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工會竟淪為勞動人權墳場?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07/08/07

工運領袖張緒中玩弄兩面手法

中華電信工會會務人員勞動尊嚴遭打壓

有這樣的工會?會務人員遲到1分鐘竟然要求扣1小時的薪水!

有這樣的工會?會務人員請假10分鐘竟強迫請假滿1小時!

有這樣的工會?高舉勞動尊嚴的工會竟複製資方不合理的考核辦法對待會務人員!

有這樣的工會理事長?英明的張緒中理事長表示:「因為勞基法規定要給生理假,讓我不得不給!」

不要懷疑,這些複製資方思維、似曾相識的打壓勞工情節,時時刻刻都發生在號稱「全國最自主、最優質的工會」的中華電信工會中!

中華電信公司民營化後,資方開始大力推動各種打壓勞動人權之違法政策,而為保障中華電信工會會員之勞動權益,中華電信工會會務人員一直戮力與幹部們合作並努力維持工會會務之運作,然而,工會管理高層竟一手高舉勞動尊嚴,另一手卻拿資方的手段打壓會務人員勞動人權與勞動尊嚴,招數青出於藍,令人深感憤怒與不解!

中華電信工會今年7月6日於宜蘭召開的理事會中,當張緒中理事長再度公開責罵會務人員為「沒有用的員工」,公然藐視會務人員的勞動尊嚴時,我們終於瞭解,這個自詡人格高潔、立場進步的工運領袖,終究骨子裡還是流著資方的血液!

中華電信工會會員每每走上街頭高舉「尊嚴」、「誠信」的標語,但同時工會內竟管理高層設立打卡鐘以分秒計算會務人員上班時間,只要遲到一分鐘就扣一小時的薪水,甚至放話要某些會務人員識相、不要申報加班費,休息時間亦經常繼續交辦工作,更以公開斥責、暗地分化的手段來處置會務人員,張緒中理事長並常以不屑口吻表示「事務性、例行性的行政工作沒什麼」、「花那麼多錢養一些沒有用的會務人員」!

更荒謬的是,當會務人員配合工會全力動員反對對中華電信公司的績效考核、五等第制度的同時,中華電信工會竟然將績效考刻制度的思維轉移至會務人員,擅自片面修改會務人員管理辦法,致使會務人員的勞動條件與相關福利措施水準直線下降!在會務人員試圖反映種種不合理、違法之勞動條件時,工會管理高層莊炳棠秘書長竟以「中華電信公司也是這麼規定、管理上有需要」此等荒謬的理由,強勢鎮壓內部要求民主討論之聲音,更以年底考績為由威嚇會務人員,更利用會務人員下班時間加以個別約談!

回想今年五一勞動節,張緒中理事長當時要求中華電信公司與工會重起勞資協商大門時,遭到公司同樣以「公司規定為由、經營權」拒絕,還義憤填膺地於媒體上批判,此情此景猶歷歷在目。未料在張緒中理事長所領導的工會中竟是完全複製資方手法來打壓工會會務人員的勞動人權,不僅未察覺其中嚴重矛盾、混淆的價值觀,還多次沾沾自喜地對外表示工會比公司更懂得人力資源經營管理!

這種種行徑,應該完全是公司資方的思維,豈是在由外界神化、表現無懈可擊的工運領袖張緒中及其領導的工會管理高層應有之表現?

我們相信中華電信工會是一個以基層、草根崛起的力量,並且嚴守堅持民主、群眾的路線,而非「一人獨裁」或「英雄主義」的法西斯!如果號稱自主工會而豢養或縱容出一個獨裁的野心家,各位試想,那是多麼諷刺至極與令人憤怒?

各位工運的前輩們:為了理想與堅持,曾經付出的血淚與犧牲,在工運的艱辛路途上,中華電信工會一直給予旁人高度的期待與尊敬。如今,怎能坐視這種踐踏工運理想與勞動尊嚴的行徑在工會中肇生不管?

