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GUCCI式“血汗工厂”当头棒喝

2011/10/16

发帖于:新闻聚焦时间:2011-10-16 08:01:09

  GUCCI血汗工厂折射大牌外企守法两面性

  自称曾在深圳GUCCI(古驰)旗舰店工作过的员工近日在网络上发表了一封《集体辞职的古驰员工致古驰最高管理层的一封公开信》,控诉古驰公司100多项行为规定中限制员工: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孕妇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等,甚至怀孕7个月员工仍要上夜班,最终致使孕妇流产。有新华社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古驰公司,而古驰公司除了百般推卸责任之外,并没有对员工所提事件作出正面回应,更没有作出任何道歉。

  看了这条消息,我们首先要问是谁给了GUCCI这样的胆子,谁又给它惯出了这样的毛病?我们国家的《劳动法》近年来在维护劳动者权益上,已经很给力了,很多拖欠劳动者工资、乱加班等一些10年前可谓是司空见惯的现象,现在不能说销声匿迹,但是,企业还是忌惮几分的,一些用工规矩的大企业、名牌企业已经越来越接近合法用工了,偶尔传出中小企业违法的消息,那也基本上是媒体曝光谁谁臭,从这一点上看,我们的社会在进步,大家对美与丑的划分越来越清晰。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听说了GUCCI旗舰店的负面消息。

  最近接连爆出的沃尔玛卖假猪肉、家乐福欺诈消费者等一系列丑闻其实已经给我们提了一个醒,那就是并非越大牌、越有名的外企就越遵纪守法,而且对他们的守法形象我们也得注意到他们的两面性,那就是在欧美等一些监管严厉的国家和地区,他们就规矩很多,在我国这样原本对他们的到来抱着美好愿望并且略微有些宽容的国家,他们就钻空子。

  需要提醒我国执法者的是,对那些违法用工的外企,不管他有多大牌,不管他是什么“登”或者什么“驰”,都要毫不手软,对外人尊敬那是我们的美德,但不代表因为宽容让我们丧失了原则。(毛更伟)

  国际品牌莫赚“血汗钱”

  国际知名奢侈品品牌古驰近日迎来创建90周年纪念,眼下却尴尬地面对发生在中国深圳的劳资纠纷事件,相关高管因失职被撤换,有关部门的调查已全面展开。“血汗工厂”问题频发,令古驰这样的跨国企业的公众信誉蒙灰。

  据深圳一家古驰门店员工公开信透露,古驰对员工的虐待令人发指: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店铺里丢了东西所有员工“连坐”赔偿,员工超强工作导致静脉曲张、不孕和容易流产等疾病……

  现在,无论古驰如何解释、补救,屡屡听闻类似事件的公众,心中都有这样一个强烈的疑问:如此知名的国际品牌公司何以沦为“血汗工厂”?

  “血汗工厂”最早伴生于西方资本主义的勃兴阶段,特别在19世纪,工厂的流水线作业、恶劣的工作条件、超负荷的劳动强度,使“血汗工厂”成为资本主义弊病的一个代名词。

  全球化的今天,“血汗工厂”在发达国家逐渐销声匿迹,却频繁地出现在新兴、发展中国家,而且很多时候涉及跨国企业,其中包括一些大名鼎鼎的国际品牌,比如耐克公司多年前在越南等国家开设的“血汗工厂”,知名服装品牌Zara在巴西被曝光虐待员工事件等等,都对这些品牌的声誉造成打击。

  品牌是企业的价值,信誉是企业的生命,世界自然基金曾发布一份名为《深入奢侈》的全球调查报告,对一批知名奢侈品牌贪图暴利、压榨员工的事件予以披露,认为在高度全球化和信息化的今天,很多国际企业的诚信遭遇危机。那些在不同国家、地区钻当地政策、法规的空子、搞两套标准的企业,最终都将自毁品牌。

