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過勞高壓 護理專業幻滅
10/9是護理勞動者的「黑色國殤日」 要求衛福部對嘉基醫院究責!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3/10/08

行動時間:10/9上午十點 行動地點:衛生福利部(台北市大同區塔城街36號)

九月政爭沸沸揚揚,也掀開政治高層權力鬥爭分贓下的齷齪不法,而惡劣政商體制繼續透過強拆民宅、職場打壓等各種壓迫手段,造成遍地傷亡、全民皆殤。去年二月,嘉義基督教醫院急診室接連發生二位新手護理師燒炭自殺,其中,嘉基護理師陳怡君,在離世之前留下遺書,沉痛追問:「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怎麼照顧別人?」

護理人員的「被自殺」工殤,不僅反映護理職場的惡劣至極的勞動條件,這一整代年輕勞動者,都將成為用過就丟的拋棄式人力、為財團牟利的犧牲品。嘉基不願承認錯誤,陳怡君的家人至今仍深陷痛苦,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與工傷協會邀請護理人員、以及各世代的勞動者,在雙十國慶之前加入「黑色國殤日行動」,許多護理人員、以及非護理工作的青年勞動者透過臉書表達支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75320389146979/,受害護士的母親也將從嘉義北上,要求衛福部對嘉義基督教醫院究責。

「早知道是這樣的工作,我不會讓女兒去做護理!」

基護工會與工傷協會從陳怡君死前執業半年來的行事曆、筆記本、遺書與家屬口中,看見陳怡君是如何一步步被嘉基推下斷崖,更看見衛福部不思改進醫療產業政策,與醫院徹底以營利手段犧牲護病生存權。

陳怡君畢業於長庚技術學院,100年8月回到嘉義,進入嘉基開刀房工作,在她半年的執業生涯,見證了護理職場的惡劣條件:

(一)受訓期過短、倉促上線

號稱三個月試用期,實則僅有8個工作天,使得陳怡君的勞動強度與工作壓力倍增,嘉基沒有盡到應給予勞工足夠工作訓練的雇主責任。新人缺乏完整訓練就馬上當人力使用的歪風,已是各醫院的常態,新人被期待成為解救護士荒的解藥,但惡劣的勞動條件反而成為餵養新手護理師的毒藥!

(二)跨科用人,訓練不足

陳怡君到職8天就被要求快速上工,每週一、三、五是口腔外科、週二是兒童外科、週四是胸腔外科,天天面對不同的疾病開刀流程與工作團隊,造成職場適應困難。手術室護理工作特性是快速的節奏與團隊工作,新進護理人員每天轉換科別,難以累積跟工作團隊的經驗。但醫院卻可以因此賺飽開刀房的翻檯率,減少空房增加盈收。跨科調動普遍成為醫院管理利器,彈性運用護理人力,用最少的人增加最大的收益。臨床經驗無法累積,醫護人員難以準確掌握病情觀察,護病權益都是犧牲品。

(三)違約賠償,不敢離職

就讀護理學校是高額投資,護理教育錯誤強調「白衣天使」是白領階級,護生畢業投入職場後卻發現勞動環境惡劣無處容身,不只投資失利的落差,要離職家人無法諒解,被社會污名為逃兵。加上嘉基挾勞資關係優勢,為了防堵護理人員流動率高及減少培訓費用損失,設立違約金條款的不平等勞動契約,造成陳怡君身為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在開刀房工作不適應時,亦無力面對申請離職所應支付的違約金。既無法自由轉換工作,加上高強度的職場壓力導致陳怡君自殘,事後雖然嘉基有所顧忌未向陳怡君要求違約金,但確有造成陳怡君職場壓力之實。

據家屬說,只見陳怡君下班苦讀不同科別的器械原文,缺乏休息,但她最終仍疲於應付惡劣職場環境,8/27她於工作中昏倒,10/14企圖用剪刀刺脖子自殺未遂後離職。倖存的怡君,打電話給同學們,尋找相對友善的勞動職場,沒想到所有同學都同樣處在新人碰壁的火坑裡,只能同病相憐,互訴慘狀。在護理勞動條件陷於谷底,短期之內無法扭轉的客觀現實下,陳怡君只好退而求其次,於同年11月再次應徵嘉基門診護士,護佐月薪僅18780元。怡君同期到嘉基急診室擔任助理的吳護士,工作兩週後燒炭自殺身亡,怡君於101年2月8日也隨之燒炭自殺身亡。

基護工會認為,這些逼走護理人員,威脅護理人員生命的招數,正是各家醫院用來苛扣人事成本、增加營收的手段。當嘉基察覺怡君身心受創,卻只派出院牧部輔導人員,而不願調整院內制度,讓護理人員真正健康勞動。這種「自殺防治」方法,根本是愚弄勞工!陳媽媽憤恨不平的說,「早知道是這樣的工作,我不會讓女兒去做護理!」

工殤就是國殤!護病生存權優於財團利益!

9月30日是全國護理師考試放榜日,有6853名護理人員取得入場門票,即將踏入護理職場。歷經五專、二技護理專業學科,苦熬過臨床實習磨練,付出昂貴的學費(五專一畢業就得負擔三十多萬的學貸),拿到護理師專業證照,本是一種對未來就業保障的投資,但護理臨床勞動條件進入前所未有的黑暗期,甫出校門的學生是否知道,護理專業教育碰上財團醫院,恐怕讓護理人員武功全廢,淪為運轉失靈的生產機器。當執政者埋首政爭、準備在國慶日上粉飾太平,對照剝削至極的勞動現況,與無法自主的人民健康,簡直是國難當頭!

陳媽媽說:「我的孩子在家好好的,為了生活去工作,怎會反而死了。我以為護士是個好工作,哪知這個護理職場這麼嚴重,我希望不要再有其他護士像我的女兒一樣,被逼到走絕路」。基護工會與工傷協會要求衛福部立即提出對策,讓嘉基醫院對陳家公開道歉、負起賠償責任,並改善院內勞動條件,別讓護理新人成為下一位陳怡君。

【陳怡君工殤大事紀】

100.08.05-08.16 新人訓練期,僅有8個工作天。 100.08.17--- 天換科,每天都是不同的疾病開刀流程、器械技術與工作團隊。 100.10.12 自述生不如死、腦中僅剩自我結束一途 100.10.14 凌晨因情緒低落而自殘,被家人送至嘉基急診室緊急縫合。於100年10月17日自行向嘉基離職。 100.11-100.12 打電話給同學們,與面試中南部醫療院所,試圖找更好的職場。 101.01.02 進入嘉基急診室擔任急診室助理一職,每月薪資18780元。 101.01.17 與陳怡君同期到嘉基急診室做急診室助理的吳姓護佐,工作後兩週燒炭自殺身亡。 101.01.30 至台中榮總嘉義分院身心醫學科就診,因「護理職場的工作與人際壓力」,診斷為「憂鬱症」 101.02.08 於101年2月8日燒炭自殺身亡,遺書「工作不像讀書,努力就一定會有回報」。

主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