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75週年 民團遊行籲恢復放假紀念

2020/10/25
苦勞網記者

今天(10/25)是台灣光復75週年,勞動黨、夏潮聯合會等團體為喚起社會各界對光復節的重視,上午齊聚在台北市中山堂的「光復紀念碑」前舉行獻花儀式,並偕同200多人上街一路遊行至總統府,沿途高唱「台灣光復紀念歌」等歌曲,呼籲蔡政府將光復節恢復放假,並設置抗日紀念館。

民團提燈籠重現台灣光復盛況,從台北中山堂遊行至總統府。(攝影:張智琦)

今天是台灣光復節,也是台灣光復75週年的日子,1945年日本戰敗,中華民國政府在台北公會堂(今中山堂)舉行日本受降儀式,正式收復台灣,當年台灣民眾也紛紛上街遊行,歡慶台灣終於脫離日本的殖民統治。不過,隨著近年光復節不再放假,也越來越多人忘卻光復的歷史意義,甚至對日本殖民者有許多錯誤的美化和正面描述。 

為喚醒社會各界對光復節的重視,勞動黨等團體上午齊聚在中山堂的光復紀念碑進行獻花儀式,並舉辦台灣光復紀念遊行,超過200多人手提紅燈籠從中山堂一路遊行至凱道,沿路歌唱多首台灣光復歌曲,重現光復當年「張燈結彩喜洋洋,勝利歌兒大家唱」的慶祝景象。 

勞動黨副主席王娟萍表示,1894年日本對中國發動甲午戰爭,中國戰敗被迫割讓台灣,使台灣被日本殖民統治長達五十年之久,其間有無數抗日志士起而抵抗,都遭到日本殖民者的屠殺和殘酷鎮壓,直到1945年抗戰勝利後,台灣才重回祖國懷抱。 

王娟萍說,令人遺憾的是,75年後,不分藍綠的執政者,都先後在日本殖民統治象徵的總督府內行使權力,還以「殖民地現代化」的觀點美化日本殖民歷史,而光復節也從李登輝時期改為公務人員「只紀念不放假」,到蔡英文執政時全面取消光復節放假,使各界不再重視與紀念台灣光復。她直言,這種毫無尊嚴、自失民族立場的作法,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光復不簡單哪,代表台灣人終於不用再受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王娟萍強調,光復節是台灣人從日帝解放出來的日子,具有重大歷史意義,在日據末期,日本人要求台灣人改姓氏、禁止台灣人拜神祭祖和舉辦廟會,直到光復後,台灣人才恢復傳統信仰,所以很多廟宇也把光復節當做重要的慶祝節日,他們今天舉燈籠上街,就是要重現當年紀念的盛況。 

夏潮聯合會會長、原住民詩人莫那能指出,直到今天台灣還有三點沒有「光復」,包括釣魚台主權持續遭到日本侵犯、台灣「慰安婦」仍未得到日本的道歉賠償,以及原住民的高砂義勇隊仍然被供奉在靖國神社,被迫成為日本侵略戰爭的共犯,這都顯示台灣有必要恢復紀念光復節,反省這段日本侵略和殖民的歷史。 

遊行隊伍走到凱道後,民團將陳情書送交總統府,呼籲蔡政府將光復節恢復放假一天,官方也應該舉辦隆重的紀念儀式,此外,民團也要求深切反省沿用日本總督府作為最高統治象徵的作法,認為應該比照南韓在光復後拆除日據時期的總督府,或將現存的總督府建築改建成「抗日紀念館」,這樣才能讓台灣人恢復歷史記憶,緬懷先烈的抗日事蹟,建立反帝的史觀。

社會各界代表在中山堂前向光復紀念碑獻花。(攝影:張智琦)民眾在中山堂前向光復紀念碑獻花。(攝影:張智琦)光復紀念碑的獻花。(攝影:張智琦)民團舉燈籠遊行,呼籲恢復光復節紀念放假。(攝影:張智琦)

民團將聲明書送交總統府。(攝影:張智琦)民團要求拆除作為總統府的日本總督府建築,或改設為「抗日紀念館」。(攝影:張智琦)

責任主編: 

回應

蔡總統的功能 就是戳破獨派的虛偽 賞獨派飯吃的同時 笑獨派廉價
2019-08-05 台灣星火

『降伏敵國』這個口號基進黨喊了許久。喊到地方選舉大敗的蔡總統,為了綠票極大化而投以關愛的眼神後,基進黨居然可以支持『容共』了。
他們一樣自欺欺人的喊著『降伏敵國』,因為這就是讓蔡英文願意收編他們的價值。而因為餓太久,連基本理念立場就矛盾的明顯事實,他們也不顧了。
當蔡英文說台灣撐不過24小時,您想『降伏』誰?
當蔡英文說對中國不抱敵意,『敵國』在哪裡?
一個有出路就沒初衷的政黨,就是基進黨。