中華電信工會自主化已經十個年頭了,我們會務人員也已默默忍受數個寒暑,今天我們終於忍無可忍而站出來,請您與我們一起努力,共同消滅寄生在工會中的資方思維,重寫我們曾經有的光輝!我們要求:

中華電信工會管理高層停止約談、分化會務人員的行為,並立刻回復勞動條件至原中華電信工會會務人員管理辦法之水準!且至遲應於八月十五日中華電信工會常務理事會回應我們的訴求!

中華電信產業工會會務人員聯誼會

聯絡人:

中華電信工會研究處處長  邱羽凡律師

中華電信工會研究處副處長 王 蓉

中華電信工會組訓處處長  陳文育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真是太誇張了,號稱自主工運龍頭的電信工會竟然這樣對待會務人員,
完全複製資方對待勞工的樣子,有沒有搞錯啊!
對照另一篇文章[工運詐騙集團]更是心有戚戚焉,
難道台灣"自主"工運史的下一個大工賊又要出現了?
電信會務人員加油!

加油!我就地連署支持囉!

這個人就是前二天在媒體上說大家要他出來選立委
後來人家發新聞稿說跟本沒這回事的人嗎?
邱西狼咧.....

謝謝指教
批評別人當然要有勇氣被批評
我們會反省
如果是自命運動者應嚴以律己

先是賴幸媛辦公室,接著是電信工會的張緒中,這些號稱進步的神壇,都被年輕一代的會務人員、組織工作者紛紛拆解了!

長久以來,工會幹部對外以進步的勞方姿態向資方抗爭、對內卻反過來以資方的老大、鴨霸心態壓榨會務人員的惡習陋規,動輒對會務人員自稱「老闆」,對會務人員頤指氣使,其來已久,現在看到連號稱自主、進步、不斷從韓國取經回來的電信工會張緒中理事長亦復如是,實在讓人失望。

其實有野心不是壞事,工會幹部對更高層的工會連結、對政治有野心,這都是我們建立以工人為主體的政治勢力所必須的。只是,如果這種野心拒絕、排斥內部民主的討論,並同時以毫不反省的姿態壓迫會務人員,這就讓人無法恭維、無法接受了。如果以進步姿態同時帶著歷來所有的陋規惡習,那就尤其令人嘆息了。

為幾位挺身而出的會務人員喝采、加油,但也感嘆:他們所遇到的,在台灣,恐怕不是特例,而是常態啊!在運動的路途上,我們真的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以下是本人於上週六(2007.8.4)發給中華電信工會存證信函之所有內容。
正本為:莊炳棠秘書長,副本為:張緒中理事長及本會常務理事(9人)和常監(1人)
敬啟者:
本人自民國九十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起任職中華電信工會,擔任組訓處處長一職。短短一個多月時間,即發現工會在管理上有諸多不合理、甚至違法之處。如:本人於民國(下同)九十六年七月三十日請病假二小時半,但遭台端要求再補請半小時病假始滿三小時以達「以小時為請假單位」之原則,然查本人任職之中華電信工會並無任何規定要求請假時應以「小時」為單位始可,遍觀我國勞動法令亦無相關規定,故本人請病假時,本應以所需時間之長短以決定請多久之病假,台端對本人之要求無異強迫本人放棄半小時之薪資,此與中華電信公司壓迫中華電信員工之行逕如出一轍,台端身為中華電信工會秘書長竟為如此行為,本人深不苟同。有關任職中華電信工會之員工請假事宜,本人主張應核實計算,若請假一分鐘即一分鐘、不得強迫以一小時為請假單位,此一主張於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已由研究處邱羽凡律師闡明,台端亦表示此得由本人等員工送台北市勞工局申請調解暨勞動檢查,本人亦不排除立即申請之,為此特以此函通知台端勿再以此一爭議干擾本人辦理會務,否則恐有觸犯強制罪之虞。

