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界反中科搶水
拒絕科學園區剝奪農民權益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2/05/29

中科搶水工程,一個浪費大筆人民納稅錢、水利署都承認沒有必要的工程,卻日日夜夜不斷趕工施作。為了不讓怪手毀家園,反中科搶水自救會只好以肉身擋怪手,然而過程中卻屢遭恐嚇、以及包商的提告。今日(5/29)是農民在水圳旁靜坐的第20日,藝文界基於公義發起連署,短短幾天便有超過一百位藝文朋友已連署(附件一),今日藝文界人士,包括朱天心、駱以軍、陳 雪、吳明益、蔡逸君等人,以書籍與農民交換農產品,並讓農民以濁水土塗面、塗手,象徵水與土是所有人的生命,與農民站在一起,作伙反中科搶水,要求政府不要再繼續凌遲農民!

不合時宜,為什麼非做不可?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會長謝寶元憤慨的表示,政府宣稱中科四期要檢討,到底有沒有廠商、用水需求為多少,二個多月來都未定案,為什麼搶水工程連暫時停工都不行,為什麼一定要逼迫農民用肉身擋怪手?更何況彰化為極度缺水的地方,民生、農業、工業皆大量倚靠地下水,其中民生用水更是百分之八十來自地下水,這也使得彰化成為全台地層下陷第二嚴重之地方(附件二)。

農民蔡麗月進一步指出,如果有人跟窮人說:「我搶你搶少一點,你就讓我搶吧」,大家會同意嗎?近日國科會透露轉型方案,表示將會減少調水量至2萬噸,但是調水量減少,就可以繼續強奪早已不夠的農業用水嗎?就可以蠻橫的開挖百年水圳嗎?依據農委會資料,南彰化農田缺水率已高達48%(附件三),真的能讓中科四期再奪水嗎?

更何況如果真的如國科會宣稱的中科要減少用水量至2萬噸,那為什麼要花21億蓋一條可抽水13萬噸的管子。在目前規劃下,中科調用農水,每噸水成本將近100元,連水利署都已經表示不需要使用農民用水,令人非常懷疑,執意要用如此高成本的方式取得水源到底是為了什麼?況且依照目前環評規定,中科四期調度農業用水只能至104年,政府竟是準備要花納稅人23億興建一條只能使用一下的「蚊子水管」?或著是想要違背環評,延長調度農業用水時間來增加農民痛苦、加劇地層下陷呢?

而且這樣一個工程影響的不僅是水而已,工程預計在一整排房子邊開挖3.5公尺深、2.5公尺寬的大溝埋水管,一挖下去不管有沒有調水,房子的安全性都大大受影響了。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陳慈慧進一步表示,根據監察院審計部100.7.28公佈的資料,科學園區作業基金已經負債至以債養債的窘境,11個園區中8個園區完全無能力償還債務(附件四),國家實在不應該再這樣隨意的進行園區的開發,而如此高成本的搶水工程更應該馬上停止。

上百藝文界共同串聯 拒絕科學園區剝奪農民權益

為了誓死保衛家園及水源,農民已經在水圳旁日夜駐守靜坐第二十天了,過程中甚至飽受威脅、恐嚇。藝文界基於公義,已經串聯上百位藝文界朋友,反對中科四期繼續凌遲農民,鄭重呼籲:政府應立即停止搶水工程,重新檢討台灣的農業政策!共同守護咱的農鄉,守護咱的水源,守護咱日夜願望的美麗家園!

附件一、藝文界聲援:一條即將被告的水圳

我們都是吳音寧的朋友,這個寫詩,也寫《江湖在哪裡》關心台灣農業的小小女子音寧,她現在正在孤軍奮戰中。

從去年5月為搶救一條跟她一樣瘦小的水圳開始,她已經拚戰了一年。原來以為成功了,以為要把農業用水輸出給中科四期的「暗管」已經停挖了;然而今年5月10日,音寧發現怪手又開在水圳堤岸上,正要偷偷地復工開挖,二話不說,她就一個人站在怪手前面把它擋了下來。之後在地農民,還有一些個為水圳奮戰許久的大大小小傻瓜,便在堤岸上搭起臨時簡陋的布帆棚屋,大家輪班看守,擋住了那「暗管」延伸到你家門口。當大家守了幾個日夜後,黑暗的勢力蠢蠢欲動,恫嚇、威脅不時傳來;在地的一位田庄大姊說:「沒關係,我有保險,如果萬一怎樣,殘廢了有住院醫療給付,死了可以領更多。」她笑笑地平靜的說這些話,很勇氣,很看開,很辛酸,很無奈。而這也就是在地農民的聲音,也就是水圳的聲音。接著執法單位傳出要對帶頭的音寧提告,我想他們不敢也沒那麼笨。對音寧提告,也就是對農民提告,也就是對水圳的提告,他們憑什麼!

