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不要讓台灣成為克里米亞——中國居住證的風險與因應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8/10/03
資料來源: 

敬請報名:https://goo.gl/forms/JRNkw8AeRmQ6SjCB2

中國政府自今年9月起,開放符合條件的台灣公民申辦中國居住證,賦予申請者「公民身分號碼」。這真的只是一張便利生活的「卡片」,還是隱含中國政府更深遠的政治圖謀?殷鑒不遠,俄羅斯政府就曾經大量對克里米亞及南奧塞提亞居民核發護照,創造對人的管轄,再以保護持有護照的俄羅斯公民為由,介入烏克蘭及喬治亞內戰,最終併吞克里米亞。經濟民主連合邀請台灣教授協會、守護民主平台、永社、台灣人權促進會共同舉辦此次論壇,探討民主共同體成員的身分界定,中國居住證的國安風險與個人風險,中國居住證與台灣戶籍、參政權及社會權等議題,敬邀各界共同參與。

本論壇採自由入場,無須報名費用。

▎時間:10月10日(三)09:15 – 16:3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樓3A會議室│臺北市濟南路一段2之1號

▎主辦單位:經濟民主連合、台灣教授協會、守護民主平台、永社、台灣人權促進會等

敬請報名:https://goo.gl/forms/JRNkw8AeRmQ6SjCB2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38163323419857/

▎議程說明

▏報到(09:15 – 09:30)

▏第一場(09:30 – 10:45)
【沒有邊界,民主還在嗎?共同體成員的身分界定】

*與談人:
│林秀幸(台灣教授協會會長/交大人文社會學系副教授)
│吳叡人(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經濟民主連合顧問)
│林佳和(澄社社長/政大法律系副教授) 
│蔡宏政(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經濟民主連合顧問)

▏第二場(11:00 – 12:00)
【中國居住證的國安風險與個人風險】

*與談人:
│宋承恩(牛津大學國際法博士候選人)
│吳介民(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經濟民主連合顧問)
│賴怡忠(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第三場(13:30 – 15:10)
【中國居住證與台灣戶籍、參政權及社會權】

*與談人:
│賴中強(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
│邱文聰(守護民主平台會長/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
│徐偉群(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經濟民主連合顧問)
│洪偉勝(永社理事)
│沈伯洋(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記者會】主辦團體發表聲明(15:30 – 16:00)

▎經濟民主連合官網 http://www.edunion.org.tw/ 
▎經濟民主連合Facebook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uniontaiwan/ 
▎台灣教授協會官網 http://taup.net/ 
▎守護民主平台官網 https://www.twdem.org/ 
▎永社(Taiwan Forever)官網 http://www.taiwanforever.org.tw/ 
▎參考資訊
▏〈為什麼你應該關心居住證問題〉https://goo.gl/5ktFQa
▏〈國之北疆?是哪一個「國」的北疆?〉https://goo.gl/kUpo8t  
 

活動日期: 
2018/10/10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民進黨一邊執行獨裁手段,一邊高舉民主大旗,跟共黨宣揚人民專政有何兩樣?
2020-04-10 呷新聞 蕭曉玲/俄國台灣研究院主席

