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馬規蔡隨?揭穿讓「自經區」復活的《重點領域產學條例》!
拒絕把國立大學淪為財團租界的惡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21/03/22

本週立法院教文委員會將審議行政院提出之《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然迄今並無任何評估報告,從草案擬定到立院審查也未曾召開公聽會聆聽各界意見,此種草率立法引起學界憂心。

高教工會經過仔細分析後召開記者會揭露,《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的草案內容與邏輯,和馬政府在2014年提出《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中有關教育創新部分如出一轍,設計將國立大學割讓為外界控制的「租界」,並明訂其不受大學法、教育人員任用條例、國有財產法、政府採購法等法律管制,且掏空既有校園民主、教授治校、專業自治的現代大學民主治理模式,令人憂心。

行政院《重點領域條例》草案的設計,是要將國立大學讓予特定企業於其中設立「研究學院」,架空既有大學院務會議與三級教評會的大學內部民主治理,改由政府與財團能握有三分之二席次的「管理會」控制,並且其院長毋須具有大學教師資格即可擔任,教師聘任可由「產學會」決定而繞過教評會,學雜費可自由調整,學院財產可不受預算法、政府採購法和國有財產法…等規範,可將學校不動產與動產提供企業開發與營運,收益回饋國立大學比率(5%)卻比現行產學合作機制(管理費20%為原則)還差,設立之後,校務會議主動想停辦也沒辦法。

此種設計形同將國立大學割讓為「財團租界」,肢解國立大學的公共性,並且根本迥異於既有產學合作方式與大學法制。若立院草率任其闖關通過,不只將創造國立大學的租界區塊,未來也將對一般體制造成蠶食鯨吞的示範效應,恐造成台灣高等教育的重大災難!

進一步觀察,相關草案的內容並非「無中生有」,而是大幅和2014年馬政府所提《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中有關教育創新內容如出一轍!形同全盤接收,甚至是複製貼上!差別僅在於,「自經區條例」是將我國大學割讓一塊予「國外大學」,而「重點領域條例」甚至是將國立大學割讓予「特定企業財團」!

例如,《自經區條例》草案第54條第8項提到:「第一項機構或單位[即自經區分校、學院、專班]之學術主管產生方式、向學生收取之費用、學位授予程序、專任教育人員年齡、教師初續聘聘期,不受大學法第13條第2項 、第35條第1項、私立學校法第47條第1項、學位授予法第3條、第6條、第7條、第11條、第12條、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33條、第37條第1項規定之限制;辦理採購,不適用政府採購法之規定,但條約或協定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相同的去管制內容就寫在《重點領域條例》草案第31條、34條、27條。

《自經區條例》草案第54條第6項「聘任教師,得免於傳播媒體或學術刊物公告徵聘資訊。」寫在《重點領域條例》草案第32條第2項,使教師聘任可以非公開進行。《自經區條例》草案第55條第3項「第一項分校之校長任用資格及遴選程序、校務會議組成及運作,不受大學法第9條、第10條、第15條、第16條、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10條規定之限制。」,類似的規範寫在《重點領域條例》草案第20條第5項,有關院長資格與聘任程序不受大學法和教育人員任用條例限制。《自經區條例》草案第56條第2項:「…其經管之公有不動產得出租或設定地上權,不受國有財產法第28條、第66條及地方公產管理法令之限制。」同樣寫在《重點領域條例》草案第28條,一樣得不受國有財產法第28條有關國有財產委外收益「不得違背其事業目的或原定用途」的限制…。

高教工會代表質疑,《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已在2015年立院審議胎死腹中,當年民進黨立委也積極阻擋「自經區」闖關;如今蔡政府卻將其諸多內容「複製貼上」更換名義重新立法,形同諷刺地「昨非今是」、「馬規蔡隨」!?

蔡英文於2014年回應馬政府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即曾公開強調:「自經區不能空白授權,天女散花」、「這些鬆綁不是對經濟沒傷害,因為這些鬆綁,有時跟土地、圈地、勞工、環保有關,這些都是社會成本,不能隨便花掉,必須有效益。」質疑恣意「去管制」未必能帶來產業發展,但更可能付出巨大的社會成本,所以積極阻擋了自經區條例的闖關。如今台灣高等教育發展的公共性和自主性維基頻頻,學界受控於政府和產業利益的狀況有增無減,為何還拿前朝已遭否定的解方來治當前高教的困境?

綜合而言,整個《重點領域條例》最大的問題在於,它一反過我國產學合作的「相互合作但維持彼此獨立」的模式,錯誤地「讓企業財團分食國立大學的經營權」,引入財團和政府能聯手控制國立大學的研究學院,甚至為其排除掉既有大學法的校園民主和教授治校體制(包括:教職員生組成的校務會議進行監督、教師治校的院務會議進行管理、教師專業自治的教評會進行聘任),根本形同是在「賤賣國立大學」,嚴重侵蝕教育的公共性,並且對產學合作與人才培育未必有真實助益。對於立院若要草率通過這樣的立法,學界將密切關注,不排除有進一步的發聲與抗議行動!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支持高教公會 推動 讓私校老師 也取得公務員資格 >私校老師有政府公保(公私立老師互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