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長,憑什麼漲學費!?
──大學學生權利調查評鑑小組回應教育部學費調漲方案聲明稿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2/03/21

針對教育部正研擬之大學學費調漲方案,訴求「齊一學費」、「提升教育品質」、「反應教育成本」,「甲乙丙調漲三方案」之論述,本小組有以下聲明:

一、「漲公校學費來齊一學費」是「偽裝的社會正義」

公私立大學學費的差距,二十多年來皆為高等教育的經常性議題,其為人詬病處在於私校生所繳交的高額學費與受教品質不成比例,而就讀公立大學學費的學生家境相對優渥,卻只需繳交相對低廉的學費。因此,「齊一學費」事實上就是調高公立大學的學費,這樣的訴求去年底在大學校長會議被提出後,立即獲得公私立大學校長支持,亦成為教育部營造「共識」的托辭,更有「不漲學費,不公不義」之說。

然而,「漲公校學費」,實際上卻對私校學生處境無任何實質幫助,真要幫助,應是「降私校學費,齊一學費」。而且,這類以「讓有錢人多繳一點」之名的重分配機制,事實上是一種「偽裝的社會正義」,不過是「以社會正義之名,行普遍高漲學費、縮減公共教育經費」之實。倘若教育部有意讓經濟條件較高者承擔多一點的開支,理應透過課徵資本利得、廢除財團減稅措施、或累進稅制…來達這高達數千億元的重分配效果。豈有片面認定就讀公立大學的都是小康家庭的學生,就調漲學費的道理?難不成近來的油電費都要漲,有錢人家每公升的油錢和每度的電費也要跟著調漲來進行「重分配」?

此外,一旦公立大學跟私校一樣收取高額學費,以往「弱勢學生努力唸書考上好學校」的翻身或脫貧機制也將消失,而對於勞工階級的家長而言,等同是先納稅後還得支付高額學費,被「撥兩層皮」。當前的「漲公校學費來齊一學費」論述,不但是一種荒謬的重分配思維,更是「偽裝的社會正義」。

二、到底誰在降低教育品質?

「提升教育品質」向來成為教育部學費的主要論調。如教育部曾在「大學學費問題之論述」指出,學費確實反映在教育品質改善:「在實施大專彈性調整學雜費方案,目的即為透過學費管制的鬆綁,鼓勵學校提供更績優的辦學成效,該學費能充份反映在學校提供的教育品質。」

但就我們所知,教育部正是降低大學教育品質的禍首。正如國立政治大學在去年10月24日調漲雜費和資訊設備費的公聽會指出:「教育部逐漸對國立大學的補助每一年減少百分之一,減了一千七百萬,教育部今年又預告明年又要再調減百分之一…再加上公務人員調薪百分之三,但是政府對於這個百分之三只補助學校百分之六十,另外百分之四十要學校另外設法,所以學校這樣算下來大概在今年會有大概三千多萬將近四千萬的缺口。」如此看來,教育部逐年減少對大學的補助,正是造成各大學汲汲於提高學雜費、競逐「競爭性經費」、降低教育品質、構成大學營運危機的主要禍首。進一步來說,學費的調漲不過只是填補教育經費補助的缺口,何來「提升教育品質」之說呢?

三、「反應教育成本」?誰來關心「學習成本」?

行政院長陳冲表示,調漲學費是「價格合理化的原則問題」,這不叫漲價,而是價格合理化。」這類透過學費公式反應「教育成本」的說法,嚴重忽略了學生的學習成本。

對大學在學生而言,開支除了學雜費,尚包括住宿費和生活費。尚且不論去年師大、政大、成大等公立大學競相調高學生的住宿費,根據教育部100學年度「大專校院學生住宿狀況」來看,目前在校外租屋的學生就高達319,050人。此外,國內教育學者在2009年底發表的《我國大學學雜費之分析與研議》就指出,目前就讀國立大學的學生,每人一年為了就學所要付出的費用,平均達20萬元,就讀私立大學則平均高達25萬元。換句話說,每個家庭為了讓1個孩子念大學4年,帳面上得付出的成本即達80-100萬之多。這些沈重的「學習成本」,院長和部長可曾設法使之「合理化」呢?在當前學習成本逐年增高,畢業的回報卻是持續下降的情況,根本沒有再調漲的合理性。

四、課資本稅、逐年調降公私校學費、反資本主義才是根本之道

如果說大學教育是投資,不如說是種「強迫性又難以回本的投資」;如果說教育是商品,那它則是一種「強迫擁有的商品」。原因為何?資本主義下勞動力作為商品,得互相競爭所致。我們看到,當前大學生的受教年限增加,甚至必須要有研究所學歷才能找到工作;求學的層面也急速擴大,證照班、培訓班等非正規的教育開支也大幅增加。

我們認為,在資本主義下,大學教育不能單視為一種「可以不念」的「權利」,而日益是一種「強迫投資」卻「無法回本」的剝削。得利的是有廉價技術勞力可用的資本家們,而日益背負高學費、高學貸的畢業生們,卻只能換來微薄的就業機會。滿街僅領22K的大學畢業生、和藉此謀取利潤的企業,已說明了這個事實。再漲學費,只是讓畢業生扣除學習費用的「真實薪資」更低而已!陳冲院長與教育部應課徵資本稅,規劃逐年調降公私立大學學費,公平補貼公私立大學但同時強化對私校的公共監管,才是改革教育之道。然而,根結的「資本主義勞力市場」問題,我們很清楚,這個政府什麼也做不了,因為他們的階級利益屬性正是站在我們的對立面。根本的解決之道,還是在於人民自身如何強化抗爭力量,徹底改變這個政經結構。

教育部未能提出減緩學費壓迫和教育剝削的方法,單從「甲乙丙調漲三方案」來回應高教問題,事實上只有調漲一案,根本無法減低學費對學生的壓迫。上述諸多問題避而不提,部長,您憑什麼漲學費!?

相關資料

大專校院學生宿舍概況(91~100 學年度)

「資訊設備費調整、延畢生繳交雜費、研究生畢業退費暨外籍選讀生收取雜費」公聽會整理稿

新聞聯絡人:董泓志0935080571、施彥廷0919668938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