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北上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事後聲明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3/08/16

8月4日蘇貞昌與賴清德出席座談,大談大埔案之殘暴。會後聲援南鐵的學生高喊口號詢問蘇主席對於南鐵東移迫遷案的看法時,竟遭到南市府維安人員勒頸噤聲,蘇也快步離去。8月14日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北上民進黨中央黨部,訴求民進黨中央對於南鐵東移迫遷案作出表態。但副秘書長林育生卻回覆「南鐵遇到的是技術問題」。黨中央以工程術語磨滅迫遷侵害人權之本質,完全與市府如出一轍。自救會直上黨辦公室希望面見黨主席時卻被擋在門外,林甚至大聲喝斥聲援學生,傲慢盡顯。自救會居民站在門外三個小時,苦等黨內會議結束,仍見不到黨主席。林僅承諾會與南市府溝通,形同放任地方政府為所欲為。台南鄉親舟車北上,黨中央無意解決爭議,卸責的態度令人非常失望。

自救會北上黨中央之三大訴求「拒絕支持迫害人權的黨籍市長」、「對全台灣土地徵收議題表態」、「南市府與自救會重啟協商」都未獲承諾,隨後南市府竟發出聲明砲轟自救會。南市府斷絕與居民協商,卻一再以其新聞體系攻擊自救會。套句蘇主席於大埔發表之談話,賴市府是「把人民當成敵人」。

南市府814聲明稿內容仍宣稱南鐵東移迫遷案是工程議題,並將之與大埔案切割。但事實上,814自救會北上之行動,除了居民與聲援學生之外,包含廖本全老師、南藝大阮老師、台灣農村陣線、全台灣土地議題包含灣寶洪箱阿姨、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會王媽媽、桃園機場捷運A7站自救會徐大姊、紹興社區王大哥,甚至連大埔四戶之一彭大姐都不辭勞苦北上聲援。自救會非常好奇,一個滿口謊言,強推不正義公共工程案的市長,有什麼資格與立場宣稱「南鐵東移案與大埔案不同」?請迫遷市長不要再消費大埔。

針對南市府814釋出之聲明,自救會回復如下:

「核定版即是東移版」是為了將東移迫遷合理化而產生之去脈絡陳述架構

台南鐵路地下化案自民國80年省政府囑意辦理,84年鐵工局完成整起計畫,85年通過環評,都是「地下永久軌置於國有地下,工程期間借用東側民地施築臨時軌,工程結束還地於民」之不東移版。在省政府的認知中,此「不東移版」即將實施,環說書中更有多達50頁的工程線形圖。隨後南鐵案逢台灣經濟奇蹟退潮,政府財政緊縮無以挹注公共工程。南鐵工程的延宕,完全不是因為這群捍衛自己居住權與財產權的老居民出面反對不正義的東移迫遷案所致,是台灣政府之共同責任。

民國96年4月,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與南市府談妥配合款,南鐵案重啟。96年9月鐵工局再度將全案送入行政院準備核定時,仍是長久以來規劃之「不東移版」。時任立委的賴清德還以此版本向中央追蹤預算。而85年通過環評與96年4月準備實施之不東移版都是完整的計畫,完全不是市府指稱「不東移版是規劃階段的草案」。

不料鐵工局將此「不東移版」送入政院後並沒有順利核定,而是依據經建會「以土地開發利益回饋軌道建設」之意見,決定直接徵收東側居民土地施作永久軌,原軌國有地保留開發。在核定版中也詳載騰空土地之面積與產生之經濟效益。在南鐵東移版核定前夕,鐵工局於98年6月舉辦公聽會,整個民進黨團對於南鐵東移大感訝異,賴清德立委甚至要求鐵工局「重新檢討評估東移」。

方案是否在規劃階段,完全與政院是否核定無涉。與其描述「核定版即是東移版」,不如說台灣政府以「行政院核定」之手段,將新自由主義之思惟強行灌入公共建設中,而產生「南鐵東移」這個畸形政策。市府一再強調「政院核定」之法律效力,卻刻意忽略南鐵案之沿革背景,無疑是政治人物為了逃避爭議之託辭。

南市府宣稱自救會版不可行,是以專業術語屏障事實的「偽科學」。

自救會王工程師所提出來的版本,乃以過去長久以來之「不東移版」作為藍本,並希望能提出工程建議,朝向「縮短工期」、「強化維護古蹟」、「減少影響範圍」等目標前進。而自救會由「納稅人」組成,本無必要提方案給「公僕」審查,自救會之本意旨在化解爭議,幫助公共工程之推行,卻遭南市府以不實事證抹黑。

就邏輯而言,既然鐵工局長久以來的規劃都沒有東移,甚至準備實施。同個大方向的民間版為什麼就有種種「工程缺失」?而當年對南鐵東移大感意外的賴立委,怎麼當上市長就宣稱「東移版是唯一且最佳」?難不成85年通過環評、96年4月準備實施,鐵工局規劃長達12年的「不東移」方案是「不存在也不佳」?

