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事】「地下社會」是在演哪一齣?

2012/08/24
十天內關了又開 龍應台共襄盛舉

「地下社會」當初說不要台北市文化局的「特例開放」,要一部適用全體Live House的法規。豈料八月十五日復業當天,劉維公卻在另一頭說,「地下社會是特例,但我還是不鼓勵Live House進駐住宅區。」

林筱庭

不過三十天,才讓樂迷們不捨歇業關門的「地下社會」(以下簡稱地社) ,再度開張了!

地社發言人何東洪坦言,「這一個月來的租金損失,很難再負擔下去,而當初在談歇業時,其實就已有再營運的打算,這次劉維公(北市文化局長) 也答應要讓我們供餐,所以大家討論後就決定復業。」聽到這,不禁讓許多知情樂迷有些傻眼。

如果當初真決定關門閃人,何來租金問題?還記得一個月前,地下社會的停業公告上才說,「遊走法律邊緣近十六年的地下社會,二○一二年七月十四日將正式吹媳(熄) 燈號」,一字未改,公告上說得似乎再也見不到,浩浩蕩蕩地搞了場告別演唱會,所有的媒體、聽眾聞風而來,一時傷感至極。

既然七月中就已經想好今日復業,那當初何必搞成這樣呢?據瞭解,地社當初說不要台北市文化局的「特例開放」,要一部適用全體Live House的法規。此舉讓許多樂迷最是激賞,不僅大讚地社「有骨氣」,更是每場地社抗爭都參與。

豈料八月十五日復業當天,劉維公卻在另一頭說,「地下社會是特例,但我還是不鼓勵Live House進駐住宅區。」結果是地社繼續營業,也不會再有消防法規、營業項目不符的問題,還能額外提供餐點,甚至可向文化局申請補助款修繕空間。

再加上文化部長龍應台復業當日悄然現身地下社會,如此巧合的「共襄盛舉」,讓外界很難不朝「被摸頭了、玩不下去了」的方向猜想。當然,地社不欠大家什麼,也非關門就不能再開門,卻真的很難不令人疑惑,整起事件是不是另一種高明的行銷手法?

問題癥結在於台北市政府前次取締若是依法行政,那今日大開特例又是依據哪條法或是哪則行政命令?莫非前後兩任文化局長的背書就可以大開特例?而此特例一開,日後政府單位將如何管理並昭信於社會大眾?

猶記得當初告別之日時,何東洪向在場群眾問:「有誰是第一次來地社?」半數以上來朝聖的民眾皆舉起手。再對比今日,或許真如一名樂迷所言:「用一個月的租金來打廣告,很划算!」

無論如何,地社,恭喜復業。

臉書討論

回應

地下社會在商一特,不是住宅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