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擴建(五期)環評
抓【污染門神=健康死神】行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4/11/12

抗議--忽視「國民健康與安全」及「漠視環境涵容能力的環評審查」 要求--應「重新審查」及「不適任環評委員應辭職」 【100團體聯署】

行動內容:一、12:30~13:00 醫界學界發聲抓【污染門神=健康死神】 錢建文醫師、葉光芃醫師、楊澤民博士、陳椒華發言人 行動內容:二、記者會 13:00~上百聯署團體代表及公民 抓【污染門神=健康死神】:

台灣生態學會蔡智豪秘書長、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 陳秉亨理事長、耘林藝術人文生態關懷協會 許富源理事長、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 粘麗玉主任、要健康婆婆媽媽團 南部團 邱春華團長 執行長 顏淑女、彰化縣醫療界聯盟 錢建文醫師、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 葉光芃醫師、楊澤民博士、看守台灣協會 謝和霖秘書長、大肚山學社 吳金樹、雲林公民行動聯盟 黃聖閎、樹黨 潘翰疆、萬隆反變電所自救會 余何蓓理事長、彰化縣幸福媽媽協會、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中分事務所 主委 許心欣、草山生態文史聯盟 文海珍理事長、泰山反變電所自救會許月桃會長、排灣北社黃淑存副社長

行動內容:三、環評大會 第五案 (環保署四樓第五會議室)

超過一百個團體聯署(註一) 反對中科五期(大肚山)開發案,今天到環保署及環評會抗議,主因乃此地背景污染嚴重,已超過環境涵容能力,而且於多份(表一)研究報告顯示,此地污染已對國民健康造成嚴重影響,今天數十個聯署團體代表於環保署前發表反對中科五期(大肚山)開發案通過,環團要求環保署環評會勿當「污染門神」及「健康死神」,應退回開發案,或至少進入二階環評。而對只重視污染增量、不顧污染總量的環評委員,已不適任環委,聯署團體要求應辭職下台。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表示,本計畫之「健康風險評估」報告未依「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4、5、7、10等各點撰寫,未具體交代污染源的污染量,因此評估量與評估結果難以採信;又評估範圍未涵蓋法規規定的10公里範圍內區域,因此包括台中北屯區、北區、西區、南屯區、龍井、梧棲、清水、神岡、大肚區、潭子區都應納入評估;另外,報告也未依「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交代各區的癌症死亡率與發生率,而且將前台中縣的沙鹿、大雅的癌症發生人數與台中市比較,正確性受質疑。又環評專案審查時也未具體回應環團所提出十多份研究報告的國民健康危害,顯然審查草率。環團再根據現有研究報告資料,已得出當地包括苯、乙苯,及砷、鎘、鉻等重金屬的背景總致癌風險可能超過萬分之一(表二),顯示當地所有污染源與污染量已超過環境涵容力及對國民健康有重大影響,故絕不能通過開發。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台中市長期空污嚴重且大肚山已過度開發,大肚山彈藥庫十公里範圍內已有台中1.2期、台中火力發電廠、台中工業區、焚化爐、醫療焚化爐等眾多污染源,又中科三、四期都應進入二階環評,本案環評卻十分草率,尤其「健康風險評估」審查嚴重忽略當地背景污染已十分嚴重,今天環團一定要抓出「污染門神」及「健康死神」。 彰化縣醫療界聯盟理事錢建文醫師表示,抗議漠視背景污染與只算污染增量的環評審查,理由如下: 1. 健康風險評估,必須考慮背景值;這一點是這門學科的基本常識;2. 中部地區空氣污染已經非常嚴重,以總量管制的精神來看,只能努力減量,不應該再增加任何汙染;3. 若再增加即使是少量的汙染,都會造成既損害人民健康,又增加健保支出的結果,最後只有財團中的少數人賺錢,受害的卻是大眾,就變成是弊大於利的開發;4. 雖然行政部門制定的"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僅考慮"增量"風險評估,但是因為風險有加乘效應,學者仍應以國內外已知研究成果,將背景值一併考慮,才能真正反應新開發所增量的風險;5. 環保署空保處已經預告經濟部不再阻擋延宕十五年沒有實施的空氣污染防治法中的總量管制條文,為了國人健康著想,就應該立刻開始依照此法之精神依法行政,不再增加總污染量,以保障全體國人的生命與健康;6.在過去有配合工業局隱匿六輕對健康有害的研究報告的環境工程學者,也有協助永揚垃圾掩埋場造假的環境工程學者,他們如今仍然在國立大學任教;現在居然還有公然拒絕把環境背景因素納入健康風險考量的公衛學者,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以公眾健康利益為最大考量是公共衛生學者的社會責任,既違背專業素養,又違背道德良心的學者,沒有資格再為人師,遑論擔任替人民健康把關的環評委員;7. 環保署應該立即修改"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將總量管制與背景值資料納入評估精神,才能一洗”財團保護署”的惡名。 大肚山學社理事長吳金樹表示,大肚山已存在精密機械工業區、文山工業區、台中工業區、中科工業區、台中監獄、垃圾焚化廠、火葬場等污染源,希望保留碩果僅存的大肚山彈藥庫,比照金門,成立國家公園。又大肚山彈藥庫經過多年的演替,已經生育許多林木,也提供許多昆蟲、鳥類、哺乳類動物棲息。台灣總數量不到一千株的狗花椒,九成以上分布在大肚山西側,大肚山彈藥庫裡發現了許多狗花椒,這是西屯甘露寺後第二次在大肚山東側發現這麼珍貴稀有的植物,是大肚山東側最重要的狗花椒生育地。期待能保留住更多的生態綠地,避免更多的樹木被砍伐,提供更多棲地讓自然生命棲息繁衍生生不息,保留為國家公園才是台中之福。

