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核廢惡靈遷出蘭嶼 擁核者別再造謠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8/11/07

 核能議題在近期台灣社會重掀討論,除了發電設備與空汙、電價、缺電與否的爭議外,核廢料難以處理的困境卻被少數人聲稱「核廢料是當前最好處理的廢棄物」,除此之外,從1982年至1996年間的低階核廢料,大多被放置在蘭嶼島上,至今已存放超過三十年,過程中除了未告知當地居民外,過去在檢整的過程中核廢桶的破損、核廢廠周遭有少量輻射外洩,都是已知的事實,而蘭嶼驅逐核廢惡靈運動從1988年至今也有三十年歷史,但支持核能者卻多次在各地的對外演講、網路言論中刻意扭曲蘭嶼反核廢歷史;這些誤解與歧視令達悟族人、原住民生氣,必須要出來反擊,要求造謠者公開道歉!

 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理事長伍杜‧米將表示,年底公投第十六案擁核公投的領銜人、「核能流言終結者」發起人─黃士修,上周五在靜宜大學「電力與家園傷害論壇」的座談中,發表了一段對蘭嶼核廢料歷史的錯誤認知,整段發言更充斥著歧視與主流霸權,表達了核廢料對蘭嶼的影響就是讓來蘭嶼人有充足的電力及基礎建設,完全漠視歷史的不正義以及對整個族群的整體創傷與衝擊,要求黃士修必須為這段言論公開道歉。伍杜強調:政府往往以國家利益的大帽子扣上就想犧牲原住民,但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及近年的部落同意權行使辦法,就是希望能尊重部落同意權,但縱使政府用了各式方法、理由,核廢料從未獲得蘭嶼達悟族人的同意,而政府彌補做的補償卻被擁核者如此嘲諷使用,在達悟族人不同意的狀況下,從來不是拿到補償金就同意。

擁核者不配與達悟族人對話

 來自蘭嶼的原民會達悟族群代表希婻‧瑪飛洑強調,黃士修先生及擁核陣營在蘭嶼核廢的議題上,打了這麼多空砲彈要反核的人及蘭嶼人接子彈,坦白說,作為達悟族群表代,實在懶的出手擋子彈,這有點消耗及浪費時間及社會成本。達悟族人有自己要處理核廢料的進程,這些人還不夠資格讓蘭嶼人與他開戰。蘭嶼人面臨最大的苦難不是「窮」,而是這個民族在承受了三十多年的世紀毒物,多人死於不明癌症之後,民族的尊嚴與屈辱還要一再的被台灣政府及人民踐踏,尤其是經濟部的台電公司。

 達悟族對核廢料的族語稱呼是Kusuri,這個字的真正意思是藥(medicine),kusuri是日文中「藥」的發音,此顯示科技產物下的核廢料早已超越達悟文化的理解,因此族語將核廢料解釋為kusuri(毒藥),而如何面對毒藥與處理毒藥,在1970-80年代尚未解嚴的台灣社會,居民根本沒有知情與拒絕的權利。

 此外,因為蘭嶼距離台北很遠,不見得都能北上,但許多族人也還是相當憤怒。如蘭嶼的蘭恩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瑪拉歐斯就隔空跟黃士修喊話,認為他不配與蘭嶼人對話,但黃士修可以來找他挑戰,族群的困境不能成為對方的消費。網路上更有許多當地生活的族人紛紛發聲,擁核陣營近半年來創造的誤解,已經讓達悟族人憤怒。希婻‧瑪飛洑表示,蘭嶼人長期夾擠在不同政黨之間,三十年來一直是政治利益的犧牲者,仍堅持並重新聲明:一、還我民族尊嚴停止所有污蔑與歧視。二、僅速立法通過「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處理暨補償條例」。三、核廢遷出蘭嶼,真正落實社會轉型正義。

