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十二年國教法制化工作之建議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2/05/10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2012.05.10議程 全國教師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提供

Ø 法制工作刻不容緩

民國九十六年三月,行政院也核定過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的施政計畫,然而隨著當時的行政院長五月辭職,該施政計畫就自動放緩,等到次年政黨再輪替,新政府更將前述施政計畫改為先導計畫,今年初的總統大選中,未當選的候選人雖然也提出十二年國教政見,但內涵與進度和目前規劃的樣貌並不相同,假設當選,則今天是否規劃方向依然,令人懷疑,加上台北市議會在四月十九日曾經一度決議,要求暫緩公告基北區的免試要點計超額比序,凡此種種都可以證明:過去的教育部遲緩立法工作是太過自信,當前的政策不確定性是事實,經過立法院匡定的法制工作更不能再拖延,目前的院版其實是由九十六年版修改而來,而委員版的主要內容也早在去年就已有立委提案,各界都期待早日完成立法,即使延會或開臨時會都要完成。

Ø 重點不只是學制修正

去年在朝野合作下已先完成專屬經費的立法,而高級中學法專科學校法的修正則是處理十二年國教學制,目前教育部將該政策之立法工作只放在高級中等教育法,但對於私校公共化(私立高中職校約佔有半數)仍未著墨,必須同時完備,而課綱之修訂機制也需要拉高位階,跳脫政治指導,避免像去年強塞四學分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排擠學生選修空間,也導致建立學校特色課程的機會縮減。由於重點不同,相互牽連,且內容影響甚鉅,建議先辦理公聽會再行審議。

Ø 須確認對中央與地方權限有所釐清

由於各地教育資源不均,雖未完成國立高中職改隸與台灣省私立學校改督導,但在屬地主義之下,都會型招生區顯然有較大主導空間,而從北市議會的動作可以看出,規劃討論過程不透明,將會衍生議會的抵制,而地方教育行政單位與教育部之間存在緊張關係,甚至跨縣市之招生區內,也有許多各自為其所轄人民利益考量的不同主張,因此新入學秩序要非常小心,所謂因地制宜有可能變成各唱各調,甚至貌合神離,由於過去的學校利益不均等,某些學校勢必對抗改變,已不是單一教育官員可以說服,因此所謂中央與地方均權,在本次立法要設計細膩。

Ø 須確認對於進度有明確指導

委員版對於落實免試進度有明確指導,這和十二年國教的最終精神相符,也和教育部長在今年三月的宣示一致,但是隨著國中畢業生人數將在四年後快數滑落,將出現核定招生量嚴重灌水,免試招生數與實際達成數的背離,甚至免試採下限、特色招生採上限的後遺症都會一一浮現,為了避免人民感受和政策疏離,對於檢視進度應有更積極的立法。舉例而言,教育部預估103年含五專共可核定招生38萬人(光是所謂優質高中職就有30萬容量),於是核定免試招生的人數應會超過29萬人,特色招生仍有9萬人,但該年國中畢業生只有26萬人,最後呈現的事實將會是:特招人數才是實在的,免試的比例是虛的,到了108年就反差更大:21萬國中畢業生最終面對38萬,招生名額不降、班級人數不降,特招比例等於反向增加,兩種招生管道的計算方式等於在玩數字魔術。就進度予以立法時,應特別注意人口變數與學校胃納量。

Ø 須確認對於私立學校有平衡做法

過去長期政府未給予私立學校更多補助,相反的有較多的限制,只有在人事權完全尊重。十二年國教實施則完全相反,政府幾乎是有如公辦民營給予無條件支持,但以目前規劃的內容來看,除了學費將與公立學校一樣全免,私立學校之董事會結構與權力完全不做改變,私立高中的入學可以用直升當成免試,其國中部又可以利用考試來挑選小六畢業生(十取一是常見的)等於用國中學雜費和入學成績來挑選學生家庭社經,這種只給補助不作規範的做法國際罕見──各國都是高補助者伴隨高規範,以合乎公共性。目前十二年國教中的的私校政策,不僅有可能造成公私逆轉,而且是階級隔離,對社會發展有深遠不利影響,必須在私校法、學校教職員退休條例等予以規範,對於董事會結構、挖角經營、免試招生比率、遵守課綱以及私校教職員的勞動條件,應一併規範。而縣市首長及教育行政官員本身子女在私校就讀,也必須被檢視:是否在各種政策制定或實施中有所偏私掩護。公私立學校之間,需要的不是逆轉,而是被公道對待。教育部迄未提出相關法案,應予催促。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