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一整年,無任何薪資,還得繳學費?
高醫大口衛系實習生,抗議遭多重剝削!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4/04/11

主辦單位: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醫大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 0411新聞稿

「工作一整年,無任何薪資,還得繳學費?」這樣的誇張情形,漸漸是台灣各大學實習生,普遍遭遇的狀況!?

今日(4月11日),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醫大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招開記者會,批評高雄醫學大學口腔衛生學系的「強制實習課程」,整班大四生皆被要求:每週工作40小時,長達1學年,卻沒有任何薪資或津貼;期間不能返校選課,卻還要繳全額學雜費;而且,實習過程學不到學系相關的專業實作知能,只被當成高醫附設醫院的免費助理人力。

出席的高醫大實習生表示:「我們曾多次向系上、校方、實習單位反映此種強制無薪實習不合理,卻一再被以『需要互相體諒』、『共體時艱』搪塞帶過。」而且,「醫療實習面對疾病暴露、傳染的風險,實習單位卻拒絕為實習生納入勞保、健保;若發生職災憾事,實習生難道只能自己默默承擔!?」(可參考附件1)

「長年來,同學為了畢業,對實習都敢怒不敢言。」他們發現,絕大多數的口衛系學生,是被安排到高醫自身附設醫院(中和醫院、大同醫院、小港醫院)牙科部工作,使其每年有30多位無薪勞力可利用。高醫附設醫院自此省下大筆人事成本,甚至不再聘雇正職牙醫助理;利益考量下,儘管屢遭學生家長抗議,高醫也不願變更此一無薪實習要求。

「這不只是高醫大口衛系的問題,而是全台灣各大學日益出現的狀況!」一同主辦記者會的高教工會指出。推動大學科系納入實習課程,是目前教育部主推的政策。總統馬英九甚至兩年前曾喊出,「要全數技專院校學生畢業前都有實習經驗」。然而,政府推動實習課程,卻並未落實相關勞動法令保障,結果使實習生淪為被剝削的廉價勞工、甚至是無薪勞工。這也變相鼓勵雇主招募實習生來替代聘雇一般員工,或使整體起薪下滑。「虧的是勞方,得利的是雇主!」

工會表示:實習生儘管有學生身分,但若有工作事實,就不該剝奪其勞動保障。高中職建教合作生現有《高級中等學校建教合作實施及建教生權益保障法》,保障其至少享有基本工資、勞健保。然而,人數更多、工作能力更成熟的大學生實習,明明也有給付勞務,理應構成雇傭關係、受《勞動基準法》的基本工資等保障,主管機關卻從未積極捍衛其勞動權益,對「強制無薪實習」爭一隻眼閉一隻眼。

「高教工會已開始招募各校實習生加入,高醫大口衛系是第一批。如果狀況遲遲未改善,工會將會號召全國教職員生,一起到教育部前抗議!」工會強調。

政大法律系林佳和助理教授也出席記者會指出,實習生工作雖有學習、受訓的意涵,但若實際有受指揮監督、參與勞務,就該被視同「勞工」獲保障。基本工資、同工同酬、勞健保等基本權益,不該因為實習生具有「學生」身分而被忽視。根據目前實習生們提出的資料,實習過程都有相關的管理規範、工作要求(附件2),明顯不只是在學習,而是有工作的成分。

出席學者批評:教學醫院明明有豐厚獲利,每年盈餘皆多達數億元,竟然還剝削實習生。高醫附設與經營的三家醫院,其中的中和醫院,去年盈餘即高達4.2億元(附件3);小港醫院有1.33億元的盈餘;大同醫院也有1.09億元的盈餘,絕非無法承擔實習生薪資。高雄醫學大學本身去年也有5.45億元的盈餘,竟還向沒選課的實習生收全額學費。學者呼籲有關單位應該立刻改革,拒絕「血汗醫療」向下延伸。

記者會結束後,高教工會、高醫大實習生、以及諸多前來聲援的學生與勞工團體,一同前往勞動部陳情,要求勞動部確認實習生與雇主(醫院)的勞雇關係,並且命雇主(醫院)立即給付薪資,捍衛廣大實習生基本的勞動權益。若主管機關不予回應,將有進一步的行動。

聯絡人: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林柏儀(組織部主任) 高醫大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 李書霈、邱家輝、吳芸儀

附件1 實習權益訴求: 高醫大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

1. 實習學生是勞工,應受勞基法保障:

學生於實習單位的進行實習,實習的工作內容,必須配合實習單位本身的組織從屬性,以及實習單位具有限制上下班、指派工作等指揮、監督的從屬性,在實習生與實習單位的從屬性上,即構成法律上所認定的僱佣關係。實習單位不得因實習生之學生身分,而否定彼此間的雇傭關係。