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楊澤民博士表示,有環委於國光石化環評專家會議審查時主張應重視背景污染,現在卻又只主張增量,難道是同名不同人?本聯盟長期呼籲政府重視空氣品質與背景污染,如果只以增量考量,那任何開發都可過關,未來中南部許多污染開發案,包括六輕擴廠、彰濱發電廠案、高雄石化專區案等都極可能比照通過,故只重視增量風險的環委絕對不適任。 要健康婆婆媽媽團執行長顏淑女表示,根據國科會、環保署、中國醫藥學院、東海大學等發表於國內外之學術論文報告(表一),顯示中科工業園區鄰近區域,皆有測得重金屬砷、鉻、鎳、鉛,及有機揮發物(VOC)如苯、乙苯、苯乙烯等,分別屬於IARC分類1、2級的致癌物,顯示此區域之空污已非常嚴重;又根據多篇流行病學調查論文,顯示中科開發後附近居民,9種(砷、鉻、汞、硒、鎳、銅、鉛、鎘及鋅)尿液中重金屬元素之濃度,有7種較開發前高(鎳、銅除外),其中砷、鉻、汞、硒及鋅之濃度都比對照組居民尿液中的濃度高,且其差異都達到顯著水準;尿中1-OHP(1-hydroxypyrene1)及2-NP(2-naphthol)濃度,有逐年遞增現象;苯經人體代謝後之指標產物tt-MA (trans,trans-muconic acid, tt-MA),高暴露組的濃度呈現顯著增加趨勢且有達顯著性之差異。綜合以上論文結果,證明中科園區的擴建開發將增加對附近居民健康上的不良影響。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理事吳麗慧表示,中科擴建案並未提出新增交通之污染量,包括交通污染源中之苯、乙苯等第1類致癌物都將增加,顯將惡化當地空氣品質,專案審查時均未列入評估;要求中科應發函台中市政府,提供所有鄰近工業區所有污染源之原物料及排放污染物濃度資料,重做健康風險評估,並納入交通及所有固定汙染源評估,才能釐清該區域新增開發後是否仍有環境涵容能力,是否對國民健康有重大影響,故要求退件或至少應進入二階環評。 針對中科五期(大肚山)開發案環評專案會議的健康險評估專業委員陳美蓮教授只主張增量、不必考慮背景污染量,又其執行數十個國科會計畫(附件一),理應利益迴避,環團認定其已不適任,要求辭職下台,也要求所有環評開發案皆須依法(環評施行細則19條)評估當地之環境涵容能力及是否對國民健康有重大影響,環團要抓出不適任之環委,要抓出「污染門神」、「健康死神」,要求環保署勿淪為財團保護鼠。大肚山圖註: 藍區:軍事用地、監獄、火葬場、垃圾焚化廠等。 橘區:墳墓區,怕嚇到大家,還有很多點未標示 紅區:大肚山工業區一條龍

