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好勁稻工作室針對國民黨籍議員郭昭巖於市政總質詢發言之聲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6/06/01
資料來源: 

昨天下午,中國國民黨籍的郭昭巖議員於市政總質詢再次施壓北市府配合國防部處理嘉禾新村,遺憾的是,在整個總質詢過程中,我們多次發現郭昭巖議員以不實資訊誤導柯文哲市長對於嘉禾新村案程序之認知,我們除對於郭昭巖議員這種為破壞文化資產不惜搬弄是非的做法深感遺憾,並就錯誤之資訊再次發布聲明、以正視聽。

一、嘉禾新村案黑箱疑雲重重,自己錯了在先還高聲罵人?(16:16:37)

郭昭巖議員於質詢中表示兩年前即與選區同黨籍立委賴士葆與里長就嘉禾新村「遷除」之後,包括地上物的「拆除」等問題開過多次協調會,並提及國防部於去年即已完成地上物「拆除」的招標作業。這樣的發言一方面作實了郭昭巖與賴士葆兩位民意代表自始就是以「拆除」嘉禾新村之心態處理本案,另一方面也為去年國防部拆除標案與北市府文資審議過程中的疑點提供了一些可能的線索。

早在2014年九月底,我們即與原居民共同向郝前市府進行文資提報,時任文化局長劉維公亦曾於報導中透露有來過嘉禾新村參觀,認為是保存完整的眷村,無奈當時適逢九合一大選,文化局於去年十月底草草辦了一場會勘後,便以「大部分建物因無法進入室內」為理由,將程序暫緩,直到去年二月初才因嘉禾新村因疏於維管導致建物遭到破壞才以暫定古蹟程序重啟審議。

弔詭的是,在柯市府飽受爭議的前文化局長倪重華任內,明知民間早已提出嘉禾新村之文資程序,卻未積極面對國防部於去年3月4日公告招標的拆除工程,不但在拆除標案程序已啟動的情況下才於3月17日召開文資會勘,現場除放任郭昭巖議員與文資委員咬耳朵外,亦未依前朝以多數建物無法入內會勘而暫緩程序之理由,完整看過全區建物狀況。隨後,郭昭巖與賴士葆兩位民代陸續召開多場協調會,文化局於4月9日召開一場「會前會」後,國防部竟然就於隔天決標拆除工程了!

在拆除工程決標後,當地里長與郭昭巖議員並於去年4月14日的里長座談會及市長質詢分別以嘉禾新村影響當地發展等理由要求柯文哲配合國防部「處理」。4月24日在拆除工程已決標、民代又高度施壓的情境下,文資委員經不公開的黑箱討論做出自打文化局於2002年進行的研究調查報告所肯定的高度保存價值、僅登錄兩棟歷史建築的結果,似乎也就不那麼讓人感到訝異了。

二、羅織各種邏輯錯亂的理由,只為拆除開發嘉禾新村?(16:17:00)

毫不意外的,郭昭巖議員於本次總質詢又拿出各地文資保存遭遇開發時屢屢被政客拿來當作拆老屋理由的環境治安問題開砲,但弔詭的是,被郭昭巖議員拿來作為登革熱案例隱憂的林興里,目前里內各地區均仍有人居住使用,反觀嘉禾新村自去年初閒置至今,其所處的富水里卻無案例出現。可見登革熱問題並非閒置老屋所導致的原罪,而是政府與民間是否有共同積極面對問題。

好勁稻工作室於嘉禾新村封村後一再以桃園市鄭文燦市長與民間協力在不拆屋的前提下,解決南崁閒置十年的舊省立育幼院宿舍群環境治安問題之案例,呼籲柯市府與民間通力合作,避免嘉禾新村屋況持續惡化,並維護地區環境。無奈無論是過去的文化局或當地民代均不願向好的典範看齊,只持續以消極擺爛,甚至以民調或預算等理由威脅市府「處理」掉文化資產,讓人深感無奈與痛心。

三、文資委員只認為部分需要保留,是民間團體不高興阻礙拆除?(16:19:22)

回歸嘉禾新村的文資價值本身來談,除我們已多次強調的文化局2002年全市老舊眷村文化保存研究調查對嘉禾新村的肯定之外,事實上在去年3月17日召開的會勘中,亦有一「委員4」高度肯定原五棟暫定古蹟建物之古蹟或歷史建築價值,並主動認為應將該次會勘時發現的新事證:原眷戶口中的「防空洞」增列為歷史建築,同時亦建議將全村列為文化景觀。在前面我們已述明整個文資審議與拆除標案過程的疑雲與政治力介入問題,是否因這些程序不正義及政治力干預問題,導致嘉禾新村最終在「討論不公開」的黑箱文資會制度下僅通過兩棟歷史建築保存的結果,我們留給各位關心的朋友自行評斷。

郭昭巖議員於質詢中進一步指稱民間團體於去年4月24日文資審議後又再申請文資鑑定才多增加一座防空洞一事,事實真相為本工作室早於去年3月17日現場會勘時即已提出該防空洞之新事證,而在審議結果確認後,在去年10月底文資審議開放旁聽後向文化局再次提出全區為聚落及部分建物為古蹟、歷史建築前,亦未就該座防空洞單獨提報文化資產。對於期間黑箱不公開的文資審議會何時將該防空洞擴大納入文資保存範圍一事,不但事前未獲通知,事後亦無主動接獲消息。我們對於郭昭巖議員未查明脈絡即扭曲真相,誤導柯市長認知之質詢方式表示遺憾與譴責。

而去年南港瓶蓋工廠強拆事件爆發,逼迫柯市府不得不回應選前「公開透明」承諾開放文資審議,並在這樣的制度改革下,扭轉了原本在現場會勘時被委員認定不具文資保存價值的六張犂白色恐怖墓區案,經現場民間團體的充分說明及全程討論透明公開的狀況下,最終通過登錄為文化景觀。因此本工作室與南港瓶蓋工廠守衛隊決定以新的價值事證重提全區為聚落及文化景觀,希望在公開透明的制度下,透過充分的價值辯證,還給過去因黑箱審議制度而未能獲得保存的兩處建築群應有的價值肯定,並非僅是柯市長選前政治承諾是否兌現的問題。

無奈,倪重華於制度改革後未阻擋民間參與文資審議之權力,又巧立「列冊會勘」之名義直接封殺嘉禾新村與南港瓶蓋工廠進入大會進行充分討論的機會。郭昭巖議員不斷以過去黑箱文資審議時期與充滿程序不正義所導致的拆除標案結果要脅市府處理,不禁讓人懷疑郭昭巖議員不惜違背公開透明、程序正義、文史保存的價值,於質詢中所言的「長期開發」,背後是否存在什麼樣的利益盤算?

四、呼籲柯P停止文字遊戲,回歸選前文資保存初衷(16:19:47)

柯文哲市長於回應郭昭巖議員質詢時表示「全區保留不是全部不拆」,都發局長林洲民隨後亦做出回應,但類似的推諉說法其實早在市府去年處理南港瓶蓋工廠一案時即已出現過。柯市長過去曾表示「如果可以選擇,要往進步的方向前進」,但上任一年半至今,歷經萬華堀仔頭聚落、南港瓶蓋工廠、新北投車站、三井物產舊倉庫等文資爭議慘案,若仍未能從中反省檢討,在過去黑箱程序不正義的基礎下,導致北市文資「五大慘案」最終徹底失守、「改變成真」,又要讓市民如何信服「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的2050城市願景能夠實現?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