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在樹怎麼移,是樹有沒有必要移!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4/10/23
資料來源: 

今天上午遠雄集團會同樹木移植廠商樹花園與日本樹木醫召開「向上提升,樹立典範---大巨蛋移樹工程新團隊記者會」,事後接獲幾位熱心的媒體朋友來電採訪,發現部分必需澄清的事項,松菸護樹志工團具體回應如下供參:

1. 據悉今日有護樹團體代表於記者會中,簽屬遠雄集團與承包商所擬移樹公約一事,松菸護樹志工團嚴正聲明,今日記者會松菸護樹志工團未派遣任何代表與會,會場內並無任何松菸護樹夥伴,在公民欄上簽屬公約者,並非松菸護樹志工團或台灣護樹團體聯盟代表。

2. 自4月23日護樹行動啓動至今,從未改變透過路型變更設計讓老樹應原地保留的初衷,也持續呼籲北市府應改變常年來「不把樹當樹」的惡質工程思維。今天記者會遠雄也承認,台北市政府尚未決定是否需要移植樹木,因此今天的爭議點不在松菸護樹行動所保護下來的行道樹要怎麼移植,或是會不會用最高規格來進行移植,而是遠雄所謂的移植,到底是不是絕對必要!?

3. 北市交通局也曾於6月10日提出「只移兩棵樹」的官方路型變更方案初稿,透過交通專業設計保持原有道路寬度與車道數、大巨蛋交通內部化的原則,以及「樹的價值高於交通流量」的價值觀,除為保留足夠緩衝進入停車彎道的空間,須移植鄰近公車站牌的兩棵樹木外,其餘老樹全數保留,更主動將民間版規劃僅一公尺寬的樹穴,加倍留設為兩公尺寬度,提供老樹們更好的生長環境。這個開創官方「以路就樹」價值觀、善待樹木令人感動激賞的設計方案,忠實呈現「人命、樹命都兼顧」的設計理念,雖此具有高度共識的方案最後遭北市府以錯誤的評估數據(註)否決,但已見證民間呼籲老樹原地保留並非空口白話。(註:北市市區行車速限為50公里,行經國小路段速限30公里,但變更路型可行性評估以55公里作為計算基準,進而推估需保留較長漸變距離,必須移除大量樹木。)

4. 遠雄所謂邀請日本樹木醫與園藝公司樹花園進行最高規格移植,並不令人期待。經向日本官方詢問,日本並無遠雄所謂「皇室御用樹醫」的編制或稱號,而向日本綠化協會求證後,得知山下得南先生所屬「富士植木」,也僅是眾多負責承攬日本皇居綠地管理的造園公司之一,並非所謂御用樹醫。再者,前天下午(21日)幾位樹醫前來檢視光復南路行道樹,為了標示樹木編號,竟然直接在樹幹上釘上釘子。昨天下午(22日)幾位樹醫前往台北流行音樂中心預定地,探視松菸周邊遭暴虐移植的行道樹,在挖掘土球檢視根系的過程中,施工人員也未能小心謹慎進行挖掘工作,數度強行挖斷已經奄奄一息樹木的樹根,如此不愛惜樹木的行徑,有怎能讓人期待未來施工會有多麼謹慎呢?

5. 昨天(22日)幾位樹醫上午前往探視松山菸廠假植區2007~2009年間遭移植的老樹,明確指出松菸假植區內移植近七年的部分老樹,已遭病菌侵入危及樹木生命安全。下午前往台北流行音樂中心預定地,探視近期周邊遭暴虐移植的行道樹,確定至少六棵老樹已經死亡,其他剩餘樹木雖有部分新葉冒出,但也僅是用自身長年累積的養分維持生機,後續能否繼續存活並不樂觀。針對遠雄近期移植的行道樹,樹醫指出這些樹木死亡或生長不良,主要原因在於移植前未進行斷根手續、保留土球過小、移植地點排水不良等等。其實這些問題早在遠雄暴虐拔除松菸52棵行道樹時,松菸護樹志工團就已指出這些問題,並要求北市府介入積極改善,但時至今日已過半年,樹木生長狀況越來越差,基地現況也未有效改善,北市府與遠雄等於是把老樹從松菸強挖走之後,任由他們自生自滅曝屍荒野。若日本樹醫真如遠雄與園藝廠商所說的神通廣大,松菸護樹志工團呼籲遠雄: 已經挖走的顧不好,還想挖走更多樹,會不會太過分了!!!!!趕快把被移植的樹都先救活吧!!

6. 樹在人就在,怪手再來肉身再擋,我們絕不退讓,路型變更設計原地保留老樹是絕對可行的方案,若北市府與遠雄仍執意移除松菸行道樹,將進行最強烈的反抗,已對支持者發佈相關訊息,進入全面戒備狀態。

7. 昨日(22日)松菸護樹志工團公布周日將舉辦護樹影展開幕,進行香港賴恩慈導演劇情短片【N+N】的全台露天首映會,據悉今日已有某位支持遠雄移植樹木的台北市議員,向轄區分局施壓,準備杯葛松菸影展,松菸護樹在此強烈呼籲:我們護樹就是護人,不是為了任何個人私益,若身為民意代表的市議員寧為黑心財團的看門狗,松菸護樹志工也將展開全面性反擊,向該選區選民揭露不肖議員仇視樹木、杯葛護樹提案與護航財團的惡行!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