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長榮空服員給苦苓先生和社會大眾的一封公開信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9/02/14

苦苓先生您好,近日看見您對華航機師罷工的意見,首先我們都尊重你有你的言論自由,你可以對華航機師罷工有你的看法,但我們更希望你能注意,你身為公眾人物的發言,已經對我們長榮航空的員工造成諸多困擾。長榮航空的員工並不是不過勞,工會成立的兩年多來也為此發起過許多抗爭行動,可是你的言論讓社會許多人都誤解,長榮航空就是比華航好,形同抹煞我們的努力,也是在削弱臺灣工人改革過勞的力道。

因此,我們決定發出這封公開信,讓你和大眾知道,我們點點滴滴改革過勞的血淚史。

2016年6月23日華航空服員發動罷工當晚,就有許多旅客來問我們,華航空服員去罷工了,你們沒罷工,一定是長榮比較好,但實情完全不是這樣子,是當初長榮集團完全沒有工會。作為一個個別工人能有甚麼在勞資關係中協商的力道呢?還好,我們在華航空服員和桃產總的協助下,一下子就有2400位長榮空服員加入空服員工會,到現在已有將近3000位長榮空服員的會員,突破長榮集團零工會神話,這也可以證明我們被壓抑多久,才可能一下子就團結這麼多人。

我們加入空服員工會後的首要任務之一,就是爭取過勞航班的改善,我們對長榮航空申請勞資爭議調解,希望能改善長榮航空的超時航班-一天工時瀕臨12小時、容易違反勞基法的航班,例如東京、金邊和北京等區域來回航線。但長榮航空公司就是不願意改善,甚至還縮減長程航線的外站休時,逼著我們107年1月發起千人靜坐抗議過勞航班。後續更在團體協約中提出,希望能制定符合線上空服員實際疲勞程度的外站休息時間標準,但結果是甚麼呢?

結果是長榮航不願意和工會約定讓休息時間制度化的條文,還一再放任空服員超時工作。106年、107年工會成立這兩年以來,長榮航空讓空服員違法超時工作的次數加起來超過120次,勞檢罰款累計已有150萬。但面對違法,長榮航空不是盡速改善、不是來跟工會協商,是在剛通過新修惡勞基法以後,再去要求三度修改勞基法,想鬆綁我們空服員的工時保障,還聯合華航、遠航等其他航空公司一起提出修法版本,逼著我們走上街頭抗爭,逼著我們難以再相信長榮航空的誠信。

航空公司已經團結起來對付工人,受雇者更沒有分裂的本錢,苦苓先生,我們希望你知道,希望社會大眾知道,華航很差勁,不代表長榮航空就有多完美,更不應該構成長榮航空這間公司不需要被改革的理由。長榮航比華航好也不符合事實,我們諸多勞動條件都劣於華航,過勞航班一樣嚴重,此前甚至才發生長榮空服員機上受辱事件和不當約談事件,都顯現長榮航空的勞動環境,還有很多要改革的地方。

我們長榮空服員支持華航機師罷工,也尊重苦苓先生和社會大眾對這場罷工有不同意見,但無論如何,我們嚴正反對有人用我們長榮集團的工人,當成攻擊這場罷工的工具,因為這都會讓我們的改革之路愈走愈困難,也讓臺灣工人的處境愈來愈困難。請你們記得,我們不是你們的工具、空服員不是機上的花瓶,我們是一群有戰鬥力的工人,我們會為了改革長榮航的勞動條件,一次一次站出來抗爭,我們也會為了改革臺灣這個過勞之島,和臺灣工人們一次一次站出來抗爭。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