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法刁難、先生沒居留、家庭難團聚】
哭泣的母親節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2/05/09

「讓我先生留在台灣吧!」,孩子一旁大哭:「我要爸爸!」。今天(9日)一早,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與台藏家庭,齊赴行政院,這一群母親攜家帶眷來到行政院,他們手持「一家團聚是人權」、「孩子要爸爸、妻子要丈夫」,演出行動劇。控訴台灣政府不給西藏配偶居留證,讓這些家庭每六個月都要面臨分離,這些台灣母親將要度過一個「哭泣的母親節」。

記錄片工作者蔡詠晴說,她,嫁給了西藏人,完成了所有辛苦的程序,是台灣政府承認的合法婚姻,並且育有一子,應該如一般家庭般享有平淡的幸福。但是,她的西藏先生辦理依親簽證來台時,每次都遭到台灣政府蓋上「不得改辦居留」的註記,導致她的先生每六個月,就必須離開台灣,再重新申請入境。她說,這樣的結果使得她的先生在台灣沒有工作權、更沒有健保,她一個人要負擔起一家的家計,每六個月還要多籌出六萬元的旅費,「叫我要怎麼辦?!」。

另一位阿美啜泣地說「,我只是一個小老百姓,與先生在學校認識,想要一個簡單的幸福,我們結了婚,卻沒想到要這麼痛苦,每六個月他必須離境,難道我們要這樣過一生嗎?我不知道我犯了什麼錯,我自己的國家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表示,這些西藏配偶通過了境外面談等程序,確認了婚姻,就在要入境的時候,外交部入境簽證上註記了「不得轉辦居留」,也造成了內政部入出國及移民署以依據入出國及移民法第二十三條,拒絕給予這些西藏配偶居留證。「台灣政府為何不直接表示臺灣人不得跟流亡藏人結婚?,這真是國家製造了問題,讓無辜的老百姓受苦受難!」

立法委員陳節如以及田秋堇均到場表達聲援,陳節如委員表示,這些西藏配偶因為沒有居留證,在台期間無法工作、分擔家計,更沒有健保以及任何一項社會福利。他們明明是國人的配偶、台灣之子的父親,應該要比照「大陸配偶」一樣辦理。田秋堇委員表示,流亡藏人的特殊處境,全球皆知。而這些藏人的身分文件就是由印度政府協助流亡政府發給藏人的黃皮書(IC卡),其效力視同護照,連達賴喇嘛都是持這本黃皮書走訪世界各國,台灣政府又憑什麼要為難這些持有黃皮書的西藏配偶呢?更批評台灣政府行徑已經違反了兩國際公約。

兩位委員陪同陳情代表進入政院;行政院表示,尊重家庭團聚權,責付內政部移民署以及外交部於6月9日前擬出解決方案,希望讓這些西藏配偶不要再面臨離開台灣的狀況。

主辦單位:台藏家庭+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

聲援團體:台灣人權促進會、南洋台灣姐妹會、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兩公約監督聯盟、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在台藏人福利協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菲律賓歸僑關懷連線、人民火大行動聯盟、人民老大-不合格公民團、天主教嘉祿國際移民組織台灣分會(正擴大連署中)

臉書討論

回應

哭泣的母親節(龔尤倩)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510/34218063/
2012年05月11日
她,嫁給了流亡藏人,完成所有辛苦的程序,是台灣政府承認的合法婚姻,且育有一子,應該如一般家庭般享有平淡的幸福。但是,她的西藏先生辦理依親簽證來台時,每次都遭到台灣政府蓋上「不得改辦居留」的註記,導致她的先生每6個月,就必須離開台灣,再重新申請入境。她說,這樣的結果使得她的先生在台灣沒工作權、更沒健保,她一個人要負擔一家家計,每6個月還要多籌出6萬元的旅費支出,她身負重擔,苦不堪言。
本聯盟最近接觸到這些台灣婦女,她們與其西藏配偶都通過了「境外面談」等嚴格的國境控管,台灣政府確認了她們的婚姻;但就在要入境的時候,外交部在老公的入境簽證上註記了「不得轉辦居留」,也造成了內政部入出國及移民署以依據《入出國及移民法》第23條規定,拒絕給予這些西藏配偶居留證。幾經陳情,政府的答案都是愛莫能助,沒有辦法。

藏人配偶無居留權
台灣政府擔心的,恐怕是因為流亡藏人所持的身分證件是由印度政府核給的「黃皮書」(IC)。黃皮書,是一份經由印度政府嚴格審查發給流亡藏人的身分識別,其效力視同護照,達賴喇嘛也是持這本黃皮書走訪世界各國。再看鄰近的日本、韓國甚至是法國、比利時等國家,對於其國人與流亡藏人的婚姻,只要確認婚姻關係,即等同國際婚配一樣,發給流亡藏人配偶居留證,沒有任何刁難。
反觀台灣,官方執拗地認定黃皮書是個停留文件,不具護照效力;流亡藏人作為一個無國籍者,作為一個政治難民,已經是舉世皆知的事實。台灣政府顯然對於流亡藏人的處境沒有世界級的視野,囿於陳年歷史包袱,不辨視國人配偶的現實處境,才會造成這些台灣母親面臨結了婚有了孩子,夫妻、親子卻不能團聚的痛苦。
婚姻就是要共組家庭,家庭團聚,若台灣政府無法給予這些藏人配偶居留權,又何必驗證承認他們的婚姻?又為何不站在「保護國人權益」立場,直接宣布:舉凡國人不得跟流亡藏人結婚,以免承擔另一半永遠沒居留權的痛苦?國家不敢擔待阻絕人民婚姻自由的污名,卻又一再在配偶居留權上嚴重設限,剝奪家人團聚權益。國家政策讓無辜老百姓受苦受難,台藏婚姻最大的問題製造者,竟然是國家!
婚姻結合,兩相情願,不該因兩造的國家有差別與歧視;台灣婚姻移民政策惡名昭彰,對東南亞等特定20個國家配偶實施的境外面談,更遭民間團體批評。台藏婚姻,流亡藏人配偶沒居留權,是國家介入國際婚配中最赤裸例子。母親節前夕,官方打出送康乃馨給新移民婦女應景形象,但我們應檢討嚴格的國境控管,怎麼在制度上傷害這些外籍配偶與國際家庭成員!惡法刁難、先生沒居留權、孩子沒爸爸、家庭難團聚,對這些台灣母親而言,這是個哭泣的母親節。

作者為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發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