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巨頭:請放棄傲慢與偏見

2011/11/07

2011年11月07日 15:39 來源:杭州日報 劉樂平

  “GUCCI也許是一襲華美的袍子,但是卻長滿了蝨子。”

  近日,兩名古馳(GUCCI)深圳旗艦店前員工的舉報信,把一家奢侈品企業與“血汗工廠”聯繫在了一起。對此,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進行了調查,併發文。最終,“古馳虐工事件”以雙方“和解”的結局告終——“古馳中國”與原古馳深圳旗艦店的8名前員工達成了和解協議。但由於當事雙方簽訂了保密條款,包括賠償等具體細節內容並未向外界透露。

  國際大牌為何頻繁陷入“血汗工廠”的醜聞?普通勞動者的權益該如何保護?近日,浙江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鳳進、浙江工商大學杭州商學院副院長易開剛教授,做客本報《財經三人吧》,為我們作了深度解讀。

  談現象

  醜聞頻發的大牌

  虐待員工與大公司形象落差大

  吧 主:不少網友認為,古馳作為國際知名品牌涉嫌虐待員工,這種行為與其“江湖地位”不符。

  易開剛:這樣的醜聞發生在國際知名品牌古馳公司身上,落差確實很大。我個人覺得很遺憾,而且很悲哀。全國的民營企業、個私企業都在倡導“善待員工”、“保護環境”等。如果虐待員工屬實的話,作為一個奢侈品巨頭,只能說其缺乏起碼的社會責任意識。消費者願意以高價購買古馳的產品,其實就是對其品牌文化、價值觀等的認同。歐美國家是非常重視員工的權益、企業的環保意識等,很多的企業在中國設加工廠往往要進行細緻的考察,甚至嚴苛到衛生間是否有異味等。

  鳳 進:現在因為網路發達,古馳的辭職員工可以發帖引起全社會的關注。其實,這類違法用工,甚至“血汗工廠”的現象,並不在少數。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底我曾經在廣東深圳一帶考察過一些加工企業,工人的作業環境不理想,工人每天就是機械地重復幾個動作,說它粗放和勞動密集型一點都不為過。當然,現在這種情況已大大改觀,中國企業的競爭力和員工素質都在提升。

  “血汗工廠”的背後

  虐待是對人基本權利的一種蔑視

  吧 主:事實上,近期被扣上“血汗工廠”帽子的不僅是古馳,多個知名品牌亦捲入這類醜聞。種種現象背後,中國普通勞動者面臨的真正問題是什麼?

  易開剛:提起“血汗工廠”,在電子製造業裏更為普遍。像富士康那樣的企業,雖然工作很乏味很辛苦,員工跳樓事件頻發,但是照樣有人排著隊去應聘。我覺得,我們的勞動者也要轉變觀念,要珍惜最寶貴的生命。事實上,很多中國勞動者為了生存,不惜犧牲自己的健康和利益。中國勞動力資源豐富,如果相關的法律法規不健全,跨國巨頭就會露出資本逐利的本性。所以,“血汗工廠”的醜聞在發展中國家頻頻發生。

  鳳 進:古馳虐待員工的種種醜聞,我覺得可能是心態上也有問題,跟其國際奢侈品大牌的基因也有關係。孕婦吃個蘋果,工廠也要那麼嚴苛,無法理解,不合常理。這是對人基本權利的一種蔑視。做奢侈品的人,內心會不會有一種對勞動的蔑視?因為跟奢侈品賣出的“天價”相比,勞動的價值簡直可以忽略不計。我估計,對員工他可能也是這麼一種心態。國際大牌奢侈品公司,要想經營得長遠,就要放棄傲慢與偏見,不要在萬千寵愛之間迷失了自己。

 談根本

  應對實力懸殊的肉搏

  必須營造公平市場環境

  吧 主:一方是奢侈品巨頭,一方是普通員工,兩個實力不均等的對手之間的較量,政府應該起到什麼作用?

  易開剛:這幾年,公眾對許多所謂國際知名品牌的質疑越來越多,這其實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我們的消費者心態已經在發生改變。要從根本上消除類似“古馳”這樣的虐待員工事件發生,還需要從多方面共同努力。從政府的角度講,相關的法律法規要建立健全,執法上要有效有力,我們消費者也要珍惜自己權利,總之,必須營造一個公平的環境。

  鳳 進:我注意到,這一事件的解決是,古馳承諾“將持續加強在中國的企業管理能力與組織結構,改善員工福利、培訓與其他管理系統。”從企業這一方來講,這是必須引起重視的。但是我們也看到,古馳作為國際知名的奢侈品巨頭,它肯定有一套自身的企業管理制度、員工福利制度等。那麼,為什麼它一到中國來,就會出現虐待員工的醜聞呢?這說明我們對“古馳”們的監管上可能還有漏洞,缺乏有力的監管措施。

  大牌暴利的拆解

  最基本的勞動價值應得到尊重

  吧 主:有報道稱,每一件包包在加工環節的成本都不超過4%,奢侈品牌收益過於依賴品牌附加值。請問該如何認識這一現象?

  易開剛:資本有其逐利的本性,但是它不能超越經濟學的基本規律。古馳要獲得這麼高的利潤,更應該在尊重勞動、善待員工的基礎上,創造一種貨真價實的產品。作為一個奢侈品牌,你可以存在,可以賣高價,但必須遵守基本的社會責任標準,這是不容侵犯的。我舉個例子,品牌再大的飯店,他的產品最終還是靠廚師、洗碗工的勞動來體現出來。如果他們的利益得不到起碼的尊重,品牌的價值就不可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彰顯。

  鳳 進:從消費的角度來講,我如果知道大牌是通過虐待員工來牟利,那麼,我使用其產品時心理上也不會好受。從根本上講,這樣的奢侈品,也就無法高貴起來。過度地把品牌捧得很高,也就是吧主所說的,“品牌收益過於依賴品牌附加值”,那就沒人勞動了,基本的勞動還是要尊重的。現在的情況是什麼?工人勞動的積極性是嚴重打折的。一些著名的服務品牌,他的員工流動性是很大的。勞動所得在整個價值鏈裏面所佔的比例太少了。所以我有一個觀點就是,減少中國各行業之間收入差距,這是將來的一個趨勢。

  爆料員工稱,GUCCI公司對員工的行為規定,很多無視員工的生理需求。

  策劃/一舟

  文字整理/記者 劉樂平

  攝影視頻/記者 許卓恒

  例如:

  1、上班期間喝水必須要向上級申請,上廁所要報告。

  2、 孕婦在店裏吃東西補充營養被告知“只要吃一個蘋果,將被記過,吃八個蘋果將被解雇”。

  3、該店一旦出現商品丟失現象,需要全體員工連帶賠償。

  4、清點商品最晚到淩晨4點。 (據《新快報》)

(責任編輯:劉蕾)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