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收費調查富士康 獨立報告受質疑

【盧麗濤/盛媛/黎閔功/潘播】

打理一下個人內務,維護一下廠區環境,等等。

這是一名深圳富士康中層員工收到的內部郵件中的內容。

昨天,這名員工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集團上級領導已經下達通知,2月13日起將會有蘋果公司指派的第三方勞工組織前來調查,涉及生產工藝和生產安全等。

這家第三方組織即為公平勞工協會(下稱「FLA」,Fair Labor Assosiation)。

當天,《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FLA獲得的聲明顯示,該機構於13日開始對富士康深圳工廠進行獨立調查。

聲明稱,鑑於此前有報導披露富士康工廠惡劣的勞工生存環境,FLA決定介入調查。

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團新聞發言人劉坤告訴本報記者,FLA在富士康的調研從週一上午開始,已經進行了三天。

劉坤稱,富士康方面期望外界對富士康有公正客觀的認識,同時,也不屑於對此進行隱藏和粉飾。

根據FLA對本報披露的信息,接下來幾週將前往富士康成都廠區。而此前媒體報導的鄭州廠區並未列入調查範圍。

忐忑還是坦然?

吸引外界目光的不只是富士康。

事實上,已經有一些批評者試圖將FLA拉下道德的高地。

本報記者查閱FLA章程發現,會員公司每年要支付會費和其他適當的費用。

截至發稿時,該機構執行董事洛佩斯(Jorge Perez-Lopez)尚未回覆本報記者郵件以回應有關其獨立性的質疑。

內部郵件

本週,蘋果官網披露,應該公司要求,FLA著手對包括富士康在內的蘋果總裝供應商展開特殊的志願性督察。

FLA聲明稱,上個月,蘋果加入FLA,成為會員公司。像所有FLA的會員公司一樣,蘋果同意其所有供應鏈遵守FLA的工作行為守則。

守則明確,企業支付薪水不得低於地方最低工資標準;原則上,每週工作時間不得多於48小時,加班時間不得多於12小時。

劉坤對本報記者表示,富士康作為蘋果產品最大的生產商,在蘋果公司的安排下,配合做這方面的調研。從富士康角度,積極歡迎第三方評估機構對富士康員工進行生產生活的獨立評估,也將對富士康未來合理化的建設有所幫助。

劉坤說,FLA的調研從週一上午開始,已經進行了三天,為了保證評估的獨立和客觀,富士康的職能部門只能配合調研,但富士康方面並不確切知道哪位員工接受了訪談或調查。

當被問及富士康方面是否會提前告知員工,在暫時調整工期、控制言論方面有所應對時,劉坤說,第三方評估對富士康來說不是第一次,但和FLA的接觸是首次,期望外界對富士康有公正客觀的認識,同時,也不屑於對此進行隱藏和粉飾。

「員工有發言的權利,我們並不避諱員工說富士康存在問題。」劉坤說。

昨天上午,本報記者在富士康位於深圳龍華的園區門口看到,時值午餐交班時段,大批工人外出就餐。

上述富士康員工向本報記者表示,他們收到了集團上級領導發送的一封內部郵件,「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準備工作,主要包括打理一下個人內務,維護一下廠區環境等方面內容。」

另一名在蘋果產品主板生產線上的富士康員工告訴本報記者,她們確實聽說有勞工組織前來工廠調查,但在廠區裡並沒有見到他們。

今年,深圳富士康的招聘高潮比返工潮來得更早,農曆初八,富士康龍華園區就招聘到5000名新員工,其中多為「80後」、「90後」。

排隊應聘的場面堪比蘋果門店前的搶購隊伍。

圍城困惑

招工荒之下的深圳富士康招工熱顯示,工人已經懂得用腳投票。

劉坤此前表示,2011年,富士康的基本薪資漲到1750元,經過6個月考核期工資可以在2200元以上。

從2月1日開始,深圳市全日制就業勞動者最低工資標準提高至1500元。

「高薪」誘惑讓一些農民工即使聽過「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在應聘時也沒有顧忌。

劉坤曾對本報記者表示,富士康的各個園區都有心理諮詢中心,每天他都會收到關愛中心發來的短信。

其中一條短信如此寫道:「10點多,某某到關愛中心,初步判斷為抑鬱症待查。」

一名在富士康工作一年多的女孩對本報記者講述了自己的圍城心態。

「進來也後悔,出去也後悔。」她說,「進來剛開始不熟悉環境,有的線長說話不客氣,會把我們女孩子罵哭,工作壓力大,也挺累的。出去吧,外面的工資還沒有富士康多,而且工作更累。」

