族史:50、60年代美國中情局組織了農民、僧人、遊民,施予武裝訓練(對抗中國)。一部紀錄片喚醒了人們對高山游擊隊及達賴窘境的記憶。

……

達賴喇嘛不曾明確對中情局的支援說一個不字

上千名藏族游擊隊員稍後從喜馬拉雅的半自治區木斯塘(Mustang)發動多次襲擊。藏人及中國軍人的死亡人數並不清楚,確定的是:達賴喇嘛不曾對武裝暴力公開說不,雖然也不曾公開贊成。1967年,中情局開始撤銷行動計畫;1974年達賴喇嘛向殘餘的游擊隊員喊話,讓他們放下武器。

從那時起,達賴支持所謂的『中間路線』:不要武力、不要西藏獨立,但要求宗教及文化自治擴張到原西藏自治區以外的鄰近省分(譯註:包含四川等約佔整個中國的1/4面積的省分)。年輕的流亡藏人對此有異議,他們準備像他們的父親、祖父一樣,拿起武器抗爭。

『神王身陷陰影中』?或許並不盡然。1993年,達賴喇嘛接受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訪談時,批評中情局行動(CIA-Aktion)『不很健康』,因為它純是出於政治考量,而非出於對藏族的『真正悲憫』。……」

2012年6月11日奧地利《新聞報》(Die Presse)網路版:

達賴喇嘛既非藍波、耶穌,也不是騙子(Der Dalai Lama ist weder Rambo noch Jesus, und auch kein Betrüger)

2012年6月13日奧地利《標準報》(Der Standard)網路版:

達賴喇嘛名列中情局資助名單(Dalai Lama auf CIA-Gehaltliste)

以上是我們摘錄並中譯德國媒體有關「達賴與中情局」的新聞報導。值得一提的是,仍有部分歐洲媒體面對歷史證據,仍然基於背後的特定因素,無法持平報導。其中德國《明鏡週刊》有如達賴喇嘛的御用媒體,十年來歌頌讚揚不遺餘力;在這一次批判潮中,它的「批判」聲音中依然試著為達賴說話,企圖緩和媒體披露史實──「達賴是偽君子」的確切證據。至於還沈浸在達賴喇嘛訪奧地利(5月17 – 26日)旋風的奧國媒體,雖然隨後追上這波新聞潮,但其中《新聞報》報導達賴喇嘛接受美國中情局資助、訓練游擊隊的同時,也試著用「反邏輯」來緩和網友發出的「達賴喇嘛是騙子」的批判聲:英國BBC的紀錄片早在90年代就已揭露中情局計畫,這不是新聞,所以表面上達賴也沒有騙人。

達賴喇嘛與中情局的合作誠然不是新聞,但這樁「舊聞」之所以在今年六月一躍成為歐洲各大媒體的「頭版新聞」,很大一個原因是:達賴喇嘛是以唾棄暴力、鼓吹仁愛的和平形象,深深影響歐美人心的佛教代表人,這個身分對歐美人士而言,本來是代表了絕對的和平、絕對的非暴力,而如今這個形象卻在他與美國中情局、藏人游擊隊的暴力歷史真相還原中,徹底自我顛覆。這種信受達賴和平表象→發現歷史真相→顛覆既有印象所帶來的失望的過程,震盪了歐洲媒體。

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張公僕先生表示,儘管歐洲部分媒體惑於達賴的諾貝爾和平獎光環、懼於藏傳佛教的龐大政治勢力,依然不免試圖迴避昭然若揭的歷史證據。但他們能秉持新聞人精神,報導達賴喇嘛藉美國中情局、西藏游擊隊進行暴力叛亂的歷史事實,仍然值得讚歎──因為,歷史經得起檢驗,愈多歷史事實曝光,愈顯示達賴喇嘛違反佛戒的好戰本質,證實達賴喇嘛不是佛教徒、藏傳佛教是偽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