市府於3月12日片面決議「原封不動」採行東移版時,宣稱「自救會版」不佳之其中一個理由為「自救會版本之軌道中心距為4.11公尺,鐵工局設定為4.5公尺較為安全」,賴清德甚至於公開行程直言「自救會版4.11公尺,安全沒辦法顧」。但事實上,85年通過環評與98年核定版中之數據皆是4.11公尺。難不成賴市府認為核定版中有數據「很危險」?南市府宣稱「自救會版不可行」的種種理由,既不合邏輯也不符合科學證據,只是場抹黑大戲。

爭議爆發後,市府一概否認有「不東移版」的存在,並端出種種「理性證據」為其背書,煞有介事。而事實上,住在鐵軌邊50年的老居民壓根沒聽過「南鐵東移」,而這些抽象的「老居民們的記憶」,到頭來才是最接近真實的。

台南市政府的行政程序徒具形式,毫無妥善與實質之溝通

南市府在新聞稿中列舉市府與居民溝通之過程,但細究其內容卻是空有其名。自救會也認為,政治人物以其行政權化解不正當政策產生之民怨,乃「公僕」之職責所在,根本不是政治人物對人民的「恩賜」。

南市府指稱「102年3月18日曾向各里里長簡報」,但中華日報吳孟珉「鐵路地下化沿線里長座談」報導內文卻寫明:「昨日(18)賴清德邀集鐵路地下化沿線里長座談…,由於表態壓力大,採閉門會議讓與會者暢所欲言。」,被迫遷的里民全被矇在鼓裡。市府宣稱與居民之協商程序,根本是與里長的摸頭大會與醜陋的地方政治利益分贓過程。(相關連結

南市府稱曾舉辦公開展覽與說明會。但依據都市計畫法第19條,公開展覽與說明會乃主要計畫擬定之必要法定程序。都市計畫法中的公共參與程序,是人民權益受政府侵害之最低限度的保障。這種標準的法律程序南市府也拿來大書特書,難不成是在宣示「南市府遵守法律是給人民面子」?

對於市府宣稱5月1日、2日之都委會專案小組會議,同樣是必要法定程序。只要有人民陳情案件陳送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都委們就必須聽取人民陳情。而事實上,南市府都委會由陳彥仲老師、劉曜華老師、孫全文老師等學界知名學者組成,作出召開專案小組會議之決議乃屬都委之專業判斷,根本不是市府的功勞。而具監督腳色的都委會面對南鐵東移案近300份人民陳情案件,大動作招開為期兩天的人民陳情會議,無疑是對爭議爆發一年,事業主管單位南市府與市都發局毫無能力與誠意化解爭議之不滿,並對南鐵東移之必要性產生質疑。

至於賴市府一再宣揚之2月6日「工程論壇」更是荒腔走板。102年年初,市府將論壇定調為「審議式民主範例」,自救會欣然接受並希望召開會前會。不料在會議召開前十天,市府「通知」自救會改開工程論壇,並限制代表數與不得錄音錄影。論壇當天,市府更是派駐50名未著制服不願出示證件的黑衣刑警包圍論壇。宣稱「居民不是專業人士」,把迫切想參與論壇的自救會與聲援學生拒於門外。

論壇與會學者直言:「工程技術不是什麼問題」。而3月12日市府決議東移時釋出的理由,竟全是鐵工局、市都發局、工務局、交通局之意見,完全未參酌當日都市計畫、交通管理、土木工程、法律等學者之意見。市府大張旗鼓舉辦論壇廣邀學者,事後又全盤不採納,無疑把與會學者當白痴耍。市府刻意操作,讓眾學者無意間為迫害人權的公共工程背書,根本是陷學者於不義。對於這種不倫不類的論壇,賴市府竟有臉拿來說嘴?