  古驰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有这样的表述:古驰的成功全赖于员工的群策群力……我们致力于提供平等就业机会。我们不会……对员工的雇佣条件上因歧视而存有差异。

  上述文字是在表达这样一个理念:重视企业与员工的相互尊重、激励和良性发展。但古驰当下的做法显然与此相悖。它对利润的追逐冲垮了责任和信誉的藩篱。

  市场有多大,其背负的道德压力和社会责任就有多大。放弃道德和责任,就会毁掉信誉。这是美国报纸《国际先驱论坛》财经记者达纳·托马斯多年来报道跨国企业得出的观点。早在十八世纪,著名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就已告诫企业主要有“道德情操”。古驰等跨国公司应该牢记这些警戒,履行企业社会职责,否则终将自毁前途。(夏文辉)

 指控“血汗工厂”告诉我们什么

  公众对GUCCI等知名公司和品牌的质疑和控诉,凸显了全社会对外资、外企和外来品牌越来越客观、平和,以及开始挑剔的态度,人们越来越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超国民待遇”,越来越要求所有在中国经营的企业和在中国销售的产品,不管内资、外资还是合资,都必须在同一个监管体制和法制框架内,承担起对员工、对消费者、对社会的责任。

  GUCCI绝非头一个,更不像是最后一个

  最近一段时间,几家在中国的世界著名企业相继爆出丑闻,落入舆论的漩涡:沃尔玛在重庆的门店销售假冒的“绿色”猪肉,被责令停业整顿15天,罚款269万元;意大利奢侈品牌古驰(GUCCI)在深圳的旗舰店则遭到员工愤怒控诉……

  今年9月,5名曾在这家店工作的离职员工在网上发了一封“致古驰最高管理层的公开信”,揭出深圳GUCCI旗舰店种种不合法、不合理的做法。据说,员工在那里上班,需要遵守的行为守则多达100多项,有些明显过分,如上班期间喝水必须申请,上洗手间必须得到许可且限定在5分钟以内;店员发生小过失,两次累积成一个口头警告,一年受到4个口头警告,就被解雇——连孕妇当班时吃苹果也要记小过失,同样8次解雇。

  更荒唐的是,员工下班后需留下来清点货品,直到点清为止,不算加班,甚至还有“打过下班卡后,再加班”的做法。如果有东西被盗,全体员工要连带赔偿,按货物原价,平均分摊,即使当天没当班的员工也不能“幸免”。

  因为这种种苛刻规则,辞职员工说:“GUCCI也许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但是却长满了虱子。”

  要是往前追溯,可以看到更多对于知名跨国公司的“血汗工厂”指控,如苹果、ZARA、耐克、可口可乐等等,GUCCI绝非头一个,更不像是最后一个。

  GUCCI是个“大牌”,理应注重形象,在其诞生地似乎很少有类似丑闻,为何到了中国就不在意羽毛,还蜕变得如此之快?到底是公司的问题,员工的问题,文化差异的问题,还是监管环境的问题?为了搞清楚GUCCI的问题,我们不妨分析一下员工控诉的内容。

  真正的问题是劳动力市场秩序的普遍缺失

  古驰搞的“打完下班卡,再加班”的潜规则,如确有其事,那就像沃尔玛出售假冒的“绿色”猪肉,属于明显欺诈行为,如此不讲诚信,侵犯员工合法权益,违反《劳动法》,必须严厉追责。

  至于关门之后清点货物,弄得员工凌晨才能回家,既有剥削员工额外劳动之嫌,也可能存在管理问题。按照GUCCI总公司的说法,正常情况下,1小时可以做完清点,似乎工作量不很大,那么,深圳旗舰店清点到凌晨,到底是因为门店货物太多,还是销售火爆、场面混乱,还是员工销售中时常出错,结果货不对账?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门店管理都有问题。

