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遊行 藍軋一腳
工運內部意見分歧

2020/10/29
苦勞網記者

秋鬥即將於11月22日走上街頭,趕在今天(10/29)秋鬥主辦單位召開行前記者會之前,國民黨搶先對媒體放話,稱要鼓勵民眾參與,讓今年秋鬥難以避免地被抹上些許藍營的政治色彩。

秋鬥發言人李建誠對此表示,秋鬥歡迎所有在野黨參與,但主客關係非常清楚,原則就是政治人物都不能上台發言,也不能舉政黨旗幟,且一律穿黑衣,目的就是要避免議題失焦。

然而,在台灣有著近30年歷史的秋鬥,過去在台灣工運與政治光譜中,長期被辨識為「不藍不綠、不統不獨」路線,強調工人要走自己的路,今年卻廣泛歡迎在野黨參與,甚至事前和國民黨團開會,知情人士透露,評估近年秋鬥動員能量,民間能動員到數百人已經算多了,這次國民黨團喊出從立院到黨中央總計五千人的動員目標,擔憂「最後幾乎都變成是國民黨的場」。

今年秋鬥總召、世新社發所教授黃德北表示,在2009年秋鬥再起之後從未排斥政黨參與,過去也曾歡迎綠黨、勞動黨等第三勢力小黨,今年因為美豬議題已經在台灣社會形成普遍的不滿聲浪,為求擴大團結,如果國民黨清楚表態要反對美豬,當然歡迎他們一起參加,黃德北強調「甚至如果民進黨也有政治人物要來,我們也都歡迎!」

黃德北表示,秋鬥在內部籌備時已立下清楚標準,就是政黨與政治人物不能「反客為主」,不能上台發言也不能舉政黨旗幟,如果屆時有政治人物「太超過」,主辦單位不排除現場就直接點名開罵。黃德北也呼籲政治人物務必自重,聚焦行動主訴求,別把現場當造勢場合,避免議題失焦。

國民黨宣布參加秋鬥遊行,也讓今年秋鬥被抹上些許藍營的政治色彩。(攝影:張智琦)

事前和國民黨團開會 引起秋鬥內不同意見

根據昨日《上報》報導,本週一國民黨團幹部林為洲、林奕華、鄭麗文等人邀請秋鬥團體代表在立法院開會,討論後續遊行細節。記者致電參與籌備秋鬥的多個運動團體,其中有多位運動幹部都表達事前對這場會議「完全不知情」、「看報導才知道」,甚至對於秋鬥和國民黨團私下開會一事頗感意外。

曾主導籌備多屆秋鬥、前工委會工運人士陳素香直言,雖然現在秋鬥是一個平台,各團體並沒有組織上的從屬關係,但任何團體或個人想去和國民黨開會或洽談合作,在運動倫理上都應該先知會其他團體。

陳素香表示,秋鬥路線過去長年來一直都是「不藍不綠、不統不獨」,但如今面對整體政治情勢的轉變,眼看民進黨可能長期執政,秋鬥是不是要重新思考跟各在野黨的關係,或者要調整路線策略,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但是這麼重大的政治決定,應該要在參與秋鬥籌備的團體之間先形成討論才做決定,不能是少數人自己就片面決定,否則就不該打著秋鬥的招牌。

對此,李建誠解釋,該場會議並沒有涉及到和國民黨談合作的地步,他自己是民間反瘦肉精毒豬聯盟的代表,近日在反美豬議題上和國民黨團有接觸,國民黨團表示要參與秋鬥,所以就安排了這場會議。由於秋鬥已經討論過政治人物參與的原則,也就是不能上台發言、不舉政黨旗幟,他也就在會議上向國民黨表明立場,「至於國民黨團在會上討論他們要怎麼動員、動員多少人,這個我們也管不了。」李建誠表示,針對會前沒有跟其他團體充分討論,這點確實值得檢討,未來會加強聯繫溝通,確認各團體的想法與共識。

圖為2011年秋鬥記者會,主辦單位呼籲社會大眾在秋鬥當天「對藍綠搖頭」。(資料照/攝影:陳韋綸)

圖為2015年秋鬥,主辦單位以一隻搶眼的藍綠小豬,宣示向兩大黨鬥爭的決心。(資料照/攝影:林佳禾)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責任主編: 

