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異議者,只為何壽川!?
八名台灣社運青年因聲援Hydis工人、抗議永豐餘惡性關廠,遭台灣政府起訴!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5/10/01

韓國Hydis工人於今年2月起,多次來台抗議永豐餘集團惡性關廠,指責其奪去專利權獲得暴利,卻使Hydis勞工大量失業。在勞工跨國相挺、抗議財團暴行的理念下,數十個台灣社運團體組成了「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長期持續陪同韓國工人在台陳情抗議,呼籲永豐餘「撤回關廠!撤回解雇!」。

 

  然而,日前卻有八名台灣社運青年,因參與聲援Hydis工人於總統府、中正第一警察分局、永豐餘總部…前的抗議集會,而遭台灣政府以「違反集會遊行法」、「公然侮辱」…的罪名起訴,將於10月1日下午於台北地方法院開庭。被起訴的社運青年包括:陳秀蓮、林柏儀、盧其宏、潘承佑、楊尚恩、謝長宏、古振輝、林芸等八位。並且截至目前為止,台灣政府仍對三十餘名曾入境台灣的韓國Hydis勞工,恣意禁止其再次入境台灣,毫無正當理由。

 

  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與八名遭起訴的社運青年,將於開庭前召開記者會,高喊:「跨國相挺,抗爭無罪!」、「財團治國,抗議有理!」譴責台灣政府為了護航國策顧問何壽川,濫行起訴。永豐餘集團惡性關廠,使得大量Hydis勞工失業,且已導致一名韓籍勞工自殺,其行徑形同「殺人兇手」,卻毫無罪責;然而,秉持跨國勞工團結與正義感而出面相挺的台灣社運青年,卻要被台灣的長年「惡法」──集會遊行法──所起訴!?國家司法機關,竟成了維護財團利益、鎮壓勞工運動的工具!?

 

  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將公布過去5年來,遭檢方起訴違反集會遊行法的案件,幾乎全數都獲得無罪定讞(如附件一);舉辦「百萬人倒扁」的紅衫軍領導人施明德,6年前也曾遭起訴違反集遊法,但亦獲判無罪定讞。去年大法官做出718號解釋,也宣告了集會遊行法對「緊急性集會須事前申請許可」屬違憲。實際上,在台灣2009年底施行「兩公約」後,多數的和平集會儘管未經許可,政府也不會起訴參與者。種種跡象顯示,集遊法早成過時的惡法;對此,為何台灣檢方依然不顧比例原則,執意以「違反集會遊行法」、「公然侮辱」為名起訴八名社運人士?難道,「起訴異議者,只為何壽川!?」、「集遊權轉彎,只為何壽川!」

 

  目前,韓國Hydis勞工仍在韓國首爾繼續抗議,得知台灣聲援者遭起訴一事,他們跨海傳來聲明稿(如附件二),表達感謝與關心臺灣夥伴外,也聲明必定將抗爭到底的決心。而在各界熱心律師的義務相挺下,目前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也已組成了律師團,誓言將爭取無罪判決,把台灣街頭的集會空間,還給全世界需要發聲的勞苦大眾。

新聞聯絡人:

顏思妤0979316056(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成員、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

 

過去五年來,各級法院對違反集會遊行法案件的確定判決(民國99.9-104.9)