新聞聯絡人: 粘主任 辦公室林小姐

主題: 
活動日期: 
2014/11/12

臉書討論

回應

我是一位從小就住在大肚山附近的居民,我們也希望看到大肚山彈藥庫可以在美好的未來成為台中市民的公園,而不是那些少部分外地過客來這裡就業炒房的地方。看到你們為了環境正義的付出,真的很令人動容與尊敬。

台中科學園區五期大肚山擴建案,很明顯就是為台積電量身打造來破壞大肚山自然生態,
總開發面積約53公頃,有六成的土地32公頃主要供台積電新廠規劃使用,最令我搞不懂的是台積電在南科還有許多的土地可以作新廠規劃,為何執意下一世代的10奈米廠非得在中科,當然台積高層對外一定是說中科南科都可以。但據聞台積內部自從環評初審過關就已經開始規劃大肚山擴廠計畫,看似大肚山擴廠已經是木已成舟了,這不是官商勾結甚麼才是官商勾結。所以在我看來這個環評案的禍首,台積電真是當之無愧。

我覺得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常務理事吳麗慧講得很好,應該請台積電董事長夫人張淑芬來教我們台中如何空污減量,所以台積電對於台灣自然生態的保育一定要表態,張董事長不要一直躲在後面讓中科管理局在前面幫企業解決問題,台積電應開公開說明破壞生態來謀求企業的成長不是台積電樂見的,不公開說明就到張董事長住家樓下抗議。

再者,為何中科學園區三、四期都需要二階段環評,中科五期卻不需要, 這是甚麼怪邏輯,這不是擺明為了配合台積電明年的建廠,因為只要進入二階段環評,台積電就會放棄中科建廠,中科管理局就是在為台積電護航嘛!台灣土地如此珍貴, 但是政府對於科學園區土地的規劃卻是如此糟蹋,明明全台其它科學園區還有土地,卻偏偏要挖掉大肚山破壞自然生態炒台中地皮,這些無恥官員真的要下地獄。

看到樓上回應覺得超無奈好笑的 口口聲聲說從小就住在大肚山附近的居民 希望彈藥庫改成公園 但是一個將來人很少會去休憩的公園 甚至有可能成為治安死角的地方 會比台積電設廠來的好嗎 大肚山公園不夠多嗎 不會去 據了解 台積電設廠或把供應商人數算進去可增加 幾千人的工作機會 也代表幾千個家庭的溫飽 一堆住大肚山的居民 明明大多數人都贊成 (這閣下不要反駁 不然來公民投票好嗎) 台積設廠的 閣下能代表的比例為何呢?? 而閣下又是在中科上班嗎????????

而且台積是全台灣最優良的廠商 對於廢水 廢氣的回收處理
非常嚴謹 如果只刁難台積 那大肚山一帶的違法建築工廠
對環境破壞更嚴重的 為何卻視而不見 為何又一定要把幾千人的
工作機會趕走呢 別的地方歡迎都來不及阿 人家想來設廠不好嗎
是否因為中科設立 過得太幸福了

想起以前 台中因為政客與非理性環團 堅決反拜耳 讓台中 落寞 破敗 直到中科設立後才起死回生 現在又.. 難怪人類永遠都學不到教訓 以下有兩個聯結可參考

https://www.ptt.cc/bbs/TaichungCont/M.1263042306.A.E0F.html
http://estock.marbo.com.tw/asp/board/v_subject.asp?BoardID=7&ID=7226594

*****這片土地開發的園區還不夠多嗎,不夠用嗎?不要再死腦袋了好嗎******
在其他蚊子園區不能設廠嗎......其他蚊子園不在台灣嗎,真是怪了留在台中才是根留台灣...
....

徵收負債?三大科學園區負債千億 永遠還不完?全民買單

「廠商利益需受保護」、「環保不能無限上綱!」自中科三期環評被撤銷及裁定假處分及停止執行,類似口號不斷從廠商及政府官員的口中冒出,行政院長吳敦義更以「救經濟」之名干涉環評為廠商解套。但科學園區開發以來負債超過千億,在未償還的情況下,廠商高層仍分紅得利,驚人效益僅及於廠商,未能及於庶民。
爭取優惠不手軟