誰可以對一條水圳提告?誰可以決定一條養活了千萬畝良田的水圳的命運?

這是條小小的水圳,她的命運少人注意,她只是一貫靜靜地流淌過土地。水圳其實跟我們每個人同樣,只冀求那麼一絲尊嚴與安穩的生活,只希望能夠保護養育灌溉下一代,讓他們得以繼續生存與長大。

6月8日,政府就要做出關鍵的決策,這個決定就是句號了。我們不知道答案是什麼?水圳會是生或是死?但在一條溪河的命運被決定之前,總該聽聽她滔滔嗚咽的水流聲吧。水圳是農人的朋友,農人是我們的朋友,所以我們大家一起聲援表達──反對挖裂土地埋「暗管」偷竊農業用水的政策。

於此,我們懇切冀望這條農業灌溉用的水圳,她的美和她的水能夠繼續哺育農作和我們的下一代;而不是扼殺她豐沃的有機生命,讓她變成廢水汙水排放到大海。日後,十年、二十年,水圳依然還能流經我們的田園,如此我們方可以與她彼此地說聲:感謝!

小 野、王昭文、王貞文、王雅萍、方秋停、甘耀明、向 陽、朱天心、宇文正、朱汝慧、伊格言、何致和、李 昂、李長青、李香秀、李維菁、彤雅立、宋郁玲、汪文豪、吳乃德、吳文君、吳介祥、吳明益、吳叡人、林沈默、林清祥、房慧真、幸佳慧、周美吟、胡文青、胡淑雯、施 云、柯裕棻、姚時晴、孫梓評、連楨惠、郝譽翔、高翊峰、徐偉群、陳 列、陳 雪、陳 胤、陳文彬、陳正熙、陳妙芬、陳明章、陳怡君、陳育青、陳思嫻、陳昭如、陳昭銘、陳建忠、陳義芝、陳潔民、陳麗貴、許 赫、許哲毓、曾旭正、曹武賀、焦 桐、童偉格、張睿銓、張瓊文、張鐵志、黃春明、黃建宏、黃智慧、黃銘正、黃國超、楊 澤、楊芩雯、楊儒門、彭心楺、解昆樺、廖淑芳、劉克襄、劉梓潔、黎煥雄、鄭立明、鄭志忠、鄭栗兒、樓一安、蔡文傑、蔡忠道、蔡依雲、蔡素芬、蔡逸君、蔡靜茹、鍾 喬、鍾永豐、鍾有良、鍾維達、駱以軍、盧郁佳、盧建榮、謝東寧、鴻 鴻、戴立忍、魏淑貞、顏艾琳….(持續增加中) 聯名聲援

附件二、濁水溪的歷史難題

P17

附件三、台灣省彰化農田水利會用水管制中心工作站 水稻及旱作灌溉實際取水量

莿仔埤圳每季正常足夠灌溉之計畫用水量約在3315CMS至5808CMS之間,但這10年來進水口取水量從未超過需求量的一半,甚至除了94年第一期作之外,從來沒有超過需求量的四成,望之令人怵目驚心!

 

91年度

第一期作

91年度

第二期作

92年度

第一期作

92年度

第二期作

93年度

第一期作

93年度

第二期作

94年度

第一期作

94年度

第二期作

95年度

第一期作

計畫用水量

(CMS)

3,315

5,808

3,590

3,409

4,278

4,719

4,086

4,829

4,371

進水口實際取水量(CMS)

1271

1,007

954

1,299

1,436

1,402

1,900

1,866

1,605

實際取水量佔計畫用水量比例

38%

17%

27%

38%

34%

30%

47%

39%

37%

 

95年度

第二期作

96年度

第一期作

96年度

第二期作

97年度

第一期作

97年度

第二期作

98年度

第一期作

98年度

第二期作

99年度

第一期作

99年度

第二期作

計畫用水量(CMS)

4,877

4,386

4,819

4,382

4,874

4,399

4,810

4,425

4,961

進水口取水量(CMS)

1,877

1,760

1,842

1,462

1,910

1,527

1,772

1,513

1,648

實際取水量佔計畫用水量比例

38%

40%

38%

33%

39%

35%

37%

34%

33%

(註1:CMS為秒/立方公尺;註2:小數點第三位四捨五入)

而即使流入莿仔埤圳後,另外補充地下水與地面水配合量,農田缺水率依然可怕。從91年便已有22%的農田無水灌溉,而之後繼續節節升高,至99年第二期作,缺水率高達48%,近半數農田缺水灌溉!

