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瓶文資不見光 文資審議黑壓壓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5/10/27

時間:2015年10月27日 上午16:30

地點 : 南港瓶蓋工廠(南港路二段13號)

上週五(23日)長期關注南港瓶蓋工廠與嘉禾新村的公民團體,前往台北市政府提送南瓶文化景觀、古蹟新事證與嘉禾新村歷史聚落的文資認定案,沒想到周休後的第一個工作日,文化局官員於傍晚緊急通知南港瓶蓋工廠守衛隊,今天下午五點二十分文資委員將要前往南港瓶蓋工廠進行會勘。面對文化局「瞎」到不行的夜間現勘行程,南港瓶蓋工廠守衛隊與關心瓶蓋工廠全區保存的民眾,齊聚南港瓶蓋工廠市民大道門口召開記者會,痛批「天都黑了,要來看個鬼嗎?」「文資委員是貓頭鷹嗎?」「文化局不要裝瞎!」 「天黑審文資跟黑箱不就是一樣,請委員不要摸黑審查 !」「開放政府,黑箱審議!」

《摸黑現勘文化景觀,嚇!!!原來文資委員是貓頭鷹!? 》

南港瓶蓋工廠守衛隊林怡君表示,上週五上午才去文化局遞送南瓶文化景觀(工業地景)與古蹟新事證的文資認定提案,沒想到文化局面對爭議案件史無前例地快速處理,在如此倉促時間通知令人措手不及,而且選擇「天黑」才進行文化景觀現勘,擺明不讓委員有時間好好看、看清楚,難道台北市文資委員都是擁有夜視能力的貓頭鷹?北市文化局近期公開宣示文資審議將採公開透明的程序,結果只是安排委員前來做場戲嗎?

《六張犁公墓案現勘已被打臉,文化局還要繼續摸黑亂搞?》

林怡君表示,詢問文化局何以安排如此奇怪的時間,官員表示委員時間難喬,詢問是否有特別問每一位委員的時間,文化局官員表示只詢問過李乾朗、張崑振與李斌委員,因為他們來看過很多次,對此案很了解。此三位委員正好是日前現勘時將六張犁「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墓區」判死的委員,其後文資大會以10:4認定本案的文資身分,打了三位現勘委員的臉,其公正性與專業度讓人存疑。此外,經南港瓶蓋工廠守衛隊志工聯繫,發現文化局刻意不通知長期關心南瓶案的某些文資委員,文化局對此會勘的態度可見一斑。擺明要儘速否決公民團體提案,讓北市地政局能快速拆屋移樹。

《隔行如隔山,文資審議案件應視不同領域邀請專業學者協同審議》 

南港瓶蓋工廠守衛隊志工表示,文化資產保存法明定各種不同型態的文資保存項目,每個項目在學術上各有不同的專業領域,但現在北市府文資委員會大都以建築學者為主,少有真正熟稔、關注歷史文化的文資委員,也因此造成許多文資保存案件「見樹不見林」的荒謬結果。以南港瓶蓋工廠為例,工業地景應完整保留整個廠區,但郝市府時期卻只以幾個單棟進行歷史建物的指定,未能落實文資法的精神。台北刑務所是殖民者奴役台灣人歷史的見證,北刑下水道是近現代的遺址,現勘卻未找遺址類專家,百年城牆石下水道,至今連個文資身份都無。南瓶文化資產攸關工業地景與埤塘與下水道遺址類價值認定,卻未邀請相關專家出席現勘。如果不瞭解南瓶的產業歷史重要性,就是只審軀殼了。北刑、南瓶、六張犁等案,都反應文資委員若没有完整的歷史觀,將難已做出正確的判斷。 志工表示,文資案件的專案小組並不限於現任文資委員,以南港瓶蓋工廠的特殊性,文化局應擴大邀請工業遺產專業領域學者前來協同勘查,成大建築系的傅朝卿教授與雲林科技大學文資系林崇熙教授,都是台灣工業遺址保存研究首屈一指的專家學者,強烈呼籲文化局「文資審議不只要公開透明,還需要尊重專業!」

《全區保留文化景觀 文資委員莫留遺憾殘局》

我們亦對現勘文資委員有所期待。 張崑振委員在其所著的《基隆文化景觀普查計畫》中曾建議北火發電廠登錄文化景觀。近日化南新村會勘中,李乾朗委員表示「歷史建物的保留,應該每區都要有,若僅保留局部,就是一個殘局。」南港瓶蓋工廠與嘉禾新村這些具完整工業地景與眷村生活紋理的文化資產,因為過去的黑箱文資審議制度,雙雙面臨開腸剖肚四分五裂與滅村的「殘局」,期望在文資團體長期爭取後終於公開透明的文資審議下,能如得到平反的六張犂白色恐怖受難者墓區案一樣,還給南港瓶蓋工廠與嘉禾新村應得的文資價值,讓柯文哲選前「全區完整保留」的「文化立市」政治承諾得以「改變成真」。

《地政局使柯P「移樹SOP」破功?》

除了南瓶文資審議柯市府的態度已經出現爭議外,近期守衛隊志工還發現北市府已違法進行南港瓶蓋工廠的樹木移植工程,根據去年樹保大會通過的樹木保護計畫說明需要在正確時間進行兩次斷根。「第二次斷根需在第一次斷根後60~90 日實施,最後一次斷根至移植之時間為60~90 日。」「並注意修剪位置應自脊線到領環外移下刀,不得任意將主幹、主枝、次主枝及直立型喬木主幹之頂稍修除,以維持完整樹型,且應注意切口平整,以利癒合,提高成活率。」「修剪葉量原則不超過植株總葉量25%」且樹保決議要請土地開發總隊務必要求施作廠商依照「台北市樹木修剪作業規範」、「台北市樹木移植作業規範」執行。繼之前施工不當讓超過20棵的樹群死亡,經過志工抗爭駐紮工廠三天後去演了場扶樹的戲,現在竟然又開始隨便將樹當垃圾亂扔、亂砍頭、亂移。目前粗略估計受害的樹有3棵被亂移砍頭的榕樹,以及兩株被亂砍頭的榕樹與樟樹。一直默默守護台北風道的樹群,為我們帶來新鮮空氣,防災、降溫,躲過颱風,卻抵擋不住工程劊子手?柯文哲市長上任後訂定的「移樹SOP」,北市府官員真的有照做嗎?去年通過的樹保計畫以94%樹群都會原地保留為由,拒絕「群體樹林」的認定,並很荒謬地,在300棵樹中只有8棵老樹獲受保護樹木身分,志工實際測量樹高樹圍達標準至少有60棵,松菸護樹志工表示將重提樹保認定案,要求以群體樹林與文資區域兩個項目進行認定,讓新任樹保委員秉持專業去挑戰法規的認定。

活動日期: 
2015/10/27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