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北美館《艾未未■缺席》個展不缺席力邀艾未未來台「自由行」!Ai Weiwei NOT ABSENT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1/10/28

被英國重量級雜誌《藝術觀察》(Art Review)評為世界最具影響力百大藝術人物之首的艾未未,即將於十月二十九日在臺北市立美術館舉行個展。

艾未未(1957-)生於北京,是著名詩人艾青與高瑛之子。艾未未是當今全球最具知名度和富爭議性的華人藝術家,他的作品從觀念、物件裝置、建築設計到社會行動關懷幾乎無一不涉,不但挑戰了藝術的專業本身,他的許多藝術行動更觸動到了中國政府當局的敏感神經。

艾未未是北京奧運主場館「鳥巢」的建築設計師之一,但他說中國仍是一個極權國家,拒絕參加在鳥巢舉辦的奧運開幕式。同樣是在二○○八年,「五一二」汶川大地震造成無數學童死於豆腐渣工程,但當局卻拒不公佈罹難學生的姓名,艾艾艾因此徵求志工,對遇難學生的具體數據進行調查,並公佈他們搜集到的每一個孩子的名字。二○○八年六月,一個北京青年楊佳衝進上海警察局殺死六名警察,震驚全中國,艾未未在博客上每天貼上一個蠟燭的圖,貼了一百八十一天,以點燃中國社會的黑暗。對於楊佳被處死刑,他寫下「殺吧,不要以正義的名義,那是在羞辱一切。」

艾未未一再挑戰當局的敏感神經,終於觸怒統治者。今年4月3日艾未未在北京準備搭機來台洽談北美館展覽事宜,在機場遭到逮捕,消息震驚全世界!包括歐美政要、人權組織及國際藝文人士紛紛呼籲,要求中國政府放人。在被扣留十一週之後,艾未未終於獲得釋放,但就像其他中國異議人士胡佳和陳光誠等人一樣,艾未未雖然回家,卻未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根據了解,當局要求他一年之內不得對外發言。

艾未未以他的藝術創作聞名於世,而艾未未的遭遇,使得他本人更像是暴露中共極權專政的藝術展品。

馬總統在今年國慶文告中,提出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的進展,是拉近兩岸距離的重要指標;在兩岸積極開放交流此刻,我們呼籲馬總統和郝龍斌市長應力邀艾未未來台「自由行」,讓艾未未本人不在《艾未未■缺席》展缺席!我們同時也希望,馬總統和郝龍斌市長力邀胡佳、陳光誠、高智晟、和郭飛雄等其他中國良心人士來台,讓「自由行」成為中國人真正的自由行!

新聞連絡人:潘翰疆 0985-896-390

主題: 

臉書討論

回應

週二晚間七時,大陸維權藝術家艾未未,接受公視13頻道「有話好說」半小時專訪。《我們的時代-誰是艾未未?誰怕艾未未?》正式進入台灣公論,成為熱門話題。

德國《明鏡》週刊(Der Spiegel)8月8日報導,艾未未涉嫌「色情、偷稅、顛覆、炒匯、二奶、抄襲、走私」七宗罪。可是在52次提審中,沒有一次審訊提及他的「偷稅漏稅」。直到艾未未假釋,警方才告知,政府必須讓全社會知道,他是一個可憎的人,犯有逃稅的罪行,但是不會利用政治手段對付他。警方稱,沒有人會相信艾未未,但是人們會相信政府,逃稅在很多國家,都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罪行。

有個「國寶」對他說,我們要罰你一千兩百萬人民幣。艾未未說,怎麼不是傳說中的兩千萬呢?那「國寶」笑說,兩千萬太多,怕你家老太太要賣房湊錢了。(按﹕「國寶」是中國人對各地公安局國家保衛處便衣警察的戲稱。)

《明鏡》料事如神。上週二(11月1日)北京稅務局要求「發課公司」必須在15天內,補交1,522萬人民幣的稅款與罰金,艾家果然準備抵押祖居。艾未未向《路透社》記者表示「奉陪到底」,因為「公安局將他列為公司『實際負責人』他的妻子是『法定代理人』,如果不付罰款,妻子就要坐牢。」「對於這樣的一個國家,我會奮戰到死,絕不屈服﹗」

