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工人高空露宿抗爭
工會:恢復職位 直接雇用

2014/12/21
圖一、韓國工會組織率 2011-2014年

來源:韓國統計處 經濟活動人口附加調查(2014年8月)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重挫韓國經濟,在歷經國際貨幣基金會的接管下,採取結構調整政策,勞動市場彈性化也如火如荼地展開。根據韓國政府2014年8月的勞動統計資料,韓國的非正規職人數達852萬,占所有勞動者的45.4%。在正規職和非正規職薪資比例方面,從月薪來看的話,非正規職月薪僅有正規職月薪的49.9%,時薪為正規職的53.2%。再從性別來看,如果以韓國男性正規職薪資作為比較基準的話,韓國女性正規職的平均月薪資為男性正規職的67.4%,男性非正規職的月薪資為53.9%,女性非正規職的月薪資僅有35.8%。再者,韓國的低薪資勞動者比例為24.5%,為OECD會員國中國家中低薪資比例最高的國家。

在工會組織率方面,2014年8月的統計結果顯示,韓國的平均工會組織率為12.5%,而其中正規職勞動者的組織率為21.5%(2,157,000人),非正規勞動者組織率為2.1%(182,000人)。最近的四年間,韓國的工會組織率呈現些微上升的狀態,但是非正規職的組織率仍然普遍極低。

今年11月,韓國首爾兩名 C&M有線電視公司的非正規職勞動者冒著寒冬(韓國非正規職人數與工會現況可見圖一說明),在二十米的廣告平台上展開高空露宿。C&M(Cable and More)公司是韓國第三大有線電視,在2014年6月開始,被C&M間接雇用的外包企業勞動者,陸續接到勞動契約終止的通知,被解雇人數從8月的78名增加到目前的109名。

這些被終止契約的勞動者有幾個共通點:第一,分屬不同的外包公司,但實際上工作都是C&M公司發包的工作;第二,契約終止的原因是外包公司突然結束營業;第三,這109名被解雇的勞動者,許多人契約都尚未到期,甚至有些勞工的定期契約有效期尚餘7個月;第四,這些被終止契約的勞動者,都是全國民主勞動組合聯盟(民主勞總)「希望連帶工會」中,C&M非正規職支部的工會會員。

幾年前,韓國政府放寬有線電視合併規則後,企業併購變得容易許多。C&M就是法令放寬後被併購的企業。2008年企業合併後,為了提升股價,C&M僅留用部分正規職勞動者,其餘的勞動者被解雇,轉而受雇於C&M的協力廠商,成為外包公司的定期契約勞動者。實際上C&M不僅與協力廠商簽訂外包契約,同時自己也經營外包公司。

當時,為了要順利地將正規職勞動者轉移到外包企業,C&M承諾與外包企業的契約關係至少持續3年。因此在2008年到2011年當中,這樣的模式表面上看起來沒有太大的問題:外包企業的勞動者工作權有了至少3年的勞動保障,如果勞動者願意的話,也可以成為自雇自營者,直接承攬C&M的工作,非正規職勞動者的薪資甚至較正規職勞動者稍高。不過,3年保證期一過,資方便大幅降低非正規職勞動者的薪資。到了2014年,即使部分正規職和非正規職勞動者做相同的工作,薪資卻大不相同。透過外包公司間接雇用的勞動者薪資平均低於正規職勞動者的三分之二。舉例來說,倘若正規職勞動者月薪300萬韓幣(約台幣85,000),做同樣工作的非正規職勞動者月薪平均大約只有200萬韓幣(約台幣57,000),甚至更低。

此外,高比率的職災也威脅著勞動者的生命安全。2014年6月,工會針對包含C&M在內的兩家有線電視公司直接及間接雇用的947名勞動者調查結果顯示,有線電視安裝和售後服務的技術人員職災發生率高。狀況分別有(一)須在惡劣的天氣出勤,以及(二)公司配發安全防護設備的比率低。

舉例來說,有77%受訪者表示,即使在惡劣的天氣條件下也必須從事危險作業,而在刮強風時仍需在屋頂作業的有77.6%,下雨天作業的有79.3%,下雪時作業的有83%,而曾在高處作業時因沒有適合掛安全帶的地方便直接作業的有57%。提供安全裝備比率也低,例如提供防滑安全鞋的比率只有7.9%,絕緣手套只有29.9%,而提供絕緣鞋的比率最低,只有7.7%,基本的安全裝備,例如安全帽只佔48%,安全帶則是48.6%。因此,受訪者的職災發生率高達31.5%,對比於2013年韓國全國的0.59%職災發生率,高出50倍以上。然而,在如此高比率的職災案例中,最後能夠被以職災案例處理的不過10%。