國民黨臥底下的民進黨,成舔共最新代言人?
2020-10-19 呷新聞 主筆室/發自台灣

在國民黨威權時期享受榮華富貴,從未參與任何民主抗爭運動,「選擇服從」的總統蔡英文,如今卻搖身一變成為當年黨外抗爭的民進黨提名的總統;並在上任後,徹底透過宛如紅衛兵的辣台派,鬥垮包括獨派在內不聽話的黨內異己。如今的民進黨,不但被國民黨滲透,更成舔共最新代言人?
蔡政府的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日前參加一場美國討論兩岸局勢的研討會。對於台獨議題,邱義仁明白指出,「台灣任何務實的政治人物,除非瘋了,都不會推台獨」。民進黨立委羅致政更解釋,邱義仁的說法與蔡總統的基調一致,「我們不會在這個地方製造任何衝突,也不會有任何挑釁的動作」。
同一時間,由獨派大老、制憲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領銜提出,兩項制憲意向公投,題目包含「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推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與「您是否同意要求總統啟動憲法改造工程?」兩項公投提案,中央選舉委員會開會後均決議駁回。
不僅如此,面對「蔡習會」議題,蔡英文不但表示很有誘惑,甚至還對中共拋出和平對話的訴求,在在迎合共黨胃口。
而反對台獨,不只是國民黨人佔領台灣後的一貫主張,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對內高舉民族主義大旗的好例子,這就是一直以來的國共共識。如今,將「建立台灣共和國」寫入黨綱的民進黨,不僅任由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下吃香喝辣的蔡英文臥底黨內、甚至位居高位,綠營更助其贏得2次總統大選,並任由其打擊各項台獨議題。
種種跡象足以顯見,如今舔共的代言人,恐怕不是國民黨,而是穿著綠色外衣、骨子已經紅透的民主進步黨!

在台派的網站上,多數人都喜歡節取對方某一句話,相互叫囂對罵,最後總是「唯心的」把對方貼上一個標籤。至於台灣獨立要如何完成?它的近程、中程、遠程的目標和策略是什麼?就沒有人去關心它了,更別說是建國之後的國家內涵。
----------

台灣獨立kap社會主義(台灣獨立與社會主義)
2009.05 《TGB通訊》第116期 作者:Tiông-seng

在台灣,一談到社會主義,就會被認為是共產黨,而且是「那邊的」共產黨。
事實上,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有很大的差別。最大的不同點在共產主義最終還是主張要消滅國家機器,而達到「各盡其能、各取所需」的境界。雖然身為基督徒的我也同意這個境界是上帝應許之地,只不過陳義過高,以人類目前的道德水準,恐怕還要等個幾千年才能達到。至於「那邊的」共產黨實行的根本不是共產主義,三十歲以上的人都知道「六四事件」他們是怎麼屠殺自己的人民,所以細節我也懶得說了。
而社會主義通常在一個國家之中,它具體的呈現是在整體社會福利的制度上,至於社會福利好壞的程度,通常是基於該國左派勢力的強弱與否。不過它們也有共通點,那就是無論是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都必須通過革命來完成。
回到主題,為什麼我會說台灣獨立需要用「社會主義」來完成呢?因為我發覺一個現象:在台派的網站上,多數人都喜歡節取對方某一句話,相互叫囂對罵,最後總是「唯心的」把對方貼上一個標籤。至於台灣獨立要如何完成?它的近程、中程、遠程的目標和策略是什麼?就沒有人去關心它了,更別說是建國之後的國家內涵。
相反地,統派的網站非常會利用「社會主義」來包裝。你當然可以抽絲剝繭地去發現他們背後的意識形態,但是對一個剛剛對社會改造有熱情的青年人來說,它們文章的分析、條理、紋路……都非常的吸引年輕人。
以我自己做例子,大學時代就是因為新潮流在台中創辦《大甲溪》雜誌,內容強調要發展農民運動,所以被吸引過去,然後由他們幫我代繳黨費一千圓(當時的一千圓對我可是不小的負擔,我一個月生活費才四千圓),糊里糊塗做了新潮流的人頭黨員。可是青年人的衝勁,能量就像一顆被引爆的原子彈,這也是為什麼各黨各派都覬覦學生運動的原因了。
綜上所述,「社會主義」不但能吸引年輕族群,先鋒黨更可以經由演繹、辯證,並輔以現實社會的觀察,逐步而穩定地推向台灣獨立,而且是屬於被壓迫大眾的台灣獨立,而非停留在漫罵、叫囂、空轉的台獨運動。