被告

案件活動

判決結果

判決法院

案號

判決日期

洪崇晏、蔡丁貴

參加「終結核四、全面廢核」集會遊行,拒絕離去

無罪

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104,審易,130

1040817

毛振飛

召集關廠勞工於總統官邸外集會抗議、丟擲狗屎袋

無罪

臺灣高等法院

103,上易,1523

1031216

陳達成

未經許可,至慈湖舉辦「公審蔣介石犯行」集會

無罪

台灣桃園地方法院

98,簡上,111

1030807

李明璁

陳雲林來台警方執法過當,未經許可召集師生於行政院前靜坐抗議

無罪

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98,易,1707

1030714

江一豪

未經許可,與新店區十四張自救會至新北市政府靜坐抗議迫遷

無罪

新北地方法院

102,簡上,400

1030430

毛振飛

未經許可舉辦「政府混蛋,臺灣完蛋」抗議行動,丟擲雞蛋與煙霧棒

拘役20日,得易科罰金

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102,易,174

1020503

邱毅、馮定國、李慶華

未經許可聚眾數百名至行政院聯合辦公大樓前,抗議中選會公告總統當選人

無罪

臺灣高等法院

97,上易,2757

1010531

林佳範

未經許可,於立法院前舉辦「集會遊行法違憲,人權變不見」集會

無罪

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98,易,2136

1001130

毛振飛、袁孔琪、林合意、姚光祖

未經許可至國民黨抗議工會法修法不當,丟擲牛糞

無罪

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99,易,2623

1000303

劉庸、朱維立、周佳君

拘役20日,得易科罰金

資料來源:司法院。整理: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

20151001 韓國金屬工會Hydis支會聲援臺灣夥伴 發言稿

致臺灣的聲援夥伴,你們好嗎?

 

第四次遠征團離境的那一天,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月,卻像昨天發生的事一樣記憶猶新。從今年2月8日開始的第一次跨海遠征,到現在已經超過200天了。在這裡,我們想向臺灣的聲援夥伴表達感謝,以及一同抗爭的情誼。

 

首先,我們要喊個口號:「抗爭到底!」

 

秋天,是收穫的季節。在春天播下的種子,即將在此刻熟成,在收割繁忙之際,被解僱的Hydis工人也為了抗爭四處奔波,在位於首爾光化門的臺灣駐韓代表部前露宿抗爭,光化門的露宿場是Hydis工人在首爾抗爭的據點,以這個Base Camp為中心,從金&張法律事務所(KIM & CHANG Law Firm,資方永豐餘集團委任的事務所)、大韓民國政府的綜合辦公大樓,到外交部等處陳抗。在Hydis工人的抗爭現場附近,也有世越號船難家屬的身影。在9月3日,臺北市政府勞動局局長賴香伶親自到了露宿現場表達關心與打氣。

 

在第四次遠征團離開臺灣以後,9月2日,我們收到了8位臺灣聲援夥伴被檢察官起訴的消息,夥伴陪伴著我們一起奔波抗爭,如今卻遭到檢方起訴,讓我們感到相當的自責。在2月8日第一次踏上臺灣國境開始,到8月23日第四次遠征團離開,如果沒有臺灣夥伴的引導與支持,我們實在難以想像,Hydis工人如何在人生地不熟的臺灣抗爭,也因此,為了遭訴的臺灣聲援夥伴,無論需要什麼樣的支援,我們一定會做到!

 

有句成語叫「指鹿為馬」,眼前明明是一隻鹿卻硬要說是馬的荒謬,但這隻鹿終究不會變成馬。Hydis帶著自行研發的專利技術正常營運,工人卻遭到資方永豐餘集團與旗下的元太科技惡性關廠解僱,甚至遭到臺灣政府的禁止入境,以及警方、檢察官等公權力聯手打壓臺灣聲援者。即使如此,誰才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再清楚不過的事實,就像鹿終究不可能變成馬,臺灣的公權力必須明白這項事實。

 

韓國的社運歌曲《連帶鬪爭歌》(Song of Solidarity in Struggle)中有這麼一段:「是啊那又怎樣,即使你們有著資本與勢力,甚至是暴力集團的警察與軍隊;我們有著信念與義理,以及即使面臨死亡也團結在一起夥伴!」跨海到臺灣抗爭的過程,有臺灣夥伴給予的支持與力量,Hydis工人會變得更堅強,持續地抗爭下去,直到勝利的那一刻來臨。雖然今年無法分享秋收的喜悅,但我們一定會與臺灣的夥伴共享,Hydis工人抗爭成功的那一刻。


商人無祖國,勞工無國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