  员工守则繁琐,这可以理解为奢侈品牌有自己的“腔调”,而员工习惯于“中国特色”的管理模式,彼此不相适应。但像上洗手间要请假,倒也可以理解:在制造业的装配流水线上,不能随便离岗是基本要求;GUCCI门店要求每个员工钉死在岗位上,有可能是出于服务质量和品牌形象的考虑,但未能跟员工作良好沟通,获得理解,这是一个缺憾。

  门店丢失货物要求员工分摊赔偿,不能说绝对不合理,因为做贵重商品销售,就要负起相应的责任。让大家分摊,道理很简单,一是找不到具体责任人,只好人人有份;二是挑动员工彼此“监视”,杜绝漏洞。这是中国传统的“十家连坐”监管办法的意大利翻版,没有多少新意。但要求不当班的员工也同样分摊,那就过分了——为什么不搞全公司连同总裁一起“连坐”?

  据说,GUCCI的商品都买了保险,凡有丢失都会报警,公司可以获得保险赔偿——在此情况下还要员工赔钱,于是员工们愤愤不平。其实,买保险是公司降低风险的经营行为,保费进入企业成本,赔偿自然为企业所得。不过理赔多了,来年保费上调,企业将增加开支。让员工赔钱带有惩罚性质,不能因为买了保险,丢了东西就不追究责任——这在企业管理上是说不通的。

  笔者不厌其烦地将员工的控诉作一一梳理,不是为了提出劳资仲裁意见,只是为了理清头绪,提出一些建议。实际上,今天中国劳动者面临的真正问题,不是GUCCI,不是沃尔玛、苹果、可口可乐,不是具体哪一家洋企业的不良行为,而是劳动力市场秩序的普遍缺失。去年富士康因为员工接连自杀,成为众矢之的,但工厂内迁之后,应聘者依然成千上万,其选择富士康的最主要原因,居然是“公司能按时发工资,福利和工厂环境好点”——那岂不是在说,企业普遍存在违规,而其他企业违规行为更多,比富士康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论哪种形式的“超国民待遇”都应该取消

  企业违规的普遍化,同监管不到位有很大关系。员工强烈反映GUCCI在加班工资上涉嫌违反《劳动法》,但深圳有关方面至今没个明确说法,对将拖欠加班工资合理化的“综合工时”计算法,态度暧昧,还以深圳门店员工属于“劳务派遣工”为由,推诿查处之责。监管不到位、不得力,甚至工作起来不情不愿,是难以约束企业的;而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处罚不重,企业违规成本不高,就容易“恃宠而骄”,对监管更加不当回事。

  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已经大不一样,我们仍然需要外来投资,但不再如饥似渴,仍然需要学习国外管理经验,但不再盲目崇拜;中国的员工仍然愿意进外企,但不再受宠若惊,仍然希望有更好的收入,但不再委曲求全,仍然期待有维权组织替自己出头,但自己也不再无所作为;中国的消费者仍然追求品牌,但不再不问来由,仍然喜欢炫耀,但对被血汗浸透的产品不再麻木不仁。

  在这样的形势下,公众对GUCCI等知名公司和品牌的质疑和控诉,凸显了全社会对外资、外企和外来品牌越来越客观、平和,以及开始挑剔的态度,人们越来越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超国民待遇”,越来越要求所有在中国经营的企业和在中国销售的产品,不管内资、外资还是合资,都必须在同一个监管体制和法制框架内,承担起对员工、对消费者、对社会的责任,越来越明确地要求从立法、执法、舆论到劳动者和消费者,共同努力,营造能够促使企业规范经营、承担责任、爱惜形象的整体环境。这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要求,是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的要求。(顾骏)

GUCCI式"血汗工厂"是如何炼成的

  近日,自称曾在深圳GUCCI旗舰店工作过的员工在网络上发表了一封《集体辞职的古驰员工致GUCCI最高管理层的一封公开信》。控诉GUCCI公司100多项行为规定中限制员工: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孕妇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等,甚至怀孕7个月员工仍要上夜班,最终致使孕妇流产;并要求GUCCI支付加班费。GUCCI公司称正调查此事。9日,深圳市罗湖区人力资源局表示,由于相关法律存在漏洞,GUCCI注册于上海,深圳劳动部门难以监察GUCCI公司。(10月11日《京华时报》)