2020-10-11 台灣星火

《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所以有了現行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
只要中國與台灣還是以這條例維持關係,就不是對等的;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中華民國台灣是說自己不是中國的中國。戰略上對誰有利,不言可喻;戰略優勢比較容易導向誰,也不難判斷。中共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很可能這樣不死不活的台灣也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
如果多數台灣人覺得這樣也無妨,我個人雖然認為不智,但也不能說完全錯;因為獨立就是真的要付出代價,而我沒有權力強迫任何人要付出代價。只是,若這個世代的台灣人願意把掌握自己的命運的權力交給美、中,至少要留個清楚的認知給下一代,讓下一代的台灣人保有選擇的意志,而不是用洗腦的方式把「自由獨立」的定義徹底混淆。
英派支持者自我催眠的中華民國獨立換軌說,其實就是個對外斷不了奶、對內又想維持統治者既得利益的敗家子;中二的主張的中華民國「有一天」可以無痛獨立,但「有一天」其實就是「沒有那天」比較能說服人的說法而已。
台灣沒有必要獨立?對我而言,「獨立」二字的意義從來就不是要從哪裏獨立,一堆所謂的獨派、台派講的根本都是狗屁。獨立的意義,是你知不知道自己有權力掌握自己的命運,有沒有勇氣斷奶為自己的命運奮鬥和對自己的選擇負責。民進黨的主張已經讓這個世代的台灣人沒有,而且它們正準備讓下個世代的台灣人也沒有。

制憲是革命,空心蔡不是革命家,辜寬敏的制憲案不被駁回才怪!
2020-10-18 傅雲欽

我一再說,台獨建國是法律上脫離中國,是對中國的革命,中國人會不高興,台灣海峽會戰雲密佈(但不一定會打起來),不是請客吃飯,也不是嘉年華會。
我說的台獨建國是包括任何形式的,連民主投票式的獨立公投、制定台灣新國家憲法也包括在內,都屬於革命。公投獨立是革命,制憲建國也是革命。又公投、制憲牽涉到公權力的使用,必須得到台灣的政府(即「中華民國」政府、蔡英文政府)的支持,最好由政府帶頭推動才有可能成功。如果沒有台灣的政府支持,要如何辦理公投、制憲?根本不可能!
獨派大老辜寬敏成立「台灣制憲基金會」,前不久又提出制憲的公投案。這個公投案前天(10月16日)遭中央選舉委員會駁回。顯然,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只容許「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內的公投,不容許動搖「一中架構」體制的、革命式的公投。這也顯示,辜寬敏提出這個公投案,事先沒有經過蔡政府的同意。公投案的提出,只是辜寬敏為首的天真獨派的狂思妄想而已。
辜寬敏以為公投獨立或制憲建國都只是「國家正常化」的民主嘉年華會,不知道那些是革命,真是老天真、老糊塗!我再強調一次,用公投、制憲的方式台獨建國也可以,但那也是對母國中國的革命。再者,公投、制憲必須像宣布獨立一樣,採「執政革命」的方式進行。也就是,前提條件是「中華民國」總管是革命家。公投、制憲得到「中華民國」政府的支持或由「中華民國」政府帶頭做,像加泰隆尼亞2017年的公投獨立那樣。那是一場由加泰隆尼亞的自治政府帶頭推動的革命,雖然在母國西班牙鎮壓之下,最後沒有建國成功。
目前台灣的總管蔡英文是思想空洞、畏首畏尾的乖寶寶,不是革命家。她信誓旦旦要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的現狀,從來沒有說要公投、制憲。辜寬敏難道不知道嗎?怎麼沒有蔡的點頭,他就把公投案提出去呢?他以為案子能通過中選會的審核嗎?他怎麼還對蔡英文這個軟腳蟹懷抱這樣不切實際的幻想呢?
蔡英文無心台獨。辜寬敏曾說,「穿裙子的人」不適合當三軍統帥(總管)。但蔡兩次選總管,辜都無條件力挺,拜倒在蔡的裙襬下,不,褲腳下。其他獨派也大多如此,每次選舉都好像被套牢、釘死,別無選擇一樣,無條件挺民進黨政客。台獨運動因此失去自主性。獨派只能行屍走肉地跟在民進黨的屁股後面,聞屁安心,舔屎飽肚。民進黨政客為了選票,表面上尊重獨派,內心則是看不起,竊笑:「一小撮無三小路用的蠢蛋(或者邱義仁說的「瘋子」)!」
如果辜寬敏能堅持台獨的立場,在選舉前向蔡英文提出條件:「我主張制憲。如果妳願當選上台之後推動制憲,我就支持你的選舉。」蔡答應,辜才支持。從蔡口口聲聲說「維持現狀」看,蔡應該不會答應。那辜就不應該支持,以維持獨派的理想和氣節,這樣才是有理想、有堅持的獨派。有條件的支持政客選舉,才是體制外和體制內裡應外合、分進合擊的「銅板兩面理論」(史明)或「剪刀兩刃理論」(林山田)的具體實踐。但從這次辜的制憲公投案被蔡政府駁回,可知辜蔡之間先前並沒有這種條件交換。辜寬敏這個老番顛只是一廂情願地無條件支持投機政客的爛人,沽名釣譽,丟盡獨派的臉!
台獨建國運動真不幸。政府方面,有民進黨蔡英文之流綠皮藍骨的投機政客在那邊死豬鎮砧、無心推行。民間方面,又都是辜寬敏之流的「民主的迷信者」、「嘉年華會的參加者」在那邊自摸自爽、亂搞一通。難怪台獨建國運動走到今天,奄奄一息,毫無氣勢可言,連香港獨立運動都不如。港獨400年,台獨4000年。悲哀!