回應

2020-10-16 Hermes Huang

好長一段時間因為太忙了,在臉書上變成主要是轉貼文章,很少自己寫長文。
身為一個高中就加入中國國民黨的人,就國民黨過去與現在的作為,我會覺得:為了台灣,國民黨還是死透了比較好。
但民進黨在2018年大敗前,以修惡勞基法等一連串自己丟石頭打破窗戶引發破窗效應的作為來說,現在於南鐵東移或即將在桃園航空城發生的,以及電子國民身分證等等,一樣令人懷疑:民進黨是不是沒有從2018年的選舉結果得到教訓?還是2020大獲全勝的結果已經使之過於自信,確定國民黨不可能重回執政,民進黨必定會長期執政了?
但我近日居然已經開始聽聞年輕世代對年初的選擇感到後悔。我相信:沒有站在台灣立場與利益的國民黨之所以無法死透,之所以我們得時時擔心國民黨的復辟,恰好是因為民進黨的不長進。這不只是在土地徵收的做法上跟國民黨執政的縣市沒有兩樣,更包括也延續了國民黨執政時和警察之間的恩庇侍從關係。在野時批判警察暴力,執政時不僅沒有追究責任的決心,有需要時甚至縱容且期待第一線的警察執法過當。我之所以說這是恩庇侍從的關係,正因為這個自稱最善於溝通、容許民眾對他翻桌的民進黨政府,自己都很清楚,有時還是需要警察這種不擇手段的「保護」;也因此,警政系統當然也可以用這些「條件」有恃無恐地抵制究責。說實話,民進黨執政下跟警政系統的關係,根本和馬英九、江宜樺政權在太陽花運動324行政院事件中和警政系統的關係沒有兩樣。
正因為這類「沒有兩樣」,令選民覺得讓國民黨重回執政也沒關係。問題是,以國民黨失掉政權後的「檢討」,我深信國民黨一旦復辟,一定是更加不計一切代價地將台灣送入中國的框架之中;這不只是意識形態的問題,也是確保國民黨能夠長期甚或永久執政的手段,直至被中國統一為止。那時國民黨的精英該逃的逃(尤其是子女都在國外、有外國國籍的那些前朝高官),或是當共產黨的小老弟在旁分潤油水的佈局也完成了。
因此,弔詭的是:國民黨無法死透,正是由於民進黨的不長進。他沒有意願實實在在地為台灣建設民主的體制,政策的施行一樣不在意溝通,想到的只有文宣,這從之前的美牛、前幾日台南市長黃偉哲的貼文都可以看出來。更重要的是,在遭遇抗爭時,他們也都期待警察站在第一線以包括執法過當的方式來確保執政者的意志能得到貫徹。
更可悲的是,在中國威脅下,批判民進黨,被當作沒有現實感的左膠。這顯示出,不只國民黨無法死透是因為有民進黨的不長進。實際上,民進黨的保護傘正是不放棄武力統一台灣的共產黨,是殘暴對待圖博、新疆、香港人民的共產黨。台灣的人民只是擔心被這樣的中國所統一,而不得不把選票投給了民進黨。2020年年初,是香港人民救了台灣,根本不是像小英在選前之夜所說「我們都做到了」;或退一步說,等選上了,民進黨又重回過去的做法。
至少至少,我覺得民進黨政府如果有誠意,應該以自己的能耐來施政;而不是延續國民黨的做法,倚賴跟警察之間的恩庇侍從關係來貫徹其意志。從而,如果能夠藉由追究這些執法過當的責任來建立一個依法且中立的公權力機關,這才是讓台灣長治久安的根本。否則,警政系統所謂的中立,就只會是不同執政黨的工具,而這當然也不會讓警察變成一個有專業、有尊嚴的職業。換言之,其實警察作為執法者,其專業性正是建立在依法行政之上,別無其他,當然也決不是那種你奈我何的姿態。
我多次說過:握有納稅人稅金購買的武器的警察,如果不守法,根本就比黑道還恐怖。這我們從香港的經驗中都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民進黨政府還要懶惰地依賴這樣的白道勢力嗎?否則,大家可以猜猜:如果有一天共產黨來了,台灣既有警政系統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這後果有一天不是不可能反噬在民進黨政治人物的身上的。
更進一步說:請問,不在民進黨執政時批判他,又要如何擺脫「民進黨保護國民黨」與「共產黨保護民進黨」的困境呢?
最後,有朋友看到反迫遷運動場合中統派的旗幟,就更加認定這些批判民進黨的人是左膠。對此,我有兩點意見。其一,有足夠社運經驗的人應該都知道,在這些場合中,根本無從禁止任何團體現身沾光,夾帶他們的訴求。更何況很清楚地,這個來「蹭」運動的統派團體也只能站在最邊邊,這難道沒有意義嗎?一個站在最邊邊的團體,就可以用來指稱整個運動的色彩嗎?要不要看看成功大學的零二社、徐世榮老師、以及在現場被打被用束帶綁起來的年輕人參與過了什麼?
其次,果真左統人士在某些運動中有角色,難道不是他們長期經營的結果嗎?這是我過去半年參與回顧台灣學運史的心得之一。不要妄想在電腦前鍵盤上就能影響運動、批判左膠。覺得運動被騎劫了、被利用了,就請捲起袖子下海來吧。但至少,民進黨絕非不能被批判、被反對的,這是我的堅持。