既然是僱佣關係,作為資方的實習單位就有義務為實習生提供基本的勞動條件保障,依法提供實習生勞保、健保、提撥勞退、職災保險等保障,在薪資給付上不得低於最低工資及違反同工同酬等勞基法相關規範。

2. 實習內容應具備專業職能:

口腔衛生學系學生於臨床提供之實習內容,係為牙科助理之訓練內容,與口腔衛生師之本職學能嚴重不符。校方應履行招生入學之承諾,有將學生培育為口腔衛生師之義務,其業務內容應比照其他國家口腔衛生師之執業內容,因應法律進行訓練方式之調整,不得一味以「法律未通過」、「國情不同」等推拖之詞搪塞。

3. 學費收取以學分費方式計

  學生於大四的臨床實習,並無直接使用學校之資源。學雜費應依學分費計算辦理,不應收取全額。

4. 聘額外的人力負擔行政、非專業工作可協商

  口腔衛生學系之實習生於實習期間有大半時間皆是在從事於非口腔衛生專業的工作上,其一原因就在於高醫牙科部並未聘請相關之牙科助理人力,高醫應聘請相關之專職人力負責這類工作,若要實習生從事這類工作則需要與實習生進行協商。

5. 必修實習課程/工作時間縮短

  

  口腔衛生學系之學生是為高雄醫學大學醫事類人員中實習時數最長最久者。參考其他各系之實習時數訂定標準為國考所規範之實習時數,本系目前尚未通過考試院設立國家考試,因此其實習時數及業務內容應參考歐美日韓等學校之口腔衛生學系臨床訓練課程,不應由校系逕自擬訂。

6. 每學期校方要與實習生參與之工會協商勞動條件、實習內容

每學期實習生與校方雙方應舉辦至少一次之勞資協商,以討論勞動條件、實習內容等細項。

7. 應聘請具有口腔衛生師之背景之專任教職員進行授課:

  本系是為口腔衛生學系,然本校提供之師資僅有牙醫師及公共衛生師進行授課,無任何一名口腔衛生師可供諮詢教導。口腔衛生師之獨特專業性並非由牙醫師及公共衛生師得以取代,如此之情況使得本職學能與其核心價值無法完整建立。因此,學校應擬聘至少一位之口腔衛生師進行授課,以避免名不符實之情事發生。

附件2 確認僱傭關係資料 高醫大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

法律上去探查究竟是否僱傭契約(勞動契約),依據民法規定和實務上的判斷的重點:

1. 是否在對方的營業場所從事勞務?

根據學生在實習現場的經驗,或是依據實習現場所訂立的規範,明顯有給付勞務的事實。可佐證的資料包括:

(1) 相關的實習手冊中明確規定每組,哪些月份需到哪裡實習。

(2) 每一位實習生都有一本Requirement紀錄冊,顧名思義就是”需達成項目” 當然也解釋為 ”要求” 需在各工作站完成的 ”業務數量”

實習生「須達成項目」要求舉例:

1.看診及治療器械的清洗、消毒和包裝 (在各大醫院牙科是有專屬此職位的聘用人員, 並薪水按月計算)

2.OHI (健保可讓牙醫師申報點數的”口腔衛生指導”, 實際衛教行為是我們做但錢卻是牙醫師領)

3.強迫門診,及手術跟診(因為有需達成的數量, 應亦可視為”須達成業務數量”),而實際醫院及診所會專門聘請助理或是牙科器械公司人員擔任,有按照task計算也有案時薪計算或月薪計算者

4.牙科模型修整及清洗印模拖(大部分醫院及診所也是都有聘請專門人員,而非助理從事此項業務)

5.物料管理作業(有要求一個月須做幾次)

6.櫃台業務(有在實習規則裡詳述要做哪些內容,等於就跟強迫一樣)

7.環境維護(有在實習規則裡詳述要做哪些內容,等於就跟強迫一樣, 而在某些站別是有硬性規定我們須專門負責那些業務,例如清掃和更換感染控制材料等)

2. 在工作的時候是否須聽從對方的指揮? 現實中,口衛系實習生實習過程都受到實習單位的指揮監督。可佐證的資料包括: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實習暨見習學生管理辦法第四條

實(見)習學生應依據各實(見)習單位要求準時上下班,實(見)習單位應確實掌握每位實(見)習生出勤之狀況。

高雄醫學大學口腔衛生學系學生於高醫醫療體系中之訓練計畫內容-6義務與權利---6.1義務---6.1.4服從主治醫師.住院醫師.及實習醫師之臨床指導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