2020-09-29 喜樂島聯盟總部FB

英派側翼的可悲政黨,習性就是「做賊的喊捉賊」;自己不知所云,先講對方不知所云,結果自相矛盾、自曝其短。記不記得蔡英文、賴清德這二位總統、副總統主張什麼?「中華民國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沒有必要另外尋求獨立。」

而這個黨支持這種主張的總統,卻為了護主,反過來說「還沒建國,如何建交」?呵,它們應該先問問自己為什麼要支持蔡英文吧?應該要自己先直斥蔡、賴二人的國家主張吧?它們有嗎?沒有,反而自甘墮落依附其下,更在主子被質疑時先跳出來護主。這德性它們有臉做,可我們沒與趣看啊~

更好笑的是,文中所述:
—————————————
應該去要求民進黨以中華民國政權執政黨之身分明白承認「中華民國沒有台澎主權」的史實和真相,並要求民進黨協助召開探討「台澎法理地位」之公聽會...
—————————————

呃...是說...你自己的主張,你自己不堅持,在關鍵時刻向政治利益妥協,卻希望別人來幫你實行你的主張。己願他力、假掰做作的醜態,也只有英黨媒可以忍受了。

蔡英文和賴清德用他們的主張得到了台灣人817萬票的支持,我們當然有不同的主張,但人民的選擇我們必需尊重。所以上任後請他們兌現自己的主張,是怎麼了?不是「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嗎?這個側翼黨不是也支持嗎?請蔡英文政府實踐對外建交,不正是主權獨立國家應有的地位嗎?

是我們搞不懂?還是英派大小側翼都在騙?

我們提出質疑戳破蔡、賴二人的國家主張是自欺欺人,側翼跳腳護航居然還敢繼續以「建國」為晃子,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是當僅存的台灣自由人眼睛都瞎了嗎?

文中再次幫主子帶風向:
—————————————
若要討好求饒,何須拒絕九二共識?何須嚴斥中機越過中線?何須拒絕中國疫苗?
—————————————

很簡單,就跟「中華民國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一樣,都在騙啊。側翼試圖用膚淺的表象混淆它的主子畏共親中的事實,客觀事實卻是改變不了的。

是誰說沒有ECFA台灣經濟就窒息?
是誰說對中國不用抱有敵意?
是誰開放中配可以進入公家機關約聘?
是誰要求地方要落實聘用中配?
是誰接著要讓公家機關約聘有職等?
是誰通過了毫無用處反、適得其反的反滲透法?
是誰在抗疫中全面開放中國人來台?
是誰通過中國來台醫療一條龍?
是誰讓台灣實行和中國一樣的參審制?
是誰讓台灣改用和中國一樣的數位身份?
是誰阻擋了台灣在東京奧運的正名訴求?
是誰把中華民國套上等於台灣的認知?
不都是它們的主子蔡英文政府嗎?

如果真的是建國派,不質疑蔡英文,反而護航,豈不是很有趣?