我想邱、陳幾位先生,應該是無風不起浪,未必真為了半個小時起這些計較,既然這事情掀了開來,應該朝比較建設性的方向來處理。像是會務人員服務工會會員,為會員爭取權益,但本身有什麼管道保障自己的權益?除了工會內部以外,也應訴求在總工會系統下成立會務人員的集體協商管道。在工會內部,會務人員是客卿,應該爭取進入總工會系統的正式會員席次,以期能以較平等的立場與資方(工會)進行協商。你們應該都自詡是工會運動的組織者,應該有組織者處理問題的手段,只是把個別的頭人、資方代表給抹黑、鬥臭,能不能解決問題是一回事,但對於工人教育又能起什麼作用呢?其次也希望張緒中先生能正視這樣的問題,拿出誠意好好來解決,做頭人的人,要好好拿出一點榜樣出來。

面對具體的壓迫,反抗,有何不對,鬥臭,又有何不可?只怕「年少輕狂」這個態度,在工會做教育的時候,盡教著工會如何與資方共存共榮,奉外資為上師吧?
「年少輕狂」說的會務人員協商機制,的確很重要,但這幾位朋友不是沒試過,她
們明確地向電信工會領導班子表示:想要組工會。但之後,就有會務人員開始被打
壓了。
另外在對外找其它工會會務人員一起組工會的過程中,據說也遇到了困難,那一位金融聯合會的秘書長先給她們碰了個軟釘子,說什麼時機成熟了才會加入,這不是擺明著的抵制嗎?
會務人員,一樣保勞保,不是保公保,是雇傭關係,不是承攬關係,在身份上,完全是個受雇者,基本上並不會把自己設定為什麼客卿。何況,「年少輕狂」自己應該了然餘胸的是,就算你自己把自己設定為客卿,你的工會理事長會認為你是嗎?只不過在那一刻,工會理事長是資方,你,就是一個被宰割的死勞工啦。
客卿,哼哼。

還請署名年少輕狂,公開現身~你是何許人也!
不會真的哪麼巧吧?你也是某個工會或聯合組織的會務人員管理者吧!

我的老師說…做人要謙虛、要有禮貌、要懂得尊重別人,尤其是做工仔人
我的爸爸說…不要以為自己最厲害,因為世界上有更多厲害的人,所以才要學習
我的阿媽說…為善.雖福未到.但禍以遠離。為惡.雖禍未到.但福已遠離

那…為什麼??為什麼?
我們小朋友都懂的事情
大人越長大越不懂呢???

少年輕狂看起來的建議蠻具體、善意的啊,幹嘛一看到稍微勸告的言詞就跳起來?原聲明中,又沒說這三位英雄曾經組過工會,也沒說組工會中有碰到什麼困難,也許可以把相關問題再這裡說得更清楚一點,讓大家更瞭解來龍去脈。

至於鬥臭不鬥臭的問題,我不是很在乎,反正已經幹開了,就看誰能鬥過誰。我的看法是,既然訴求是「回復勞動條件至原中華電信工會會務人員管理辦法之水準」,那就表示要繼續當工會的受雇者嘛,然後繼續爭取勞動條件。所以到底之後這三位英雄要與所謂的「資方」有什麼樣子的關係,要怎麼在未來受雇的日子裡與工會資方互動,也不是不可談的吧?

客卿與否,我是覺得各位沒必要這麼快否認。我也當過工會會務,至工會服務,絕大部分也是希望能實踐工運的理想,當然希望能和工會幹部以同志的方式合作。至於也常常看到,很多工會幹部,卻把自己當資方,將會務當作是應該被自己操的勞工來看待,但並不等於「客卿」或「同志」的互動關係不可能存在。

反正呢,我是覺得電信工會是扯了點,應該要好好解決內部的勞資問題,講清楚自己怎麼對待自己的會務。

勞工為了工作權抗爭、貼在苦勞網就是正當,會務人員要求正當權利就是要鬥臭對方?

"年少輕狂"妳

你的標準在哪裡?

會務人員不用吃飯不用領薪水喔?