蘭嶼反核廢是歷史也是現在進行式 不容扭曲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歐蜜‧偉浪說過去自己參與蘭嶼反核廢運動幾十年,這麼多年來族人的訴求就是「核廢惡靈遷出蘭嶼」,能被一個族群稱之為惡靈的東西,不是只有肉體更是身心靈的受傷,不可能會同意他放在部落裡。達悟族人有權力要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過去核廢的不當放置進而導入補償金的制度,就已經是對當地傳統生活很大的影響與破壞,而這不僅是福利殖民,更是長年國家政府粗暴的對待;而這些政府政策如同啟動蘭嶼農廠計畫實則引進犯人,或過去蔣宋美玲拆掉地下屋興建海沙屋國宅,對於近代達悟民族的發展都有重大的創傷。

 歐蜜‧偉浪用泰雅族語說一段話Mingat ta yabux ru ramu na sqoliq ga, saniq balay (流人血、佔人便宜的人,是令人唾棄、厭惡),來形容今天包裝「以核養綠」的這群人,他們面對核廢放蘭嶼的態度,就是再次用「我把你當人看」這樣方式面對台灣原住民,這是可悲而且充滿歧視的,原住民族也會將其視為汙辱,所有在台灣生活的人都應該看清,達悟族人將核廢料視為惡靈,要來驅逐,不像這群擁核者拐彎抹角充滿話術的支持核能,還要用綠能包裝,面對這些對原住民族的歧視,如果擁核者不對此道歉,我們絕對勢不罷休。

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回復 就從蘭嶼開始

 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高潞‧以用表示,今天將審查《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條例》,而蘭嶼核廢料就是過去政府對待原住民族不正義的最好象徵,但黃士修等人企圖美化不正義的過往,到現在還沒辦法停止的污辱,對於我們在立法院審查這些法案都覺得諷刺。如果台灣社會真的認識原住民族過去的歷史傷害,蘭嶼的核廢料就是第一個該被修復。這數十年來,達悟族人不斷來到台灣島,就是要核廢料遷出蘭嶼,非核家園的目標如此明確,怎麼還在談以核養綠,不要拿原住民的傷口,作為你們核能復辟的藉口。

 擁核陣營不斷強調當時立院公報有說核廢料將放蘭嶼,達悟人並非不知情,但做為立法委員很清楚,連當前的立院公報會閱讀的人都極少,而民國69幾年的立院公報在當時是誰有能力看得到,即便現代網路數位化如此普及一樣也具有城鄉落差,又何況當時識字率低的達悟族人,即便識字也難以解核廢料這件事,如此解釋只是切斷時空脈絡的後設護航詮釋。又罐頭工廠是最初官方推出的蒙蔽手段,媒體報導是被族人發現後的第二時間報導,這有時間差,不代表罐頭工廠的蒙蔽不存在。

強烈譴責 刻意抹黑、捏造謊言的擁核者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代表溫馨則說,黃士修及網路上擁核陣營的言論,多是不實的假消息。譬如蘭嶼住宅用電免費,是來自於離島建設條例的補助,而蘭嶼人事先知情這種論述,根據《行政院核廢料儲存場真相調查小組報告》中指出,當時興建儲存場時,政府單位皆以「國防設施」或「軍事用地」作為對外理由,並禁止居民靠近,蘭嶼人是完全不知情的。而用鋼彈比喻更是不倫不類,在2012年的報導中,原能會更證實存儲於蘭嶼的4200多桶核廢料,其中沒有任何一桶保存完好。這樣的過去事實完全被汙衊,擁核陣營到底存何居心?原青陣也有不少達悟的青年,大家看到這樣的方式在網路上傳播都非常難以接受,必須要站出來發聲。

 原青陣強調:回顧近四十年來在蘭嶼島上的核廢料爭議,實則展現了當地居民抗爭的血淚與應有權益被政府奪走,反對聲浪遭到漠視的歷史。然而今天擁核人士,竟然可以因為因一己之私,不惜扭曲過往的歷史,利用漏洞百出的論述以及錯誤的事實,來抹滅蘭嶼居民在反抗核廢料儲存場的付出與血淚。我們在此要強烈的譴責,任何的討論都應該建立在事實之上,不能藉由抹黑、扭曲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