自實驗性的新竹科學園區,因產、官、學發展環境密切結合、創下驚人經濟效益後,科學園區被視為金雞母。但它並沒有真正下了金雞蛋,科學園區的廠商利益其實來自全民補貼。

政府開發科學園區,其中重要收入包括管理費與土地出租費。但近年科學園區廠商卻以經濟風暴為名要求政府降低管理費用。去年2月6日,科學園區管理費收取方式由千分之1.9 減半為千分之0.95,但廠商並不滿意,爭取今年持續減半收取。即便國科會副主委陳力俊坦言作業基金目前債台高築,每年更有高利率的負擔,卻依然希望能經濟部、財政部等部會支持廠商爭取的優惠空間。
無薪假歷歷在目

廠商總以爭取優惠做為增加競爭力的藉口,但科學園區是否真能一直保有高利潤?依據國科會公布的科學園區營業統計額指出,去年截至8月份科學園區的營收額為9,303.20億元,比前年同期減少4,229.73億元。

政大公行系副教授杜文苓指出,這是因為高科技產業仰賴全球經濟,「美國一噴涕、台灣就遭殃」;而當廠商受到金融風暴衝擊,為降低風險,第一個開刀的卻是勞工!這是為何日前吳敦義的「發明無薪假的人可得諾貝爾獎」受到勞工團體強力炮轟的原因。

然而這些負面不確定因素,卻經常在環評中被廠商刻意忽略或美化。以政府力挺的友達光電獲利狀況為例,便可得知高科技面板業的附加價值與獲利率其實很低。
面板業 高負債

友達光電90年度獲利為負17%、91年度為11%,92年度是16%,93年度17%,94年度是7.4%,95 年度第一季是7.4%。台北大學 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指出,台灣五家面板業近年借貸高達3652億元、占營業總和的64%,「顯示面板業完全處在高負債狀態。」

廖本全進一步分析中部科學園區第三期發展區籌設計畫書中的財務評估,發現廠商的財務計算完全不合理、根本是「亂做」。一般財務分析需計算與評估投資後的回收率,當時中科報往行政院核定的開發計畫指出,投資後的34年「將仍處在無法回收的狀態(負債51.49億)」。

廖本全表示,中科的財務計畫被要求「自償率」須達至少75%以上,中科提出的數字是34年後可自償78%的投資成本,但經財務評估專家計算,發現中科的自償率根本虛假不實。

「中科三期的自償率灌水!」廖本全說明,中科三提出的自償率計算方式包括「土地殘值」,意即「土地若未使用,可售出」,售出後的金額加總後,自償率能到78%。但廖本全用中科提供的自償率計算參數重新計算,發現自償率僅68%;其次,土地只能承租、不能賣,「為何可把土地殘值加入計算?」

此外,中科在提報行政院的核定計畫中,是以每月每平方公尺257元做為廠商租賃土地的金額去計算自償率,但實際上中科租給廠商的錢,只有107元;這些數字經質疑後,中科不但未修正,還更誇張地膨脹數字,最後自償率竟快接近百分之百!

廖本全氣憤指出,中科對外宣稱,開發後地價可每3年上漲1倍、廠商年營業額的成長率從民國100年至109年可達25%;但這只為了讓數字美化、假設高成長以減低實質評估虧損的方式;他以科學園區中營運最好的竹科為例,從未達到25%的成長率,「中科何以能?從未解釋清楚!」
挺財團 害百姓

台灣科學工業園區的開發經費,截至2009年11月4日止高達3129.36億元。但陳力俊坦言,科學園區作業基金負債上千億,「每年光支付利息就高達20多億元。」據立法院99年度國科會預算書指出,加上宜蘭園區和中科四期開發案,至105年借款總餘額將達1901.30億,「而這些錢都是全民負擔!」廖本全說。

由於政府為開發科學園區已負債累累、科學園區作業基金不斷虧,國科會曾委託美聯國際開發財務管理有限公司為其評姑如何改善作業基金虧損狀況,最後評估出的方案有五項,但最可行的改善財務方案竟是賣地!廖本全痛批,若最後為解決債務而賣地,根本是圖利財團!
經濟包袱未評估

翻開中科三期原環境影響評估說明書的財務分析,受政府力挺的友達公司,在民國110至114年的成長率竟變成-5%、民國114年至145年無有數字,民國145年以後則是-1%。廖本全質問:友達光電若從民國110年起開始負成長,政府何以要全民扛起台灣經濟的大包袱?

