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洋輕土、重研究不重教學 才是病因

2012/05/16
政治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報載教育部蔣偉寧部長有鑑美國大學年輕教授中已少見出身台灣的學者,反而來自中國的學者日多,遂感嘆台灣的「海外人才庫空了」。言下之意似要鼓勵台灣的學子到國外攻讀學位。但這些在國外取得博士學位的人才,若一畢業即返台服務,仍無助擴充台灣的「海外人才庫」,因而可能還得鼓勵這些人才在獲得學位後繼續留在國外服務,至多是更有成就之後才返國任教。

同則報導中,清大葉銘泉副校長甚至感嘆台灣自己所培養的碩博士難擔大任,衝擊了國家的競爭力。若此說為真,試問,包括清大等國內各大學,開設博士班、並不斷擴大招生的目的何在?再者,為解決前述問題,以致出身台灣的人才留在國外以其學術研究能力為他國舉才、並貢獻於外國之學術發展,這果真有助於台灣的學術與產業發展嗎?

況且,蔣部長與葉副校長等人在國內致力於學術研究與百年樹人的工作,卻為解決前述問題而鼓勵其所培養的優秀學生出國,又由誰來接棒傳承自身優異的學術研究成果呢?在葉副校長所謂「不分國界」的科技研究上,這問題容或小些,但對於講究本土化的人文社會科學,此舉正加深了台灣人文社會科學的移植性格。實際上,這類重洋輕土的偏見與作法,只會使長期缺乏本土特色的台灣人文社會科學更加無法建立起自己的傳承。

同則報導也提及應鼓勵台灣培養出的碩博士出國歷練。身為一位「土博士」、並自學生時代起即有幸獲得獎助到國外進修的學者,個人覺得在國外學術交流與生活體驗都獲益良多、甚至改變個人世界觀與自我評價。但這絕不等同於台灣所培養出的碩博士程度不如外國學者,反之,也不是喝過洋墨水外語能力必定較好。更重要的是,鼓勵台灣培養出的碩博士出國歷練跟鼓勵出身台灣的學者取得學位後留在國外任教成為所謂「海外人才庫」的一員,根本是毫不相干。

碩博士成廉價勞力

多年來,個人總利用各種場合呼籲,給予本土博士與國外大學的博士公平的競爭機會,而非基於預設偏見給予差別待遇。但在把國際化等於美國化、等同英語教學的諸多化約下,連從歐陸等非英語系國家取得學位的博士們也遭到了不平等的對待。而要擴充台灣自身的人才庫、甚或是海外人才庫,當務之急無他,就是所有在台灣任教的學者好好訓練培養正在教導的學生,並不遺餘力地給予栽培與提拔。其中也包括提供更多到國外進修、交流、攻讀學位的獎助與機會,而用誠意與良心面對百年樹人工作,恐怕才是最根本。

無奈,現行偏重研究、輕忽教學的評鑑與升等標準,實則不斷迫使面對六年條款、績效評估的大學教師們,為保住飯碗、或追求更高地位與利益而成為論文生產機器。影響所及,不斷擴大的碩博士班,只是成了源源不絕的廉價勞力。以致我們對碩博士生的學術訓練,只是在學生時代就讓他們學會這些陋習,甚至視之為理所當然。這才是削弱國內人才庫與海外人才庫的真正病因。

作者為政治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與美國喬治城大學訪問教授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