  作为知名奢侈品牌的GUCCI深圳旗舰店竟然以苛刻规定虐待员工,导致孕妇流产。其被指“血汗工厂”并不为过。尽管GUCCI方面回应称公司正在调查,将采取必要措施妥善处理。但是记者获悉,“血汗工厂”事件被曝光后,GUCCI告诫员工防备媒体“套话”。GUCCI捂盖子婉拒舆论监督,他们自查自纠,能否查出个子丑寅卯,要打一个问号。

  其实,GUCCI并非初次被指为“血汗工厂”。早在2008年2月,美国《洛杉矶时报》曾报道,包括GUCCI在内的数个奢侈品牌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工厂中雇佣了大量中国劳工,仅向他们支付极低的工资,且工作环境十分恶劣。不仅意大利奢侈品牌被质疑。今年7月,美国劳工组织发布报告称,苹果、耐克等全球知名科技公司在中国建立起“血汗工厂”网络。美国舆论界最具影响力的三大刊之一《新闻周刊》也曾指责美国公司是“伪君子”。批评他们把就业岗位转移到中国以便利用血汗工厂剥削廉价劳动力。

  还有报道说,工人严重超时加班、使用童工的代加工企业,越来越脱离跨国企业的采购视野。年销售总额达1470亿美元的12家跨国采购商在深圳参加买家专场采购会时公开表示,对于使用童工、严重超时加班的工厂,将拒绝其作为供应商的资格。欧美企业对社会责任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企业一旦采购血汗工厂的产品,可能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离职员工曝光也好,跨国企业拒绝合作也好,美国新闻周刊公开指责也罢,既是对那些血汗工厂的警告,也是在间接为血汗工厂的员工维权。如果更多员工站出来谴责血汗工厂,如果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与媒体多起来,血汗工厂不从根本上改变“血汗政策”,其经营业绩势必受到影响。

  然而,令人伤感的是,国外品牌在中国建立“血汗工厂”并非由中国劳动部门与工会曝光,多由离职员工揭露与外国劳工组织、媒体曝光。我感觉离职员工揭露血汗工厂既是一堂维权课,也是一堂讽刺课。加强劳动保护、不超时加班、尊重员工权利,法律法规早有规定,企业违规就应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时至今日,全球知名品牌仍无视社会责任与员工权利,在中国发展“血汗工厂”网络,这是员工的不幸,也是职能部门与法律的悲哀。

  虽说血汗工厂的产生与劳动者维权意识不够有关。但是,就业形势严峻,员工与企业之间权利地位普遍不对称。劳动者为了保住饭碗,明知用人单位侵权,也不敢吭声。因为他们在强势的老板面前根本没有话语权,他们显得很无奈。但是法律不能无奈,劳动部门不该无奈。平心而论,劳动部门也提醒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比如,每逢节假日,劳动部门就公布节假日加班工资计算公司,提醒调休不能替代加班工资云云。但是这种提醒往往只是说说而已,较少动真格为劳动者撑腰,并没有对血汗工厂形成威慑。更重要的是,在“有奶便是娘”的招商语境下,不少地方过分关注经济指标、政绩要素,而忽略了资方的“血汗”本性。导致血汗工厂在中国某些地方找到了生存的乐土,甚至得到了超国民待遇的庇护。

  因此,不仅陷入“血汗门”的古驰等知名企业要反思,更多侵犯员工权益的企业要反思,员工自身要增强维权意识,不能任由血汗工厂欺负。相关职能部门更应有所反思与行动。一方面政府部门要严格落实法律法规,对血汗工厂严格问责,加大企业违法成本。让他们出于违法成本考虑,不敢把利润建立在“血汗”的基础上,同时要提高企业工会的地位,让员工有底气与平台向血汗工厂说“不”。更关键的是,地方政府不能犯“有奶便是娘”的亲资病,没有理由躺在“血汗”政绩沙发上沾沾自喜。(胡艺)