即便原軌地作為公園道,也無法混淆南鐵不必東移就可地下化之事實。

南市府為了弭平「圖利財團」之爭議,宣稱原軌騰空土地將作市區主要公園道,並宣稱都市計畫已核定。但鐵工局96年將方案大改就是依據經建會「以土地開發利益回饋軌道建設」之建議,該份公文也檢附於南鐵案都市計畫書圖,爭議爆發後市府與鐵工局也不願對外說明經建會所指涉是哪塊土地如何開發。「自償率」思維乃內嵌在東移案中,只要南市府選擇東移版就無以迴避。而南鐵地下化不用東移毫無疑慮的事實,也不會因為原軌土地是否開發有所動搖。

根據變更台南市區主要計畫(配合台南鐵路地下化)都市計畫書,第一階段乃變更407戶民地為道路用地,對於原軌國有地之土地使用變更根本尚未啟動。而依據市都發局網站之資料,也查無原軌國有地土地使用變更計畫。自救會不知道南市府新聞稿中指稱「都市計畫核定本」是指哪本計畫?台南市政府為了弭平爭議,搬弄都市計畫學專業語言,惡意說謊。市府如此為所欲為,無疑顯露了都市計畫長久以來之「去公共化」與政治權力干擾都市計畫專業之巨大空間。

自救會對於公園道之立場非常單純。台南這座五百年的古城市中心是否需要開闢40米公園道乃屬都市計畫學範疇,應由全市民共同決定。但南鐵不東移就可地下化,東移迫遷就是憲政民主問題,毫無討論空間。都市計畫乃百年大計,請台南市都發局不要為了幫搞迫遷的政治人物擦屁股,就出賣自己的都市計畫學專業,傷害台南這座城市。

「史無前例」的安置方案根本是政客作秀的空包彈

南鐵不東移毫無疑慮,根本不符合蘇貞昌於大埔時所稱「徵收案應要有絕對必要與公益性」。不解決「南鐵東移毫無必要」之事實,談安置方案僅是淪為混淆東移迫遷與政客說謊的工具。

就實務層面而言,居民接受市府訂定之補償,安置方案還要等市府與建商聯合開發後再跟市府「買」,形同被剝兩層皮。南鐵居民的居住型態與土地有緊密連結,既然東移徵地毫無必要,工程結束土地歸還才是「完全補償」之唯一途徑。

爭議拖延一年,市都發局完全未與居民招開任何協調會。市府宣稱8月底才釋出安置方案,無疑是政治人物為了選舉作出的政治算計,不是真心化解問題。南市府與都發局不去追究南鐵東移之不必要與不正義,強徵民地意念堅決,要人民如何相信豺狼政府提出安置方案之誠意?

「南鐵東移並未違背土地正義」,反映了南市府長久以來的認知錯誤與卸責醜態

市政府宣稱大埔案之必要性有巨大爭議,而南鐵東移案則無,自救會完全無法認同。96年4月蘇前院長就是以「不東移版本」談妥配合款,98年賴清德甚至要求鐵工局「重新檢討評估東移」。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與當年民進黨團的訴求完全一致,顯見南鐵東移毫無必要。而賴當上市長就是失憶,與吳當上副總統就毀諾何異?

土地徵收侵害了憲法保障之人民居住自由與財產所有權,其本質就是人權問題,在美國的都市計畫學概念中土地徵收更是等同剝奪生命權的死刑,維權律師陳光誠針對南鐵東移的表態更是「個人利益才是公共利益的基礎」。南鐵地下化工程只要市政府誠意溝通,工程前積極與居民協商,工程期間給予居民完善的安置,工程結束還地於民協力原屋重建,爭議便可化解,成為官民合作推動公共工程的示範例。南市府刻意避談東移之不必要性與當政者裝瘋賣傻的醜態,還宣稱「徵收制度乃民主國家的正當法律程序」,看在自救會眼中,根本不知羞恥。

814南鐵北上民進黨中央黨部,台灣人民、民間團體、各地自救會、大學教授、藝文界人士一致認同南鐵案中迫害人權的本質,並用行動告訴台南市政府:「你做錯了」。但是台南市政府卻只知道一再撇清,宣稱「徵收制度乃民主國家的正當法律程序」,根本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土皇帝。818全台土地徵收與反迫遷團體會師凱道,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將會前往參與,讓賴清德迫遷市長的臭名被寫入台灣的歷史之中。

聲明單位: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

南鐵居住正義青年小組

台南市促進鐵路地下化合憲正義協會

聯絡人:張皓鈞

主題: 

臉書討論

回應

報應啊!地主在搶所有人的土地
2013/08/18 11:35 方正平
(文章歡迎完整轉寄、轉貼、轉載。感恩喔!)