輔仁大學 金融所教授兼所長葉銀華也曾於經濟日報表示,台灣面板產業屬於「高負債低獲利」產業,政府協助面板業者在銀行擴大取得低廉的融資,「等於將經營風險轉移給銀行。」葉銀華指出,面板業是政策性產業,扶植階段應在設立階段,面板業者已經進入八代廠,還要要銀行全力支持資金需求,並不適當。

中科三期財務問題,理應在環評案遭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撤銷時重新檢視與討論。判決中亦清楚指出,撤銷環評並非只為了「開發後的健康風險衝擊未受評估」; 然而,環保署仍只針對健康風險一事重做討論,並未評估財務報告不實對整體社會衝擊;強力挺中科,是一味追求短期經濟成長、忽略金融安全重要性的做法。中科帶來的爭議,恐怕從現在才開始!
-----------------------------------------------------------------
貴刊9月15日有關「三大科學園區負債千億 永遠還不完」一文,本會說明如下:
(1) 文內所提「假設1千2百多億元負債不再擴大,三大科學園區未來每年盈餘估計均為10億元。那這筆負債,需要124年才能償還完畢」,如果不計其他因素(如折舊等),以簡單的計算,三個園區每年盈餘共30億元,40年就可平衡,而不是「需要124年才能償還完畢」。
(2) 文內所提「國科會剛公布今年上半年度的營業額達新台幣1兆521億餘元」,依本會預估今年營業額可達2.1兆元以上,按現行科學園區管理費千分之1.9計,收入約40餘億元。如果景氣維持,30年可以平衡。
(3) 依科學園區作業基金99年8月份財務報表顯示,其資產總額為2,072億元,長短期借款1,221億元,淨值752億元;且近年來利息保障倍數均達2以上,顯示作業基金的財務狀況穩健,且有充分償還借款的能力。
(4) 以上是目前的狀況,本會自當努力招商,增加園區土地的使用率,提昇盈餘。計入一些不可預測的因素,本會自始即以30年為回收目標,以現已開發成熟的竹科而言,歷經20多年之後現在每年可收入20-30億元回饋園區作業基金。政府對科學園區的投入著眼於長期投資,這本是常態,絕非「永遠還不完」,為免誤導讀者,尚請平衡報導 。
-------------------------------------------------------------------------------------
【台灣醒報記者郭琇真台北報導】科學園區發展正面臨險峻的考驗!29日跨黨派立委田秋堇、張曉風等直指,政府仍落入科學園區發展至上的老舊思維裡,不檢討是否適合現今產業需求,立委林淑芬更指出,中科四期面臨的是先天性環境不適合的問題,應先停止招商,通盤檢討;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則表示,目前已有2間大廠確定進駐,立即停止將會損失2300億元的產值。

科學園區榮景不在?在近年開發的科學園區中,陸續碰到招商不足、土地出租及使用率過低的狀況,中科四期也在這樣的衝擊下展開轉型,但29日跨黨派立委紛指國科會無視產業的真實需求與自然環境的限制,依然故我,繼續開發。

田秋堇表示,據立院預算中心的報告,國債估計到明年度為止已高達5.2兆,平均每人負債22.6萬元,其中國科會的「科學園區管理作業基金」負債更是連年高漲,2005年負債672億元,目前則已累積到1284億元。

「台灣的科學園區並不科學,而是工業。」張曉風指出,台灣科學園區現在的發展就像毛澤東提出的土法大煉鋼政策,又笨又壞,中科四期目前僅有一家繃帶廠商要進駐,何來的精密科學?

張曉風進一步指出,中科四期選址在特定農業區,現在竟擬將日後的工業廢水排到濁水溪去,濁水溪本是農業用水,利用溪水內含的濃厚養分來灌溉農田,現在卻要做為排放工業廢水的地區,台灣的糧倉將會被毀掉。

律師公會環委會主委詹順貴表示,中科四期當年因政治考量而開發,導致日後污染、搶水、徵收等紛爭,而這都是當初選址上造成的本質錯誤問題,並不能因園區轉型就能解決的結構性問題,因此國科會應趕快懸崖勒馬,徹底檢討中科四期的未來發展。