  劳动监察部门不能总让员工靠发帖维权

  “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孕妇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甚至怀孕7个月员工仍要上夜班,最终致使孕妇流产”。近日深圳GUCCI(古驰)旗舰店离职员工发表的一封《集体辞职的古驰员工致古驰最高管理层的一封公开信》的网帖,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包括本报在内的许多媒体也对深圳GUCCI旗舰店“虐待员工”的传闻进行了报道。

  从记者的调查看,古驰确实存在一些违规加班的行为,一些所作所为也确实与其国际知名品牌的地位不符,不过由于现在劳资双方各执一词,仅从媒体报道我们很难去判断古驰的行为是否违反劳动法,是否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抛开事情对与错的判断,员工要靠发帖来维权,要靠发帖来引起舆论关注,这一行为本身就值得我们反思。为什么员工要采取这样极端的维权手段?正常的维权渠道是否出现了问题?工会组织是不是存在缺位?

  客观地说,古驰的员工用网络发帖的形式维权,确实可以引起网民和舆论的关注,容易形成舆论热点,容易引起政府职能部门的关注,有可能使事情比较快得到解决。但是这毕竟不是一种正常维权方式和渠道,特别是一旦形成舆论“审判”,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既会给当事各方带来诸多困扰和麻烦,而且会大大增加解决问题的社会成本。比如,今天古驰不仅要面对前员工的投诉,更要花巨大的成本进行危机公关。那为什么当事人还要去选择这样一种对自己好处不大,却给社会带来巨大成本的维权方式呢?

  近年来,不少身处社会底层的人采用极端手段来维权,甚至不惜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来维权,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是弱势群体,很难与相对强大的老板平等博弈。古驰的员工虽然貌似工作体面,衣着光鲜,但其实他们的处境一样尴尬,甚至维权的阻力更大。原因有二:一是古驰作为国际顶级名牌企业实力更大,单个员工难于与之抗衡;二是在政府注重招商引资的当下,直接后果则是员工维权门槛的上升和一些监管部门的“不作为”。这也正是为什么古驰事件发生后,员工很无奈,劳动监察部门“很为难”的原因所在。

  在这样的背景下,员工要维权的最好途径就是依法建立工会,通过集体的力量来与企业博弈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国际零售业“大哥大”沃尔玛贪小便宜被严惩的事件。2007年沃尔玛因为要求员工在午休时间提前几分钟干活,下班后多干一会,遭到工会诉讼,最终不仅与美国劳工部达成协议补偿员工3400万美元的加班费,而且还被宾夕法尼亚州法庭判处必须对该州在职和离职员工赔偿7800万美元。沃尔玛工会的维权行动,让这个全球零售巨头至今心有余悸,不敢在员工问题上造次。如果古驰有工会,而且工会足够强大,古驰在对员工作出苛刻规定之前想必也要掂量掂量。

  当然,在企业建立工会只是维护员工合法权益的第一步,关键在于如何让工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如何让工会真正成为员工的娘家,真正为员工争取利益。这就需要政府相关部门改变思维模式,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当满足员工合法诉求和保护招商引资环境成为一对矛盾时,政府应塑造一个公平的博弈环境,让劳资双方直接谈判。在劳工保护更严格的国外,国际巨头都能与工会达成妥协,那在国内为什么不可以呢?

