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做月子中心,媽媽、嬰兒、護士齊受害
佑康產後護理中心員工公開控訴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3/04/12

時間:102年4月14日(星期日)下午12:30 地點:佑康產後護理中心(竹北市成功二街38號)

人數:員工及聲援團體共約20人

連絡人: 高偉凱(勞動黨新竹縣議員0910-170417) 劉念雲(工傷協會專員,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顧問0921-814241)

說明: 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會員、佑康產後護理中心陳小姐等七名員工,因為加班費未依勞基法計算、勞保及勞退金以多報少等問題,向公司追討並向新竹縣政府申請勞資爭議調解,但公司迄今拒絕依法補足,調解不成立。工會將率員工赴佑康向雇主公開追討,要求補足加班費、勞退以多報少的差額等。    員工表示,在產後護理中心的工作量很大,也要承受很大的壓力,嬰兒絕對不能有什麼閃失。中心對外宣稱每個護士只顧6-8個嬰兒,實際上她們每人經常要顧10個嬰兒(逢龍年更高達每人12個)。現在公司又要精簡人力,每個護士要顧媽媽及小孩五組到八組。白班員工同時要處理退住、醫生看診及書寫記錄、嬰兒外出就診,母親有疑問須回答,下午接入住嬰兒。小夜班要處理沐浴教學,外出看診返室,眾多會客家屬,嬰兒哭鬧需哄、抱、搖,接不停的電話,需要時須換客房床單、打蟑螂、處理網路斷線、馬桶不通...更不提每班都要做的嬰兒喝奶、洗澡、更換尿布、嬰兒紅臀時要用烤燈晾臀部。大夜班若一個人照顧9個以上嬰兒,當天就離不開椅子了,好不容易餵完全部奶,第一個嬰兒又要喝了,護士都不用喝水上廁所喘口氣以及吃飯。邊擠奶邊吃飯是常有的事。一個嬰兒一次喝奶就要半小時,在護士和嬰兒比是1:10的情況下,給嬰兒灌奶不只嬰兒辛苦,護士也會餵到手腕抽筋發炎,有的護士兩隻手臂都貼滿了藥膏;也常常被奶瓶割到手。    一名護士自述,某個月就是被操到喘不過氣,每天都吃鐵牛運功散來改善胸悶鬱結,每天不管睡多少時間都不夠,休假依然在家補眠,更別提一個月有多少轉班或臨時加班4小時,根本沒有生活品質。有家庭的護士能獲得的休息時間更是少得可憐,誰有空去修衛生署規定換照需要的150個學分!?    工作太辛苦,護士也沒有相應的福利,表面上說低底薪高獎金,其實往往是低底薪低獎金。客人多了,滿意度就會低,中心就扣員工績效獎金;客戶少、佔床率低的時候,也是要扣績效獎金。員工指出,遇到院內感染、很多寶寶住院時,老闆為了彌補損失,就更想要超收客戶,甚至不管環境有沒有改善就先急忙重新開張。    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表示,儘管雇主沒有依法計算加班費,勞保勞退也以多報少,但是在勞資談判的過程中,資方多次表示要倒閉、更名,讓勞方打官司也拿不到錢。輪班的護士頻繁轉班、臨時加班,超時工作變常態,也是近來大小醫院的護士普遍的情況;畢業的護士多,但因工時長、工資低、壓力大,又有很多護士離開這個產業,而離職率高、人力不足、工作太累又一直惡性循環,工會也多次要求衛生署、勞委會正視這個問題,以維護勞工和病患(客戶)的權益。    勞動黨新竹縣議員高偉凱指出,新竹縣尤其竹北市,是全台灣出生率最高的地方之一,也有很多家庭選擇一個月花十幾萬、二十幾萬去產後護理中心,所以坐月子產業也像近十年竹北的高樓大廈一樣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但是如果護士太累太忙,對媽媽和嬰兒都不好,希望縣政府在標榜本縣出生率的時候,更要用心促使民間業者改善服務人員的勞動條件及衛生環境,以提高服務品質。

主題: 
活動日期: 
2013/04/14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