為了讓有線電視公司勞動者組織化及改善勞動條件,民主勞總成立通訊產業的產業別工會:希望連帶工會。2010年,隸屬於希望連帶工會的C&M正規職支部正式成立,正規職支部成立後,正職勞動者積極協助非典型勞動的組織工作。相較於正規職支部的成立過程,非正規職的組織顯得更為困難。即使許多非正規職勞動者原先為正規職勞動者,對於非正規職和正規職間的勞動條件和薪資差異有清楚的感知,但是由於公司方面的壓力,在工會的成立上仍有較多的顧慮,因此,正規職支會首先籌組起來,再由正規職勞動者協助非正規職勞動者組織工會。在正規職和非正規職勞動者共同努力下,三年後(2013年),希望連帶工會的「C&M非正規職支部」終於正式成立了。

工會成立後,非正規職支部便開始積極展開勞資協商,協商的內容,包含了提升勞動條件,以及保障工會的活動。2013年的勞資協商中,達成薪資總額提升27.35%的協議。然而,2014年起,正規職支部和非正規職支部在與資方交涉的過程中,資方都表達大幅削減薪資的意圖。即使工會主張,應將勞動者薪資水平提高25%,以符合同業普遍薪資水平,但是外包廠商表示,C&M發包的手續費沒有增加,因此薪資不僅不可能上升,還必須削減20%。雙方的主張差距極大,勞資談判陷入膠著狀態。

接著,C&M資方對工會的壓制也開始明顯化。2014年6月,數家承包C&M的數家協力企業,突然無預警地陸續終止營業,另一方面,這些外包企業停業的同時,數家新的外包企業成立了。新生的外包企業在雇用承續的原則下,招募原本受雇於已終止營業的非正規職勞動者,然而,這些勞動者即使到面試階段為止都通過了,最後結果卻是,78名被通知不錄取,而巧合的是,這些被通知不合格的,全數為工會會員。

6月10日解雇發生後,工會隨即透過罷工展開復職鬥爭,參與罷工的人員主要為非正規職勞動者,也有部分正規職勞動者加入罷工。 罷工14日後,工會會員暫時回到了工作崗位。但隨後新設的3個外包企業,施行拒絕雇用工會會員的政策,使得會員們在7月8日又開始罷工,隔日C&M的18個外包企業,開始封鎖職場,拒絕工會會員進入公司。

工會清楚地認識到,在這樣的外包關係中,真正有決定權的並非外包公司,而是C&M最大股東的MBK公司,如果不能迫使真正的雇主站出來,問題便無法被解決。因此被解雇的非正規職勞動者,開始在C&M大股東MBK 公司(總公司位於首爾市政廳旁的金融大樓)集體靜坐露宿。然而,資方表示,非正規職勞動者並非C&M勞工,因此契約終止事件與公司完全無關。

工會一方面持續露宿示威,一方面持續跟資方進行交涉。然而因為具有真正決定權的C&M不願意出面,因此談判陷入僵滯。同時,為了創造別的突破口,勞動者們決定將鬥爭現場擴展到公司前20米高的電視牆平台上,進行高空露宿抗爭。

雖然目前這場艱苦的抗爭似有長期化的傾向,且尚未得到具體的成果,但是,隨著C&M之後,SK(SK Broadband)LG(LG U+)和這兩家大型通信產業外包的售後服務非正規職勞動者也為了要求改善勞動條件,展開全面罷工。讓我們持續關注韓國工人的鬥爭吧!

(本文內容部取字自筆者對C&M勞動者的訪談,該部分要特別感謝延世大學江元方同學協助口譯;C&M非正規職的鬥爭持續進行中,如果您有任何想說的或鼓勵的話,您可以將留言或照片寄到[email protected]. )

露宿及高空罷工現況

12月的冬季的首爾,當路上行人瑟縮著躲進暖氣房避寒時,不管多惡劣的天氣,夾雜著雨、雪、風的天氣、或零下十度刺骨寒風的天氣, C&M有線電視公司的正規職和非正規職勞動者們的共同鬥爭持續進行中。勞動者們在C&M大股東MBK總部的所在地,首爾市政廳及光化門附近黃金地段的金融大樓前露宿抗爭至今已超過六個月,為了強化對資方的壓力,一個月前兩名非正規職勞動者更冒險上到20米的廣告平台上,開始高空露宿。

這場抗爭主要的重點訴求包含:要求真正的雇主出面協商、停止打壓工會、恢復被解雇的非正規職勞動者工作,並要直接雇用。今年六月開始,C&M的幾個外包商陸續結束營業,而被終止契約的勞動者們,除了工會會員之外,都被其他新簽約的外包公司承續雇用。換句話說,這一百零九名被終止契約非正規職勞動者,全都是隸屬於民主勞總(KCTU)希望連帶工會的C&M非正規職支部會員,因此此次的解雇行動可以被視為是資方對工會的打壓。然而,對於勞動者的訴求,C&M否認指示外包商結束營業,並宣稱這些被結束契約的非正規職勞動者與C&M不存在雇庸關係,因此沒有理由要求公司出面協商或負責,也無權要求C&M直接雇用。韓國政府對這起非正規職工會會員遭受大量解雇的案子抱持不介入之立場。

