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前辦講堂
人民民主陣線揭捷運局是「最大建商」

2012/01/12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王顥中

人民民主陣線在交通部前的開放空間舉辦講堂,帶領民眾認識、討論捷運聯合開發的問題。(攝影:陳韋綸)

去年捷運三環三線的第一站──十四張捷運站,因為溪邊寮居民安置爭議,政府、建商以「交通建設」為由進行「聯合開發」,在捷運設施上「共構」住宅的作法,再度被人注意。而隨著捷運新莊線通車,台北市捷運局預計在沿線四站(先嗇宮、台北橋、菜寮、三重站)推出共構宅,其中先嗇宮以及其他路線的木柵站、南京三民站、新店站與南勢角站,都將於今年完成公開標售,預計為兩北市帶來75億的收入(相關剪報),可以想像,日後伴隨捷運網路開通而起的聯合開發,將會越來越多。捷運共構宅由於臨近出入口、交通便捷,有條件供身心障礙者居住作為「社會住宅」,不過政府卻將這些住宅,放進市場拋售求利,這樣的作法,已經引起不少民間團體的批判。1月10日,由身障者為主所組成的人民民主陣線──算障團,以及關注土地議題的「好土小組」,還有夏林清及周志文兩位立委候選人,來到交通部前舉辦「都更小講堂」,向人民老大與路人們,揭發北市捷運局這個「全國最大的都更開發商」。

寒風颼颼,十多名的人民老大,在交通部大門口的廣場前放下圓凳,排列成開放的半圓席地而坐,開始都更講堂的上課討論。人民民主陣線士林、大同區立委候選人夏林清邀請路過的民眾一同參與,她表示,講堂是一種「參政學習」的活動,要學的是「勇於參政」,對付從小到大被教育馴化的思考。「雖然我們常稱呼自己『公民』,卻往往把政治權力、社會意識的覺醒都放掉,事實上我們是被馴服的公民。」

人民民主陣線──好土小組成員吳若瑩則表示,來到交通部這裡舉辦講堂,是因為捷運與建商聯合開發的共構住宅已經引發爭議,而交通部是制定大眾捷運法的主管機關,因此希望與官員「面對面」討論;她說,之前已與交通部有多次公文往返,得到的答案都是「礙難遵命」。

好土小組研究員劉鴻濃指出,《大眾捷運法》第7條授權捷運局,興建捷運設施的同時,徵收毗鄰地區土地作開發,而只要是與捷運站出入口位於同一街廓,依法都是「毗鄰地區土地」,捷運局可以任意出售、出租徵收而來的土地,而不受《土地法》及《國有財產法》的限制。此外,《大眾捷運系統土地開發辦法》也將土地租售計畫讓渡給建商,在這樣的情況下,捷運局以興建捷運為名,徵收土地,表面上與建商「聯合開發」,興建共構住宅,實際上卻是拋售公有財產至房地產市場,劉鴻濃批評這樣的做法,「是與建商一起炒房。」

針對這些政府、建商聯合開發的共構住宅,劉鴻濃表示,當中政府持有的住宅比例,「不到1/10」,絕大多數都流入房地產市場。因為交通便捷,這些共構住宅的價格,往往又比同區的售價更高,他指出,光是去年一整年,「北市捷運局賣房所得就有22億,扣除成本還淨賺19億」,獲利驚人。這些捷運局開發土地的獲利,幾年下來已經累積至189億元,全部進入「台北市大眾捷運系統開發基金」。劉鴻濃說,依照基金的運用自治條例規定,這筆錢最主要的使用目的,居然是「繼續開發」土地,最後才是「投入捷運興建」。

捷運局帶頭炒房的現象大有問題,首先是《大眾捷運法》、《大眾捷運系統土地開法辦法》與開發基金的運用自治條例這些相關法律,讓捷運局能夠任意圈地,只要有捷運出口,就可劃設「專用區」,進行土地開發,隨著捷運路線與站點不斷增加,能供炒房的地也就無遠弗屆。此外,徵收而來的土地,也不受《土地法》與《國有財產法》相關規定,政府得任意拋售給建商,建商又以共構宅為賣點,哄抬房價。劉鴻濃說,這樣的結果,就是政府手中的不動產越來越少,當台北市、新北市兩市首長喊出「居住正義」口號、興建社會住宅的時候,「真正適合的房子被賣掉;政府只能回到市場買地、再花一次錢來達到目的」,等於自己掐住政府可以投入社會公益的資源,同時房價仍然不斷上揚,有居住需求的民眾只能花更多錢買。

《大眾捷運法》、《大眾捷運系統土地開發辦法》的中央主管機關是交通部,講堂接近尾聲時,有參與民眾提問:該如何修法,才能回歸公共利益的目的?劉鴻濃說,為了讓捷運局取得建設需地,法律上簡化很多行政程序,但法律制定必須考慮各個面向,現在《大眾捷運法》為了蓋捷運這個單一目的,把其它規定都踢到一邊,這是有問題的;他建議如果要修法,就不能讓捷運局將徵得而來的不動產擅自拋售,使公有財產變成非公有財產。他建議在捷運法第7條第8項增加但書,即要求「符合社會公益原則」,讓捷運宅能回歸公共面向的使用。講堂結束後,經過共同決議,人民民主陣線將陳清書遞交給交通部官員,但官員只是回應表示,「你們的意見我們聽到了,會帶回去再研究,並將正式結果函覆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