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調偵辦逾百教授 學界發聲明

2012/05/26

〔中央社〕媒體報導,學界用假發票報領研究經費,涉案人數可能高達500人。中央研究院、台灣大學和清華大學今天共同發表聲明,強調對此「感到非常的痛心,也感到相當焦慮。」

聲明由中研院長翁啟惠、台大校長李嗣涔和清大校長陳力俊共同署名。聲明中表示,「我們相信,這數百位教授中,有少數的確把研究經費不實報銷後中飽私囊,或用於與研究無關之事項。這樣的行為確實違法,我們也認為應依法追究。」

聲明中說,他們相信「絕大多數教授的報帳事情,均是交給助理處理。有這麼多助理便宜行事,以品項不合之發票從事報帳,背後恐怕也有制度上可檢討之處」。

他們認為,如果不檢討制度,只是就「有無違反現行法律」追究結案,對涉案教授的士氣是嚴重的打擊,在理念上,當一個國家地下經濟太過普遍,往往是因為地上經濟管制法規並不合理,因此要藉此事件,建議政府檢討科研會計與出納制度的合理性。

聲明中解釋,學術與公務在本質上有極大的不同。學術研究本身就在探討未知,但公共事務多是對已知事務的管理。學術研究方向有其不確定性,而公務體系卻多為確定政策的貫徹與執行。正因學術研究與公務體系邏輯如此不同,所有先進國家都希望對學研經費的採買、流用與報銷,給予種種彈性與便利。

他們表示,由公務體系角度來看,台灣採購法相當完整,諸多特殊情況都能以特殊方法予以處理。但科研採購畢竟與公務採購不同,經過多年努力溝通,國家終於了解到,要將科研採購併入公務採購處理極為困難。就因為如此,立法院容許在科技基本法中,跳脫「將科研視為公務特例」的框架,而能從法律上替科研的常態採購另立一軌。

聲明中表示,在會計與出納方面,若要套用公務體系的制度,科研支出與報銷也會有種種困難。舉例而言,某教授若在環保署、大學與國科會各申請一個子計畫,同屬某大主題研究。若在期末發現,需集合三個計畫的業務費採買一項儀器設備,依現有會計制度,要經歷極為繁瑣的公文與會計流程。這就凸顯出研究常態被視為公務例外所遭遇的扞格。

聲明中呼籲政府成立專案小組,由主計處、教育部與國科會共同研商,比照科研採購與公務採購分流思考,研議科研與公務體系經費報銷的差異管理。若能藉此次事件痛定思痛,完成正面的改善,不但可減少對學界士氣之衝擊,也能對台灣科研發展做出正面貢獻。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這些人該下地獄, 支持檢查官繼續辦!!
如果這些教授自己把責任扛起來, 我還會覺得他們有骨氣一點, 還會支持他們, 結果, 竟然把責任推給助理, 真是夠了.
誰不知助理, 從大學畢業, 在報帳, 核銷的工作上, 就像一張白紙, 不, 應該說就像白痴一樣, 要搞懂會計科目, 要搞懂帳的名目, 學校有教嗎? 有才有鬼, 只有會計不斷在找麻煩而已. 誰教, 還不是跟老師有樣學樣? 那家公司可以請他先開發票, 那家好講話, 可以花5萬, 但拜託人家開10萬來幫忙沖帳. 關係好, 還可以省掉發票稅. 那個畢業的學長, 可以跟他凹發票, 或那家小吃店可以拿空白收據, 多拿幾張. 那個助理或學弟妹, 可以憑空來幫忙"虛擬出差"一下.
幹, 這如果不是教授教的, 教授沒有授意的話, 一個大學剛畢業的菜鳥, 懂得做這些, 那真是神了!!
媽的, 我在中研院, 就是專門幫研究員做這些事.
部隊當排長時, 也看著連隊裡的士官這麼幹.
看我朋友開公司的, 那一個都私人口袋通公司口袋.
陳水扁這麼幹, 馬英九這麼幹, 連家, 李登輝... 那一個敢對天發誓, 不是這麼幹?
我這麼幹, 唯一問心無愧的只有一點, 所有我經手的公款, 沒有一毛錢進到私人口袋, 被挪做私用. 剩下的帳怎麼報, 怎麼核, 最該死的就是審計和會計了!! 從頭到尾就是把每一個人都當做是壞人, 設一堆完全和社會脫節的規範, 卻只能跟每一個人說, 規定如此. 寫篇文章, 一千字760元, 連基本工資都會調漲, 這種價格, 你要找誰寫? 有能力的不寫, 沒能力的寫不出來, 真的寫的, 要不是衝著教育推廣或理念, 要就是還人情, 或想辦法再變其他的名目沖帳了. 這就是這個爛政府, 爛制度, 所謂制度殺人, 就是如此.
這幾個大學和研究單位的校長竟然把責任推給助理, 你們小孩最好都不用幹助理!! 幹!!
如果這500位教授有事, 要不要把馬英九再拖出來公審? 有種就這樣子玩!!

媽的
學界發聲明的一個一個都要查
有種叫發聲明的簽名自清
然後先查至些簽名的
告訴你
通常拿最多的都是自清名單裡面
而且現在學校都開始作帳了
還來得及查嗎?
查完起訴就OK了
還沒起訴就告訴媒體
是怎樣
通知大家要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