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則表示,新科光電以及上銀科技已確定進駐中科二林園區,另外還有一些潛在廠商也有意願,如果現在立即停止,將會損失2300億的經濟產值,且因為此案是行政院當初審核的,即便現在最高行政法院判撤銷開發許可,行政院若沒有命令下來,就不能停工。
----------------------------------------------------------------------------
三大科學園區負債 一百年還不完
低出租率、低租金造成千億黑洞

三大科學園區負債 一百年還不完
竹科、中科、南科三大科學園區,創造逾二十萬就業人口,但經濟命脈背後的代價,竟是高達一千二百億元的負債。
文●賴寧寧
科學園區創造了台灣的經濟奇蹟,竹科、中科、南科三大科學園區,去年營業額高達一兆五千八百多億元,國科會剛公佈了今年上半年度的營業額,達新台幣一兆五百二十一億餘元,年增六六%,就業人口達二十萬多人,撐起台灣經濟一片天。

然而,這張亮麗成績單的背後,卻有一個大黑洞:高達一千二百億元的負債。

為什麼科學園區多數的廠商賺錢,老闆、股東荷包滿滿,而科學園區卻會賠錢?

政府舉債開發土地!

靠廠商管理費、租金攤還

台灣有三大科學園區:竹科、中科、南科。為支應園區的開發、建設,政府設立了「科學園區作業基金」,以舉債的方式,籌措土地開發所需的經費,等到廠商進駐後,再由廠商按月繳交管理費、租金來償債。

因此,該作業基金最大的支出是土地開發費用,主要收入來源即管理費、租金。由於初期的開發費用龐大,因此,基金一開始是高額負債,隨著廠商進駐、正式營運,開始繳交租金、管理費用,負債自然就會慢慢下降。

但奇怪的是,作業基金成立將近三十年,負債不但未減,反而從民國八十九年的負債兩百多億元,一路增加到去年年底,變成負債高達一千二百四十二億餘元,十年來暴增四、五偣。
負債雪球越滾越大!

中科、南科今年仍虧
根本原因,就是一句話:蓋太多科學園區,超過市場需求,導致開發成本太高、卻無法收回,而且,未來這筆負債仍將不停滾雪球般增加。

目前科學園區作業基金的收入來源,來自三大園區廠商繳交的管理費及租金,以九十九年的預估損益來看,竹科盈餘二十七億二千六百多萬元,南科虧損十一二千七百多萬、竹科虧損五億四千九百多萬元。三大科學園區加總,盈餘十億四千九百多萬元。

假設一千二百多億元負債不再擴大,三大科學園區未來每盈餘估計均為十億元。那這筆負債,需要一百二十四年才能償還完畢。

不幸的是,這負債雪球並非到此為止,根據科學園區管理局編列的預算顯示,今年底的負債將層加到一千四百四十六億元,這還不包括開發中的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後續費用、及可能作業基金支付的中興新村 等高等研究園區的費用,可以預見,隨著永無止境的科學園區開發藍圖,作業基金的負債會持續擴大。

元兇一:出租率太低

供過於求,還拚命徵地

將三大園區分開來看,以竹科的負債金額最小,不到兩百億元,中科最多,達五百五十多億元、南科也有五百億元。竹科每年二十億元左右的盈餘,償債能力強,負債很快就能清償,但,中科、南科的情況就不樂觀。

而造成作業基金債台高築的元兇有二:一、園區開發太快,導致中科、南科的土地、廠房出租率太低,二、租金太便宜。

為建立台灣為科技島,民國六十九年成立竹科,八十四年成立南科,九十一年成立中科,北、中、南三區分庭抗禮。但是,根據科學園區管理局統計,截至今年八月四日為止,除了竹科四個園區,出租率將近百分之百,其餘中科、南科,出租情況均不理想,其中屬於南科的高雄園區,出租率只有四四.五%,是著名的「蚊子園區」。

中科、南科出租情況不佳,可見廠商建廠的需求並不強烈,但可笑的是,放著這些規畫好的園區不用,各縣市政府反而繼續規畫科技園區,大肆徵收土地,像苗栗縣後龍科技園區就是其一。

元兇二:租金太低

為了招商,緩收建設費

當供過於求,出租不理想,為了攬客租金就無法提高,甚至還要降價以求,導致負債更雪上加霜。

科學園區土地租金的計算方式分兩部分:一、素地租金,二、公共設施建設費用。前者係以公告地價的五%計算,後者則依照交通、地下管線、水電等基礎建設的費用,分二十年攤還。

