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臺國會議員「地震與核災」研討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4/01/16

田中三彥:發生福島核災的關鍵原因是地震!

日本國會事故調查委員會委員田中三彥特地來台發表演說,他明白指出沒有地震絕對不會發生福島核災!他詳細指出地震會產生地震動,在海嘯發生之前,福島核電廠的許多設備甚至是外部供電設施已因地震動造成破壞,因為沒有外部電源的電力供給導致幫浦無法運作提供冷卻,備用之柴油發電機,也被五十分鐘後隨之而來海嘯給破壞殆盡,這是造成核災最重要的原因。甚至後來發生的氫爆,都是這些原因造成的。田中先生並在現場首度公開福島核電廠氫爆影片,並說明氫爆發生的原因。

對於台灣把女川核電廠當作典範的說法,田中說:不管是女川核電廠或東海核電廠,地震當時都發生很大的危機。女川核電廠也因地震關係失去了外部電源,它們三個的差別只是運氣問題。海嘯如果高一點,或地震大一點,日本的東岸會整個瓦解了。要以女川核電廠做為典範的聲音,在日本從來沒聽過。

陳文山:核二廠在孕震帶上方,而核三廠正下方有二個孕震帶,而斷層帶通過大門,反應爐離斷層帶只有800公尺到一公里! 台灣有二個隱沒帶的斷層,一個從東京灣到台灣東部的琉球海溝,一個從呂宋島到恆春半島的馬尼拉海溝;除了這二個最大的斷層帶之外,周邊還有許多其他零散的斷層帶,根據官方的數據是33條,但是合理推估有50條以上。隱沒帶的斷層會有很大的能量,從2004年的南亞海嘯,和日本311海嘯,我們已經知道這種地方會發生8.0以上的大地震!

現在學術界認為,從樹林到核一、二廠這一帶,有一約120公里的斷層,雖然離電廠有5公里, 一旦發生地震,核二廠可能在孕震帶的區域裡(上方),地震波直接上來,受到衝擊非常大。

而台灣南部海域有馬尼拉海溝,在恆春半島核三廠附近有斷層帶通過,它的位置大概是通過核三廠大門,離反應爐離斷層帶只有800公尺到一公里!而正下方有二個孕震帶。日本雖然很多斷層,但每次發生後,下次要在同一斷層發生,大概是1000年,但台灣的周期很短,大概是幾百年,這就是台灣的特殊性。

日本「零核電之會」議員跨黨派來台出席「地震與核安」研討會,而台灣的與談人也是跨黨派出席。除了常年參與反核的民進黨立委田秋堇外,國民黨立委,曾是環境保護署副署長的邱文彥委員,境內有二座運轉中核電廠的新北市政府也派出秘書長陳伸賢參與。

阿部知子解釋了日本福島核災後對於原發立地法的修正,她說:在核災之後,日本重新檢視核電廠的立地法,最大的修正是對於設置核電廠的標準的提高,及對於活動斷層的重視。以往是電力公司自己調查自己買的土地,然後提出資料,但311地震後,報告必須加上第三方專家的評估。台灣的活動斷層也很多,有潛在許多危機,台灣在高密度人口區設置有這麼多核電廠令人擔心。日本已經擴大逃難圈至30公里,但是,台灣核電廠附近30公里處的居民有600萬人,但福島30公里內,也才90萬人,如果真的發生核災,交通會中斷、可能會有火災等災難,台灣這600萬人,要如何逃難呢?在日本,30公里範圍內有做到避難計畫的地方政府也只有三成而已。

對於台電拒絕他們參訪核一廠,她說:『對於安全是不分國界的,每個國家的國民都不該受到威脅。但是台電以我們是日本人,不讓我們參觀,這是資訊的透明化是嚴重的退步。但我們沒有放棄,希望可以把我們的經驗傳遞給台灣的民眾。』

加藤修一提出節流的重要性,他指出:有日本權威學者試算,如果全國改用LED燈可以節省百分之九,是日本核電總供電量百分之三的,如果臺灣消費結跟日本一樣的,可以節省百分之十,相當於2台核能發電機組的發電量。

近藤昭一對於「沒有核能,發電夠用嗎?」這個一般人常會問的問題提出看法,他說:節能方面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的,而正因核災的關係,日本訂立再生能源採購法,這些能源相當五座核電廠發電機所能產生的電量!這件事情需要靠我們智慧及努力去達成,廢核之後,生活絕對能維持下去。

身為自民黨的議員河野太郎直言:『在日本,電力公司會藏一些資訊,這在日本是個重大問題。比方說北陸電力公司的核電廠發生燃料棒沒辦法停止核分裂的意外,這個電力公司藏住這個消息28年之久。在福島,發生停電的狀況,所謂核能專家一直上電視說這沒什麼,但不久就發生爆炸,他們就再也沒上電視了。所以資訊要透明化,但卻一直被藏起來,這點台灣的電力公司和日本很像,如果他們想藏,是很不好的。我們必須知道當發生意外時,他們有沒有準備好。以”外國人”或”沒有透過外交門路”這些理由來拒絕我們參觀核一,和日本的電力公司沒有差別,這種態度很危險。有透明的資訊,我們才能真正討論,我希望各位媒體要把這個訴求提出去。』

針對台電拒絕日本議員參訪核一廠,田秋堇委員重批:『我和鄭麗君委員有透過外交途徑。外交部說要問過台電,但台電說有安全考量,不接受外籍人員參訪。今天關鍵就在台電,他們告訴我們這些外國人去,會有安全考量,這是很荒謬的。這意思是說這些日本議員是恐怖份子,還是說核一廠不堪一看,害怕田中一去看就看出問題來?蔡正元委員去過日本,還看過日本核電廠,相較之下,日本甚至比台灣更開放。』

田委員以她反核三十年的經驗分享道:『美國政府要求存放燃料棒的地層要100萬年不能變動,我請問了陳文山教授,台灣100萬年內,大冰河期就有9次。也就是我們存放核廢的地方,什麼時候要沉或浮,沒有人知道。所以不要說世代正義,連當代正義都沒有。放在蘭嶼,那裡一度核電都沒用到。國科會的報告,我們可以節省39%的電力,所以如果我們好好節電,可以廢四核,不只廢核四。』

對於新北市境內有兩座運轉中、一座興建中的核電廠,新北市政府秘書長陳伸賢對日本議員對於地震與核電安全的分享,除了不斷強調新北市節能的評比是全部縣市第一名外,針對核四廠,他說:沒有核安就沒有核能,政府說要公投,但在沒有辦法確保安全,辦公投只是是非題,只有確認核四廠是安全的,公投才是選擇題。

國民黨立委的邱文彥委員強調非核家園是藍綠共識,也認同陳文山教授對於台灣身處地震危險區域的看法,並且提出對於斷層、海嘯、核廢料如何處理、緊急避難系統的諸多疑慮。對於前兩天立法院進行的非核家園法案遭阻擋,現場並未能表達看法。

新聞連絡人:陳弘美(日台交流研究會 主辦人) 吳靜慧 (終核盟 總幹事)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