  要想员工不用靠发帖维权,就必须让工会真正发挥作用,让正常的维权渠道畅通,这或许是古驰事件给我们带来的更深层次的收获。(李迩)

最可怕的是对血汗工厂习以为常

  知名跨国公司深陷“血汗工厂”的指控,GUCCI绝非头一个。之前包括苹果公司、ZARA、耐克、可口可乐公司都曾因涉嫌“血汗工厂”问题而被曝光。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负面消息曝光后结果无非如下:一是当事企业并没有因为曝光而被严厉查处,媒体报道之后鲜见行政执法部门查处跟进;二是负面消息曝光丝毫无法影响这些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强势地位。

  最为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富士康公司了,该公司之前因为“N连跳”事件而成为众矢之的。而当其把工厂逐步内迁到河南等地,不仅当地官方极力支持,社会报名员工亦是成千上万,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负面新闻的影响。由此,对比于不断曝光的负面消息本身,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此悖论又如何会长期存在呢?

  必须承认,这些大企业之所以能够面对负面报道泰然处之,与其强势的市场地位密切相关。市场悖论的存在,并非表明我们的务工者缺乏辨识能力,其实反衬出的是本土其他企业用工环境更加恶劣。再以富士康为例,针对应聘者的调查显示,他们选择富士康的最主要原因居然是“公司能按时发工资,福利和工厂环境好点”。以此观之,或许很多本土招工企业居然连按时发放工资都无法保障,劳动者权益保障的法律底限未能得到遵守。由此,才会使得外来大公司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已经具备了明显的“比较优势”。

  显然,要想让“血汗工厂”真正成为企业惧怕、躲避的污点,就必须建立起基本且有充分保障的劳动福利制度。否则,跨国公司只要仍然有些许的制度福利,就足以让境内竞争对手望其项背,而无惧舆论的鞭挞。

  同时,监管与处罚必须落实执行。市场化改革三十余年,各项基本劳动保护法规已大体齐全。但法律执行的缺失才是要害所在,如果“血汗工厂”被曝光后再无查处跟进,只会让监管部门的公信力受到质疑。此外,还需要帮助提升本土制造企业、商业企业的竞争力。在不干扰市场优胜劣汰机制的前提下,政府有的放矢的扶持有助于加速我国产业结构升级,改变目前制造企业低端竞争的局面,扭转跨国公司的集体强势地位。

  “血汗工厂”成了令人麻木的“常态”,这比无良公司本身更加可怕。(马红漫)

  【相关新闻】离职员工爆料:古驰商品丢失要店员连坐

  有业内人士认为不排除这些离职员工通过劳动纠纷专门获得赔偿的可能性

  郑爽 石媛

  近日,深圳古驰(GUCCI)旗舰店被已离职的前员工爆料,称店内商品如果丢失,店员需“连坐”承担责任,按照该商品零售价赔偿。

  昨天,《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近日在网上公开发表《集体辞职的古驰员工致古驰最高管理层的一封公开信》(下称“公开信”)的深圳古驰旗舰店(下称“深圳古驰”)的五名前员工(已于8月离职),目前已委托律师向深圳罗湖区劳动监察部门提出维权投诉。

  负责本案的劳动监察部门深圳罗湖区人力资源局侦查中队廖文飞向本报证实:“此案已立案调查。”此后以“不方便”为由拒绝透露详细情况。

  而古驰(GUCCI)中国的公关负责人昨天向本报表示,公司对此事正在跟进,这两天会给大家一个说法。但对于公开信中投诉的事情,该负责人未予置评。

  纠纷由来已久

  “每日站立超过14小时,工作期间不得小憩、喝水或进食,孕妇一视同仁,上厕所时间严格限制,点货到凌晨两三点却不计加班费……”在公开信中,深圳古驰的前员工描述了这样的工作状态。

  代理此事的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乾武告诉本报记者:“前员工对古驰的控诉主要是公司在用工管理上过于苛刻,而且在让员工打卡后要求继续加班却没有支付加班费用。”

  杨乾武表示:“员工的投诉请求包括:立即支付拖欠的加班费并加付赔偿金;立即支付被迫辞职的经济补偿金;赔偿其他非法行为造成的损害。”

