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美國重返亞洲 台灣左右為難

2012/10/16

兩大自由貿易體暗自角力的亞太新局

TPP與RCEP兩大協議完全是處在競爭狀態,而且不是來自經濟方面競爭,而是外交與戰略的競爭布局。台灣最理想的狀態是左右逢源,能夠同時加入;但是想要兩者得兼,不是這麼容易的⋯⋯

李全真

兩個全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集團正在成形,而且互相刺激、彼此競逐,隱隱然也相互對抗。 參與「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談判的九個成員國代表,九月六日於美國維吉尼亞州李斯堡展開第十四回合談判。這些國家包括美、星、紐、澳、智、秘、越、馬及汶萊等九國,緊接著還有墨西哥與加拿大等著加入。

就在不到一周之前,柬埔寨暹粒也召開東南亞國協經濟部長會議,與會的東南亞國協十國、紐西蘭、澳洲、印度、中國大陸、日本與南韓等十六國經貿部長,同意達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議」(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RCEP),而今年十一月將舉行的區域峰會中,各國最高領袖將同意展開成立自由貿易區的談判。

美國入T 防堵中國加入

反諷的是,全部TPP的會員國,以及絕大多數RCEP的國家,都是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的成員,而九月初APEC還在俄羅斯海參崴舉行年會,大家煞有介事的開會,心中卻盤算著APEC的瓦解。

這兩個貿易集團各有重心,TPP是以美國為主導,而RCEP則以中日韓為核心,雖然少數國家左右逢源,兩個都參加,但也有國家左右為難,不知道加入哪一邊,台灣就是陷入長考的國家之一。

RCEP的前身是東亞經濟集團(EAEC),是只有亞洲國家參加的貿易集團,後來演變成以中日韓為核心,加上東協,其中的雙邊與多邊的自由貿易協定,愈來愈多,結構愈來愈穩固成熟,由於日本堅持,後來再加上非東亞的三國:澳、紐、印度,成為東協加六。

美國、澳洲之前擔心被排除在外,所以發起APEC,然而十年下來,在貿易自由化上一事無成,所以才有TPP的倡議。

TPP雖由紐西蘭與新加坡所創議,但美國誓言重返亞洲,除了加強安全層面,經貿的鞏固,不可或缺。美國加入後,把TPP的環保與勞工的標準提高,尤其是明定國營企業有著不公平競爭基礎,更可以防堵中國進入,確保美國在TPP中的主導地位。

兩大協議 完全是競爭狀態

雖然美國貿易代表柯克(Ron Kirk)日前表示「TPP與RCEP不具競爭性,而是互補」,但美國學者認為,兩個協議完全是處在競爭狀態,而且不是來自經濟方面競爭,而是外交與戰略上競爭。TPP如果能擴大美國對外出口、降低貿易赤字與增加就業,當然最好,但向亞太地區宣示美國的承諾以及美國回來了,才是TPP主要重點。

TPP擴張的速度很快,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估計,TPP的十一個成員國,將形成一個五億人口的市場,約占世界GDP總量的二七.二%,已超過歐盟的二二%,成為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若日本再加入後,總GDP占全球的三五.五%。

日本內部雖然仍有強大的反對聲音,但是基於與美國的同盟關係,加上近日與中國關係的緊張,華盛頓很有信心。據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告訴前副總統連戰,日本基於特殊原因,會在適當時間參加。

截至目前為止,TPP在智慧財產權、國營企業規範及市場進入等關鍵議題,沒有重大進展,頗令外界失望,但也反映出這個高標準自由化整合工程,難度很高。所幸目前美國朝野兩黨對TPP都有共識,無論是總統歐巴馬連任,或是共和黨羅姆尼當選,都不會中止談判。

內部有批評意見認為,不斷擴張、參與成員的意見愈紛歧,不是件好事,重要的是及早談出一個協議。所以美國必須儘快訂出最後談判期限,目前暫定的目標是在二○一四年年底完成談判。