中國,是民主國家嗎?或許絕大多數的人一看到這個問題,就會直接反射性地回答:「當然不是!中國是共產黨,是專制獨裁!」可是你們知道嗎?中國共產黨他們可是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民主的,且看中共官方對人民民主專政的定義:「對占全國人口絕大多數的人民實行民主,對極少數敵對分子實施專政」。
看到這裡,不覺得有些熟悉嗎?曾幾何時,「少數服從多數」這六個大字成為了多數人霸凌少數人的工具,成為了執政者批鬥異己的藉口?這正是發生在我們台灣島上的事。現在只要是批評民進黨政府的,都被打成中共同路人;質疑論文門的,會被傳喚去警察局;網路上的影片會被下架,還會引來1450網軍撻伐,還有人動輒興告來恐嚇百姓。這次由於武漢肺炎的防疫,還可以無視法律,越權踰矩,法治蕩然無存。
最諷刺的是,一邊赤裸裸地執行獨裁手段,一邊還高舉民主自由的大旗,這種行為跟共產黨宣揚的人民民主專政有何兩樣?回到那個問題,中國是不是民主國家?當然不是!而且不只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連中華民國也不是民主國家,因為兩個都是中國,兩個都很獨裁。
美國人時不時地讚揚台灣的民主,一再強調台灣的民主經驗為中國提供了另一條路,是華人民主的典範、一股良善的力量等等云云。這些正面宣傳吸引了許多受夠了共產黨獨裁暴政的中國民運人士、嚮往自由和渴望脫離中共的香港人、以及移居西方世界崇尚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海外華人,在他們的心中種下了對華人世界民主的希望種子,看著台灣的選舉,彷彿看到了那顆種子發芽、茁壯,期待著它能長成一顆結實累累的大樹。台灣在他們的眼裡倒映著那個只存在於平行宇宙或遙遠未來的中國,一個崇尚自由人權、民主和平的中國,這也正是美國人想讓他們看見並且實現的。
然而,拆穿了虛假的外殼,才能顯露殘酷的事實。台灣目前的民主,不過是個假象。民主的基本內涵在於人民作主,如果延伸到獨立建國運動的話,就是人民自決(Self-determination),或稱民族自決。這項權利,可是台灣人數百年來都未曾擁有過的奢望啊!尚未獨立建國的台灣,又怎麼能稱之為真正意義上的民主呢?
我常覺得,台灣人的邏輯不好,不懂得類推,又特別容易被帶風向。美國將台灣定義為「民主」,許多台灣人就開始洋洋得意;美國人將中共體制定義為「獨裁」,台灣人就大聲斥責。然而,各位知道嗎?中共也是有選舉的,當然不是像台灣這樣人民直接選舉國家元首,而是一層一層由下而上、由共產黨統籌的。話又說回來,美國總統選舉難道是全民直選嗎?不,美國也是各州推派代表的選舉人團制度,是一種間接選舉。
其實,從人民自決的角度出發,中國甚至比台灣更「民主」。回顧一下滿清割台以來,台灣先是被日本統治,後來又被中華民國實質軍事占領;這段時期的中國,卻是已經經歷過兩次大規模革命,第一次的武昌起義推翻滿清,第二次的國共內戰推翻蔣介石政權。國民黨當年與共產黨和親共的左翼政黨發生嫌隙,在未經各黨出席的情況下召開制憲國民大會,之後國民黨潰敗逃亡。共產黨贏得勝利後,頒布了自己的憲法。《中華民國憲法》是被自己的國民否決掉,人民將選擇交託給了共產黨,這不就是人民展現自我意志的表現嗎?你可以說,人民自己選擇了獨裁者,這是不智的、是愚昧的,就跟希特勒也是藉由民主制度選舉上台的一樣。但他們至少是有選擇過的吧?台灣人何時擁有過選擇了?台灣從來沒有革命過,沒有成功推翻外來統治過,比中國人還不如。
再舉另一個例子。前幾年烏克蘭發生重大危機,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受西方媒體影響,多數台灣人是配合美國口徑而批判俄羅斯一方的行徑。可是,仔細一看便會發現,克里米亞可是經過該地公投表決,通過決議併入俄羅斯的,基於當地本來就是俄語人口居多,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何況克里米亞半島本來就是在蘇聯獨裁時期由出身東烏克蘭的赫魯雪夫強行劃入烏克蘭的,通過民族自決回歸俄羅斯才是符合當地居民總體民意的民主。西方世界卻藉口克里米亞沒有通過烏克蘭全民公投同意因而無效,拒絕承認,這不禁讓我想起習近平曾說過台灣問題要由全體中國人民同意。如此觀之,歐盟、美國在這時候反而是變相的阻礙克里米亞居民的民主,是多數霸凌的幫兇。
民主當然不是讓一群驢子去投票,但更不可能是連投票的權利都沒有。民主與否,更不是美國或民進黨或任何一個政權擅自下定義的。台灣人民,跟這個名為中華民國的政府之間,並沒有締結任何協定。我們從來沒有授權讓這個舊中國政權來這裡作威作福。總統直選,只完成民主化工作的一半而已。我們至今為止仍然沒有經過全體公民投票,決定我們的國名、制定我們憲法過。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更是大剌剌的飛來台灣,向立法委員施壓,限制我們公投的權限,不准我們更改國號、領土。這就跟美國對克里米亞居民說三道四一樣,是反民主的表現。
在台灣的議題上,美國跟中國在本質上的差異不大,都具有鞏固獨裁威權、操作輿論、限制民主的特徵。如果說中國定義的民主令我們覺得可笑,那美國政客所定義的民主──與美國共享價值的台灣民主──難道就不是一場鬧劇嗎?
筆者在此提出一個新概念:無條件民主(Inconditional Democracy)。真正的民主是無條件的,是必須放諸四海皆準,是必須一視同仁,不可以雙重標準。為達政治目的而任意曲解或改變規則,絕非民主的精神。唯有爭取絕對的民主,我們才能享有絕對的自由,才能真正做自己的主人。