以今年公告的租金來看,三大園區中,租金最高的是新竹園區,每平方公尺每月收五十二.九二元,最便宜的是中科的后里園區,只有八.O七元,是新竹園區租金的一五.二五%。

為什麼同樣是科學園區,但是,租金卻有天壤之別。科學園區官員私下透露,素地租金各地相差不會太多,相差最多的在於建設經費的分攤,有的園區為了招商,將部分建設經費遞延,導致租金低估。

台北大學 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說,租金過低,是標準的「劫貧濟富」,政府用遠低於市場情的公告現值向農民徵收農地,開發之後,再以超低的租金租給廠商,造成作業基金入不敷出,負債累累,最後虧的是納稅人的錢。

國科會監督不周

近兩年負債暴增約兩百億

針對科學園區負債超過千億元,立法院在九十七年曾經決議,要求科學園區的監督單位──國科會提出改善措施,以有效控制作業基金負債額度,並改善財務結構。不過,從九十七年到九十九年,負債額度不但未減,反而增加約一百九十七億元。絲毫阻擋不了這股開發的力量,因為主導這場遊戲的正是政府以及不少地方民代。

一位科園學區官員私下表示,這樣下去,這筆負債將「永遠還不完」。結果呢?就是「全民埋單」。

政府開發案,由全民埋單實例不少。以榮工處為例,榮工處早年協助政府開發工業區,原本的算盤是,榮工處出售工業區所得,可償還開發的負債,結果,工業區處分不順,多年下來,累積負債高達六百多億元,成了燙手山芋。

後來,政府想出了一個解套模式,先將榮工處改制為國營事業,再將國營事業民營化。榮工處去年正式民營化,那六百多億元負債,便切割出去,由退輔會下面的安置基金承接,這筆債務,繞了一圈,由全民埋單。

科學園區是否會走上榮工處的老路,尚難逆料,但,可以想見,只要不當開發一日不止,全民埋單的惡夢就不會停。

摘自商業周刊第1192期2010-09-16
-----------------------------------------------------
〔記者湯佳玲、李宇欣/台北報導〕儘管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中科四期二林園區應撤銷開發許可,但國科會主委朱敬一昨日表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並非終審,且目前提出的中科轉型方案對得起土地與人民,因此中科不需要停工,可繼續開發。立委何欣純、鄭麗君與林淑芬等人痛批此舉違反行政程序法,是行政權霸凌司法權。

砲轟行政權霸凌司法權

國科會昨赴立法院報告一○二年度施政計畫與預算案。昨天同時也是主委朱敬一的生日,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召委陳淑慧午休時間準備蛋糕為其慶生,朱敬一顯得驚訝靦腆。但面對中科四期爭議,朱敬一則態度強硬。

朱敬一︰政院要求才會停止

朱敬一說,中科四期是行政院核定的開發案,除非政院要求中止才會停止開發,「但陳揆沒有說暫停」;且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並非終審,如果最高法院判決撤銷,一定會遵守終審結果,不再開發。朱敬一說,對上訴充滿信心。

立委鄭麗君、何欣純等人質詢則指出,如果二林園區現在停工,受影響的只有愛民衛材這家投資一億元的公司,但若等到最高法院判決再停工,恐造成更大損失,該由誰負責?朱敬一回答:「行政院會負責。」

朱敬一也表示不認同法官判決,「沒有看到中科四期未來創造三千億產值的效益。」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會後補充,立委沒有看到若終審成功,那麼現在就停工也是未來的損失。

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林佳龍、劉建國、田秋堇,以及親民黨立委張曉風與地球公民基金會,也在昨日召開記者會,要求立即停止這項開發案。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廖本全說,國科會主管的「科學工業園區管理作業基金」,從二○○五年負債六百七十二億元,累積至今的負債高達一千兩百八十四億元,短短七年就增加一倍,為什麼政府會縱容如此荒謬的開發案一錯再錯?

賀陳弘回應說,科學園區有投資就有借款與負債,三園區預計在一百二十九年全償清。三園區目前土地出租率達九十%以上,惟高雄路竹園區的閒置率為六十一%, 已推動「南科日商聚落精進計畫」積極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