 

91年度

第一期作

91年度

第二期作

92年度

第一期作

92年度

第二期作

93年度

第一期作

93年度

第二期作

94年度

第一期作

94年度

第二期作

95年度

第一期作

計畫用水量

(CMS)

3,315

5,808

3,590

3,409

4,278

4,719

4,086

4,829

4,371

進水口取水量+地面水水、地下水配合量

(CMS)

2,578

4,514

2,786

2,720

3,498

3,588

2,488

2,777

2,359

缺水量(CMS)

737.4

1294.1

804.1

688.7

779.6

1130.8

1597.8

2051.6

2012.1

缺水率

22%

22%

22%

20%

18%

24%

39%

42%

46%

 

95年度

第二期作

96年度

第一期作

96年度

第二期作

97年度

第一期作

97年度

第二期作

98年度

第一期作

98年度

第二期作

99年度

第一期作

99年度

第二期作

計畫用水量(CMS)

4,877

4,386

4,819

4,382

4,874

4,399

4,810

4,425

4,961

進水口取水量+地面水水、地下水配合量

(CMS)

2,941

2,579

2,809

2,338

2,914

2,395

2,776

2,371

2,594

缺水量(CMS)

1935.8

1806.9

2010.2

2044

1960.4

2003.8

2034.1

2054

2366.7

缺水率

40%

41%

42%

47%

40%

46%

42%/strong>

46%

48%

(註1:CMS為秒/立方公尺;註2:小數點第三位四捨五入)

附件四、99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含附屬單位決算及綜計表)

摘錄:乙-249~乙-250

3. 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作業基金債務居高不下,可供償還債務之資金不足,致需以債養債維持基金財務運作:行政院於民國97 年核定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作業基金中程財務計畫,預估基金自償率為86.70%,自償部分由作業基金自償,非自償部分由政府編列預算支應。該基金為因應各基地開發建設需求,分別以借款及發行公債方式籌措資金,惟基金債務餘額自民國94 年底之672 億餘元,增加至民國99 年底之1,233 億餘元(圖3),5 年內增幅達83.29%。經查該基金及各園區財務調度與債務管理情形,核有:

(1)整體作業基金營運結果,支付利息之能力僅35%,其中除新竹園區支付利息能力為32 倍外,其餘10 個園區營運結果付息能力均為不足,依序為龍潭園區負79.39 倍、高雄園區負4.73 倍、銅鑼園區負4.55 倍;

(2)整體作業基金負債與資產之比率為64.01%,各園區負債比率超過100%者,有竹南、銅鑼、龍潭、宜蘭、虎尾、后里、二林等7 個園區;

(3)園區管理局短期借款餘額逐年增加(圖4),因短期借款償還期限較短,需有足夠之現金流量或流動資產用以支付到期借款,惟查該基金本年度營業活動淨現金流量僅為流動負債之6.28%,流動資產占流動負債之比率僅6.62%(表7),即每百元流動負債僅有6.62 元之流動資產作保障,不足資金以舉債挹注,致短期借款未償餘額逐年增加,形成以債養債之惡性循環;

(4)據行政院核定該基金中程財務計畫之財務敏感度分析,當基金業務收入低於預期達5%以上,將使國庫增資較預期增加160 億元以上;當業務支出高於預期達5%以上,將使國庫增資較預期增加90 億元以上,查該基金自民國97 年度財務計畫核定後至本年度止,實際收入較預計減少29.03%,及實際支出較預計增加59.69%,勢將增加國庫鉅額負擔。綜上,園區營運成效欠佳,導致基金自償能力不足,勢將增加國庫負擔,經函請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督促研謀改善。

據復:(1)當園區硬體建設支出趨緩後,整體作業基金之債務預計於民國132 年可以清償完畢;(2)管理局已由專責人員與會計、出納等人員,建立橫向資金控管平台,以隨時掌握作業基金現金流量,用以降低借款餘額,以減少利息支出;另為減輕作業基金財務負擔,已主動向銀行爭取調整利息條件,將注意利率趨勢,適時評估將短期借款轉換成中長期負債適當時機,以調整長債比率,有效控管財務風險;(3)目前正依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審查意見修訂財務計畫,各園區管理局考量園區開發、招商、廠商需求等情形進行財務評估,由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統籌提報「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作業基金財務計畫」(修訂草案)送該基金管理會及監督管理會審議,將依審議意見修正後陳報行政院核定,以確保園區開發整體效益與原定計畫目標一致。

付利息前所剩餘的錢,除以利息金額。全台灣十一座科學園區,只有三座是有剩餘款可以支付利息,其他的全部需要要債養債!

主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