這個判決符合中共對付政治異議人士,抄家滅族的一貫作法﹕政治上叫你身敗名裂,經濟上叫你傾家蕩產,思想上叫你後悔莫及。

中共指控艾未未偷稅,其實是一種自殺行為。正好提醒國際社會,中國居然也有稅法,也會追數。那好,北美報稅季節已經結束,查稅季節正好開始,北京稅務局如果不立即撤銷這個判決,我們在海外何妨發起一場「Tax Audit Red Princes(TARP)」政治運動,試試中共政權是否真無底線﹖

近兩三年,北京出現一股政治逆流,認為美國經濟不行了,「和平崛起」馬放南山,準備公開爭霸,共治天下。於是強烈打壓維權異議人士,手段酷虐至極,毫無道德底線,搞得花草皆兵,老百姓只剩下呼吸和吃飯的自由。其中最有名的「劉曉波○八憲章案」「艾未未偷稅走私案」「高智晟人間蒸發案」。

中共是獨裁政體,各級黨官產生,政策出台,並不經由民主程序,所以無須問責。改革開放-特別是8964以來,共產黨權力尋租,唯錢是問,墮落成一個誰也代表不了的特權集團。我們可以說,不民主是「中共無底線」的根本原因。

美國處決B-拉登,國際形勢劇變,獨裁政權接連倒台。正當此時,溫州驚爆六千億資產破洞,千萬企業主逃亡。資金鏈斷裂,物價一飛沖天,房地產滯銷,銀行緊縮不迭。溫家寶自承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從大處看,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環境透支難以為繼,公共投資效率低下,資產空洞即將暴露。財聚人散,社會潰敗,政府信用面臨清算,毛鄧老本,軟硬資源都已告罄。總而言之,盛世聯歡的好日子,再也一去不復返了。

十八大要交班,各派對賭,寧左毋右,紅歌盈耳,迴光返照。艾未未「行為藝術」戲仿反諷皇帝的新衣,砸爛了「偉大」「光榮」「正確」婊子的牌坊。啟發後來人「以革命的名義殺人,以改革的名義分贓,以和諧的名義封口」絕妙好句。當局惱羞成怒,羅織逮捕入罪。

《史記李斯列傳》﹕「趙高治斯,榜掠千金,不勝苦,自誣服。」「人情安則樂生,痛則思死,捶楚之下,何求不得﹖故囚人不勝,飾誣詞示之。」艾兄會見路青時神色緊張,交保後噤若寒蟬,可見精神折磨之痛苦。

「兩樣的升斗為耶和華所恨惡。」共黨高幹賤賣國有資產,海外投資垃圾債券回扣,哪個交稅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說到底就是中共特權的意思(郎咸平「黑洞經濟」論)。當局長期放任稅制混亂,不思改進,有意讓法律變得粗疏,方便貪官污吏斂財。試問2007年《物權法》保護過神州大地哪一個拆遷戶﹖

裝睡的人叫不醒,中共聾得厲害,要他聽見什麼,只有查稅﹗共產黨武裝到牙齒,唯一的弱點就是貪官的海外帳戶,那可都是長期盤剝老百姓,操控匯率,對內貶值,積累剪刀差的苦命血汗錢。國內可以無法無天,西方只得照規矩來。《維基解密》透露,政治局是「權力股份制」。獨裁政權傳統上不怕國際壓力,只有將矛頭直接指向統治階級,才會感覺痛苦。

江澤民告訴季辛吉「我們從來不屈服於壓力,這是一種哲學原則。」好得很,那就從江家的海外帳戶開始,「悶聲發大財」應該搞了不少。中共是「空城計」行家,江戲子對季辛吉虛張聲勢(攻擊性威懾),不過是一種假意自信,隱藏弱勢的佯攻戰術。

話說回來,中共這兩年露出真面目,敢於叫板,就是吃定美國沒錢。沒錢找「麻煩製造者」拿稅籌軍費,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世界各國深陷財務危機,國稅局無利不起早,查稅也要考慮成本,針對紅色太子黨進行查稅,可謂效益極大化,政治帳經濟帳兩不誤。

根據統計,省部級以上官員(包含已退位)兒輩74.5%有美國綠卡或公民,孫輩有美國公民身份達到91%以上。據報導,薄瓜瓜(薄熙來之子)陳曉丹(陳雲孫女)均有美國綠卡。如果屬實,請問他們才多大年紀﹖有沒有工作經驗﹖什麼名目辦的身份﹖薄一波臨老覺悟「左到了底就成了右」,現在的當權派都是張春橋1959年《資產階級法權》的實踐者、好學生。

查稅是行政權,不須經過法院。事情可大可小,輕則罰款了事,重則起訴坐牢。只要帳上有記錄,追錢也追人,轉匯出境也沒用。除非太子黨爺們放棄身份,逃回中國,抱作一團,在戰鬥中滅亡,共同面對人民群眾的清算。

