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性侵,國家有責!
特教學校性侵案,教育部責任未了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2/03/16
資料來源: 

南部某特教學校自去年9月被揭露爆發一百多起駭人聽聞的校園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後,輿論譁然,前教育部長吳清基在壓力下不得不撤換校長。去年底公佈的懲處結果,從教育部中部辦公室主任以降,到前後任校長、主任等教職員等共計30人,各被處以大過一次到申誡不等之處分。

應作為而不作為,國家當然有責任

這所特教學校長年管理不善、隱匿吃案,對於孩子的求助置之不理;該做的性教育及情感教育、宿舍管理、校園安全規劃、通報輔導等等,都沒有做,從教育部懲處事由包括:督導不周、處理不當、工作不力、貽誤公務、未妥善處理疑似性平事件、未維護校園安全環境、明顯失職致損害加重、未依規定通報、延遲通報、有失管理責任、企圖隱匿事證、忽略學生求助訊息等等,都可看出端倪。

依據國家賠償法第2條第2項規定:「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特教學校如此嚴重的違法失職事件,除了監察院應該積極追究行政責任外,政府更應該主動負起國家賠償責任!

受害學生家長已於一月底提出國家賠償申請

目前有五個受害學生家長提出國賠申請(附件一國賠請求書)。這些孩子受害內容包括在校車上多次遭猥褻、性侵;在宿舍、活動中心遭性侵;從被性侵到性侵他人;等,另外還有『受害內容』如下:

1.曾向大人發訊求救,未被理會:包括隨車管理員、生活輔導員、導師、宿舍管理員、等,無論是當場得知或事後接到投訴,這些大人沒有作為,沒有處理,而有直接拒絕者(叫小孩回去坐好,不要管)。雖然做出性侵行為的不是這些大人,然而他們的忽視,卻造成孩子一再受害,當然有責任。

2.看過別人受害:這是一個長期扭曲的環境。有人被侵害,有人侵害人,但都沒有得到適切的處理與輔導,演變成,看過的或被侵害過的,還轉為侵害者,而孩子們也只好變成「見怪不怪」。受害的不只是身體,還有心智!大人不思改變環境,每一個來到這裡的人都受到扭曲。

3.性平調查展開後,還在發生狀況:出事後學校只會裝監視器,並說:「那是孩子在玩」、「那是人的本性」。這種『只將責任放在小孩,矛頭卻不指向學校』的思維模式,導致學校不思積極作為,甚而還輕忽,讓侵害過A生的B生,與A生同寢室,未做任何防護安排。當事情再發生時,只會將小孩退宿,而不是改變措施,提供教育。

當家長質疑學校宿舍管理有問題,主任卻說:「學校不能保證學生的安全」,甚至建議改成通勤,完全忘了,小孩被性侵,學校有責任。我們必須提出國家賠償申請,要求國家負起責任。

特教學校性侵案,教育部責任未了!國賠不僅是要為過去負責,更為了保障特教生的未來

在法扶基金會的訴訟扶助下,受害學生家長提出國家賠償請求,希望能稍稍還孩子一個公道,並促使教育部正視特教學生的受教品質。然而從1月底送件迄今,學校未曾答覆任何賠償金額,也未通知代理律師等人展開正式協議,並打算以「會繼續給予受害學生心理諮商、保障就學就業」的說法施壓家長,促其撤回國賠請求。

五位提出國家賠償申請的受害學生家長,他們的心情就跟多年前為遭性侵的女兒要求國家賠償的媽媽一樣:「提國家賠償並不是為了要錢,就算給我一千萬,我也不願意女兒被性侵;提國家賠償是希望以後所有的特教生都能受到政府的重視,不要因為他們是弱勢者,就輕易被犧牲了。」。這位媽媽,花了4年時間走國家賠償訴訟。難道,這一回還要受害學生及家長受這樣的苦嗎?還是說,國家一定要將自己與受害人民對立起來,卻不能直接承擔責任,協議國賠呢?

根據國家賠償法(註一),賠償義務機關在請求提出逾三十日不開始協議,受害家長可提賠償訴訟,但我們極不願意採取此途徑,除了不忍受苦延長外,還是對教育機構懷抱著期許。如果教育部可以明白自己的責任,不漠視特教生的需要,並對於改善特教環境有意識,那麼理當承擔起國賠責任,責成學校儘快提出協議。

所以,我們要求教育部儘快開始協議!

註一、國家賠償法第11條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