2020-10-14 尹若宇FB

2014年,霹靂小組用於對付反服貿的學生。
2015年,霹靂小組用於對付反課綱的學生。
2020年,霹靂小組用於對付反迫遷的學生。
只能說,國民黨所打造的殖民體制與國家暴力真的太好用了;所以民進黨掌握中華民國的國家機器後,自然會善加利用於鎮壓人民、剝削人民。
所以,不要以為殖民冠上個「本土」就不叫殖民。民進黨除了國族意識跟國民黨不一樣以外,本質上就是一樣的暴力殖民政黨。而兩個暴力殖民政黨之間的相互鬥爭,只會造成權力更迭,不會產生社會進步,更不可能讓台灣擺脫被殖民的百年惡夢。
#去蔣不解殖
#抗中不保台

請問民進黨 你發現你的良心了麼?
2020-10-08 民報 君清農/退休副教授

報載國民黨打算在立法院提出「台美復交」、「助台抗中」提案,行政院長蘇貞昌受訪時表示,國民黨終於良心發現是好事一樁,更呼籲國民黨能一改過去沒有用台灣最大利益來考量的作法。個人看了後,如鯁在喉,不吐不快,想問問民進黨:你的良心發現了麼?你有以台灣最大利益來考量麼?
這件事的起因是日前外交部長吳釗燮接受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專訪時表示,台灣「目前不尋求建立全面外交關係」,「若與中國發生衝突,台灣不會依靠美國干預。」請問民進黨,民進黨的政治人物,這樣說有符合台灣的民意、有以台灣人民最大利益來考量麼?民進黨政府如果有什麼義正詞嚴的理由非得在NPR這樣說,那不就該在立法院否決國民黨的提案麼?筆者寫著寫著,這兩個提案就在立院無異議通過了!為何沒有異議?因為那就是台灣絕大多數人的意念; 在台灣可以公開反對這兩個提案的人或力量太少太少了。然而,民進黨政府、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卻可以在美國NPR公然背叛台灣的民意、全體台灣人民的利益,公然的背叛台灣!我想,民進黨如果像國民黨一樣發現了你們的良心,就該嚴肅的補救你們犯下的錯誤,並誠懇的對台灣人民道歉。國民黨的提案值得讚許,不論它是真的良心發現、或為了政治鬥爭,這提案揭穿了民進黨的欺騙性、虛假與偽善。再問一次:民進黨,你們找到你們的良心了麼?
民進黨在NPR的說法是完全違背台灣利益的,對台灣會有深遠與長久的負面影響。就如同跟朋友說我尊重你、不會為難你是一回事,跟人說我不想跟你成為真正的朋友是另一回事。這些外交修辭,外交部還不會嗎?跟一個國家說我們希望與你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與跟一個人說我想跟你做朋友,本質上有何差異呢?民進黨何須把話說成這樣?何況台灣人與美國人都會了解,台美建交主動權與控制權當然都是在美國;那台灣更無理由這樣說。NPR可不是一般的廣播或電視台,說它是美國精英、智識階層的電台也不為過。想想,聽了訪問的美國智識階層該如何解讀我們外交部長的話?該如何解讀一個明確說不想跟美國建交的政權或國家呢?我想,他們正常且合乎邏輯的腦袋大慨可以推論出下列不互斥的可能性:1.台灣或中華民國可能不是國家,而且他們也不想成為國家,所以無法跟美國建交(美國的政界人士當然知道,不管叫台灣或中華民國,都不是國際法上的國家;但美國的一般智識階層並不知道);2.這個叫台灣或中華民國的政府或國家及其人民可能喜歡中國(China)甚於美國;或它可能寧願成為中國的一部分甚於成為一個獨立可與美國建交的國家;3.台灣或中華民國的政府或國家及其人民並不信任美國,他們寧願選擇單獨應付中國的霸權或向中國求和;4.台灣或中華民國的政府或國家及其人民並不想成為美國真正的朋友,它會成為美國的敵人麼?說實話,我想不出任何對台灣人民沒有深遠傷害的選項。或許有一個:台灣人愛美國人甚於他們自己,所以不忍傷害美國人……。民進黨這是對台灣人民完完全全的背叛。