有請進來的,也有請出去的。

2011年12月,有曾經在富士康成都南區生產六部工作的員工反映富士康「漲薪」出爾反爾。

他向本報記者出示了一份文件《人資會議中員級員工「6+3」試用及考核模式進行修訂為「3+3+3」試用及考核模式會議內容》。

文件顯示,「依2011年8月16日總裁辦會議精神,特對員級員工『6+3』試用及考核模式進行修訂為『3+3+3』試用及考核模式。」

按照原來實行的「6+3」模式,以深圳工廠員級員工為例,試用期前6個月起薪為1550元,而3+3+3模式則是第一~第三個月,起薪1550元,第四~第六個月1600元~1650元,第七~第九個月1650元~1750元。

這意味著,新考核模式將提高員工的待遇。

上述文件顯示,規定自2011年10月1日起生效實施,成都工廠於9月1日起先試行。

該員工表示,這一規定到2011年12月中旬都沒有施行。

他稱,自己曾到成都工廠人力資源部理論,但此後被辭退。

富士康成都生產基地iPad工廠在2010年10月投產,2011年出貨量就突破了2000萬台。

有知情人士介紹,為了趕工iPad生產廠房,成都僅用66天時間就建成15萬平方米的鋼結構廠房,76天時間完成投產,被富士康稱為「成都速度」。

獨立質疑

與富士康一樣,FLA也不缺少爭議。

根據FLA官網的描述,該協會是個非營利機構。

1999年,FLA由一些大學、非營利組織以及耐克公司、麗詩加邦公司(Liz Claiborne)等美國服飾公司建立。

自創始至今,FLA已經調查了分佈在亞洲和拉丁美洲的超過1300家工廠。

FLA會員包括34家公司、近200所大學。

在成立之初,在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的支持下,FLA的初衷是為了防止不正當競爭,為那些紛紛到中國、孟加拉國等其他國家尋找低成本供應商的公司設置底線。

但在早期,由於對會員過於寬容和保護,FLA遭到了眾多勞工組織和反血汗工廠倡導者的批評。

對於此次調查,很多反對者再次提出了對FLA的質疑。

「FLA確實有一些不錯的表現,但我們並不認為那足以令其自稱為獨立調查機構,因為它在一定程度上依靠企業的資金運營。」一家由大學支持的工廠監督組織執行總監斯科特‧諾瓦(Scott Nova)稱。

FLA章程在企業、零售商和供應商加入FLA的準則條目下稱,FLA會員企業每年要支付會費。而會費多少則將根據每個會員公司年收入相關的計算公式,由協會董事會決定。

同時,FLA在去年2月發佈的《公平勞工和責任來源條例》中也寫到,會員公司每年要支付會費和其他適當的費用。

由於該組織只有數十位工作人員,其主要調查工作均採取與其他符合FLA標準的顧問機構合作的形式完成,被稱為外部獨立監督(Independent External Monitoring)。

根據章程,FLA已經成立了一家全資子公司FLA外部獨立監督公司(FLA Independent External Monitoring LLC,FLA IEM,LLC),用於進行獨家外部獨立監督。每家會員公司每隔一定的時間都要向FLA IEM,LLC支付費用,用於支付FLA對會員公司工廠進行外部獨立調查時產生的費用。

一家反血汗工廠組織國際行動協調人特蕾莎‧成(Teresa Cheng)稱,此前的一個案例顯示,耐克公司在印度尼西亞的供應商PT Nikomas已經同意支付95萬美元,補償4500位工人在過去兩年中總共60萬小時加班費,「如果他們(FLA)的調查足夠徹底,這麼嚴重的問題應該被揭露。」

對此洛佩斯稱,FLA沒有逐一調查每一家公司,耐克公司已經在其供應鏈上部署了鑑定和糾錯體系。

本報記者發現,在FLA的董事會構成中,有六人來自企業界代表,目前其中一人來自耐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