英派側翼所負擔的任務,就是假裝成台灣本土的支持者,再用同一陣線的立場顛覆台灣人的認知。不管這個側翼政黨是基於無知還是惡意,它都是台灣人至今國家、民族認同混亂的幫兇。

而且...論述能力真的很差~

藍營籲民進黨該還中華民國公道
2020-10-17 中國時報 黃福其

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引《開羅宣言》,承認台灣是歸還給中華民國,不是還給中共。國民黨政策會專員呂謦煒說,民進黨新系大老邱義仁也說「除非瘋了,否則都不會推動台獨」,綠委羅致政也幫腔「台灣不會躁進」,民進黨政府這些說法接近國民黨立場,「民進黨該還給國民黨跟中華民國公道了吧!」
呂謦煒說,為了台獨支持民進黨?該醒醒了。他表示,民進黨年輕民代還組「2046台灣」,希望「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尊嚴而美好的國家」。這些人看不出來嗎?「台獨」連民進黨都要否定、已日薄西山,「台獨」已是「躁進」、「瘋了」的同義詞。民進黨創黨黨綱還說要建立一個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現在民進黨已經自我否定,把黨綱當成瘋了才會推動的事。還有什麼理由支持民進黨?
呂謦煒強調,國民黨不必放棄自己的核心定位,無須閹割自己的中心思想。能夠抵抗中共的,不是「台獨」,而是中華民國;否則,民進黨再怎麼搞,怎麼就不敢把「中華民國」拿掉?這也證明,捍衛中華民國並反對台獨,才真正是愛台灣。
國民黨前副祕書長蔡正元也以「虧你還記得《開羅宣言》」在臉書酸:陸委會大官的意思是,《開羅宣言》沒有寫要把台灣歸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慶祝台灣光復節不合理。但《開羅宣言》生效時,日本投降文件對象就是「中國」,不是「中華民國」;就法論法,若「中華民國」等於「中國」,當然台灣要歸給「中國」或「中華民國」,都沒有法律爭議;若招牌掛「中華民國」,實際猛搞「去中國化」,也不慶祝台灣光復節,當然沒權利主張「台灣是中華民國領土」。

海水退潮就知道誰沒穿褲子
2020-10-19 施正鋒/喜樂島聯盟主席

民進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現任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日前跟美國人進行線上會議表示,「除非瘋了,台灣不會宣示獨立(搞台獨)」。民進黨國際部主任羅致政進一步闡釋,「台灣不會躁進挑釁」。按照邱義仁的邏輯,其實就是「宣示獨立就是瘋了」;羅致政雖然用字比較委婉,說穿了就是認為台灣追求法理獨立是「躁進、挑釁」。究竟這是轉口內銷、還是外銷?
這場「真心話大冒險」的政治秀,其實是在美國大選前的脈絡下,由於川普大打美中交鋒的外交牌,一些策士建議著手戰略調整,也就是由中美建交以來的「戰略模糊」改弦更張為「戰略清楚」,不再跟中國虛與委蛇。這也是呼應美國學界近年來甚囂塵上的「修昔底德陷阱」,講白話就是小弟中國不再韜光養晦、終將稱霸,大哥美國必須出手加以教訓。
接下來劇本編排的梗,就跟我們台灣有關了。有人問起,台灣是否會視為空白支票、採取步驟走向獨立,那麼,「如何確信台灣會聽美國的?」美國主談者打蛇隨棍上表示,「台灣不應該認為美國的承諾或協助會自動啟動」。一個巴掌拍不響,中國學者當然要附和,擔心美國跟台灣的外交升級恐怕危及中共政權的合法性。輪到邱義仁的交心表態,甚至於拿陳水扁當墊背。
美國當下是否要著手巨幅戰略調整,自然有其國家利益的判斷,還要加上短期的選舉策略考量。台灣要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國家定位如何、以及要如何來著手,當然是要由我們台灣人自己來決定。即使是好朋友,也不能完全言聽計從、委曲求全,更不用說任人宰割;否則,國際社會瞧不起的。一個堂堂執政黨的代表,竟然在國際會議被逼供,連美國人看了也會搖頭。
根據《聯合報》最新的民調,儘管中國近來軍機軍艦密集繞台、恫嚇變本加厲,支持灣獨立的選民有三分之一,這是過去十年來的最高。我們如果不利用任何機會,向世人宣示獨立建國的意願、尋求美國的建交承認,還要蹉跎維持現狀到何時?民進黨既然有「台獨黨綱」,大是大非唯唯諾諾,不僅朝國民黨靠攏,還背叛百姓多年來的寄望,不如改名為「中國民進黨」吧!