還有我根本不愛苦勞網這個新介面幹麻強迫我填= =

光看這幾點中華電信工會的規定
我想中華電信工會的當權者應該沒什麼好辯護的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張緒中理事長的意思工作規則訂成這樣
就算不是
也應該負起監督的責任
不應該放任下面幹部訂出這樣的工作規則
希望張緒中理事長是我們敬望的工會前輩
不要讓好不容易將來工運發展可能的希望居然如此不堪
如果連基本原則都沒有
那我瞧不起這樣的工運前輩

桃園縣產業總工會秘書 杜光宇

看了這篇,讓我想起一個很有名的故事:《動物農莊》。

動物農莊的故事是描寫曼諾農莊的一批動物不堪主人的虐待,在豬的領導下,終於揭竿而起,從人類手中奪取農莊,驅逐了農夫,希望讓所有的動物都過著平等、幸福的日子。但其後一隻叫「拿破崙」的公豬獨攬大權,耍弄權術,聯合農莊的豬群逐漸侵佔其他動物的勞動成果。當其他動物露出不滿的情緒時,拿破崙便運用各種手段,進行殺戮整肅異己的行動,並且繼續剝削壓迫其他的動物。最後甚至與被趕走的人類一起喝酒、打牌、尋歡作樂,農莊裡的動物又回復到從前受奴役的情況。

也許故事來得比這件事誇張,
或許這件事來得比故事真實....

但無論如何,工會會務人員們請加油了!

謝謝三位會務同仁的指教,為避免錯誤的訊息導致誤解,我謹就秘書長負責部份稍作說明,希望有助於大家的理解。
我們的會員上班時間為8:30,爲了服務會員,所以本會上班時間也配合訂於8:30,但本會會務人員在9:10分以前進辦公室是不用請假的,絕非「遲到1分鐘竟然要求扣1小時的薪水」。

三位會務同仁指稱我「強勢鎮壓內部要求民主討論之聲音,更以年底考績為由威嚇會務人員,更利用會務人員下班時間加以個別約談」,這樣的指控完全不實,且幾近污衊,真的有失公平。

三位會務同仁要求「立刻回復勞動條件至原中華電信工會會務人員管理辦法之水準」,目前本會均依照該管理辦法,部分規定且優於該辦法。(該辦法係由本會會員代表大會制定實施,並發給每位新進會務人員人手一本。)如有違反或低於該辦法時,敬請隨時提出具體條文,工會有責任立即改正;如果沒有也請還給我們一個公道。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若制度無誤、執事者無錯,何來此文?
若行事公正、處理得當,何須再作澄清?
無論此篇文章是否對工會領導階層造成衝擊
主事者都應先對發聲的會務人員致意
他們並非僅是處理事務性、例行性的行政人員
而是確確實實地將工運精神付諸行動

中華電信工會歷來執國內工運之牛耳
張理事長亦屢屢於談話節目上發表自己對工運的熱忱及理想
然而、今日此文確是蓄勢以久的雷霆之聲
依張理事長及莊祕書長二位主事者於工運界的資歷
想必定會痛定思痛、檢討與會務人員溝通上是否出了問題
甚或在對待會務人員的辦法上是否出現了雙重標準
切勿砸了多年來引以為傲的招牌

「尊嚴」不靠爭取、而是給予
「誠信」不當外求、而應反求諸己
尚望二位工會主事者慎之、戒之

7月下旬,有機會仔細聆聽邱羽凡、王蓉、陳文育批評中華電信工會會務人員被張理事長及莊秘書長很不合理、與資方沒兩樣的對待,諸多描述的事情,我聽了很難過。在這之前,我根本與其沒有任何互動深談,但是那天3位的憤怒在我面前毫無保留表露,老實說,我一時之間並沒有什麼具體的建議。

心理想的是怎麼這個我曾經工作過的工會也發生這些嚴重的問題?從過去至今十幾年,就一直聽到不少工會會務人員被工會幹部欺負的事情,當然也包括我現在工作範圍的幾家銀行員工會。

看見問題,如果相關當事人能夠自省檢討,承認錯誤並改正規範,不再掩飾罪愆,就是進步的動力。我也知道,「工會幹部-會務人員」這種不對等的體制繼續下去,這樣的事情絕對會一直不斷發生,但是這事情今天發生在中華電信工會,的確給人很大的反差(自主-壓抑、尊嚴-踐踏、誠信-偽善),真切希望張理事長誠心檢討此事,邱、王、陳3位的批評只要有一絲一毫的真確屬實,就不應該迴避問題,或者粉飾太平。