有句俏皮的刻薄話:「腰裡揣個死耗子,就以為自己是個打獵的。」千萬別以為本文地主說的是你。在城裡你的地不過5坪,鄉下薄田不過幾分。這兒要說的地主是幾百坪、整條街,鄉下則是幾甲幾甲、或整片山坡地。(沒錯,我就是要說林榮三,還有所有囤地致富的財團、田僑、屋僑;還有還有,蔡英文他老爸。)
你以為這些人膽子大、眼光好,本來就該他們有錢。只是,你不知道,他們只是比你多知道一點──養地囤地成本很低。特別是如果開了銀行、保險公司,拿大家的錢替自己囤地養地,成本更低。
容我引用「卡到綠」格友文章「其實,國父希望你不用繳所得稅」(http://blog.udn.com/impishb/6929807)的兩段:
『現行的地價稅,是由各縣市政府的地價評議委員會每三年公告一次地價,根據「公告地價」來課稅。基礎稅率為1%,自用住宅用地可享五分之一優惠稅率(0.2%),一般用地則按公告地價高低適用1%至5.5%累進課稅。問題出現在公告地價,這是完全不存在於真實市場的虛擬價格,提供了地方政治人物上下其手的空間。目前的公告地價,財政部承認大約只有市價的兩成,全國地價稅的實質稅率只有0.23%。』
『公告地價提高到市價七成(不用修法),相當於地價稅實質稅率為0.8%,會很高嗎?與鄰國來比,還是低很多。以美國來說,人口密度只有台灣20分之一,持有土地等不動產的實質稅率卻高達1%-4%。日本是1.4%,大陸是0.8%-1.8%。平均持有成本都在1%以上。』
也就是說,我市價買一千萬土地,就算是以5%稅率來課稅,但公告地價只有市價2成,實際上只繳一千萬的1%,也就是一年只要10萬元稅金。有些地主甚至會鑽法 律漏洞,搞個停車場又可減稅,或者租地給其他人;甚至什麼都不做,地買來放著,因為土地是稀有財,只要買得越多就漲得越快,光是漲價就能讓地主賺翻了。這裡又不得不說,土地增值稅也是以公告地價來算,就算炒地暴富,也只要繳少少的稅。
囤農地的更可怕,田地放著不種還可以請領休耕補助。
如果我和林榮三同時向聯邦銀行借錢買地,各位以為誰能借得多?好吧,我承認我不夠格,信用不好,沒資格向銀行借那麼多錢炒房囤地。大多數人都跟我一樣不夠 格,誰叫林家有發財命咧?別人發財,我們不要眼紅,做人腳踏實地bla bla bla ...;如果大家要這樣催眠自己,容我告訴大家公告地價如何剝削小老百姓。
地價稅和土地增值稅是地方稅,這些地主暴發戶賺走了應繳的稅金,地方政府財源不足。剛巧,國民中小學的教育經費是由地方編列。《天下雜誌》527期報導主題是《誰在教你的孩子》(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0819),文章說道:
『為了節省經費,台灣所有國中小學,每六個老師當中,就有一個是非正式老師(包含代理、代課、兼任老師)。』
是的,肥了這些地主,可憐了我們的下一代。
地方稅收不足,落入以債養債的惡性循環。於是土地重劃、賣地求現又成了地方政府的法寶,只是這種手段一定要搭配“發展”的議題。台中市因中科重劃到七期,簡直是經典;新竹縣政重劃區,當然是配合科學園區的需要;桃園要航空城,於是可以炒大園、觀音的土地。沾上科學園區的竹南園區,強拆大埔只是剛剛好而已。苗栗縣夠窮,越窮越理直氣壯地圈地賣地,劉政鴻只是敗在吃相難看、把政府做成山寨罷了。
當然,這種土地重劃區段徵收的陰暗貪腐面,就不用多解釋了吧?
如果只是沒有好老師、縣市長貪劣,好像還可以自掃門前雪,反正現在年輕人不敢結婚也不敢生。但因為公告地價偏離實價太遠,這些暴發戶地主賺越多就買越多,建地越來越貴;最後就是年輕人都買不起房,悶到一肚子火。
解藥如此簡單,就是實價課稅,無論是地價稅或土地增值稅。
拜託,別再相信林榮三的鬼話了。面對租稅不公,沒什麼「外省人、本省人」(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money/Tax/News/TaxNews_Detial.aspx?id=5578),只有暴發戶地主和眾多傻瓜的分別。
818凱道前拆政府,我全心支持。但是,如果大家以為大埔是個案而不追求土地租稅正義,救了大埔,我相信還有千千萬萬個大埔等著冒出頭。
人民力量組織(http://city.udn.com/3036) 方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