外交衝突

拖緩RCEP整合

TPP快速發展,同時也刺激了RCEP的經貿自由化腳步加快,有論者認為,此集團可能後發先至,比TPP更早完成整體自由化談判。但是老實說,過去此集團的速度快,也是由於中國大陸願意做出農業方面的退讓,在中國與東協的關係中尤其明顯,這也是中國之所以在與東協交往時,往往自持老大哥的角色,不把其他國家放在眼裡。

貿易上自認示惠,造成中國在外交上對他國頤指氣使。中菲與中越的南海爭端,就凸顯這樣的心態,再加上過去長年沒有解決的主權領土衝突,從日韓的竹島、獨島衝突,到中日間的釣魚台衝突,的確會蔓延至貿易關係,尤其是過去推動貿易自由化整合的中國大陸,此刻正是衝突的當事人。

過去,發生在RCEP各國間的緊張,或謂一時的緊張會過去,不致影響長久的經濟關係;但這次情況不同,已不是民間砸車砸店等非法手段,而是日籍員工簽證延期不予處理、進口每櫃檢驗等政府行為。在其他雙邊關係,我們也看到非經濟因素的干擾,恐怕這將拖緩經貿進一步的整合。

九月二十八日,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預備性磋商,如期在首爾舉行,這讓做主人的南韓鬆了一口氣。南韓代表表示,能夠啟動談判,「本身就是高度政治行為」,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是因為地點在南韓,如果是在日本,中方代表不會出席,而如果是在中國,主人將會不斷推遲時間,這就是非經濟因素的干擾。

台灣八年入T?要看北京

台灣近來一直是把加入TPP列為優先目標,總統馬英九指示「八年入TPP,愈快愈好」,政府更在八月十二日成立「國際經貿策略聯盟布局小組」,由行政院長任召集人。但是很現實的講,台灣表達意願並不是最重要的,能否加入,北京的同意,才是關鍵。

北京對台灣發展國際雙邊與多邊關係,一直是抱持著反對態度,大陸沒有鬆口,任何國家很難冒著得罪北京的風險。其中唯一的例外也許是美國,在籌組APEC的時候,雖然北京也反對台灣參加,但是在美國與澳洲等國的堅持下,達成妥協條件,即領袖會議台灣不得以現任元首參加。

新的貿易集團TPP,應該也會照著這個模式,雖然現在中國大陸經貿實力比十年前更強,但是美國希望把台灣拉進來的心情,也比以前殷切。然而進入的時機會很敏感,美國與台灣都不願意一開始就刺激大陸,也因為如此,去年美國宣布加入TPP之後,台灣就一直在等待美國的訊息。

理想左右逢源?兩者難兼

老實說,在自由貿易區還沒有形成前,加入談判,比較能夠把自己經濟的特性納入普遍規範當中,台灣晚於十一個國家加入,只能被迫接受他們已經談好的條件。

終於,在九月連戰與希拉蕊於APEC進行雙邊會談時,希拉蕊明確表示,待加拿大和墨西哥完成加入後,會有第二波國家參與,「相信那時是台灣應該得到邀請參與TPP籌備規劃的時候」;接著,美國國務院官員柯夏譜來台,應該也當面向馬英九表達關於台灣參加TPP的安排。

現在球又回到台灣這裡,如果要加入RCEP,憑藉著目前與中國大陸的ECFA談判基礎,加上兩岸良好關係,應該不成問題。但是比起速度,TPP要比較快,經濟規模也大得多。

RCEP成員中,有汶萊等六個國家也參與TPP談判,台灣最理想的狀態是像這六國般左右逢源,能夠同時加入RCEP與TPP;但是台灣有特別的國際環境限制,想要兩者得兼,恐怕不是這麼容易的。

這兩個貿易組織的標準不同,成員不同,以台灣有限的資源,只能針對一個特定組織,還不一定短時間看得出成效,這並不是台灣特有的挑戰,亞太各國大家都逃不了這兩難的困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