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民主‧午後約會】
-做個人民老大,變革選舉方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2/01/06
資料來源: 

時間:2012年元月七日(星期六)13:30至17:00 地點:耕莘文教院大禮堂(辛亥路一段22號4樓,近羅斯福路三段交叉口) 交通:[捷運] 新店線「台電大樓站」1號出口[公車] 耕莘文教院站:藍28、253、311藍、671、673 古亭國小站 ( 羅斯福辛亥路口站):1、藍28、74、208、236、251、 252、254 ( 672 )、278、606、644、648、660 邀請對象:歡迎各界人士 主辦單位:人民民主陣線

聽到「政治」、「選舉」,你會厭惡地想別過頭去嗎? 你的生命中,有沒有一些重要的人、事讓你痛苦、逃避?

「我來自一個很不好看的的家庭,我大概有10年的時間非常討厭我爸爸,我一點都不想看到他,因為,他這十年都沒有工作,失業,他是個工人。……一直到現在,我才明白,爸爸的失業不是他的錯,是產業結構變了,政府又沒有拿出辦法…」-精障社工許雅婷

「小時我家移民到日本,我被當成異類被同學欺負、辱罵毆打,讓我好幾度自殘,但是,我知道,排擠我的人是因為無法理解遠從台灣而來的我。…台灣政府現在對於校園霸凌,雖然編了九億預算,但如果政府對於新移民、身心障礙者、同志、性工作者、工人,沒有積極正視他們的處境甚至還帶頭歧視,編再多錢有屁用?!」-日日春工作者庄島以良子

我們之中有很多人也曾經是政治冷感/反感族,但因為緊密地與弱勢族群工作,使我們經驗到,越想對政治「假裝看不見」,它越能繼續透過預算編列、立法、密室協商……等一般人難以理解的方式,影響你我的未來。於是決定參選後,我們透過在街頭唱歌、說自己的故事,試圖傳達:我們每個人身上的無力、憂傷、孤獨、憤怒,都和政治脫不了關係!

從自己的生命出發看政治

我們從自己身上的政治出發,再看國民兩大黨聯手通過一個又一個惡法:娼嫖都罰、同志教育延宕、土徵條例…等;我們也厭煩藍綠政客每到選舉才搬出對新移民等弱勢族群的季節性關懷和騙票;而破敗的基隆城,藍綠參選立委持續玩著「選前開支票、選後就跳票」的戲碼?當台北都市持續開發,國土資產都被官商勾結搞到1%的權貴口袋了,我們是那買不起房、經常為飯碗擔憂的99%。

而通過惡法、選前一再騙票的立委,不正是你我選出來的嗎? 為何我們有一票可決定,面對現實生活卻老是充滿無力? 只在1/14當天去做主人投一票,就可以改變你我的命運?更何況許多人已不打算投票了,或是要投廢票了。

拿回屬於我們的政治權力

我們的參選,是想實踐不一樣的政治。我們希望,立委當選後,每一次法案投票時,都應該回頭問選民的意見;我們想要,在政策決定的過程中,當事人能有參與決策的權力;所以我們要的不只是你支持我們的參選,而是一起加入思考,政治和你是什麼關聯?對於讓你不滿的政策/體制,如果你掌握了政治權力,又能有什麼不同的搞法?

選前的午後約會,想邀你來看不同的人民─從身心障礙者、工傷者、移民新住民、工人、性工作者妓權、老師、同志及跨性別者…,用歌聲、用影像、用故事,呈現我們的生命與政治的聯繫,及我們在參政運動上的實踐與反思,邀你在政治運動上一起開路!

活動流程

【人民民主陣線簡介】

我們是一群以社會運動:工傷者、移民新住民、工人、性工作者妓權、身心障礙者、主張基進教育的民主教師、同志及跨性別者…等多元的基層人民,長期以來,在沒有任何政黨資源下,組織人民自治自主團體並相互學習,發展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並挑戰不公義的社會政策。

人民民主陣線是強調「生活/生命即政治」的政治勢力。我們之中有人曾對傳統政治冷感,也曾在近代政權的更迭中隨之騷動,但身上與弱勢和底層人民的工作經驗或生命經驗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從自己日常的政治經驗中自主覺醒,並從中得到力量,否則政客就會自行決定他們要對人民的權益打幾折!民主應該是一種紮實還原到人與人之間如何認識差異、形成共識的作法,而不是利用群盲性的口號,假使你已厭倦政治口水、厭倦與生活脫節的政治算計,邀請您透過我們的活動,認識生活與政治的關聯,並在日常生活中改變!

【延伸閱讀】 ◆ 破報:如果有一種改變是可能的-人民老大,再次出擊人民民主陣線的政見與選制改革


◆基隆市立委候選人黃小陵及基隆團、淘汰郎團、原住民參政團 ◆ 台北市大同士林立委候選人夏林清及都市苦工團、算障團、民主教師團 ◆ 台北市萬華中正立委候選人周志文及算障團、性福團 ◆ 新北市三重、蘆洲、五股立委候選人龔尤倩及不合格公民團 及開開團、港湖團等人民老大十個參政團 聯合敬邀

新聞聯絡人:人民民主陣線 王芳萍0932383344、柯逸民0922422288 Tel: 25932960, 25932960 email: [email protected]

主題: 
事件分類: 
活動日期: 
2012/01/07

臉書討論

回應

總是會有一些質疑:
1.野百合!?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50206816/112012010600480.html
2.體驗過白色恐怖??
3.出身眷村邊緣???
(行動研究&廣慈經驗暫時不表)

你們在街頭影響10~100人
但是他們在電視媒體上影響10萬~100萬人

個人的看法
要讓電視媒體有讓你們發聲的機會
當然是件困難的事
(除非對方想藉你們鬥爭對方)
不過確保了發聲機會的對等
再投入選舉應該會更容易得到支持
(至少讓更多人聽到你們的主張與意見)

宋先生就是個例子

作為夏林清的選舉團隊一員,我澄清-回應樓上的樓上:

(1)中時那篇報導,我猜是記者筆誤啦,
夏林清所說的應該是她與我們這些野白合世代的青年工作者一起,
而非因為她年輕時參加過野百合
(事實上,她確實有去過野合時期的中正廟廣場,不過因為主體是學生,她當然不是在主要圈子裡),

(2)經驗過白色恐怖?她沒這麼說,我不清楚哪篇文章這麼說,她是說她「在黨外運動中覺醒成人」。

(3)眷村邊緣?她是說她在眷村邊緣長大。(抱歉這點我看不出你的質疑點)。

(4)廣慈經驗,這確實也是有的,(但我不清楚哪篇文章這麼說),她曾在廣慈輔導過所謂要被矯正的少女。

(5)行動研究?這我也看不懂你的質疑點。夏林清搞行動研究還翻譯書也出書。

=========================

另外,也一併回應樓上:
能有媒體發聲當然好
如果你講的是要進入主流媒體
現今主流媒體都還在藍綠情結中(當然幾個社運媒體並非如此)
我不寄望主流媒體幫我影響人
靠自己10--100人比較實在

更正:經驗白色恐怖
亞細亞的孤兒
五分十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