仁者無敵、謙沖有容,我覺得這是現在的張理事長有所不足。但是,那些等著看笑話或落井下石的人,也請嚴肅看待問題,老是說三道四、匿名胡謅的惡質工運文化,難道不也是令人作嘔。

樓上的帕步猜你說:【另外在對外找其它工會會務人員一起組工會的過程中,據說也遇到了困難,那一位金融聯合會的秘書長先給她們碰了個軟釘子,說什麼時機成熟了才會加入,這不是擺明著的抵制嗎?】我想請你說說我哪裡在抵制?你又有聽見我說什麼?你這種匿名留言就是我不屑的「老是說三道四、匿名胡謅的惡質工運文化」!

這樣啦,還是拜託大家,以一些自己認知的「事實」留言爆料指控他人時,請以真名留言,畢竟這樣才有可能進行一些有意義的討論。

我在<a href=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451>這裡</a>設了一個指控性匿名留言的集中區,希望不要用到。

另外,給小僕碼,真是抱歉捏,工程師設計這個強迫中獎的防廣告spam,我們看到時只覺得好笑,沒想到會有人覺得不太對,也許過一陣子請已經當兵的工程師放假時改一改囉。

有這種豬何必有人類......哈哈哈....好笑

原來閣下就是拿著勞方的旗子壓榨受薪的人?貴公司董事長應該奉你為上賓,佩服佩服!

其實工會早有這種事情存在。
張緒中只是說的到,但做不到,表面說的漂亮,私下是草草了事的行徑。
打壓會務人員早有這種事實存在,只是大家都忍著不吭聲。
現在終於有人願意挺身而出,老實說,我很高興也開心。

我還記得已回事業單位的員工,當天要離開工會時,看到工會1樓大廳貼著 尊嚴 斗大的字體,便搖頭,說了聲 :屁
甚至還有人嗆聲,決不會再踏入工會一步。

張緒中對於借調來工會的中華電信員工都如此不尊重,何況是對會務人員。

誰不知道,張緒中想選立委。
也沒錯啦,立委都是這種嘴臉,果然適合他選。

嚴以律已…
哈哈哈哈哈
你在說笑嗎?

其實讀者應學習理事長的求生本領,在tvbs或鄭 大話的節目,言論可以隨觀眾所愛,只要有錢領就好,不是嗎!不就是這樣嗎?仁義道德那是外國話,以前聽說他與業績爛相蓋好,後來又在謝常停旁邊,可是會員權益也是空空,讀者要多外出爭取暴光上新聞節目努力賺錢才是。

大家別激動,也別生氣。
其實…
大家都要支持去中國化,請張緒中先生第一個改名,以身作賊來嚴以律已。

阿六的世界歡迎張緒台

這些種種事情,早在張緒中成為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就有的事了
只是一直沒有人可以挺身而出;現在看到這位人兄勇敢的為這些受害者站出來說話,我真是相當崇拜。
說會務人員沒用,其實會務人員才是真正的有用的人!!沒有這些會務人員在背後為他做事,哪來的「張緒中理事長」或是「莊總幹事」啊?!
不要以為這些人為你們賣命都是個屁。
以前會務人員不敢吭聲,深怕工作沒了,所以默默接受,就算是做一件小小的錯事
也被罵到沒能力,逼到自己走路。這些事情又何在?
會所貼著大大的「尊嚴」真令人覺得可笑!!!!
把會務人員的尊嚴踩在腳底下,被你們罵到連尊嚴這兩個字怎麼寫的都不知道!!!
常常在媒體聲稱自己是勞方代表,為員工爭取,真的好虛偽!!!!!
請「張大理事長緒中」、「莊大總幹事」,您想想,這些被你們逼到沒工作的會務人員感受如何?