  据离职员工在公开信中透露,深圳古驰实行“综合工时制”,即以每月的工作时间总和为标准。以古驰上一天班轮休一天的上班方式计算,在标准工时的计算方法之下,如果一天工作16小时,员工在该天便能获得8小时的加班费用,但在综合工时下,第一天的额外加班时间却被第二天的轮休平均为标准上班时长。而这被离职员工认为掩盖了公司非法克扣其加班费。

  而深圳古驰离职员工表示更无法接受的是公司的“连坐”赔偿制度,即公司一旦发生丢失商品现象,就要求所有的员工按照商品的零售价一起分摊损失。

  一名已离职的深圳古驰前员工对本报记者描述,一位同事刚休完产假回来的第一天,领导就要求其支付休假期间店内丢失物品的分摊金额。“公司的很多奢侈品已经投了保险,所以事实上公司分别从员工和保险公司得到双份的‘赔偿’。”

  古驰中国与员工之间的纠纷似乎由来已久。

  杨乾武向本报透露,在2009年到2010年间,古驰北京和深圳的数名店员就曾分别向当地的劳动仲裁部门投诉要求古驰公司支付加班费用。今年8月份亦有一名离职员工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监察部门进行投诉,称其为古驰中国工作的5年时间内,古驰中国未支付任何加班费用且加班超过法定标准。

  此次参与投诉的一名离职员工雪华(化名)向本报透露:“前些年陆续都有离职员工通过律师向古驰公司发送律师函要求支付加班费,大部分投诉都被古驰公司出面与员工私了而告终,2010年前离职的员工大都得到了赔偿,但只有签署了古驰出示的一份有关不透露赔偿及相关事宜的协议才能拿到钱,一般工龄一两年的离职员工能拿到2.5万~3万元的赔偿。”

  根据杨乾武的介绍,这次五名前员工投诉案中,其中一人较先提出投诉,但劳动监察部门以双方都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为由建议辞职员工申请劳动仲裁。

  公开信事件后,古驰中国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被这些离职员工投诉的内容。因此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不排除这些离职员工通过劳动纠纷专门获得赔偿的可能性。这名业内人士表示,古驰中国深圳员工的纠纷不带有普遍性,如果是古驰中国区所有城市的员工都这样才是公司行为,一个店不能代表公司行为,很可能是店铺内部员工的矛盾激化导致了现在的结果。“国外公司所有规定都是统一的,不可能一个店一个管理办法。劳资纠纷这种情况在中国比较普遍,而古驰又是外国公司,不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很可能解决办法就是给员工一笔赔偿,避免更多的麻烦。”

  业内人士:这绝非个案

  面对这场奢侈品大牌与员工之间的劳动争议,一名奢侈品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这绝非个案。”

  根据该人士介绍,由于奢侈品牌在中国的快速扩张,门店装修好之后便立即开门营业,店内的甲醛都还没挥发掉,店内的工作人员在这样的条件下身体肯定会存在隐患。

  “而且奢侈品牌大都由当地比较大型著名的商场引进,因此受到的监督力度不是很大,类似的事情一直存在很多年了,实际情况可能远比这个严重,并且不局限于某个品牌。”上述人士补充说。

  同时,在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官欧阳坤看来,奢侈品牌对于员工的种种硬性规章制度缘于奢侈品牌疏于对员工进行系统和完善的培训。

  “奢侈品牌在招聘时对人员的要求很高,但招到之后基本上没有系统的上岗培训,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出现很多纰漏。”欧阳坤指出。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奢侈品牌在国外对上岗人员的完善培训,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差别?欧阳坤分析:“在欧洲奢侈品消费是把文化放第一位,因此特别重视对人员的培训,但中国消费者大都关心价格和能否买到,因此奢侈品牌习惯了简单的买卖行为,扩张得太厉害但管理和人员的培训却都没有跟上。而且培训人需要成本,品牌尽量把这些成本压低。”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