外交部長吳釗燮為何要在NPR這麼說?這純粹只是蔡英文、吳釗燮、與民進黨政治人物愚蠢的錯誤麼?我想沒那麼簡單。我認為這是個局,民進黨政府是被請去表態的。以NPR在美國的地位,沒有有力人士居中安排,NPR為何要訪問台灣的外交部長?雖然美國做了很多的操作,炒作台美建交,但美國的政界很清楚:台美建交是假議題,短期內是不可能的。原因如上述,不管台灣或中華民國在國際法上都不是國家,要如何建交呢?(如果有人認為現在的美國還可以像50年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然後以承認中華民國來代表全中國,那可能需要去好好的吃藥。如果美國真的要這樣做,台灣人民必須高度警戒;那表示美國確實在利用台灣、玩弄台灣。它隨時也可以採取相反的立場,一腳把台灣踢到旁邊。)但如果美中對抗是兩國未來不可避免的格局,美國必須知道台灣的立場。用淺白的話講就是:台灣跟不跟?如果跟,我們再來談合作的路線跟步驟;如果不跟,那美國當然有繞過台灣的做法。遺憾的是,民進黨政府代表台灣人民表態了,卻背叛了台灣人民、台灣的民意與利益;它跟美國說的是:現階段台灣不想全跟。這無可避免地將影響美國對台灣的信任,甚至影響對台軍售。最嚴重的是,這將在關鍵時刻影響美國民意對台灣的支持;NPR的聽眾絕對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一群人。民進黨可能會辯解,那幾句話並不是訪談的精神與全部。這就像一個男生對女生說得天花亂墜,最後女生問他「你愛不愛我,願不願意跟我到天涯海角?」男生卻顧左右而言他,講了一些「很難聽懂的話」;請問這關係還維持得下去麼?
至於什麼原因讓蔡英文總統、民進黨政府聽不見民意,看不清台灣的利益呢?我想,原因不出美國智識階層所能理解吳釗燮訪談那幾點。簡單地講,蔡英文總統、民進黨政權沒有意願、勇氣與意志去解決台灣國家地位的問題;他們無法擺脫他們心中對中國的心魔,不管它是恐懼、幻想或其他難以理解的東西。所以他們沒有意願也沒有勇氣站到中國的對立面,起身對抗中國;所以他們只能奉行他們訂下的愚蠢準則:維持現狀,然後一點一滴地斷送、出賣台灣的利益。台灣人民、台灣的政黨與政治人物都要想清楚:看看毫無文明概念的中國極權政府最近在新疆、香港與內蒙古所做的,還可以從這個野蠻政權期待什麼?台灣還有什麼不選邊站的空間呢?不選美國,難道還能選中國麼?
民進黨政權最令我難以忍受的就是它的虛偽。華麗辭藻下有多少名實不符呢?當它嘲諷它的對手發現了良心時,不正證明它二週前是如何昧著良心,罔顧民意的背叛台灣的利益麼?當民進黨正嘲諷它的對手時,它的良心在哪?它找到它的良心了麼?我們可曾聽見來自它良心真誠的道歉或解釋?這就是民進黨的虛偽,除了虛偽還是虛偽。而台灣的政治鬥爭使人發狂,使人看不清事實與是非不分。選民成了被操弄的對象,而政黨與政治人物則可繼續行使他們的罪惡。在民進黨支持者的縱容下,民進黨已經犯下許多對台灣影響深遠的錯誤,吳釗燮的專訪只是最近的一個,未來的修憲恐怕會是另一個災難;這個政黨已變得日益傲慢與自以為是。民進黨支持者若不快快醒來、趕快叫醒民進黨,有一天可能會後悔莫及。
最後,我想再問一次:民進黨,你找到你的良心了麼?如果找到了,請給我們一個真誠的道歉。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陳素香說,民進黨充滿了欺騙性。
--------------------------------