應該就照理事長及秘書長的理念
將所有"事務性的工作"
全部交給便宜又好用的工讀生辦理
也不用再「花那麼多錢養一些沒有用的會務人員」

試辦看看全國第一的自主工會還能不能運作下去

我左看右看,總覺得自己說的是好話,怎麼一天過去,反而惹來一堆攻擊?莫非是各位嫌支持者太多,響應得太廣,所以要替電信工會多拉幾個支持者嗎?很巧的,少年輕狂的我忝有一點會務工作的經驗,管理者殊不敢當。你們說的很對,會務人員是受雇者,也要吃飯領薪水,反抗、鬥臭,有何不可?當然可以。就我的經驗,確實工會幹部不是當會務是客卿,說客卿是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工會其實是拿會務當衛生紙,擦完就丟,不會有一點可惜,這與一般勞資關係沒什麼不同,甚至一個熟練工人對公司的價值,可能都比一個熟練會務對工會的價值來得高一點。所以會務人員這邊待不下了,就跑去那邊做會務,不然就縮回自己的知識份子革命小團體去辦家家酒,也是這種心態,鬥臭、鬥爛毫不可惜,只因為對工會沒有一點戀棧,所以分手以後也不需要做朋友。造成這種狀況各個工會確實都應該要檢討。可是也正因如此,我才會認為會務人員應該要致力建立自己在工會內外的溝通管道,把自己組織起來,把這種處境想辦法提升起來,不要每次說自己也是工人的時候恰好就是正要擺脫工人身份跟工會說byebye的時候,這樣講工運會不會太奢侈太虛無了一點?

也許後來管理辦法改了,我不是很清楚。

但我在職的那時候,真的遲到一分鐘的話,的確要請假一小時。
(大約4-5年前)
所以,工會附近有間丹堤咖啡,就會看到有些會務人員在裡面。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我也曾經在裡面。呵~~~)

至於年底考績,秘書長的確是有一個一個面談會務人員。
直接問:<你覺得辦公室有誰可以晉級加薪?>

因為我已是離職員工,所以工會的紛紛擾擾也不關我的事。
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要來這裡留言。
不過,既然來了,我就說說當時的情況。
至於大家相不相信,那也不關我的事。

真人不說假話。
事情也不用批評,個人做事憑良心,你沒做的話,就沒做。
有做,紙是包不住火的。

現在的會務是要靠現在的會務人員去爭取。
如果你們覺得上頭打壓你們,那麼就該站出來爭取你們的權益。
我們這些已離開的會務人員,會默默支持你們的,加油。

ps:我不站任何一方,只是陳述當時的狀況。
因為現在的工會情況我不了解。

羽凡:
好可惜,我沒機會遇到你。
幾次都還有回工會找羚羚,但卻一直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有機會,我一定要你合照一張。
你好勇敢哦!
我不曉得現在工會的情況,不過照上的描述看來似乎有些不太好。

至於會務人員聯誼會,八百年前早已走掉的人可以參加嗎?
我被通知來看則工會新聞,才發現有這樣一個天地。

至於樓上有人說的那個丹堤…這個…我們該有照過面吧。
你是誰?

我相信這篇文章所言屬實,因為電信工會內部的這種對待關係,我常常有耳聞!我覺得職場應該要有合理的工作規範,但電信工會<如果>真的只會複製中華電信那一套來對付會務,一手反對公司的管理制度,另一手卻又打壓會務,真的很沒有說服力,這樣搞工會只會失盡人心的!

我覺得幾位會務出來把話說明白,把事情攤開來,是很難得的,希望中華電信工會也能公開給個交代,讓大家知道電信工會真的是站在工人這邊的。

最後,請問真的有會務人員聯合會嗎?該怎麼加入?

