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居住人權」口號攏是假?
聯合國兩公約審查:台灣居住權利與違法迫遷事實大檢驗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3/02/23
主題: 
活動日期: 
2013/02/26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曾抗議科技園區徵收案成功的苗栗農民洪箱批評民進黨政府:「重建大埔是土地正義,如今拆房又是什麼正義?不要兩套標準。」
----------

地政節慶祝會場外 徐世榮抗議區徵惡法 邀徐國勇、花敬群辯論
2020-11-11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楊鵑如

長年訴求「廢除區段徵收」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今(11)天前往內政部舉辦「地政節慶祝大會」位於新生南路三段的會場前陳情,要求民進黨政府應實現在野黨時諾言,廢除區段徵收制度,停止土地掠奪。徐世榮邀請內政部長徐國勇、次長花敬群與他公開針對區段徵收制度辯論,欲遞交「公開辯論邀請函」及「超額徵收」書籍。來自社子島自救會、南鐵案等迫遷戶約10人到場聲援。
徐世榮不滿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在網路平台嗆他「造謠」,面對政府啟動全台上千公頃的土地徵收,他痛批「民進黨政府比劉政鴻還狠!」要求徐國勇及花敬群應出面接受辯論邀請。
內政部地政司副司長林家正出面欲接受陳情被徐拒絕,徐國勇與花敬群未出面。陳抗民眾僅在行政院長蘇貞昌及內政部長徐國勇座車抵達及離去時,向其高喊口號。當徐國勇座車駛離時,徐世榮及聲援者在人行道跑向徐國勇座車舉牌喊話,半路即被警方包圍阻攔,無法靠近,遭警方舉牌警告違法。
徐世榮帶來「超額徵收」這本書欲送給內政部長徐國勇,希望他可以讀這本書了解到,在歐美國家20世紀初期被廢除的超額徵收制度,如今台灣政府還在大肆採用。民進黨政府應落實在野時承諾,廢除區段徵收制度。
「超額徵收」由美國學者羅伯庫斯曼(Robert E. Cushman)在1917年完成著作。當時庫斯曼遠赴歐洲採集相關資料,歷經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戰爭期間資料佚散等事故,他仍舊完成該本著作。同時,庫斯曼在書中借鏡歐洲經驗,做為美國發展徵收制度的基礎,並在書中探討100多年前美國的徵收制度有哪些缺陷與狀況。
徐世榮的公開辯論邀請函提到,數十年來仍有許多類似苗栗大埔區段徵收及張藥房強拆事件的徵收案,造成人民不斷抗爭。區段徵收的實施已成為嚴重社會問題,台灣社會亟需理解什麼是區段徵收、它的歷史源由,並辨明這個制度的實施是否有其正當性、合理性、及合憲性。
徐世榮說,他主責翻譯「超額徵收」一書,深知區段徵收制度非常不合時宜,應該要儘快將其廢除。惟主其事的內政部卻是持相反意見,至今仍然不斷地祭出區段徵收手段,並偏差的將其誤導為合作開發,繼續在台灣各地掠奪土地、強拆家園、及屠殺人民。
徐世榮痛批,民進黨在苗栗大埔強拆事件時,當時不管在議會還是在街頭,都與被迫遷的人站在一起。2014年2月時有22位民進黨立法委員,包含當時的立委陳其邁、尤美女及林淑芬等人曾在立法院提案(院總字第666號委員提案第16088號)要求修改《土徵條例》,廢除區段徵收制度,案由表示區段徵收侵害人民財產權及公益性、必要性。
徐世榮譴責,民進黨政府今非昔比,不甩在野時曾提案廢區徵,反而在執政後熱情擁抱區徵制度,「比國民黨更心狠手辣」。尤其是桃園市長鄭文燦主責的桃園航空城,土地徵收3千多公頃,本週開始公告徵收為期一個月,進入實質開發階段。徐痛批,大埔案計畫面積是154公頃,航空城足足擴大30倍、有上萬人民被影響,甚至鄭文燦在耳聞航空城老農自殺事件時仍持續進行開發。徐痛批,「民進黨還要逼死多少人?」
徐世榮近日多以「超額徵收」一書向社會訴求應廢除區徵制度,11/8時曾在網路平台發文說,參加餐會時聽到「某不動產商說區段徵收是公司的主要業務」,批評土徵淪為財團獲利手段。引發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在底下留言「學者不應讓人覺得有造謠的疑慮」。
花敬群認為,「超額徵收」一書「有一定程度的政治化與偏激」。今年9月中,花敬群出席台北市政府地政局舉辦的「2020開發好政智慧生態論壇」中致詞說到,他讀了「超額徵收」這本書後,認為書中好像把台灣現行區徵制度等同於百年前時空背景所批判的「超額徵收制度」,其實不然。
花解釋,台灣區徵制度經1980年代修法後,其背後初衷是合作開發下追求公平。他說,當都市整體開發被要求一定要用區段徵收時,前期有都市計畫審議過程,經合理審議後,不管劃為什麼使用分區,大家都是公平在整體開發裡承擔公共設施的責任、一起分享合作開發的成果,至今如此。
花敬群說:「區段徵收是好政策。如何做好,是政府的責任。」他認為,政府過去十年來實務操作區徵推動過程中,達成高達95%地主同意的條件,不同意的比例中是因為有人土地還沒辦理繼承或是面積過於狹小等原因未同意,實質上同意比例更高。而政府在局部安置沒做好的情況下被社會指責「迫遷」,是因為民眾對安置背後有不同的意見與期待,才又開始發展出對都市計畫本身的懷疑,本質上還是有安置。
苗栗大埔徵收案環境律師、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則在網路撰文回應,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一律採區段徵收,並不如次長花敬群所說比較公平。因為根據《土地徵收條例》第39條第2項規定,人民可以分回抵價地的法定下限較低,一般為40%、辦竣重劃的農地為45%,政府可以分得比較多,對財務困窘的政府機關比較有利。而且採用徵收,形式上政府效率比較快,因此,對人民而言,應是比較不公平。
對於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一律採區段徵收,台灣的政策是否透過修法而成立,詹順貴說「找不到任何依據」,但他深入研究區段徵收議題時,讀到所有論文、訪談內政部地政司的說法,都是1990年左右郝柏村當行政院長時所下的行政函令,連屬來自法律授權的法規命令都不是。他更認為,區徵制度已經時隔30年,時空背景也有差距,政府應重新檢討此一行政決策。
政大地政系助理教授戴秀雄曾在今年「818拆政府七周年」舉辦「5大爭議區段徵收案」座談會上說,自己在2013年台灣法學會發表區段徵收及抵價地制度特徵之學術論文,學者相繼點出土徵制度違憲之處,然後行政機關行政院、內政部及地政司都消極作為。政治人物到行政官員的官僚特性,不回應學者質疑,「永遠跳針說這是整體開發,對人民有利」,令人感到沮喪且生氣。
戴表示,學界對區段徵收是否違憲仍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是「聯合開發」,因地主可領土地回來;然而他反駁,聯合開發是你情我願,憑什麼多數人主張就可以強迫少數人要一起投資開發?恐扭曲「比例原則」。他認為《行政程序法》第7條的「比例原則」,指的是對人民權利的破壞跟達到的公共利益的目的必須要得到平衡,而不是比人數。
另外戴說,區段徵收雖然有配發抵價地,但是法定程序是先給補償金,允許公告徵收後一年內,地主以書面申請配發抵價地;若申請時發回抵價地面積太小,還是會取消資格、只發補償金,仍是國家用公權力拿走人民土地的程序。
曾抗議科技園區徵收案成功的苗栗農民洪箱,凌晨4點多搭火車趕來會場外聲援。洪箱批評民進黨政府:「重建大埔是土地正義,如今拆房又是什麼正義?不要兩套標準。」她呼籲官員不要只是在網路放話,應親自面對人民的質疑,勿躲在政府公權力背後,否則無法使人信服。
「政府做了什麼壞事,為何不敢接受百姓邀請辯論?」最後徐世榮仍持續等待次長花敬群出面,直到慶祝大會結束後仍未果。他呼籲內政部應給受到區徵制度禍害的人民一個答案。