安全的感覺反而帶來危險
2020-05-13 鯨魚網站 李忠憲/前國立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數位晶片身分證(eID)如果今年發行,這個要用十年的超級數位工具,使用的時間會從2020到2030年。這段時間至少會歷經2024及2028兩次的總統大選,真的不能想像: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站在效率、方便和執政的角色,有強大的數位工具、大數據資料庫、人工智慧,甚至數位獨裁,都是那些每天處理庶民眾多繁雜事務的統治者喜愛的事情。在武漢肺炎蔓延之際,這種哲學時刻,還在強調效率和經濟發展,完全沒有謙卑的心態,有一種非常荒謬的感覺。
對於個人而言,我們常常把重要的事情當成不重要,不重要的事情反而當成重要。對於國家而言,常常危險的時候反而安全,有安全感的時候反而危險;前者就是武漢肺炎的超前部署,後者就是晶片身分證的發行。
這張卡片至少要用十年,絕對會穿越蔡英文執政的四年。看到那麼多人起起伏伏,角色變換如此順利,一下子就變成自己以前反對的那種人,毫無任何困難和違和感;其實這些人並不是改變,只是面具掉下來。想起太陽花的時候流行的那一句話「長大之後,千萬不要成為我們討厭的那種大人」,這句話諷刺的地方在於:許多人瞬間長大,也真的變成那種討厭的大人。
顏色對了什麼都對,問題是這張卡要用十年。之前的國民黨執政的時候,也想要發行這樣的晶片身分證;現在當選的總統、副總統當時都非常強烈的反對,現在卻一意孤行。
其實歷史非常有趣:最危險的時候反而安全,最安全的時候卻可能帶來最大的危險。就像個鐘擺一樣擺來擺去,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繩子會斷掉?
如果現在是國民黨執政,要發這樣一塊卡片,只有現在這樣的反對強度嗎?這塊卡片可是要用很久,不是只有蔡英文的四年喔。

既然WHO已經被中國汙染,為何台灣人又要加入這個「邪惡組織」?
2020-02-21 呷新聞 曹天堡/中國滿人

我們怎樣去看待這個世界?我發現,大多數台灣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都出了很大問題,大多數台灣人現在處於「被媒體餵食」的狀態。媒體給你們什麼就吃什麼,少數人頂多選擇吃這個、不吃那個而已。藍的洗完、綠的洗,腦袋清醒的台灣人不多。
先扔給大家一個問題去思考:中國對待新疆問題採取集中營模式,是否是對的。繼續說大多數台灣人的通病:以偏概全。盧比歐挺台灣,你們會覺得整個美國都挺台灣;某個加拿大議員挺台灣,你們會覺得整個加拿大都支持台灣;布拉格與台北結成姐妹城市,你們是不是以為整個奧地利甚至歐洲都挺台灣?甚至有人說,全世界民主陣型都與台灣站在一起,中國如果敢動台灣,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
台灣媒體喜歡營造一種氛圍:全世界都討厭中國,而對於中國欺負台灣的行為表示憤慨。你只能選擇程度大小,而從來沒有想過:你其實無法、懶得去選擇是與不是。回到剛才的新疆問題,你是否想好了你的答案?想必很多人會唾棄中共殘害新疆人,我也是。再多問一個問題:你覺得全世界關於新疆問題,支持中國的多還是唾棄中國的多?我翻了所有台灣的媒體報紙,答案所有都是唾棄的。不知是否有人逆向思考。
關於新疆問題,我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翻了全世界190個國家的官方媒體,翻譯用谷歌。結論是:全世界有以俄羅斯為首的37個國家政府主動聯名支持中國對新疆的政策,贊揚中國「取得了巨大的人權成就」,特別是在「通過發展保護和促進人權」上的貢獻。有41個國家的官方媒體的態度是挺中國。反對的聲音是:聯合國最高人權機構的22個成員國發出聯合聲明,敦促中國停止對新疆穆斯林的大規模任意拘押及相關侵權作為。有7個國家的官方媒體炮轟中國對於新疆人的迫害。其餘國家的官媒均沉默。
同理香港問題。台灣是不是China的一部分?請自己去查,答案會讓你失望。那麼我們怎樣看待這個世界,這同樣牽扯到方法論的問題。我們可以試著用相同的態度去看待這世界上的一切問題。我們是否支持男女平等?是的,請套用在世界所有國家的身上。不要遇到中東就轉彎,說「那是他們的內政,我們不干預」。這只涉及到我們自己的內心,當你用不同的標準去衡量這世界不同的國家的時候,這個世界會讓你失望。再回到新疆問題,當我們發現這世界好像不像我們想像的那個樣子,大多數國家是支持邪惡中國的時候,我們依然要堅持自己的標準:是這個世界太虛偽,而不是我錯了。多數不代表對。
而我發現,我與很多台灣朋友聊不來的原因在於,比如最近很多的WHO,台灣不能以台灣的名義加入會員,那個黑人BOSS太邪惡,看吧果然媒體都寫了,他收了中國很多錢。WHO已經被污染,乾脆改名叫CHO得了。請問,這個組織這麼邪惡,你們為什麼要加入?答:「你怎麼知道那是我們台灣主動去的?是WHO請我們去分享疫情信息的!」請問,為什麼Chinese Taipei就是喪權辱國,Taipei就不是?答:「看名稱就知道啦。主要是去掉了Chinese,讓我們台灣人的國族認同問題不至於那麼混亂。」
你是否發現,你用不同的標準去解答不同的問題,只因為這樣回答有利於自己?親愛的台灣朋友,如果你執意這樣思考世界,就別怪這個世界用多重標準去認定你。當你把這個世界上一切的問題都套用在自己堅持的同一標準裡時,這個世界也會善待你。