會務人員與工會幹部之間存在著勞雇關係,對於不合理的管理方式訴求是正當而合理的事情;僅為三個勇敢的會務加油...
希望你們能夠在尋求外界聲援的過程中,突破與工會老板的本位主義,並能堅持在自己所選擇的工作崗位上。
過去有多少遇到問題的會務人員只能摸摸鼻子自己離開;如果台灣的工會運動是有進步的話,希望這次電信工會的這個內部問題在這邊提出之後,有助於讓事情有更良性的發展,刺激工會內部的自省,也是刺激想作工會工作的人的自省。

-----很久沒有作工會工作的打工仔留

怎麼突然之間,跳出好幾個前電信工會會務人員出來說他們過去遭遇了什麼、什麼
若我沒記錯的話,
樓上那位韓先生,之前也曾待過電信工會,理事長當然就是目前這位倍受爭議的張緒中先生
而更沒記錯的話,他亦有好幾位要好的朋友在邱小姐等人進工會前就在電信工會服務好久
若韓先生都非常願意具名表示他是在7月下旬從邱小姐等人口中才得知這個工會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甚至難過到當時無法給予任何建議
這不是表明過去應該都沒現在這種事了嗎?
那麼,那幾個突然跳出來的前會務,是企圖想證明什麼?還說「我是上帝,請相信我」哩?!
所以,「邱、王、陳3位的批評有一絲一毫的真確屬實」嗎?或樓上那幾個前會務所說的有一絲一毫的真確屬實嗎?
如今這件事治絲益棼,韓先生也說他工作範圍的幾家銀行工會也曾發生這種事,何不也藉此貢獻處理經驗?也或許說說韓先生在得知邱小姐等人發生這些事後,有提供什麼協助?才不致於讓「帕步猜」之流者說三道四,耍弄惡質的爆料文化!

諸位工運先進前賢大德們鈞鑒:
今天看到本會年輕的會務人員的心聲,敝人寄予由衷的關懷,更於此誠心呼籲您們亦能秉持『一般心一樣情』也給個溫暖回應吧!
說真的;這群年輕人曾經任勞任怨陪我們經歷過太多風雨陳情抗爭的苦日子,換句話說『雖沒有十成功勞也應有九成苦勞』,所以敝人斗膽建議本會執政高層,不如看在今天是父親節的好日子,就給他們一個善意回應,好嗎?
中華電信工會 行中分會 常務理事 陳進發 敬白 96.08.08 吉時

在工會的日子真的不是很開心,總而言之,放在大堂上的尊嚴二字,在會務人員心中,更顯的諷刺。
幹部能大聲要求資方,卻不能反求諸己。我建議做一個會務人員快樂指數大調查,一定負分。
進步一點吧!不要再欺負會務人員了。

素芬:妳是那位默默的在阿雪姐旁的素芬?妳看到留言,回來了。何不聯絡『阿洲』留下的姊妹一起進來討論。

老哥?!
你是誰呀?!大家都用匿名的,我也搞不清楚誰是誰。
當時同時期的會務人員,我只有跟心怡小姐有連絡而已,其他的,也沒在連繫。
我也是別人通知我進來看看,才知道有這地方存在。
哈…感覺我好像落伍很久了。

我不曉得其他留言的人是不是以前待在工會的會務人員耶?!
因為我始終覺得,能夠有資格來這開講的該是會務人員,必竟,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外面的人也是霧裡看花,看不出個所以然。

工會現在變得怎樣,我不是很了解啦。
至於老哥所說的姊妹?誰呀?
脫離電信工會很久了,我有些搞不太清楚狀況。

之所以會留真實姓名,主要是想讓同時期的跟我一起在工會工作的會務人員知道:素芬現在過的很好,很健康及平安,你們呢?!
我很想念你們大家,懷念大家在一起吃飯、八掛…的日子。

看到下面有人留言,好像對我們這些過往的會務人員回來這裡留言有些敵意的感覺。
不曉得耶~
必竟我們也都曾經是工會過去曾經有的歷史,雖然沒有很大的貢獻,但多多少少也是一份情,何苦這樣說我們這些…過往的老人。
哈…
老人也有春天啦!