南鐵拆遷案讓政客的西洋鏡再次被拆穿
2020-10-23 風傳媒 蔡岡霖/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2020年10月中旬,南鐵東移最後拒遷戶遭強制拆除。縱使自救會仍試圖持續透過具體活動表達不滿控訴,但南鐵地下化土地徵收至此已暫時告一段落,或許已無轉折的機會。強拆後,外界將南鐵東移與2013年苗栗大埔強拆事件兩相對照,直指民進黨正背棄自己的承諾。確實,同為拆遷,當年高舉「居住正義」批評政府冷酷無情的熱血青年、政客們,如今不是默不作聲,就是放低姿態請人民體諒。這是現實利益打敗覺青的嘲諷,也是政客操弄民粹行政治騙術的演繹。
近年來,「民進黨等於雙標黨」似乎逐步被應證。「海峽兩岸服貿協議」中批評國民黨黑箱、30秒通過,卻在「一例一休」修法中上演開會一分鐘就宣布初審通過的戲碼。曾經批評國會多數暴力,如今挾國會多數閃電通過前瞻預算、年金改革。曾經批評社會秩序維護法「散佈謠言罪」是惡法,如今利用社維法處罰散佈假訊息者。曾經反萊牛,如今要讓萊豬全豬進口。曾經極大化苗栗大埔與文林苑的居住正義,執政後刻意淡化南鐵地下化,媒體報導量與大埔案、文林苑案天差地別,民進黨又是雙標。對此,台灣民眾應該要認知到:要隨時質疑政客的話,聽其言、觀其行,不要輕信一方說法;對於政客的信誓旦旦,不偏聽、不遽斷。
國家社會發展必須因應社會條件、經濟發展與國際情勢的改變。都市計畫、區段徵收、土地徵收、徵用等,都是為推動經濟發展與提高人民生活品質的手段,惟其不免會對人民的財產權、居住權造成影響,故必須以法律明定。一方面要求政府必須符合必要性與侵害最小性的原則,依法行政,透過正當法律程序向人民說明、辦理補償;強制拆遷是不得已的最後手段。一方面對於受損害之一方,給予陳述意見與救濟的管道。因此,拆遷戶有權對政府決策的形成過程、方式與決策提出質疑,對政府的違法行政處分提起訴訟。故不應隨意把「死要錢」的標籤貼在拒遷戶身上,應從個案的客觀事實上求證。
區段徵收係政府基於新都市開發建設、舊都市更新、農村社區更新或其他開發目的需要,對於一定區域內之土地全部予以徵收,並重新規劃整理。可知,受區段徵收影響的民眾必然非少數,組織自救會的亦非少見。較著名的如台北社子島、桃園航空城、桃園機場綠線、新竹台知園區、竹東二三重埔五大爭議案,據媒體報導,該五大區段徵收影響人數高10萬人,徵收面積高達4700公頃。未來高鐵延伸宜蘭,勢必也要處理徵收爭議。期待未來政府拿出誠意、努力溝通,盡力在經濟發展與土地正義間取得平衡,政客不再恣意操弄民粹、出爾反爾;否則西洋鏡終會被拆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