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風車 居民學生遭起訴
助訴訟 義務律師團成立

2014/01/15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孫窮理

反瘋車抗爭,居民與學生率續遭起訴,1月15日,來自全國各地的律師來到苑裡,組成義務律師團,協助日後訴訟。圖中站立者為律師林三加。(攝影:陳韋綸)

苑裡反瘋車抗爭,至今已有16名居民、18名聲援學生,共計34人,自去年(2013)5月起,遭苗栗地檢署依「強制罪」、「妨礙公務」與「侮辱公務員及公署」等刑法罪名起訴。1月15日,多名律師與自救會於苑裡舉辦「義務律師團」成立的誓師大會,將協助日後訴訟。

從去年4月至6月,自救會與聲援學生,於工地現場阻擋英華威風機的施作,並與保全、警方發生衝突。英華威方面,則於現場或是事後祭以刑事及民事告訴,目前刑事部分被苗檢起訴的34名自救會成員與學生,大部分的罪名為強制罪;自救會成員葉天鴻回顧4月27日當天,為阻擋18-1風機基座工程,自救會與學生跳入豬糞池後,在基座上靜坐、呼口號,事後連同葉天鴻在內共計11人被依強制罪起訴。其它時候,居民以工地入口靜坐、肉身阻擋怪手,或者將自己鎖在基座上...等方式作為抗爭的手段,阻擋工程持續的進行。

自救會成員與學生遭「強制罪」起訴一覽表
  • 2013/4/22 人數:2人 過程:英華威運送風機組件進入18-1風車工地,居民靜坐於工地入口,遭警方逮捕移送。
  • 2013/4/22 人數:1人 過程:林清金以肉身阻擋怪手前進,隨即遭逮捕移送。苗栗地方法院宣判強制未遂並處拘役10天,目前全案上訴中。
  • 2013/4/27 人數:11人 過程:英華威施作18-1風車基座工程。居民與聲援學生跳入豬糞池後,靜坐於基座上。
  • 2013/4/29 人數:20人 過程:英華威18-1風機基座灌漿作業,居民與學生以肉身鎖基座與鑽入水泥車下的方式阻擋,此外並在工地入口拉布條靜坐。
  • 2013/6/17 人數:1人 過程:英華威運送風機組件進入26風車工地,學生坐於靜止車輛中即遭逮捕。

資料提供:苑裡反瘋車自救會

《刑法》第304條寫明強制罪是「以強暴、脅迫使人行使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其中「強暴」與「脅迫」是構成強制罪的入罪要件。根據成功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許澤天在「社會抗爭與刑法的極限」法律研討會中的解釋,「強暴」是指行使力量而對他人身體產生強制效果,「脅迫」則是對他人告知行為人得以影響、支配的未來惡害(例如:「你不這樣做,就對你不利」),以迫使它人服從。(參見2013/10/18「社會抗爭與刑法的極限」法律研討會,關於強制罪的基本解析)律師劉繼蔚認為,苑裡抗爭被起訴的案件,是否構成入罪要件,「有非常大的可質疑空間」,因為居民僅是靜坐而非強行阻擋。

反瘋車抗爭,起於自救會認為英華威於苑裡設置風機的過程中,未與居民溝通協商,亦未按環評書安全距離承諾,而使風機與民宅間的距離過近。律師邱顯智表示,法官審理自救會與學生的行為是否為強制罪時,除了手段,也應考量抗爭的目的,是為表達對於風車做為公共政策的不滿,將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一併衡量。

苗檢對於偵辦結束的案件,申請以書面審理而無須開庭的「簡易判決處刑」。劉繼蔚解釋,簡易判決處刑通常處理被告認罪、犯罪事實明確或輕微的案件,但他認為苑裡抗爭訴訟案,究竟屬強制罪或言論自由範疇,目前仍有爭議,司法應仔細討論兩者的法律界線在哪。

劉繼蔚、邱顯智,以及苑裡抗爭不久後即出面聲援並協助提起「環評無效」之訴的律師林三加...,目前苑裡的義務律師團,共計已有16名律師響應參與,除協助日後訴訟外,律師團成員、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委高涌誠表示,如發現檢察官濫訴等情事,司改會也將請求檢察官評鑑。

自救會成員陳薈茗表示,目前居民持續每日至工地巡守,而英華威埋管工程也暫時停止,但由於施工許可至今年5月中,因此自救會巡守工作也將持續進行。自救會會長陳清海表示,已做好農曆年節在工地「圍爐」的打算。

【相關報導】
建議標籤: 

回應

林沁、王雲祥、陳品安、林靖豪等四人,現身表達反對設置風車的立場義務律師團包括林三加、柯劭臻、謝英吉、曾威凱、黃國城、陳柏舟、林子琳、蔣昕佑、李明芝、左逸軒、邱顯智、李宣毅、劉繼蔚、洪明儒、林士雄、高涌誠(不)等人自由電子報記者沒到場 - 苗栗反瘋車律師︰法官勿成迫害人權幫凶

陳為廷官方臉書:民進黨到底哪來的臉爭取苗栗人的支持?
2013年10月1日 16:21
https://www.facebook.com/a102579/posts/718639184818903

讀梁文韜前天在《自由時報》寫的〈誰許苗栗一個政治承諾?〉一文,想起大埔事件以來許多人都持一種「苗栗人活該,不值得同情」的論調。
這種論調的潛台詞,通常是:「誰叫苗栗人都乖乖投給國民黨、不投給民進黨?」
這其中,當然有很深的謬誤。
第一,「苗栗人活該」論,事實上跟劉政鴻「外地人不該干涉苗栗內政」的論調邏輯一致,兩者都主張「苗栗人自己決定苗栗事」。
問題是,「苗栗人」也有分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做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公民,當一個地方的多數去欺壓少數,我們當然還是得協助受迫者起身抗暴。
第二,人們不投給民進黨,難道民進黨本身都不用負責嗎?
我們來檢視一下與基層關係最近的民進黨公職:目前在苗栗縣議會三十七席中僅占四席,另有一名苑裡鎮長。
當苗栗烽火連天、群起抗爭的時候,這些縣議員們除了鎂光燈聚集的時刻出現以外,從不現身。
當張藥房剛被強拆,人們在抗議劉政鴻又要耗費公帑赴中奢華「考察」之際,卻赫然發現民進黨籍的縣議員也隨團去中國歌舞昇平。
當全國正關注著華隆工人的罷工之苦,民進黨卻在罷工結束後推舉了當初幫著華隆資方籌組的「閹雞工會」出來打壓工人的李震華參選竹南鎮長。
當苑裡反瘋車自救會在誓死捍衛家園,身為苑裡鎮長的杜文卿粉絲團卻不聞不問,甚至儼然就是個幫兇。
當人們期待民進黨在縣議會善盡監督之責,民進黨團卻非但沒有推出自己的正副議長人選,甚至決議力挺國民黨的候選人--劉政鴻最大的樁腳兼盟友、壟斷整個流域砂石業的游忠鈿。
老實說,眼見基層一片腐壞,跟國民黨也沒什麼兩樣,民進黨到底哪來的臉爭取苗栗人的支持?
眼下就是2014地方選舉,縣黨部還是牢牢被上述這些人握在手裡。如果民進黨中央還是無所作為、明年推出來的還是這組陣容,那民進黨這些大頭來到苗栗談過的支持、與改革,就真只是聽聽就好。
而「苗栗人活該」論可休矣。我們該做的,是牢牢實實與這些受迫的苗栗人站在一起,找尋黑暗中另一條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