陳文育文中提到工作才一個多月,竟然是組長耶,中華電信工會用人三級跳嗎?還有沒缺?怎樣報名?若經錄用:
一‧絕不遲到早退(聽說有40分緩衝,真的嗎?)
二‧絕不因是知名工會而綁架工會
三‧遵守面談時確認的規則
四‧希望有發揮能力空間

待業中的娟娟

我相信85年開始第一屆的那3年,張緒中理事長是真的有在為會員爭取權益,但在第三屆張緒中先生再次當選理事長後,他整個做法完全的改變,那他在第二屆落選期間發生什麼事就不得而知了。
韓仕賢先生曾經待過工會的時間是第一屆,當然不知道第三、四屆發生的事情。
雖然我也只待過第三屆,第四屆發生的打壓情事我並未經歷,但因為我還是有與現職會務人員聯絡,亦有聽聞,所以,我相信邱、王、陳3位所述之事,應屬確實。而且,我在工會的那幾年,雖然沒像現在那麼誇張,但確實也有發生像是:
不給新進人員報加班費(因為老人知道不會有加班費時間到準時下班)
會務人員幫中華電信員工爭取權益,自己卻沒有相同的權益
年底打考績我也有經歷過,不但要自評,而且還要選出2個可以晉級加薪的人
犯錯的會務人員被莊炳棠秘書長像罵小孩一樣的被罵
有的還被罵說:「我很想打妳一巴掌」
甚至還有人被直接喝斥說:「你明天不用來了」
看著大廳"尊嚴"兩個大字搖頭,我也是永不再踏入工會一步的前會務人員!

樓上的待業娟娟 請你就事論事 顧左右而言不及義 有意義嗎

嗯!! 我知道現在的會務人員都很辛苦.......
尤其聽到" 壓力很大 " 會很多 " 人力不足(非能力不足) "....等等....
一個人可能要做五個人的工作.....
但工作不好找,大家也忍下來了!!!!!!
現在看起來,當時沒回工會繼續奮鬥是一則喜一則憂啊........

會務人員加油... 你們"不是"沒用的員工好嘛~~

為何這的留言會被無故刪除.....

難不成暗中有人搞鬼~

工會工友,您好,

留言不會無故刪除,而是因為系統cache的關係,非會員瀏覽會員時,要等5到10分鐘才會讀到新的留言。

因為苦勞網2.0新版開張,系統負荷過大,常常當機,所以只能用這種方法降低系統負荷。

有那麼多會務人員陸續站出來,
就表示中華電信工會惡質對待會務人員由來已久,
所以才有這麼多人有感而發,發出不鳴之聲。
至於為什麼韓先生會「特別」的感受不到,
相信只要是明眼人就會看得出來。

上者「永不再踏入工會一步的前會務人員」的人兄

當您提到”犯錯的會務人員被莊炳棠秘書長像罵小孩一樣的被罵
有的還被罵說:「我很想打妳一巴掌」
甚至還有人被直接喝斥說:「你明天不用來了」”
我聽到比你更惡劣的咧!

這種話不是一個身為主管該說的話!!
可想而知,被罵這些話的這個人是如此的傷心難過!

莊炳棠與張緒中永遠把會務人員當白痴來看
但沒想到會務人員在背後為他做了多少事
現在才可以讓他有這樣的地位。

不知好歹的人!

哈~
那我也來爆料。
工會之前我待也快5年。
我也要爆料…

阿雪姊,素芬離開工會後,找工作這麼順利,真的很感謝妳。

還有馬理事,我也很感謝你很關心及照顧我,你是大好人。

不管是資方及勞方,都有些由衷令我感謝的人。
很多事情雖然沒有說出口,但心裡對你們對我的提攜是十分感動的。

還有當時與我一起工作的會務人員,尤其是心怡,因為她教我無蝦米。
哈~~~無限美好的回憶!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又好幾年過了,俺老了~

看了這麼多前會務人員可愛的留言,實在覺得台灣的勞工真會忍

雖然不少留言也是難掩憤恨,或許會讓人有理由「見笑轉生氣」

但希望電信工會能好好看看許多每天打拼、並且忍受一切的會務人員的留言。

To 也是受害者之一
說話的口氣好熟悉......難不成我們共識過.......haha

「我是上帝」你應該是狗屁吧?
只會打嘴砲做人身攻擊
請提出些具體的建議好嗎?
社會上就是有你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說些五四三

我肯定張理事長長期投身工運的付出
相信張理事長會對這些事情做出妥善的處理
如果是積弊已久
那就趁這次好好反省
一個領導人該有謙沖自牧的胸襟