太陽花世代夢醒時分
2020-08-10 中國時報 葉家興/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7月底爆發立委集體收賄案,姑且不論藍綠兩黨立委備受懷疑的共犯結構。連學者從政的時代力量前立委暨黨主席,以及形象清新的無黨籍立委也涉案,不免令人不勝唏噓。
受立委集體收賄案打擊最大的,是因太陽花學運而興起的時代力量,黨內爭端浮上檯面,若干六都議員退黨,網路好感度聲量也幾乎崩盤。學者從政光環無限,道德感爆棚,孰料卻是未執政先貪腐,對年輕世代的衝擊何其巨大!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經驗的奴隸。太陽花世代在學校裡受陽春型教授痛砭時弊,慷慨激昂的影響,耳濡目染,好不熱血。然而,陽春博士、教授、學者一路在象牙塔裡得意,卻對真實世界的利害關係與風險承擔欠缺切膚之痛。一旦他們自我膨脹到認為自己還要影響選民、影響國家,那就成了塔雷伯(Nassim Taleb)在新書《不對稱陷阱》裡所提「玩別人的命」的白痴知識分子。
白痴知識分子不明白:在圖書館裡啃書,並不能了解世界、有切膚之痛才能。而有「切膚之痛」意味著,除了收割果實之外,更要對所採取行動造成的後果付出代價。遺憾的是,塔雷伯在書中舉證,眾多政治與經濟事件揭示:許多政客、官僚、銀行家、分析師、企業高層、陽春學究「玩別人的命」,卻不必對錯誤決策的後果負責。這種風險承擔的不對稱,輕則導致經濟失衡,重則形成系統性崩解。
將權力交給沒有社會經驗的陽春型學究,和讓理髮師操刀動腦部手術差不多。進了政治廚房燒了一桌爛菜的學者教授,一旦舉國經濟停滯受困,卻可悠哉回大學校園享受國家提供的經濟保障。這種欠缺切膚之痛,不擔苦痛,只享上檔名利,無憂下檔損失的不對稱決策結構,正是當代社會中風險叢生的重要關鍵。
從這個角度來看,幾百萬的出席費所爆發的疑似收賄案,其實是太陽花世代青春夢醒的寶貴一課。談到社會公義,與其輕信唱了什麼高調,更重要的是做出了什麼成果。收賄所揭露的言行不符,固然像是政治除魅的小惡夢。但相較起來,影響更多數現代及未來台灣人命運的其實還是每年幾兆元的國家預算,如何分配、使用、影響人們的生活福祉及發展。
在野時高唱建構本土國族論的政黨,完全執政後各種自打嘴巴的行徑,才是覺醒世代必須深思的「言行不符」。關切公義與不均的人們應認識到:本土民粹無益於多數普羅草根大眾改善生活,反而是新一批官商勾結與跨國軍工買賣得利者的遮羞布。任由本土民粹的既得利益分子將他們的意識形態強加在所有人民身上,可能會是比學究政客收賄更嚴重的罪行,也是更可怕的通往地獄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