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維吾爾再教育營受害者來台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9/10/24

古力巴哈.耶利洛娃(Gulbahar Jelilova)女士 維吾爾再教育營受害者血淚控訴

台灣圖博之友會與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共同邀請在中國維吾爾再教育營受害的古力巴哈女士來到台灣,於今(24)日舉辦記者會,親自向台灣民眾揭露她在再教育營內所受的殘暴待遇,控訴中共政權對人權的迫害。這是首位維吾爾再教育營受害者現身台灣。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暨世界維吾爾大會亞洲太平洋區全權代表伊里哈木、民進黨林靜儀委員、時代力量黃捷議員皆出席聲援。

古力巴哈女士也將出席本週六(26日)下午兩點半在228國家紀念館舉辦的演講,邀請關心維吾爾議題的朋友參加。這是「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特展的系列講座之一。該特展是台灣首次舉辦維吾爾人權議題的大型活動,目前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展出至11月17日,希望讓國民對維吾爾族的處境能有全盤了解。

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理事長何朝棟律師首先請民眾跳脫中國思維,更名新疆為東突厥斯坦,並表示此次能邀請古力巴哈女士來台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因逃離再教育營的受害者受到中共監控往往不敢發聲。由於古力巴哈女士是哈薩克國籍的維吾爾族人,經過家人不斷營救才有機會離開中國再教育營,其他中國籍的伊斯蘭維吾爾人被關在再教育營者,處境更為艱難。何朝棟律師也警示,請臺灣國人不要再對中國心存幻想。

日本維吾爾協會會長暨世界維吾爾大會亞洲太平洋區全權代表伊里哈木表示,他們以”強制收容所”稱呼美其名的再教育營,因為沒有人是自願,皆是被強制拘留在內。目前國際社會估計強制收容所監禁了100多萬人,最新情報顯示被監控人數高達450多萬人,許多城鎮超過半數的人民都在強制收容所。「在這之前,我們都透過各種文章報導看到強制收容所的內幕,但親耳聽被害者發聲,昨天我已無法入眠。」伊里哈木說道,「在自由國家生活的我們無法想像,作為一個『人』統治的國家,能對人民做出如此慘無人道的對待。」伊里哈木希望台灣人民經由古力巴哈女士的經歷,能理解到過去國民黨時期的台灣與現今共產黨時期的圖博、維吾爾並無二致,而今維吾爾族人的遭遇甚至更加慘絕人寰。

林靜儀委員說道,近年中國的形象不斷被美化,但我們要看見的是中國內部的人權議題。臺灣過去很長時間被灌輸美好幻想,包括美其名的再教育營,其實就是不合理的監獄,甚至是種族文化的滅絕,包含身體的殘害和自由的剝奪,這是全世界關注人權的國家所不能接受的。「近日許多朋友注意到中國領導習近平對於臺灣主權地位提出嚴厲的發言,」林靜儀委員提出提醒,「東突厥斯坦人一點錯事都沒有,只是追求自己的文化及語言,便被如此屠殺、侵害。台灣人不該再對中國抱持幻想,只要不認同中共,他們便會找各種理由來傷害你。」

高雄市議員黃捷表示,這次到場她感到十分痛心,國際上必須看見中國這樣的集權國家是以何種手段在迫害人民。「臺灣現在作為民主自由的國度,過去也遭受過威權的迫害,而現在維吾爾族人面臨到的更是宗教、文化、甚至是語言的消滅,是我們不能忍受的。」黃捷呼籲,希望臺灣每個捍衛自由民主的政黨、國民能站出來聲援維吾爾人,讓中國政府知道如此不人道的對待是錯誤的。」

透過伊里哈木的翻譯,古力巴哈女士向現場述說她的遭遇:過去二十四年她來往中哈經商,但在2017年5月被指控「幫助、提供資金給恐怖份子」等莫須有的罪名被強制押送進再教育營,直至2018年9月才得以脫離,現在她要將這465天的經歷公諸於世,讓大家知道獨裁國家對待人民的殘酷做法。「釋放我時,他們替我補發簽證、帶我就醫、染頭髮及化妝,告訴我可以自由來往哈薩克及中國經商,但我不能將裡頭的一切說出去。現今我的身上還看得到受過的創傷,醫生告訴我要經過很長時間的排毒才能好轉。」她表示,希望台灣人民能了解維吾爾人的現狀,為救出再教育營裡無罪的人們做出努力。

說起再教育營的遭遇,古力巴哈女士不禁潸然淚下:「自被拘留的那天,他們就在我的腳上放上5公斤的腳鐐。有時他們給我們戴上頭套,不知道被帶去哪,進行24小時的審訊。過程中沒有水喝,好幾次我在過程中暈倒。而有些姊妹被帶去審訊後再也沒有回來。」「每個禮拜他們要我們吞下兩片藥,每個月打一次針,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這是甚麼藥,為什麼要打針。只要提出疑問,就會加重我們的罪名,遭到更嚴峻的對待。」古力巴哈女士說道。「女性的月事都停止了,因為他們餵食停經的藥物。吃了藥後我們的身體出現各種異狀,但他們不會帶我們就醫。」

古力巴哈回憶起被審訊的經過,「我進去第三個月才接受審問,他們問了我許多問題,我都回答不知道,否認這些指控。但他們強制要我簽名。」「我告訴他們我看不懂這些文件,若能翻譯成俄語,我看完可以再簽名。」由於古力巴哈堅持不簽名,她便從審訊室被帶到一群男人所在的房間裡,被迫觀看婦女被強暴、輪姦。古力巴哈悲痛的表示:「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強迫我們接受被網羅的罪名。

「每個禮拜我們會被”換房間”,我們發現有些人不曾再看見,有些新面孔出現。過去認識的人漸漸消失,我們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古力巴哈說道:「每兩個月我們會被帶去體檢,收集我們一切的資料。上樓梯時我們透過頭套下緣可以窺見非常多的白色大巴士,如果每輛車50-60人,那我們可以想像到我們身處的監獄有多龐大。」

在家人的營救下,Gulbahar Jelilova女士終於在2018年底成功逃離再教育營。儘管她目前已接受他國庇護,但仍無法逃脫被中國特務監控的生活,充滿恐懼;但她認為自己有責任告訴世人再教育營的真相,為受害者發聲。「當我想到再教育營裡的人們,我就難以下嚥。Gulbahar Jelilova女士說道,「經歷過那樣的折磨,我怎能保持沉默?」

自2009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後,中共以「打擊恐怖主義」、「去極端化」為由,對東突厥斯坦進行一連串高壓管控政策,2014年以「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為名的再教育營開始在各地興建,規模及手段則逐年加劇。世維會發布報告,指出現今多達 1200 座的「再教育營」,以隨意網羅的罪名任意逮捕了上百萬名維吾爾族人、穆斯林及其他少數民族,估計每六人中就有一人被監禁。幸運逃出再教育營的受害者指出,再教育營根本就是集中營。受害者可能因宗教活動、出國紀錄、手機安裝通訊軟體,甚至是戴頭巾就被指控是極端分子,而被送進再教育營。自2017年再教育營內幕曝光,再教育營內慘絕人寰的非人道狀況震驚世界,隨著愈來愈多訊息流出,國際間關注及聲援不斷,各地人權團體的聲援行動陸續展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