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財經周報-中國》GUCCI的血汗派遣

2011/10/23

2011-10-23 01:46 工商時報 廖珪如

深圳總工會與GUCCI高層會晤要點小檔案

 新聞提要:「非法勞動派遣」已成為中國工人最大的夢魘。日前,國際知名品牌GUCCI深圳旗艦店涉嫌「虐待員工」,包括喝水要申請、要懷孕7個月的員工上夜班,最終致孕婦流產等。深圳市公部門在介入調查後表示,由於GUCCI異地派遣勞工過多,致使調查困難,想還勞工公道還需要時間。

 GUCCI涉嫌「虐待員工」事件,目前在中國社會引起極廣泛議論,但此事暴露中國勞動派遣制度的缺漏,深圳市總工會也為此約見GUCCI大中華區的行政高層,並提出幾點要求,其中包括希望改變勞務派遣用工方式和建立規範、穩定和持續的勞動關係。

 GUCCI中國公司負責人說,目前他們已經涉及事件的5名員工進行協商,並撤換主管,妥善處理這起糾紛,GUCCI中國公司在查證後,也會針對不當的管理方式進行調整,GUCCI願向員工和社會表示真誠道歉。

 國際品牌 大鑽漏洞

 國際知名品牌濫用「勞動合同法」漏洞,視勞工權利為無物者絕非GUCCI一家。中國勞動派遣人數日益增多,估計2,700萬人,為維護工人權益,2008年出爐的「勞動合同法」中就針對勞動派遣祭出多項規定。包括異地用工的工資需以派遣地最低薪資為基準,也就是說,若陝西的員工被派往深圳工作,工資需以深圳的最低薪資保障為基準,加班規定也是如此。

 然而,一般的跨國企業,為了追求更高的利潤,在啟用勞動派遣時,往往違反法令初衷。將勞務派遣當成「員工租賃」,這些派遣工與企業主是勞務協定關係,與派遣公司才是勞動合同關係。派遣工的工資、社保、福利等待遇均由派遣公司承擔,與用工單位概無關係。

 以GUCCI為例,介入調查的深圳市羅湖區人力資源局法制科科長馬鐸說,深圳GUCCI店舖員工雖然歸屬GUCCI管理,但與這些GUCC員工簽訂工作合同的,又是深圳市南山區一家名為南油外服人力資源有限公司的企業。

 馬鐸說,換句話說,這些員工簽署的都是勞務派遣合同。員工簽約後,首先被「派遣」到GUCCI上海總部,然後再「派遣」回深圳進行工作。因此,當我們需要就發生在深圳的勞資糾紛進行調查取證時,所有的調查就變成了異地調查。這樣不僅費時費力,而且調查取證會遇到很大阻力和困難。

 也就是說,無論GUCCI違法事項有多明顯,深圳勞動部門想赴上海等其它地區進行調查,還得看派遣公司登記註冊的當地政府給不給查;由於中國尚未有一貫而下的調查系統,「異地派遣」無疑成了「非法勞動派遣」的溫床。

 目前,據保守估計,全中國勞務派遣工大約為2,700萬人。大量使用勞務派遣工,在一些壟斷的中國國企尤為明顯。統計資料顯示,截至2008年年底,郵政和電信企業共使用勞務派遣工93.02萬人,其中,中國郵政41萬人,占職工總數的50.18%;中國電信8.9萬人,占職工總數的13.28%;中國移動30.32萬人,占職工總數的72.19%;中國聯通12.8萬人,占職工總數的36.9%。

 中國補強勞動合同法

 據媒體追查,中國有關部門已經著手對勞務派遣被跨國企業濫用的勞動問題進行了解,並開始研究如何補強目前「勞動合同法」中,勞務派遣制度的缺漏部分。

 深圳市羅湖區人力資源局勞動監察牛西平說,這起勞資糾紛很複雜,尤其跨國企業最愛啟用勞動派遣制度,不過,若GUCCI事件能夠妥當處理,也許能為「非法勞動派遣」建立一道「防火牆」。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