獨派懸賞1千億討光復節證據 藍營高層搶破頭「賞金是我的」!
2020-10-22 信傳媒 胡智凱

國民黨今日舉辦台灣光復75年研討會。台灣國等獨派團體前往索討「台灣光復的法源證據」並懸賞高額賞金,其領導人陳峻涵信心滿滿國民黨拿不出證據,原訂1億元的賞金後來甚至喊到1千億。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對此表示,國民黨理所當然要慶祝台灣光復節,但沒想到被綠營抹紅之後「反而更熱鬧」。另有多位黨務人士對於懸賞感到莞薾,甚至爭先恐後地說「賞金是我的」!
台灣國辦公室、台獨青年團等獨派團體,今天趁著國民黨舉辦台灣光復75年研討會而前往抗議。台灣國辦公室主任陳峻涵痛批,「真的沒想到國民黨還有臉『慶祝』光復節,因為隨即而來的是228事件、清鄉、白色恐怖。」
陳峻涵指出,國民黨是根據《開羅宣言》來主張台灣光復,「但上面根本沒有任何簽名,不具國際法的法源效力!」因此宣布懸賞1億元,嗆國民黨拿不出光復節的法源證據。
陳峻涵又指,1945年10月25日,日本駐軍是向「盟軍」投降,國民黨軍隊只是代替盟軍受降,不能證明台灣是對中華民國光復。陳峻涵越講越有自信,「國民黨一定拿不出法源證據啦!我們不只懸賞1億,就算懸賞1千億都沒問題!」
對於媒體質疑是否有本錢支付懸賞?陳峻涵強調台獨支持者有錢的人多得是,並重申國民黨一定拿不出台灣光復的法源證據。
對於獨派團體的場外抗議,江啟臣表示,當國民黨決定要辦理台灣光復節系列活動的時候,自己很訝異,「哇!好熱鬧!執政黨就開始抹紅我們,說我們跟對岸隔海唱和。今天外面又來獨派的抗議。」
江啟臣以台語回嗆,「實在很好笑。你們要搞台獨,要去找蔡英文才對!要捍衛中華民國,再來找我!」並認為,由此可見,他們是多麼害怕談論台灣光復節、談論中華民國跟台灣的關係。
江啟臣直言,「他們這些人背後的心態,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並指台灣國就跟中共一樣,都想消滅中華民國。
對於獨派團體高額懸賞光復節法源證據,多位藍營高層都感到莞薾,私下打趣地說:「台灣國賠定了!」「賞金是我的!別跟我搶!」
國民黨國際部副主任何志勇多年前在智庫撰文,指1952年4月我國與日本在台北簽訂《中日和約》,第4條中聲明:1941年12月9日以前所締結之一切條約、專約及協定,均因戰爭結果而歸無效。因此當初割讓台灣的《馬關條約》也歸於無效,所以台灣當然歸還中華民國。
針對獨派團體指《開羅宣言》因無元首簽名而無效,政大外交系副教授黃奎博指出,美國國務院有收錄《開羅宣言》,說明美國也認為《開羅宣言》是有效的。經過查證,《開羅宣言》確實被收錄在美國國務院1969年所出版的《美國1776-1949條約及國際協定彙編》第3冊之中;我國外交部亦表示,《開羅宣言》是具有法律上拘束力的文件。
此外,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72年建交並簽訂《中日聯合聲明》,聯合聲明第3條指出:日本政府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8條。《波茨坦公告》第8條明言:《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開羅宣言》就明白寫著,「台灣、澎湖應歸還中華民國」。
因此,盟軍遵循《波茨坦公告》、《開羅宣言》的一貫立場,指派國軍來台受降,確實有國際法上的法源依據。就算日後國際情勢劇變,甚至當日本跟中共建交,日方仍重申相關國際法依據。
至於台灣國是否出得起1億元甚至1千億元的「懸賞」?據了解,台灣國近期一直都在勸募資金,財務狀況顯然是難以支應如此高額金錢。
江啟臣表示,1945年10月25日在台北公會堂,在台日軍代表安藤吉利將軍簽字投降,正式終結日本帝國在台長達半個世紀的殖民統治。對中華民國全國軍民而言,光復台灣是對日本帝國軍國主義侵略擴張的反擊;對當時多數台灣人而言,這一天代表戰爭的落幕、日本殖民統治的結束,更象徵與「父祖之國」的團聚。
江啟臣說,「當時不少海外台灣人,例如在東南亞的台籍日本兵,如果不是台灣光復的話,他們差點被當成戰敗日本人對待,後果不堪設想。」江啟臣指出,日本殖民後期在台灣力推皇民化運動;多虧台灣光復,民眾得以恢復原本姓名,用原本的中文來思考書寫,各種信仰傳統也可重現,讓台灣人得以與自己祖先的精神與文化重新連結。
針對獨派團體質疑光復後的228等憾事,228事件紀念基金會前董事長、前台灣省政府主席趙守博今天也出席國民黨研討會,指出228事件是因為當時來接收的國民黨要員貪腐引發民怨所致,「台灣人怎麼能不憤慨?」研討會的主持人黃奎博亦坦言這些是不好的事情,強調國民黨持續反省,近年歷任黨主席均多次表達歉意。