綠研討八年執政 勞團踢館嗆惡政
民進黨八年執政研討會 勞工政策遭勞團踢館
2013-09-07 臺灣時報 記者張振峰/台北報導

民進黨昨天舉辦第三場「八年執政研討會」,勞工團體在下午勞工政策場次舉辦前,來到會場外批評民進黨勞工政策是「惡政八年,罄竹難書」。勞團人士戴上國民黨、民進黨及後來馬政府的歷任勞委會主委面具,批評兩黨的勞委會主委根本就是一樣。前勞委會主委李應元想要上前解釋,卻被直接吐槽。
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總幹事袁孔琪批評,民進黨執政時推出的勞退新制,相較勞退舊制,讓勞工退休金大幅縮水,且當時勞委會主委陳菊藉由行政命令,讓老闆可以不足額提撥勞退舊制準備金。至於「八十四工時」及「變形工時」,則讓資方大幅節省加班費多達五十多億元。
勞團抗議時,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李應元也正好經過,並在黨工陪同下前來探視。李應元接過袁孔琪的麥克風說明民進黨的政策。但沒多久,台灣國際勞工陣線秘書長陳秀蓮就嗆說,如果只是要宣傳民進黨的政策,那就進去會場講就好了,「我們是來抗議的」。雙方一來一往,不歡而散。
這一場抗議的勞工團體包括,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台灣國際勞工陣線、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勞動人權協會、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新竹縣產業總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等團體。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陳素香則在會中提問時表示,外勞與基本工資早就脫鉤了,二○○一年的經發會,以外勞的基本工資可以含外勞的膳宿費方式來脫鉤。如果不脫鉤是民進黨的核心價值,但實質上已經脫鉤了,怎麼可以大言不慚說不脫鉤了。她說,民進黨之所以無法獲得運動團體的支持,就是充滿了欺騙性。
盧天麟則表示,說欺騙太沉重,台灣的勞工到國外工作不須要膳宿嗎?雇主只是希望把他們給外勞的膳宿支出扣回來而已。

若沒勇氣面對自己的盟友違背民主的作為,美國沒資格拿民主、自由來批評中國!
------------------------

若不敢抨擊蔡政府違背國會決議開放美豬進口,美國沒資格批評中共不民主
2020-09-20 呷新聞 主筆室/發自台灣

美國近期挾「民主、自由、人權」之名,不斷砲轟中國的獨裁專政,甚至發動貿易戰、科技戰,對抗中國崛起的威脅。不可否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全國人大與政協只是橡皮圖章,所謂的「人民民主專政」實際上只是「獨裁」的包裝品。然而,蔡政府日前突襲宣布開放瘦肉精美豬進口,甚至不經國會,直接用行政命令發布,難道不也是「反民主」的作為嗎?
總統蔡英文8月底突襲在總統府宣布,台灣將於明年元旦開放含「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俗稱「瘦肉精」)的美豬來台。事前,蔡政府從未舉辦任何公聽會、聽證會,甚至從未放出要開放含瘦肉精美豬進口。回顧2020總統大選,蔡英文的選舉承諾中也未對外宣布,連任後將開放美國萊豬進口。民進黨聲稱他們奪得817萬票,但若選前未將此爭議議題納為政見,選後突襲宣布開放,不正是「反民主」的最佳範例?
過去民進黨抗議國民黨政府半分鐘通過《兩岸服貿協議》,質疑馬政府祕密與中國簽訂協議,出賣台灣產業。如今,換成民進黨完全執政,不僅連到國會「半分鐘」通過都不願意,直接由總統突襲宣布,繞過國會審議,直接以行政命令發布。甚至,總統的決定,更違反2010年國會的決議。該決議內明確要求,30月以上的年齡的牛隻與相關製品不得進口,且「以牛肉為限,不得包括豬肉及豬、牛內臟」。此次,蔡政府一紙行政命令完全推翻國會決議,這不是藐視民主,甚麼才是?
若美國嚴詞抨擊中共反民主的作為,就不應該雙標,只為了符合美國利益,放縱蔡英文政府藐視國會,擅自決定開放重大爭議的瘦肉精美豬進口。若沒勇氣面對自己的盟友違背民主的作為,美國沒資格拿民主、自由來批評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