各國反洗錢法律規定,對於來源不明的巨額財產,納稅人有交待清楚的義務。太子黨拿到綠卡後匯進帳戶的錢,均可視為稅前收入,必須照章申報。舉證是納稅人的責任,不單是私人帳戶,下一代(官三代)的信託帳戶,也可以准此辦理。另外,國債利得還有「代扣代繳」預扣所得稅(Tax Withholding)的規定,美國的代繳率大約是29%。

中共每逢大難,總要挑起民族主義轉移矛盾,這回可行不通。一算到錢,民族主義歇菜,階級鬥爭發作。首先,五毛黨不加薪不幹了,除了洗錢人頭關係戶,「愛國華僑」如夢初醒,為共產黨賣命,到底落了個啥﹖太子黨頓時從香餑餑,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海外華人只有看你笑話,絕對不會伸出一根指頭幫你。

共黨組織,下級騙上級討財源,上級哄下級保忠誠,這是公開的秘密。分贓不均的底牌掀出來,弄得不好,大家學毛澤東害死向忠發的老法子,把地下組織的領導告到各國國稅局,狗咬狗一嘴毛,中共海外系統可能崩盤,黑錢大起底,特務連鍋端。

六月底《新華社》評論員文章,痛批西方「粗暴干涉」艾未未一案。其實「太子黨大查稅」只是毛毛雨,利用中共高幹的海外銀行帳戶,操作十八大派系鬥爭,促進中國民主事業的發展才給力。個中奧秘,請容我詳述。

去年底劉曉波得獎前夕,英國流出一份《維基解密》16條摘要﹕「1、中國高官在瑞士銀行大約有五千個帳戶,三分之二是中央官員。目前還有150個名字尚未確認,估計是家眷。部級以上和大多數的中央委員,幾乎人人有份。」

「2、這份名單來自法國,有一個瑞士銀行的法國雇員,私自帶走了客戶信息,向法國稅務單位檢舉偷稅大戶。中國大陸人員的姓名拼音並不難識別。」

「14、1990年代,李登輝總統默許法國軍售回扣經過香港流向北京,部分直接從香港匯往美國。當時江主席的兒子已經回到中國,美國資金進入錢其琛的兒子強尼在芝加哥的帳戶。後來強尼取得居留權,國稅局查稅,錢先生願意與自由世界合作。」

「15、這位線人稱,朝鮮根本就沒有核武器,都是北京秘密部署的,目的是平衡美國在台灣的影響力。中朝兩國唱雙簧,借由永遠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六方會談』爭取美國最終放棄台灣,否則即將面對朝鮮『核代理』所發動的戰爭。中國可以置身事外,坐收戰爭成果。」(香港《開放》雜誌2010年12月號)

是不是胡錦濤指令郎朗白宮亂彈琴,一回去劉志軍的事就抖出來了﹖《博訊網》2月15日報導「鐵道部倒賣車票,套利600億人民幣,其中劉志軍家族120億。參與國外高鐵採購的28位官員,19位在海外有帳戶,12位開在瑞士銀行。所有28位都有親屬在海外,其中16位是直系親屬。」奇怪了,中紀委怎麼會有瑞士銀行資料,是不是撤除朝鮮核導彈交換來的﹖難怪張牙舞爪的金正日,最近乖得很,美韓怎麼演習都不敢胡鬧。

例如人民幣升值,哪一派表態合作,就公佈對手的瑞士銀行帳戶。以此類推,次第解決美中共同關切的重大議題。在各派系之間,搞責任承包制,明碼實價,私下競標,製造內部鬥爭,加速高層分化,促進和平演變。黑錢上天,紅旗落地。保證十八大一面倒,開成一個民主奮進,親美勝利的「廬山會議」。

把話說白了,中共倒行逆施,其實就是國際社會的異議份子。你用什麼道德底線對付國內的異議份子(艾未未),大家就用什麼方法(查稅)對付你。北京外交部一口一個「中國內政」。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如果不撤銷對艾未未罰款,發動全球太子黨大查稅也是各國的內政,不容某「外國勢力」說三道四。聖經上說「你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活用人民戰爭、經濟共產的手段對付中共,讓窮得只剩下錢的紅朝親貴,搬起鈔票砸自己的腳,大快人心,活該現世報,天下誰曰不宜﹖(自由時報∕朱仕強評論)

引述謊言日報,真是有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