請問民進黨 你發現你的良心了麼?
2020-10-08 民報 君清農/退休副教授

報載國民黨打算在立法院提出「台美復交」、「助台抗中」提案,行政院長蘇貞昌受訪時表示,國民黨終於良心發現是好事一樁,更呼籲國民黨能一改過去沒有用台灣最大利益來考量的作法。個人看了後,如鯁在喉,不吐不快,想問問民進黨:你的良心發現了麼?你有以台灣最大利益來考量麼?
這件事的起因是日前外交部長吳釗燮接受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專訪時表示,台灣「目前不尋求建立全面外交關係」,「若與中國發生衝突,台灣不會依靠美國干預。」請問民進黨,民進黨的政治人物,這樣說有符合台灣的民意、有以台灣人民最大利益來考量麼?民進黨政府如果有什麼義正詞嚴的理由非得在NPR這樣說,那不就該在立法院否決國民黨的提案麼?筆者寫著寫著,這兩個提案就在立院無異議通過了!為何沒有異議?因為那就是台灣絕大多數人的意念; 在台灣可以公開反對這兩個提案的人或力量太少太少了。然而,民進黨政府、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卻可以在美國NPR公然背叛台灣的民意、全體台灣人民的利益,公然的背叛台灣!我想,民進黨如果像國民黨一樣發現了你們的良心,就該嚴肅的補救你們犯下的錯誤,並誠懇的對台灣人民道歉。國民黨的提案值得讚許,不論它是真的良心發現、或為了政治鬥爭,這提案揭穿了民進黨的欺騙性、虛假與偽善。再問一次:民進黨,你們找到你們的良心了麼?
民進黨在NPR的說法是完全違背台灣利益的,對台灣會有深遠與長久的負面影響。就如同跟朋友說我尊重你、不會為難你是一回事,跟人說我不想跟你成為真正的朋友是另一回事。這些外交修辭,外交部還不會嗎?跟一個國家說我們希望與你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與跟一個人說我想跟你做朋友,本質上有何差異呢?民進黨何須把話說成這樣?何況台灣人與美國人都會了解,台美建交主動權與控制權當然都是在美國;那台灣更無理由這樣說。NPR可不是一般的廣播或電視台,說它是美國精英、智識階層的電台也不為過。想想,聽了訪問的美國智識階層該如何解讀我們外交部長的話?該如何解讀一個明確說不想跟美國建交的政權或國家呢?我想,他們正常且合乎邏輯的腦袋大慨可以推論出下列不互斥的可能性:1.台灣或中華民國可能不是國家,而且他們也不想成為國家,所以無法跟美國建交(美國的政界人士當然知道,不管叫台灣或中華民國,都不是國際法上的國家;但美國的一般智識階層並不知道);2.這個叫台灣或中華民國的政府或國家及其人民可能喜歡中國(China)甚於美國;或它可能寧願成為中國的一部分甚於成為一個獨立可與美國建交的國家;3.台灣或中華民國的政府或國家及其人民並不信任美國,他們寧願選擇單獨應付中國的霸權或向中國求和;4.台灣或中華民國的政府或國家及其人民並不想成為美國真正的朋友,它會成為美國的敵人麼?說實話,我想不出任何對台灣人民沒有深遠傷害的選項。或許有一個:台灣人愛美國人甚於他們自己,所以不忍傷害美國人……。民進黨這是對台灣人民完完全全的背叛。
外交部長吳釗燮為何要在NPR這麼說?這純粹只是蔡英文、吳釗燮、與民進黨政治人物愚蠢的錯誤麼?我想沒那麼簡單。我認為這是個局,民進黨政府是被請去表態的。以NPR在美國的地位,沒有有力人士居中安排,NPR為何要訪問台灣的外交部長?雖然美國做了很多的操作,炒作台美建交,但美國的政界很清楚:台美建交是假議題,短期內是不可能的。原因如上述,不管台灣或中華民國在國際法上都不是國家,要如何建交呢?(如果有人認為現在的美國還可以像50年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然後以承認中華民國來代表全中國,那可能需要去好好的吃藥。如果美國真的要這樣做,台灣人民必須高度警戒;那表示美國確實在利用台灣、玩弄台灣。它隨時也可以採取相反的立場,一腳把台灣踢到旁邊。)但如果美中對抗是兩國未來不可避免的格局,美國必須知道台灣的立場。用淺白的話講就是:台灣跟不跟?如果跟,我們再來談合作的路線跟步驟;如果不跟,那美國當然有繞過台灣的做法。遺憾的是,民進黨政府代表台灣人民表態了,卻背叛了台灣人民、台灣的民意與利益;它跟美國說的是:現階段台灣不想全跟。這無可避免地將影響美國對台灣的信任,甚至影響對台軍售。最嚴重的是,這將在關鍵時刻影響美國民意對台灣的支持;NPR的聽眾絕對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一群人。民進黨可能會辯解,那幾句話並不是訪談的精神與全部。這就像一個男生對女生說得天花亂墜,最後女生問他「你愛不愛我,願不願意跟我到天涯海角?」男生卻顧左右而言他,講了一些「很難聽懂的話」;請問這關係還維持得下去麼?
至於什麼原因讓蔡英文總統、民進黨政府聽不見民意,看不清台灣的利益呢?我想,原因不出美國智識階層所能理解吳釗燮訪談那幾點。簡單地講,蔡英文總統、民進黨政權沒有意願、勇氣與意志去解決台灣國家地位的問題;他們無法擺脫他們心中對中國的心魔,不管它是恐懼、幻想或其他難以理解的東西。所以他們沒有意願也沒有勇氣站到中國的對立面,起身對抗中國;所以他們只能奉行他們訂下的愚蠢準則:維持現狀,然後一點一滴地斷送、出賣台灣的利益。台灣人民、台灣的政黨與政治人物都要想清楚:看看毫無文明概念的中國極權政府最近在新疆、香港與內蒙古所做的,還可以從這個野蠻政權期待什麼?台灣還有什麼不選邊站的空間呢?不選美國,難道還能選中國麼?
民進黨政權最令我難以忍受的就是它的虛偽。華麗辭藻下有多少名實不符呢?當它嘲諷它的對手發現了良心時,不正證明它二週前是如何昧著良心,罔顧民意的背叛台灣的利益麼?當民進黨正嘲諷它的對手時,它的良心在哪?它找到它的良心了麼?我們可曾聽見來自它良心真誠的道歉或解釋?這就是民進黨的虛偽,除了虛偽還是虛偽。而台灣的政治鬥爭使人發狂,使人看不清事實與是非不分。選民成了被操弄的對象,而政黨與政治人物則可繼續行使他們的罪惡。在民進黨支持者的縱容下,民進黨已經犯下許多對台灣影響深遠的錯誤,吳釗燮的專訪只是最近的一個,未來的修憲恐怕會是另一個災難;這個政黨已變得日益傲慢與自以為是。民進黨支持者若不快快醒來、趕快叫醒民進黨,有一天可能會後悔莫及。
最後,我想再問一次:民進黨,你找到你的良心了麼?如果找到了,請給我們一個真誠的道歉。