參與街頭露宿鬥爭的主要成員為被解雇的非正規職勞動者,但也有部分未被解雇的非正規職和正規職勞動者加入鬥爭。即使在人來人往的街頭中艱苦露宿超過一百日,眼看季節也從夏季歷經秋季進入冬季,在政府不願積極介入且資方拒絕出面的情況下,問題無法獲得有效解決,在抗爭期間,勞動者們被迫倚賴極為有限的罷工基金、失業給付或貸款為生,家庭中尚有兒女需要扶養的勞動者們處境更為艱難。為了突破僵滯的局勢並強化對政府和資方的施壓,十一月開始,勞動者決定冒險展開高空露宿鬥爭。也在同一個月,希望連帶工會所屬的C&M正規職和非正規職支部的三百名正規職和四百名非正規職勞動者,將罷工擴大為全面罷工。

十一月月十二日上午,三十八歲的任正均(임정균,音譯)及三十五歲的姜成德(강성덕音譯),登上二十米高空的大型電視看板,開始高空露宿。每日勞動新聞的記者採訪了這兩位勞動者,並寫了以下報導:

任正均和姜成德分別屬於首爾龍山及京畿道外包企業勞動者。雖然兩個人的區域和所屬外包公司不同,但是通過工會活動,兩個人的關係變得像親兄弟一樣地親密。七月時,任正均因為所屬的外包公司停業而被解雇,自此之後就在金融中心前露宿。任正均自己不領工會的罷工基金,反將這筆錢讓給其他需要養兒育女的工會成員,自己僅倚靠十月就已經給付結束的失業給付勉強支撐。任正均說「鬥爭非常辛苦,雖然有可能去其他的公司工作,但是這樣的處境是無處可逃的」;「八年下來,我的月薪仍然只有200萬韓幣,沒有休假,而在有線電視這個產業,連基本的勞動法令也不遵守,這些都是既存的現實。因此不論去哪裡,事實上都是一樣的處境,與其這樣,還不如在這裡堅持鬥爭,期望可以改正這種狀況」。

而姜成德的外包企業並未結束營業,所以他仍然保有工作。然而,雖然他沒有失業,每次看到被解雇的勞動者,他的心裡就充滿著遺憾和痛苦。「全部都是同志啊,都是兄弟姊妹….我幾乎都要瘋了」「雖然抗爭拉長了,但是這個問題,必須被廣為週知,從沒有力量的勞動者立場來看,沒有其他特別方法可以使用了。 如果說,不管如何都有人必須去高空做高空抗爭這件事,那我願意去做」 ,他說。

姜成德在龍山區工作的十三年間,已經轉換了四家外包企業。他說「我們的要求僅僅是需要安全的工作環境,以及在休假時可以和孩子們無憂無慮地去遊樂園玩,去想去的地方」。

姜成德沒有勇氣當面跟三個年幼的孩子和太太說決定要在戶外廣告塔長期抗爭這件事,因此只留下一封信就離家了。在信裡,他這樣寫著:「事實上我是很恐懼的。第一次這樣做…但是,被解雇的都是像是我家人的同志,因此我每天都非常的心痛。請理解我的選擇,雖然這個當下沒有辦法回家,但是請幫我好好地告訴孩子爸爸為這麼做的理由是為了要讓公司變得更好」,「一定要勝利,希望以沒有羞愧爸爸的姿態回到家」

出自尹盛熙(윤성희 ),每日勞動新聞,2014.11.13。

高空露宿示威已經超過三十天,高空抗爭者因為廣告看板的電磁波之故,健康開始呈現明顯的惡化趨勢,出現包含暈眩及免疫力下降等症狀。即使有支持非正規職工人鬥爭的醫師定期到平台為工人看診,並給予簡易診療,但是環境的因素,使得勞動者的健康很難好轉。鬥爭的勞動者們希望資方能盡快站出來解決問題,讓高空鬥爭的同志們可以盡快下來就醫。

現在,勞動者持續的鬥爭引使得不受外界關注的情形有了些許轉變。現在勞動者們希望透過持續的抗爭和工人的團結,要求真正的資方站出來協商,期待通過這場鬥爭,韓國非正規職勞動者的惡劣處境可以受到更多關注,工會同時也要求政府對對改善非正規職處境積極制訂綜合對策,以期改善非正規職勞動者的惡例處境。

露宿現場-首爾金融中心大樓前。(攝影:詹力穎)
各界支援團體的布條。(攝影:詹力穎)
C&M露宿示威現場,恢復109被解雇者的職務、要求雇用保障、真正老闆站出來。香港職工盟幹部到訪韓國時,也到了C&M鬥爭現場拜訪。(攝影:詹力穎)
藝術工作者們畫的懸掛在抗爭現場的大型布條。(攝影:詹力穎)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