國民黨呼籲蔡總統紀念國父誕辰:會讓台灣通往亞洲的路更寬廣
2020-11-12 中時即時 黃福其

今天是國父孫中山155歲誕辰。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左正東在臉書發文建議蔡總統,沒空紀念國父誕辰,也抽空讀讀長榮大學的越南語講師阮氏清金的文章。他說,國父除了建立中華民國,與東南亞關係也很密切。不妨從越南視角和馬來西亞視角出發,了解孫中山先生的想法及影響,會發現紀念國父不僅是中華民國國民的驕傲,也會讓我們通向亞洲鄰邦的道路更寬廣。
左正東說,對於我們這代人來說,中學以來讀三民主義國父思想,雖然對孫中山很熟悉,但年輕時難免有些叛逆,總覺得聖人膜拜太過老套。隨著年歲漸長,看法更加成熟,知道從一百多年前的時代脈絡去看孫中山革命的不平凡意義,也了解典範人物對共同體建立的寶貴價值。
他說,由於革命艱難,孫中山遍訪各國各地尋求支援,其中也來過台灣四次。台北車站附近的逸仙公園,就是孫中山第二次來台停留的旅館所改建。從推翻滿清到民國肇建後的二次革命,台灣也有人追隨孫中山的步伐,投入中國的革命事業。大陸部的夥伴特別找出當年的台灣青年杜聰明博士為革命運動冒險犯難的故事,我們應該一起追思。
左正東說,過去10年自己研究東南亞,看到孫中山對東南亞民族獨立運動的啟發,對孫中山的敬仰更甚以往。比如印尼憲法中的建國五原則(潘查西拉Pancasila),印尼國父蘇卡諾曾表明受到孫中山三民主義的啟發。
又如越南,除了有兩位號稱越南孫中山的革命先烈潘佩珠和阮太學外,胡志明留下的越南國家格言--獨立、自由、幸福--也對應了三民主義的民族、民權、民生。今年1月,長榮大學的越南語講師阮氏清金曾在媒體為此撰文,很值得閱讀。
左正東強調,想問蔡總統,您讀過阮氏清金的那篇文章嗎?如果沒有,真心建議蔡總統,抽空讀讀那篇文章吧!讀完後,相信您會發現,紀念孫中山,不是意識型態,更不會把台灣鎖進中國大陸。相反的,紀念孫中山,是中華民國國民的驕傲,也讓我們通向亞洲鄰邦的道路更寬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